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车神代言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85 最后一圈(加长)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车组维修技师准备冲过去揍海利欧的行为,被普罗斯特等几个策略组成员给拦了下来。毕竟这些维修技师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壮汉,而且常年训练身体素质都不错,要真几个人乱拳打出问题,那事情就闹大了。

    同时远处的雷诺车组,看见海利欧一脚刹停在普罗斯特车队维修站,第一反应其实也是惊呆住了。不过紧接着看着普罗斯特的人围了过去,一副想要动手的样子,他们也反应过来立马冲了过去。

    因为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保护自己车手都是放在首要位置,很多时候作为一个团队来说,真的是帮亲不帮理。

    海利欧并没有被普罗斯特车队的人围住而吓到,他推开面罩之后,脸上挂着那种熟悉的狂傲笑容。

    他把目光锁定在张一飞身上,用着一种让人感觉不舒服的挑衅语气说道:“觉得自己超不过我,就打算认输了吗?”

    海利欧没有说明具体事情,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张一飞目前跑出了第三快的圈速,仅落后于海利欧千分之五秒。

    说实话,这个落后差距,哪怕用F1标准来看都不算什么。要不是科技发展测速设备足够精良,放在十来年前百分秒的精度,还真测不出这种微弱差距。

    不过慢了就是慢了,事实就是如此。只是现在的张一飞,不再是去年那个初出茅庐的菜鸟,需要用各种争强好胜的举动,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无论冬测最快圈速排第二,还是排第三,都不会再有媒体或者车迷,因为这种测试去质疑张一飞的实力。

    本来张一飞是打算接受这个成绩,结束今年的冬测,但没想到海利欧居然会用这种方式上门挑战。

    不惹事,但绝对不怕,服输认怂从来都不是张一飞的性格。既然对方想要搞事情,那张一飞就会奉陪到底!

    与此同时,雷诺维修站二十来个维修技师,都跑到了普罗斯特维修站,站在了海利欧的车后,跟普罗斯特车组成员对峙着。

    双方成员脸上表情都不怎么好看,特别是普罗斯特车组成员,见到对方居然还敢找上门来,更是有着一种被挑衅的努力,颇有种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架势。

    不过张一飞并没有表露出生气或者愤怒,而是向前走了一步,站在了海利欧的车旁。

    他的这个动作,让双方车组成员都暗中握紧了拳头准备,如果因此发生了什么冲突,那就直接上去干!特别是阿虎跟志哥两个人,挤到了普罗斯特他们的前面,跟张一飞呈现三角站位。

    这是他们曾经干架最喜欢的方式,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无论最终结果如何,会不会遭受到处罚,这个亏反正张一飞吃不了!

    只见这个时候,张一飞俯下身子,用着居高临下的姿势,靠近坐在赛车上的海利欧说了一句。

    “你有资格在我面前,说输这个字吗?”

    语气冷漠并且强势,完全没有把海利欧放在眼中。

    论狂妄,张一飞还真不输谁,当初他在F1围场里面的标签,同样也是嚣张、狂妄的中国小子。

    只不过随着实力跟名气提升,当有一定地位跟基础之后,还没事跟个愣头青一样发言,就拉低“高手”档次。所以新人生涯后期的张一飞,基本上不怎么主动挑衅,或者口出狂言。

    但这并不意味着,张一飞没有狂的基础,现在他就要让这个美国小子明白,老子当初的面貌是怎样的!

    张一飞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让海利欧感到很不舒服,一种气势上完全被对方给碾压的感觉。而且张一飞的话语,同样也是在提醒海利欧,作为当初印地方程式的手下败将,他没资格在自己面前猖狂!

