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能穿进语文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9章 发酵(求月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盗们依旧密切关注着山洞那边,可阿里巴巴实在是太好命了,一次都没有被发现过。

    但哪有不会翻车的老司机呢?隔三差五的就去创收的阿里巴巴最后还是被发现了手脚,因为就算他每一次都很聪明的去拿那一堆多的,而且也都分散着找金币来拿,可再一次偷盗中,他还是忍不住自己内心的贪欲,偷了一个镶满宝石的酒壶回去。

    这次终于被来倒班的哈立德发现了蛛丝马迹。

    哈立德当即就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陈楚:“哈迪老大,我发现一件事情。”

    “什么事?”

    “您还记得上次闯入山洞被我们大卸八块的哪个男人吗?”

    “记得啊,怎么了?”

    “我昨天去山洞的时候,发现我们藏宝洞里面有一个酒壶不见了,八个酒壶我很轻的记得是一队马车中抢过来的,而且就放在我们财宝靠里面一点的位置,每次去都能看到,可我昨天去的时候,酒壶居然不见了,我问过兄弟们,没有人拿,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你是说,还有人知道我们的秘密?”

    “是的哈迪老大。”

    “那哈立德,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只见哈立德想了想:“我觉得我们应该把那个人抓出来,然后像之前那样大卸八块!”

    “鲁莽!”陈词不满的说道:“人死了有什么用?死人永远都不会告诉你,这件事情是否还有没有别人知道,我的建议是这件事情交给你去查,等发现目标之后不要打造惊蛇,先看看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一定要确保抓出所有知道秘密的人。”

    “哈迪老大英明!”哈立德当即真心实意的夸赞道,“还是哈迪老大想的周到啊!一个明知道自己必死的人反而会不惧生死,如果暗中观察或者以他最亲近的人来要挟,只要不是只剩下光杆的单身汉或者无情的人,肯定会说出来的,哈迪老大不愧是大家族出来的,洞悉人心远远不是我们所能比拟的!”

    陈楚:“”

    又来了,不过这彩虹屁倒是吹的挺让人舒服的。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做,自己找两个还没出现在大众视野里面的兄弟,在调查清楚的同时,一定不能暴露自己,毕竟钱没了不要紧,你们人才是最重要的!”

    一番话说的哈立德鼻头一酸,以前的老大可从没跟他们说过这种话,果然自己没跟错人啊!

    得了安排的哈立德立即出门找了两个还没安排出去做生意的兄弟就出门去了。

    陈楚坚信这app的任务一定是有深意的,从最开始皇帝的新装到现在,每一个任务,都密切跟剧情关联着。

    而这次的课文中,app让自己获悉这个故事真正的结局,所以陈楚自然也会努力去找到真正的结局。

    而他收服四十大盗,提前把马尔吉娜买过来,就是在布局。

    只是陈楚自己都没想到,他这么做获得效果,远远比他期望的要好,原本毫无逻辑的故事中,人性的弱点渐渐的暴露出来,将不合理的剧情通过一些微小的改变变得合理,或许这也是app所倡导的一种方式。

    离开他们所居住的院子,陈楚拿着准备好的礼物来到烤肉店里,他看到阿里巴巴还在那里买烤肉。

    显然阿里巴巴也看到了陈楚,只不过他们之间属实是有一些不愉快,以至于陈楚走进去之后,他们都没有再对视第二眼。

    “今天生意怎么样?”陈楚一进门就问道。

    “回老爷,今天店里的生意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好。”马尔吉娜恭敬的说道。

    “嗯,那就好。”陈楚面带微笑的走到他之前买回来的一个小孩面前,把手中包装好的礼物递给对方:“利索,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特地准备了一个礼物给你。”

    收到礼物的小孩都惊呆了!

    他只是被买回来的奴隶啊!

    虽然在这里从没人把它当作努力来看待,而且大家也都很亲切的让他叫自己叔叔,但他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收到礼物。

    一份属于自己的礼物!

    “谢谢,谢谢老爷!”那个孩子激动的手脚都不知道如何安放,最终小心翼翼的从陈楚手中接过礼物的那一瞬间,眼眶都不自觉的红了。

    “利索,我说过多少遍了,以后叫我叔叔就好,咱们都是一家人,明白吗?”

