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能穿进语文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1章 你绿啦!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过费萨尔也没有多问,这毕竟就是人家的私事了,问也不合适。

    又在那边和大盗攀谈了一会,得知现在陈楚应该在家里,他又迈步朝着大盗所指的方向走去。

    地方本来就不远,没两步就到了。

    进去之后,费萨尔看到了陈楚和坐在陈楚旁边的哈立德。

    “哈迪老兄,我又来了。”费萨尔看到陈楚便说道。

    “费萨尔老弟可是想好了?”陈楚笑吟吟的看着对方,他就知道对方等不及的,这种事情换做谁也等不急,而且他还敢断定,对方八成会先去找大盗们旁敲侧击的了解一下自己才肯过来。

    费萨尔听到陈楚这么说,有些犹豫的看了看哈立德。

    “没关系的,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我那个擅长调查的手下。”

    “好,那我就直说了。”费萨尔见陈楚这么说,干脆也就直接把话挑明了:“我想找您帮我调查一下这件事情,我手下的人也没有擅长这个的,而且这件事情实在是不便找官方的人来调查,毕竟我父亲已经入土为安了,官方出面难免会大动干戈,如果您能把这位先生借给我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费萨尔姿态放的很低,毕竟是找陈楚帮忙,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对方还算是自己的恩人。

    陈楚点点头:“没问题,你我一见如故,这个忙我还是会帮的,不过我不敢保证一定能调查出结果。”

    “那没关系,有你的帮助我已经心满意足了。”费萨尔没说什么,做生意都知道这个道理,别人帮助你是情面,而且能帮多少算多少,如果一定要求对方为自己做到什么,那肯定会伤了和气。

    他们又在店里面攀谈了一会,只不到最后费萨尔也没有说自己其实早就知道了父亲是被大盗杀死的,前面他已经说过自己不知情了,现在再说未免也会有一些唐突。

    况且,他也仅仅是你想借助陈楚的人帮自己调查调查罢了,到时候他自己也可以根据对方调查出的结果自己分析,现在他心中最怀疑的人就是阿里巴巴,如果真实自己的叔叔,那这件事就属于家丑,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不过陈楚倒是也不在意这些,对方的杀父仇人就在某个店内坐着呢,就算找他们帮忙,那也是自己人查自己人而已。

    送走塞萨尔之后,哈立德理解迫不及待的问道。

    “哈迪老大,咱们真的要帮他去查吗?那到最后岂不是会找到我们自己身上?我记得您说过我们现在不适合打草惊蛇啊?”

    陈楚看着对方疑问的神情,反问道:“谁说遥望我们自己身上查了?”

    “那您的意思是?”

    “哈立德,你要记住,你们现在已经不是大盗的身份了,你们只是一群想要讨生活的人。那个戈西姆为什么会死?是因为他动了贪念,你们都是曾经是刀口上舔过血的人,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如果当时发现山洞的不是戈西姆,而是官方的人,你觉得到时候似的会是谁?”

    “是我们。”

    “没错,所以他的死是死得其所,包括后来依然几次去偷走我们财宝的人也是这样,你们的财报没有人知道在哪里,就算有人知道,他们也打不开,现在戈西姆斯了,财宝依然在丢失,所以戈西姆一定不是唯一一个知道咒语的人。

    我让你去查不是调查戈西姆的死因,而是调查出还有谁知道这件事情,你们前几天的调查应该没有什么结果吧,现在有了费萨尔,你们就可以从他身上入手。”

    听陈楚耐心的解释,哈立德听着忽然眼前一亮:“是这个道理啊!之前我调查的时候,根本无从下手,本来我还根据时间推测,死的人可能是戈西姆,但后来听说戈西姆出葬的时候是完整的,于是也就没有往这方面去考虑了。

    没想到您居然就想到了这方面!而且仅仅是去诈了一下费萨尔,就得出了死者就是戈西姆的结论。”

    陈楚摇摇头:“不,我之前就知道,因为戈西姆的尸体就是我缝起来的。”

    一句话惊破天地!