    所以这个时候,海利欧脸上挑衅的笑容开始凝固,但作为印地世界冠军,他也不是被吓大的。

    依然强顶着张一飞的威压说道:“输不起开始翻旧账了?既然你认为自己很强,有本事就超过我的圈速。”

    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的对峙着,让更多车队,都开始把注意力放在了他们两个人身上。

    “好戏要来了,本以为印地小子在F1围场会低调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就去挑衅车手飞。”

    不远处的米纳尔迪车队维修站,老板米纳尔迪看着这场冲突,朝着身边的技术主管威利说了一句,语气中满是幸灾乐祸。

    他本来跟张一飞是没什么过节的,但是收到儿子马杜的影响,加上去年赛季之初熊龙那场撞车事故,从而在内心里面,希望中国小子能栽个跟头。

    “正常,海利欧就是为了飞而来的。”

    旁边的威利回了一句,并没有多么意外。

    因为F1围场里面,谁心里都知道,海利欧这么快进入一级方程式,绝对有张一飞的因素存在,并且占比还很大。

    只不过两个人整个冬测期间下来,都处于一种相安无事的状态,期待中的冲突并没有发生。

    张一飞没找麻烦还可以理解,毕竟他是胜利者,而且还是F1“前辈”,主动搞事情反倒是拉低自己档次。

    但是按照海力欧在印地方程式的骄横性格,居然能忍住去年失败之辱,没在冬测期间搞事情,还真是让人有点意外。

    现在看来,海利欧依然不是省油的灯,他只是在等待着一个机会,等待自己超越张一飞,才有底气跟资本去挑衅!

    “只是不知道飞会不会回应。”

    威利接着又说了一句,现在距离冬测结束,赛道清场还有不到半个小时。

    很多完成测试计划的车队,都已经准备拆卸维修站转场了,目前赛道上也没几辆赛车还在跑,大多数都已经回站。海利欧挑选这个时间点挑衅,还真让张一飞有点不好回应。

    “你今天才了解车手飞吗?”

    米纳尔迪语气中带着一种酸味跟自信,然后继续说道:“这小子一定会接的,海利欧低估了他的疯狂!”

    就如同米纳尔迪所说的一样,张一飞面对海利欧的主动挑战,脸上再次出现笑容,而且笑的很灿烂。

    “你真以为我跑不过你?”

    “那就来跑一场啊!”

    张一飞脸上的灿烂笑容,让海利欧回忆起当初在印地赛道上,自己职业生涯最羞辱的时刻。

    就是这种轻视的笑容,宣告着自己跟印地赛车的失败,让这个中国佬成为了印地500的征服者!

    今天再次看到这张笑脸,愤怒、屈辱、不服等等情绪,都涌上了海利欧的心头。他隐忍了整个冬测,就是为了这一刻反击的来临!

    “好,那我满足你,就一圈,我会让你输的死心!”

    张一飞没有废话,答应了海利欧这场挑战,甚至狂言只跑一圈就够了!

    其实哪怕没有海利欧的挑衅,张一飞对于自己的冬测圈速,也并不是很满意。不单单是输给了海利欧,更重要是跟舒马赫差距很大,相当于拉开了一个档次。

    张一飞心中那个最强的敌人,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他就是法拉利车队的舒马赫。

    那个穿着火红战袍的男人,才是自己必须要跨越的高峰。现在的海利欧,可以说给了张一飞机会跟动力,让他心中燃起了熊熊的战斗火焰。

    一圈,他的目标不是海利欧,而是舒马赫的1分21秒055记录!

    当然,张一飞心中所想的东西,海利欧不可能知道,全场除了科塞尔隐约有点预感外,所有人都不清楚他的想法。更新最快 手机端::

    “来啊,就一圈定胜负!”

    海利欧脸上也浮现出一种狂热,内心里面不再是屈辱跟愤怒,更多是一种期待,这就是他跟一般傲慢车手本质上的不同。

    海利欧傲慢、狂妄、甚至可以说连基本礼貌都不太懂,就像是一个被宠坏的熊孩子,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什么都按照自己方式来。

    但是他却不畏惧挑战,甚至期待不断迎战强大的对手,这会让海利欧感到一种激动跟亢奋。而且他可以为了战胜对手、跑出最快圈速豁出性命,而不会有丝毫的犹豫跟计较利益得失。

    某种意义上来说,海利欧就是一个赛车的狂信徒,整个成长经历除了赛车就没别的什么。实在要找一个类比的话,就像是曼岛TT上那群摩托疯子,生命中就是纯粹的赛车,只不过海利欧素质有点差。

    既然说定了,张一飞转身再次坐进了AP05赛车座舱里面,同时雷诺车组成员,也是把海利欧的“黄色闪电”,给推到了自己的维修站,准备来跑这最后一圈。

    “这印地小子,真是个疯子!”

