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没想重生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51、世界上,到处都是不娶何撩的渣男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三星?”

    黄慧一时根本没想起那个世界500强的公司,反而疑惑的回了一条“你是哪个三星?”

    回复以后黄慧也没有放在心上,点击鼠标浏览着天涯上的八卦新闻,没多久发现有人在私信自己,还是那个“三星员工”,没想到对方这么晚还没休息。

    三星员工:三星当然是韩国的三星,生产手机的那个三星。

    黄慧:真的假的,为什么找我?

    三星员工:我们对您的帖子内容很感兴趣,所以想和您约个时间坐一坐。

    “帖子内容······”

    黄慧瞄了一眼电脑,无非就是揭示果壳电子的现任老板陈汉升脚踏两只船,只是自己详细揭露了两个女孩的身份。

    一个是财大的沈幼楚,她是陈汉升的同学;一个是东大的萧容鱼,她是建邺一家著名律所的主任。

    不过黄慧对这个“三星员工”的身份仍然存疑,毕竟网上骗子太多,另外整件事也太过匪夷所思,自己只是泄愤似的发个帖,居然引来三星的注意?

    “莫非三星老板有女儿急着出嫁,所以才一直关注这个渣男?”

    黄慧恶趣味的想着,不过她还是私信回复了一条,只是态度不咸不淡,没有特别的积极。

    黄慧:你在建邺吗,我明天就要离开了,没有太多空闲时间。

    三星员工:我目前在韩国首尔,不过您给我一个时间和地址,我会提前到达等您的。

    “现在都半夜2点多了。”

    黄慧心想这也太不靠谱了,你还在国外,居然就想约我坐一坐。

    索性,她就给了一个比较苛刻的时间。

    黄慧:早上8点半,建邺新百门口的永和豆浆吧。

    三星员工:没问题,麻烦您给我一个电话号码,方便我到时联系你。

    对方居然没有抱怨太早什么的,这让黄慧有些吃惊,她想了想把手机号码发过去:“你真是三星的员工?”

    “叮~”

    没多久手机飞信响了一下,黄慧打开看了看,有人给自己发了一张工作证,只不过全部都是韩文。

    工作证上面还贴着一张照片,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一个女人,年纪大概在三十岁左右,短发看起来颇为干练。

    这张照片应该是回答黄慧刚才的疑问,她同时还附加了一句:我是三星公共关系部门的副科长,目前负责的项目就是三星和果壳之间的相关纠纷,至于具体细节,您可以先搜索一下相关新闻,明天再和您详谈,打扰了。

    “看似礼貌,其实语气里很有距离感和优越感啊。”

    黄慧冷笑一声,打开百度输入了“三星和果壳”,没想到跳出来的几十条链接里,基本都是同一个内容。

    果壳的老板陈汉升在手机发布会上怼三星了;

    果壳的老板陈汉升在接受采访时又怼三星了;

    果壳的老板陈汉升为什么总是怼三星?

    ······

    “原来如此,三星也是冤家啊。”

    点开几个网页看完,黄慧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过她同时又很忐忑,这是两个企业之间的碰撞,自己真的要掺和吗?

    凝视着对方发过来的工作证,三星SΛM??SUNG的logo在台灯下熠熠闪烁,最终,黄慧决定拿钱走人。

    “既然三星想对付果壳,那我的信息还是有用的,一旦果壳电子爆出桃色丑闻,肯定对生意有很大影响,我不敢勒索陈汉升,不过可以和三星做个买卖,让他们去对付陈汉升。”

    这就是黄慧的如意算盘。

    ······

    24号早上8点半,黄慧准时来到新街口的永和豆浆连锁店。

    本来按照原计划,黄慧应该拎着行李,在这里吃完早餐立刻回老家的,现在她只是背了个爱马仕小包,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呼~,呼~”

    黄慧给手心哈了一口热气,今天气温骤降,云层仿佛也披着一层灰纱,冷风朔朔,天气预报也报道建邺这两天将有大雪降临。

    不过早餐店里是暖和又热闹,因为圣诞节的原因,门口还摆着一个圣诞老人的模型,音箱放着轻快喜庆的《Jingle??Bells》。

    周围都是附近上班的年轻人,他们吃着豆浆油条,商量着如何度过今年的圣诞节,或者期待着雪后的栖霞山美景,还有的讨论在今年的考研试题······

    不过这和黄慧都没有关系,她等到手指舒展以后,掏出手机给那个三星的副科长发了条信息。

    黄慧:我已经在永和豆浆了,你可以慢慢过来,我今天没什么事情。

    三星员工:谢谢,您穿的什么衣服,坐在哪里?