    “什么!您是说,您把戈西姆的尸体缝合起来?”哈立德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可是您不是出身大家族吗?本来您有厨师、裁缝、医药方面的只是久够让人惊讶了,没想到您居然也会做这种事!”

    就如同哈立德所说,陈楚之前只是一个家族子弟,在那天跟他们说要带领他们的时候,也定下了规矩,不许杀人。

    这就让他们以为陈楚其实不喜欢这样,没想到陈楚居然会主动去做这件事。

    但陈楚对此也可以解释的出来:“哈立德,如果你把家族想着这么简单那就大错特错了,每一个家族的纷争和恩怨,并不比你们之前做大盗的时候来的少,而且家族里的都往,有时候比你们的所见所未来的还要更加惨烈。

    我当时为了能够站稳脚跟,从小就不惜一切代价的学习东西,学习知识,想要接手家族的生意,首先要懂那些,所以我现在的这些只是也就是从那时候学来的。

    而且至于你说道为什么我敢去缝合尸体,虽然我很不喜欢这种事情,但我可你和你说,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做了,还记得那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和我一样在家族中不得志,再一次外出中,也是被山贼杀死,当时他的家族没有人管,所以我只好把他带回来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我吐了七次,可我只想让我的好朋友有个全尸啊!”

    陈楚讲的声情并茂,本来稍微有些怀疑的哈立德,听到最后眼眶都不禁湿润了。

    哈迪老大,真是个好老大啊!

    明明自身都难保了,还以一个家族少爷的身份亲自去做这种事,只是为了好朋友的灵魂能够进入天堂。

    我真是太不应该了!

    我怎么可以怀疑哈迪老大呢?

    想到这里,哈立德郑重的点点头:“放心吧哈迪老大,我一定把那个偷东西的盗贼抓出来!”

    “好,有什么事情记得立即向我汇报。”

    陈楚这边为了获悉真正的结局,已经开始把布置好的网渐渐抽线了,而马尔吉娜这边显得就有一些咸鱼。

    他在陈楚这里,越工作,就感觉这些人的来历越神秘,有时候从他们不经意间的话语和眼神中,都能看出来这些人的凶悍。

    如果说对方只是陈楚的护卫,那也说不过去,你见过切肉的时候会一边切一边对着肉嘿嘿笑护卫吗?

    作为在饭店工作的人,每天消息是接收最多的,最近他总听说城外的那一伙大盗似乎销声匿迹了,人们纷纷猜测这些大盗可能是去了其他地方。

    可马尔吉娜联想了一下自己被买回来的时间这不正好就是他们小时的那一段时间吗?

    说不定这些人就是大盗呢?

    马尔吉娜心中怀疑这,可是又觉得不太想,这些大盗未免也太听话太和善了吧?都说本性难移,反正马尔吉娜是不相信一伙习惯了杀人抢劫的大盗,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就能变成守法的良民。

    毕竟有时候店里面也有过来捣乱闹事的,大盗们出面也都是和和气气的跟人家解释,过几天之后,依旧能看到那个闹事的过来买东西。

    如果这些人真的是大盗,受了这种气,那还不得当天晚上就过去杀人全家?

    可是再反过来一想,陈楚是他们的老板,而且这些人对陈楚可谓是言听计从,目光中都透露着崇拜,如果是陈楚让他们做到这一步,那自己的老板也未免太可怕了一些。

    就和菲舍尔一样,马尔吉娜现在也陷入了纠结和猜测之中。

    反正不管他们是不是,自己肯定要随时保持戒备。

    也不知道自己给了阿里巴巴纸条这件事情到底是对还是错

    现在已经是阿里巴巴第三天没有晚上在家里睡了,丽莎每天独守空房,每天都做噩梦,梦到的无一例外都是陈楚,陈楚在他心中俨然已经变成了恶魔。

    尤其是对方的眼神。

    残忍中透露着变态,变态中透露着神秘、神秘中又透露着满满的恶意。

    就在第四天,她终于忍不住了,她深爱着阿里巴巴,可是爱得越深的人就越卑微,短短的五个月下来,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没有存在感,同时心中对于戈西姆的老婆也就是他的嫂子的恨意越来越浓。