    雷诺维修站里面,技术总监鲍勃·贝尔看着推过来的雷诺赛车,很是无奈的朝着车队经理布里亚托利说了一句。

    七天冬测下来,都以为他是正常人了,结果冬测都快到了赛道清场的时刻,来了这么一出疯狂的挑衅。

    这刚才要是两支车队打起来了,不知道会遭受国际汽联怎样的处罚,历史上好像还没有两支车队疯狂互殴过,最多就是车手之间的冲突,车队成员都是劝架的。

    “F1围场里面,能拿冠军的,大多数都是疯子。”

    布里亚托利没有责怪海利欧的意思,相反语气中流露出一种赞同跟欣赏。

    塞纳是疯子,号称保守的普罗斯特在铃鹿赛道上也疯狂过,舒马赫开车从来不软趴趴的,就连中国小子飞,谁敢说他在赛道上不疯狂?

    海利欧除了那种人见人厌的性格之外,其他部分布里亚托利反倒是很看重,而且就算是性格,他觉得自己也能接受。

    毕竟这位车队经理,后世也是相处过阿隆索这种“团队毒瘤”,讨厌程度几乎是不相上下,所以能接受海利欧也就不奇怪了。

    面对经理布里亚托利这样的言论,贝尔也不好再说什么,无论喜不喜欢海利欧这位美国车手,作为雷诺车队的一员,而且还是赛车的设计者,他都必须要保证这最后一圈的胜利。

    这不单单是为了雷诺,也是为了自己,没有任何一名技术总监,希望自己研发的赛车比别人慢!

    另外一边普罗斯特车队,也是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科塞尔没有就张一飞迎战的事情,发表任何的观念,而是用实际行动表明了支持。

    “轮胎不用换了,哪怕用保温毯升温,一圈时间也达不到最佳工况温度。”

    “计算赛车油量,仅保留最低载油,尽量降低赛车重量。”

    “降低底盘高度,调整气动套件,降低风阻系数。”

    “悬架调高支持性,提高过弯速度。”

    一道道指令下去,AP05赛车的调校,全部都是按照极限速度来的。争取让张一飞在这最后一圈对决中,跑出一个惊人的高速度。

    同时科塞尔也是朝着张一飞警告了一句:“过低速弯的时候,可能会出现空气下压力不够的情况,赛车抓地力不足,所以极限走线,就看你自己的把握了。”

    科塞尔所有的调校,都是把风阻系数给降到最低,但问题是风阻系数并不全是阻碍,同样为赛车安全跟抓地力提供保障。

    选择速度,就要面临风险,对于车手的操控要求更高。

    但是现在张一飞的实力,有让科塞尔做出极限调校的资本,至于具体怎么做,就是张一飞自己的事情。

    “我知道。”

    座舱内的张一飞,很平静的点了点头,这种极限挑战他早以习惯。甚至他还感觉到自己有些热血沸腾,冬测过程始终没有比赛的那种紧张感跟荣誉感,而现在有了那么一点感觉!

    雷诺车队维修站,基本上也是做着一样的事情,以海利欧这种印地赛车狂野性能,他在极端程度上,丝毫不输于科塞尔。

    甚至比赛工程师犹豫的一些调校方案,海利欧都主动要求上,速度对于车手而言就是生命的追求。达不到那种极限的快感,就算是赢了也没多大意思!

    两辆赛车调校完毕之后,向赛道控制台申请发车指令,同时原本赛道剩下的几台冬测赛车,这时候都纷纷进站腾空赛道。

    因为所有车组成员,内心里面都在期待,这场即将要到来的精彩对决。甚至有些人心中隐约有种感觉,可能会诞生冬测期间,最快的单圈速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