    “嗯!明白!”小孩重重的点了点头。

    陈楚简对方收下礼物,这才摸了摸对方的头站起身来,转过身面朝着看着店内的顾客们,重新露出微笑:“今天是我侄子利索的生日,作为这家店的老板,我宣布,今天大家买吃的,一律五折!”

    五折!

    这是什么概念!

    所有食物打五折,这句意味着一些穷人家的孩子也吃的其卤肉卷了!

    如果咬咬牙!甚至可以吃上一份烤肉饭!

    门口等待着的顾客们面露喜色,可是比他们更开心的是那些每天拿着黑面包和水在这里一边闻味道一遍吃的穷人们!

    “大喜事大喜事!哈迪烤肉饭请客啦!所有食物一律五折,大家快来买啊!仅限一天!”

    一时之间,整条街道都热闹了起来!

    大家纷纷当起了自来水,帮陈楚孜孜不倦的坐着宣传。

    而店门口排着队的人也迅速增多,只是十分钟的功夫,外面足足排了三十多个人!

    有便宜不赚王八蛋,这句名言哪里都适用。

    而且每一个进来买东西的人,最后都会送上一句生日祝福,利索就一遍流着眼泪,一边为每一位客人鞠躬,然后送上对方点的食物。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阿里巴巴很庆幸自己来的够早。

    “不对,我庆幸什么呢?他可是把我看上的女仆抢走了啊!”阿里巴巴心中责怪着自己。

    不过当轮到阿里巴巴的时候,他还是买了一份烤肉饭和两个卤肉卷,其中一个卤肉卷打包回去给嫂子吃。

    至于自己的老婆丽莎?

    前天也不知道对方发什么疯,居然把所有的食物扔到地下,还打碎了几个价值不菲的餐具。

    既然对方不想吃就算了。

    这两个他选择在店里吃,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多看马尔吉娜几眼。

    陈楚根本不在意这些,马尔吉娜有什么状况,他一问便知,所有人在他心里都没有谎言。

    于是又呆了一会便离开了。

    在店里吃饭的阿里巴巴时不时的就看看马尔吉娜,由于动作隐蔽倒是也没有被发现。

    至于大盗们的样貌他也忍不住出来,毕竟行头换了,对方又一直在厨房里,更何况那天他也只是远远的看见对方,远远的看着对方离开了才敢过去,要不然离得近的话,自己的毛驴和一车木柴也不可能藏得住。

    至于为什么他能听到咒语那就更好解释了,大盗们多年的习惯让他们很自信的觉得没有人会罚下,所以说的有些大声。

    期间,马尔吉娜除了上菜的时候,在没有看过对方一眼,直到阿里巴巴准备离开的时候,马尔吉娜又一次把打包好要带走的卤肉卷递给对方。

    不经意间,阿里巴巴触碰到了对方稍有些粗糙的手,但这在阿里巴巴看来,已经非常柔嫩了。

    毕竟马尔吉娜也被捡回来没多久就卖掉了,只是在店里干活四五个月,手也不会粗糙到哪里去。

    “不对,还有一个东西。”阿里巴巴忽然感觉到了不对,抬起头一伙的看着对方,似乎是在说,卤肉卷里面有这么硬的东西吗?

    但马尔吉娜只是稍微虚了虚眼睛,示意对方不要说话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阿里巴巴怀着疑惑,就这么握着卤肉卷走出店铺,直到一楚美人的地方,才打开手掌。

    里面居然有一个木片。

    上面写着字,阿里巴巴不太认识,于是他把木片揣好,回去先来到戈西姆家中,然后把木片递给自己嫂子:“嫂子,你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戈西姆的老婆接过来,看了看上面的字,疑惑问道:“这个你是哪里来的?”

