返回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特种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0章 心有灵犀的外号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萧辰骤然变化的气质让老炮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虽然萧辰说自己一事无成,但老炮却并不同意这种评价。在他看来,上级首长不会让一个真正一事无成的少年人,成为孤狼B组的队长。

    更何况,这一年时间里萧辰展现出的能力,又岂是一个一事无成的人所具备的。

    倒是这种时而深情,时而不羁,时而坏的流脓的性格,还是那么让人难以捉摸。

    老炮心中的疑问只是解开了一小半,但菜鸟们的苦难却全然来临了。

    萧辰从伪装网外的武器车上信手取出一枚瓦斯弹,拉开后直接扔在上风口。不过眨眼功夫,刺激性气体就随着清风飘散到每个人鼻腔内,昏昏欲睡或者沉沉入睡的菜鸟们瞬间被呛得回过神来。

    “都挺没精神啊,这可不行,会严重干扰你们答题的。”

    背着手走进伪装网,走到瓦斯弹后方,萧辰冲耿继辉努努嘴:

    “森林狼,暂停计时。菜鸟们,看在你们的山狼教官心疼你们的份上,就可怜你们一次。所有人,去圆木上蹲马步答题,省得你们一个个瞌睡虫一样,看着心烦。”

    平地上蹲马步,也许还有偷懒睡觉的可能性。

    但圆木上蹲马步,这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事情,被萧辰赶鸭子上架之后,菜鸟们忽然这简直就是要命的节奏。

    一脚踩在一根圆木上,五个人一组,只要有人稍微松懈,圆木就会出现异样的颤动。连带之下,五个人便要纷纷落地。平衡性不好,姿势不标准,随时有可能出现问题。

    这就要求菜鸟们必须要精力集中分配在扎马步和答题两方面。

    如此高难度的答题方式,让跟在萧辰身边的耿继辉不由得苦笑起来。

    设身处地地想,如果自己是这群菜鸟,估计少不得也是一番折腾。一年的特种训练固然可以让他有能力应对这样的折磨,可是如果能不遭受这样的折磨,还是尽可能不要受的好。

    当然,对萧辰坑人的手段,耿继辉的认识也提升到了另一个层面。

    合着,去年自己以为的变态教官,只不过是萧辰的冰山一角。

    当菜鸟们在反复的掉落和爬起中答题结束,时间已然来到了凌晨两点。

    苦难终于告一段落,萧辰示意耿继辉带队回去休息。

    只是,这休息却仅有短短的四个小时。当催泪弹被再次扔进宿舍内,再想赖床的人也不得不涕泗横流穿好衣服背着背囊从宿舍逃窜出来。

    “陈明,刘锦刚,贾福民……你们十个人,被淘汰了。”

    歪歪扭扭站在萧辰面前,听到的却是无情又冰冷的宣布。

    原因谁都清楚,昨天晚上的心理测试,这十个人都没有合格。

    不合格,便要淘汰,这是萧辰说在前头的规矩。真正能够答题的时间或许只有两个小时,在这种情况下,头一个小时睡觉的人,已然彻底失去了希望。

    十个人的黯然离开,让剩下的五十八人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然而训练却让他们连这层阴影的存在都无暇顾及,因为训练还在继续。

    七天时间,每天都有人被宣布淘汰,当第八天所有人习惯性地睁开眼睛,看到晨光透过帐篷照进宿舍,却没有烟雾弹扔进来时,一时间居然还有些不太习惯。

    “我说,今天怎么没动静了?”

    帐篷里只有二十个人。

    除了这间,旁边还有一间住着十三人。

    七天时间从近百号人到只剩下三十三人,菜鸟们不关注人数的变化,只关心今天又该怎么生不如死。

    龚箭疲惫的声音有了更加疲惫的回答:“今天第八天了,地狱周过了,昨晚最后讲评的时候通知过了,记得起来吃午饭就成。”

    “不会又是骗咱们的吧?大前天周日他就这么说的,结果还不是半夜让咱们爬起来陪他去西山看星星。狗R的,农历初二哪来的星星?”