    对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惹的,当初他和阿里巴巴过穷日子的时候,对方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热情,可实际上对他们家根本不闻不问,就算找上门去借点钱应急,对方也要先问的清清楚楚,把她们最深处的疼痛完出来之后,才会施舍的给一些钱意思意思。

    结果现在对方每天装成一副小女人的样子,俨然变成了贤妻良母。

    这个女人太有心机了!

    如果是之前的丽莎,遇到这种事情,或许只是会默默忍受在心里,可自从帮助阿里巴巴处理过戈西姆的尸体过后,她的心里开始迅速成长。

    杀掉她,杀掉她!

    这个念头不断滋生。

    最终她想到了陈楚。

    她想再次和陈楚做一个交易,那就是让对方杀掉那个女人,同时作为回报,她会把阿里巴巴的秘密告诉那个人,哪怕她和阿里巴巴重新回到以前的生活,但只要没有旁人来打扰,那她也觉得很幸福。

    于是第四天,丽莎出门了。

    没有管邻居们的目光,丽莎直接朝着陈楚的烤肉店而去。

    不过就在丽莎刚出门后不久,戈西姆的老婆正好有事要来这边拿点东西。

    来到门口之后却见房门紧闭。

    于是她问向邻居:“你们知道丽莎去哪里了吗?”

    邻居们也都认识阿里巴巴这个小姨子,同时他们也很酸阿里巴巴忽然靠着遗产发迹,于是一个就住在附近的女人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估计又是去找情郎了吧!”

    戈西姆的老婆很精明的抓住了其中的两个关键词。

    “又”

    “情郎”

    但她表面上还是没有任何异样的说道:“哈哈哈,您说笑了,她应该是出去有事吧,那我一会再来好了。”

    说完她就回到自己家种。

    回去的时候,阿里巴巴还在睡觉。

    她躺在对方身边,抱住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随即醒来。

    “你知道吗,我刚才去你家,听到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她没有直接说出所见所闻,而是先说道:“你最近有没有剧的,你的邻居们看着你的目光有点奇怪?”

    阿里巴巴刚睡醒还有些迷糊:“他们大概是嫉妒我吧,突然有了钱,又有了你这么个漂亮贤惠未婚妻。”

    “真的是这样吗?”

    “不然呢,好了没事的,现在天色还早,不如我们做点正事好了。”

    不过就在丽莎刚出门后不久,戈西姆的老婆正好有事要来这边拿点东西。

    来到门口之后却见房门紧闭。

    于是她问向邻居:“你们知道丽莎去哪里了吗?”

    邻居们也都认识阿里巴巴这个小姨子,同时他们也很酸阿里巴巴忽然靠着遗产发迹,于是一个就住在附近的女人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估计又是去找情郎了吧!”

    戈西姆的老婆很精明的抓住了其中的两个关键词。

    “又”

    “情郎”

    但她表面上还是没有任何异样的说道:“哈哈哈,您说笑了,她应该是出去有事吧,那我一会再来好了。”

    说完她就回到自己家种。

    回去的时候,阿里巴巴还在睡觉。

    她躺在对方身边,抱住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随即醒来。

    “你知道吗,我刚才去你家,听到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她没有直接说出所见所闻,而是先说道:“你最近有没有剧的,你的邻居们看着你的目光有点奇怪?”

    阿里巴巴刚睡醒还有些迷糊:“他们大概是嫉妒我吧,突然有了钱,又有了你这么个漂亮贤惠未婚妻。”

    “真的是这样吗?”

    “不然呢,好了没事的,现在天色还早,不如我们做点正事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