    阿里巴巴没说实话,只是随口说道:“我路上捡来的,就是好奇上面写了什么。”

    戈西姆的老婆是个文化人,毕竟大户人家出来的,多少学过认字,于是她给阿里巴巴翻译道:“这个老板有问题。”

    阿里巴巴听后心理咯噔了一下,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说到:“噢,原来是这个啊,我还以为又是什么藏宝洞的咒语呢。”

    藏宝洞的事情,戈西姆的老婆也知道,所以阿里巴巴说起来也没什么心理压力。

    等对方吃完卤肉卷之后,阿里巴巴这才揣好木片起身回家。

    丽莎看到丈夫回来,立即热情的说到:“你回来啦,我做了一桌子菜,都是你最喜欢吃的,我现在去把嫂子也叫来,咱们一起”

    可是话还没说完,阿里巴巴就冷声说到:“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

    说完就回里屋躺着去了。

    丽莎追到屋子里面,面色不善的问道:“你去吃烤肉饭了?”

    阿里巴巴心中烦闷,没好气的说:“没有,你不是不让我吃吗?我随便吃了两个饼就回来了。”

    丽莎没办法,最后只好趁着脸走出卧室,自己坐在桌子前,对着满桌饭菜面无表情的吃咯饿起来。

    可吃着吃着,她的泪水就止不住的往下掉。

    吃完之后,默默擦干眼泪,收拾饭桌和厨房,去院子里面洗了把脸。

    自己坐在台阶上想了一会,看看那边曾经存放尸体的黑屋子,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从院子里挖出一些金币装在身上,最后直接出门去了。

    与此同时陈楚正在裁缝铺子里面视察工作,裁缝铺现在生意也不错,做工一般,但架不住服务太好了。

    就在陈楚教导他们怎么能让针脚也藏在衣服里面不露出来的时候,忽然裁缝铺子前面来了一个女人。

    “你好这位夫人,请问您要做衣服还是选布料呢?”

    “我找人。”丽莎面无表情的说道。

    还不等大盗继续询问,听着声音熟悉的陈楚就拍拍自己人的肩膀走出来:“没事,她应该是来找我的,这可是我们的大客户呢,当初找我做衣服可是给了不少钱。”

    陈楚故意把做衣服咬的很重。

    大盗们听不出来,可丽莎听着脸都要青了。

    二人最后走到外面一处没人的地方,丽莎这才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啊?我做什么了?”

    “你自己心里清楚,以后阿里巴巴再来的时候,你不许把东西卖给他!”

    “夫人,您这话说的就有些可笑了,我开门做生意一不偷二不抢,三天两头打折搞促销,您有什么理由让我拒绝顾客购买呢?”

    “你那些东西是什么做的你心里清楚!”

    “我清楚,我太清楚了,你可以去问问,我所有的食材来源都是在街坊那里买的,而且”

    陈楚没说完,丽莎忽然开始从衣服口袋里面掏出金币往陈楚身上扔:“你不就是喜欢钱吗?这些够吗!不够还有!这些够了吗!啊?”

    金币仍在陈楚身上,还有一枚金币眼看着就要飞到陈楚脸上了。

    陈楚直接伸手捏住那一枚金币,神色渐渐冷了下来。

    放下手,就这么看着对方。

    “怎么不拿?捡啊!你这变”

    “啪!“一声清脆的肉体接触的声音,让丽莎的话戛然而止!

    陈楚收回手,看着对方捂着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让人心悸的目光浮现在眼中,陈楚开口道:“夫人,你别搞错了,当初是你来找我的,可不是我上赶着求你的,你在你丈夫那里受了气,大可报复回去,至于这些钱”

    陈楚看了看掉落在地上金光闪闪的钱币,又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自己接住的那一枚钱。

    用令人目光悚然的目光拍拍对方的脸,利用自己制造幻想的技能让对方又回想着自己当初在小黑屋做的事情,温柔说道:

    “张嘴。”

    丽莎眼神充满惊恐,满眼都是血迹和碎肉块,此刻听到陈楚的话,下意识的张开嘴巴。

    陈楚轻轻的把金币放回去,然后托了一下对方的下巴,让对方含住。

    然后伏在在对方耳边轻轻说道:“夫人,这些钱你还是收回去吧,毕竟你们还靠着这吃饭呢。”

    说完邪魅一笑,转身走出了巷子。

    只留下对方一个人在里面。

    “唉,做坏人还是挺难的,努力装作变态的样子,还真不符合自己的人设啊!”

    走出巷子的陈楚,用力揉揉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

    最后他站在街上,辨别了一下方向,直接朝着隔壁一条街走去。

    那边好巧不巧,正好是戈西姆已经独立出去的儿子开的一家店铺的位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