    想起那天晚上菜鸟们顿时又恨得牙痒痒。

    “行了,赶紧睡吧。左右能睡一会儿就是赚的。”

    回答的声音变成了鼾声,迅速入睡并不是他们的能力,只是全身心的疲惫后,自然而然的生理机能。

    帐篷外,萧辰听着菜鸟们的对话,回头看看有些忍不住笑的孤狼B组其他人,咧嘴率先笑了起来:

    “去年你们也是这鸟样。行了,该干嘛干嘛去,到时候过来给菜鸟们准备惊喜。”

    一个星期的训练,菜鸟们的体重至少下降了十三四斤。无论精力还是体力,都被萧辰逼到了极限。能够在这个时间点警觉地睁眼,已经难能可贵了。

    萧辰所谓的惊喜,便是一顿丰盛的大餐。

    当菜鸟们睡到自然醒的时候,穿好了衣服走出宿舍,看到帐篷外一长条桌子上摆放着各种寻常难得一见的美食,三十三名菜鸟愣了一下,随即跟饿狼一样扑了过去。

    海鲜,牛排,烤羊肉……

    温热的食物让菜鸟们顾不得拿筷子,直接上手大吃起来。

    直至酒足饭饱,萧辰终于出现在了菜鸟们面前。

    刚才的放肆瞬间收敛,紧张的气氛在眨眼之间站好的队列中弥散,所有人都紧张兮兮地看着萧辰,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再来一次620长途奔袭,将刚才吃进去的东西全都累得吐出来。

    然而萧辰的表现却让菜鸟们感觉完全换了一个人一样。

    “不用这么紧张,都坐下说话。”

    当着一群菜鸟的面,萧辰率先带着孤狼B组坐在草地上。

    看菜鸟们逐渐放松了警惕坐下,萧辰露出了让菜鸟们噤如寒蝉的笑容:

    “你们创造了狼牙的一项纪录,地狱周强度最高。恭喜你们,完成了一次脱胎换骨。”

    一句话,让三十三名菜鸟中不少人忽然奔涌出热泪。

    一周时间,体重掉的最厉害的,足足瘦了十八斤。这份苦难也许今生今世都只有一次,但这一次就够了,谁都不想来第二次。因为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挺过来的。

    好在,挺过来了。

    面前的上尉虽然讨厌,但不可否认,这一刻的肯定,让他们为自己感到骄傲。

    “你们谁来说说,到底什么是特种兵?”

    回答众说纷纭,但大部分都是关于特种兵的定义。

    对于这样的回答,萧辰并没有否认,只是当菜鸟们回答完毕的时候,点了点头,却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特种兵,在我的眼里,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地狱周,是进入狼牙的第一道门槛,也是成为特种兵的第一道门槛。因为吃不了这份苦,也就吃不了未来可能遇到的更多苦。”

    “你们现在,初步具备了一个特种兵应有的毅力和体能。”

    “这一周,只是选拔集训的一个小小部分。但是,无论你们能否留在狼牙,我都会对你们心生敬意。”

    跟去年的孤狼B组一样,萧辰的表现让菜鸟们觉得有些陌生。

    “困难还将继续,训练也不会终止。记住你们受的苦,在想要放弃的时候告诉自己,最大的坎都过来了,还有什么不能坚持下去的。”

    菜鸟们依旧眼含热泪,却一言不发。

    萧辰知道,自己在这里,到底是无法让他们放松起来的。

    “好了,我有事先走了,森林狼,你们几个跟他们好好聊聊,聊完了,把接下来的训练计划通知下去。”

    萧辰起身离开,当他走出去老远后,身后忽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而在宿舍前方,菜鸟们欢呼之后,终于放松下来,跟年龄和自己差不多的庄焱以及耿继辉等人闲聊起来。

    “西伯利亚狼教官,我听说,你们也是蜜獾教官训出来的?”

    龚箭找上了庄焱,在这些教官中,老炮比其他人更受欢迎,所以早早地被很多人围起来问这问那,耿继辉年轻,可他是军官,士兵们都有些不敢接近。

    唯有庄焱。

    年龄相近,性格也不差,训练虽然严苛,但平时挺好说话。

    面对这个被萧辰私底下看好的小伙子,庄焱有些同情地点点头:

    “当然,当初我们跟你们一样,都在他手里受过虐。不过你们比我们惨一点,那时候他还不是总教官,没把难度提升到这种程度。”

    越是被萧辰看好,越是被萧辰针对。

    当初庄焱就得到过这种待遇,龚箭虽然被针对的少,但那完全是因为比起自己,龚箭还算是守点规矩。

    耿继辉见庄焱的回答让龚箭张大了嘴巴,索性坐过来插嘴:

    “当然了,训练程度是提升的,但被虐的程度是一点都没变。这方面西伯利亚狼经验丰富,毕竟当初是他给蜜獾起的跟你们一样叫蜜獾的外号。”

    “变态?”

    两个字瞬间让耿继辉和庄焱笑了起来。

    而两人的笑声则让更多人不由得围了过来,一段诉苦大会,便从庄焱和龚箭两人颇为默契地一唱一和中展开。

    已经没几个人围着的老炮看到菜鸟们一阵阵颇有同感的慨叹,冲同样无所事事的史大凡笑了笑。也只有同生共死一年后,才明白萧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变态?已经是过往云烟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