    黄慧:我穿着黑色的普拉达风衣,坐在东面靠窗的位置。

    三星员工:好的。

    黄慧:你要是不知道地址,可以打个出租车······

    她正想着提醒对方怎么过来,突然听到背后有人问到:“我是昨晚联系您的三星员工,请问······”

    黄慧转过身,发现自己背后站了两个人。

    一男一女,女就是昨天那个发了照片的副科长,他们穿着打扮高档而时尚,有一股电视上韩剧的潮流感。

    “你昨晚还在首尔,这么快就到了?”

    黄慧吃惊的问道。

    “我看了您的帖子,发现和我们收集的一些信息比较吻合,真实度应该比较高,所以就连夜赶过来了。”

    这个女科长一边解释,一边问道:“我能坐下来吗?”

    “当然。”

    黄慧夸赞道:“想不到你们韩国人普通话说的这么好。”

    “韩国人?”

    对方愣了一下,马上摇摇头说道:“您误会了,我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我叫颜宁,只不过在韩国女子大学留学而已,毕业后进入了三星公司。”

    “噢。”

    黄慧这才恍然大悟,不过这所大学名字听起来有些怪异,难道里面全部都是女生吗?

    当然这些都是不重要的细节,颜宁又介绍一下助手姜东勋的身份,这倒是一个真正的韩国人。

    “那个。”

    颜宁听了一会“精lebells,精lebells,Jinglealltheway”的歌声,这才说道:“请问您怎么称呼?”

    “免贵姓黄。”

    保险起见,黄慧只说了自己的姓,同时打量一下对面的颜宁。

    身材的中等,五官没有很漂亮,脸颊还有几颗小雀斑,不过皮肤较白,利索的短发刚刚遮住耳朵。

    虽然脸上一直保持着客气的笑容,不过眼神很有穿透力,衬着这张平凡的面孔有几分严肃。

    “好久没过圣诞节了,以前读书时比较期待。”

    颜宁先让助手去买了一些早餐,又和蔼的谈起了读书时的事情,黄慧应付了几句,等到双方的陌生感慢慢消除,终于谈起了正事。

    “黄小姐,我能冒昧的打听一下,您和果壳电子陈总之间的关系吗?”

    颜宁问道。

    “你放心。”

    黄慧直接说道:“我和他是敌非友,不然也不会发那个帖子。”

    “呵呵~”

    颜宁微微颔首,对面这个女人也不是简单角色啊。

    “其实陈总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我个人是非常佩服的。”

    颜宁喝了几口浓香的豆浆,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黄慧的表情:“先是白手起家创立火箭101,失败后重头再来,又打造了果壳商业版图,可以说一己之力影响了国内两个行业的发展,所以陈总第一次diss三星的时候,我们那时只是希望陈总给出一个妥善的解释。”

    “陈汉升会给出解释吗?”

    黄慧反问。

    “没有。”

    颜宁摇摇头:“陈总说果壳就是这样的作风,三星如果有意见,那就自己找原因。”

    “不意外。”

    黄慧淡淡的说道,别人说出这种话,那就是在故意挑衅了,不过对于陈汉升来说,这就是家常便饭。

    “我们当时也有些疑虑,以为在什么地方得罪了陈总。”

    颜宁叹一口气:“前阵子他接受采访时,再次diss了三星手机,在影响我们公司市场销量和口碑的同时,果壳还准备抢夺我们的印度客户,这次我们商量后准备反击,一边从法律角度入手,一边全面调查陈总的个人信息,后来就发现一些奇怪的事情······”

    “什么奇怪的事情?”

    黄慧似笑非笑的说道:“他的私生活比较混乱吗?”

    “也不能说混乱。”

    颜宁谈判时基本没什么破绽:“就是一会有人说陈总的女朋友是东大校花,一会有人说是财大校花,正好你在天涯上发的帖子,和我们了解的信息有些相符,所以就来冒昧打扰一下······”

    “其实是冒昧确认一下真实性吧?”

    黄慧拨弄着一次筷子打断道,因为网友最多是道听途说,只有自己才明白所有真相,包括陈汉升两个女朋友的身份信息。

    “额······我们也没有其他意思。”

    颜宁顿了顿:“陈总毕竟是公众人物,要是曝光出去的话,可能会造成恶劣影响,我们就是想从友商的角度出发,友好的提醒一下而已。”

    “呵呵呵~”

    黄慧嗤笑一声,三星这个公司也太虚伪了吧,明明就是想去威胁和警告陈汉升,偏偏说的这么大义凛然,真是当了婊子又立牌坊。

    “你去‘提醒’陈汉升。”

    黄慧意味深长的说道:“不担心引起他的报复吗,陈汉升心眼一点都不大的。”

    “嗯?”

    颜宁怔了一下,她和陈汉升接触时间还是太短,目前的标签只有“嚣张和风流”这两个词。

    “你们以后会慢慢过招,有的是机会了解。”

    黄慧不想纠结这个话题,放下筷子说道:“我也明白你们的意图了,我手里的确握着陈汉升的很多黑料,而且保证真实性!”

    黄慧说到这里,戛然而止,后面很明显还有半截话。

    颜宁心知肚明,公共关系部门本就是一个“拿钱摆平问题”的机构,黄慧的言下之意,那就是三星愿意拿出多少钱,换取陈汉升的黑材料。

    “黄小姐有什么想法?”

    颜宁眨眨眼睛,暗示着黄慧开口。

    “十万。”

    黄慧报出一个价格:“我可以把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你,比如,陈汉升大一寒假时,曾经送沈幼楚回川渝。”

    其实黄慧知道的信息也有限,不过她的那句“大一寒假时”还是很有迷惑性的,好像知道陈汉升大量的私人活动。

    十万块钱对三星只是九牛一毛,甚至比颜宁预想的价格还要低,不过她还是沉吟很久,然后才对助手使了一个眼色。

    助手会意,站起身走向旁边的农业银行。

    “这就成功了?”

    黄慧自己都不敢相信,果然是世界500强的企业,钱多不废话。

    助手离开后,桌上只剩下颜宁和黄慧两个人了,她们谁都没说话,安静的看着玻璃窗外的冬风呼啸。

    偶尔有一只塑料袋被高高的卷起,在现代化的CBD高楼中间飘飘荡荡,格格不入也有些搞笑。

    “你以前······”

    女人终归都是八卦的,颜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奇的问道:“是不是被陈总伤过?”

    颜宁误解了,以为黄慧是因爱生恨。

    “我?”

    黄慧摇摇头没有说话,不过说真的,陈汉升这种人大方又有钱、有趣又有钱、自信又有钱、会哄女孩子又有钱······简直是完美男朋友的模板。

    看到黄慧不愿意回答,颜宁也不以为意,拿起自己的三星手机,“嗒嗒嗒”的和朋友聊起天。

    “噗嗤~”

    聊着聊着颜宁突然笑了一下,抬头发现黄慧在盯着自己,颜宁挥了挥手机解释道:“最近回学校参加活动,认识一个转学过来的中国小学妹,她知道我要来建邺出差,特别的兴奋和高兴,表示自己一生最爱的男生也在建邺。”

    “既然最爱的男生在建邺,那她还去韩国留学做什么?”

    黄慧问道道。

    颜宁摇摇头:“她说那个男生已经有女朋友了,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母亲才强迫她来韩国留学,甚至不许再提男生的名字。”

    “哎!”

    联想起陈汉升的脚踏两只船的举动,黄慧感慨的说道:“这也是个渣男啊,不娶何撩呢?”

    “我也觉得。”

    颜宁想起那个单眼皮大眼睛的小师妹,谈到那个男生时想念的表情,一时也是心有戚戚。

    这个世界上,渣男何其多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