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谍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呦,这群小兔子还挺有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的!是我的!”

    正在取代了唐僧待遇的圣僧邪王苦恼之际,贤豆群中,一道胖大身子突然飞了出来,一个恶猪夺食,竟是用嘴叼住了绣球,凌空旋转三周半,砸在了地上。

    轰隆!

    一股波浪扩散出去,广场上的贤豆们一片东倒西歪,晕倒过去一大片。

    “八戒?”

    三藏一怔,眉宇间浮现出怒意。

    自己明明画了圈,这货转眼就跑出来,到底还当不当他是师父!

    怎么这么不听话,不知道外面有危险吗?

    “果然是广寒宫出来的!”

    八戒却顾不上这许多,叼着绣球,再一掐猪蹄,卜算因果,顿时确定无疑,双目看向彩楼上。

    “哪里来的丑八怪,坏姑奶奶好事?”

    玉兔大姐比他还要愤怒,袖中一滑,一柄捣药杵从袖中滑落下来。

    这是原剧情里可硬挡如意金箍棒的神兵!

    虽然如意金箍棒和悟空一样,谁也打不过,但兵器出场时,吟了诗词,就证明它的不凡。

    “大姐,使不得,使不得啊!”

    只是眼见要动兵器,一群小兔子扑了上去,抱腿的抱腿,扭胳膊的扭胳膊,制止了大姐的冲动行为。

    她们在天竺国的日子,过得别提有多开心了,岂能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就露了行迹?

    不就是一个长得像猪的驸马爷嘛,忍耐一下……

    呕!

    真别说,这猪头长得挺别致,忍不下去!

    “大姐,你使个障眼法,将绣球收回,不就解决了?”

    贴身婢女小火最是机灵,提议道。

    最终解释权归主办方所有。

    后世商家直呼内行。

    “行!就这么办!”

    玉兔大姐反应过来,手指绕着身躯旋转一圈,妖气冲出,后发先至,打在绣球上。

    八戒本来狠狠叼着绣球,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咬合力惊人,不料这玉兔精手段防不慎防,那绣球倏然消失。

    他猝不及防,上下嘴唇一碰,就听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两颗猪牙崩了出来。

    猴子拍着腿大笑:“呆子!呆子!”

    三藏叹了口气:“我佛慈悲!”

    黄-o(∩_∩)o-尚:“都是传经团队的一份子,这么幸灾乐祸,真的好吗?”

    不管小伙伴们怎样,绣球自八戒嘴中消失,瞬间跳跃,直接来到了黄尚面前,然后吸溜一声,钻入他的袖子中。

    “咦?这球……”

    黄尚把玩了一下这个绣球,眉头微微一扬,唇角溢出丝笑容来。

    “打着和尚了!打着和尚了!”

    正在这时,天竺的贤豆们终于反应过来,位于后方的上百只眼睛齐刷刷望过来,不知谁一声吼:“抢了他的绣球!禁用!禁用!”

    呼啦!

    一个个如恶狗般扑了过来,就要夺那绣球。

    黄尚岿然不动,猴子咧了咧嘴,使了个神通变化,瞬间长到三丈高,口吐芬芳:“滚!滚!滚!”

    “妖怪啊!”

    突如其来的巨大化,把这些阿三吓得屁滚尿流,就连彩楼上的兔子们都是一惊:“大姐,大姐,这毛脸雷公嘴的和尚,怎么瞧得那般眼熟呐?”

    “嘶!这不是大圣吗?不对,不可能这么弱小的,就是个相像的猴子罢了,别自个儿吓自个儿!”

    玉兔大姐盯着猴子看了半响,才松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捣药杵收了起来,准备迎娶自己的美夫君。

    “没劲!”

    简单亮了个相,贤豆们呼啦一下跑得精光,猴子变回了原先的大小,就见彩楼上一群美貌宫女涌了下来,围住三无大师,欢天喜地地道:“驸马爷!驸马爷!请入朝堂贺喜!”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大师看你的了!”

    三藏隐隐有种气数被夺的感觉,但这种展开确实更适合降妖除魔。

    大庭广众之下,真要斗起来,难免血流成河,死伤惨重,而王宫之中,只要保护好国王王后等高层,与妖怪斗起来,要方便太多。

    何况三藏不能确定,所有的妖精是不是都在这里,如果解决一部分,还有另一部分妖精藏于暗处,到时候天竺国就危险了。

    他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做事当然不会像小年轻般冲动易怒,必然是考虑好了各种突发状况,再施以雷霆一击,降妖伏魔。

    所以之前绣球丢过来时,三藏是准备接下的。

    没想到目标不是他。

    略微有点小尴尬。

    “大湿,泥棒棒俺吧!”

    相比起三藏的小尴尬,八戒则是焦急地扑了过来,不顾漏风的门牙,发出了请求。

    “慢慢说!慢慢说!”

    黄尚之前见八戒扑出来,就感觉奇怪。

    八戒虽然丑了点,好色了点,油腻了点,小聪明多了点,但总体上还是一个好和尚的,不至于对一个玉兔精如此穷凶极恶。

    对了,玉兔……广寒宫……

    莫非与嫦娥仙子有关?

    黄尚后来忙于天地大事,对于八戒的感情生活就没再关注过,瞧现在这模样,似乎还有隐情?

    果不其然,八戒抹着伤心泪,自愈了门牙,开始讲述起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大师别看俺现在这副模样,其实俺上一世是天蓬元帅,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不在师父之下,比起大师也只差一点点!”

    黄尚:“……”

    编,接着编!

    八戒抽了抽鼻涕,又接着道:“俺这等男神,自然引得女仙追捧,广寒宫的嫦娥仙子们就觊觎俺的美色,其中翠娥仙子追求得最是猛烈,俺一时糊涂,就犯了天下男神都会犯的错!”

    黄尚:“……”

    翠娥仙子糊涂啊!

    八戒顿了顿,猪脸上满是悲伤:“可她不知为何,突然举报俺,玉帝才将俺贬下凡尘,成了这副模样,英俊的面容没有得以保存,俺一定要问明白,是哪方面对不住她!”

    黄尚明白了。

    这个世界不是天蓬醉酒后去广寒宫作死,而是翠娥仙子瞎了眼,真跟天蓬好上了。

    其中倒还有他的促成,但摸着良心说,真的不是故意当媒婆的。

    不过平心而论,天蓬元帅虽然丑了点,锉了点,粗了点,但还是个好神将,若是真心相爱,也是一段奇迹。

    可惜听八戒的意思,翠娥仙子有一天恢复光明,将天蓬给举报了,这位才被贬下界来?

    做得这么过分吗?

    黄尚已经明白,却还是要问一下:“你的前世,与这天竺公主何干?”

    八戒道:“不瞒大师,这些妖精来历不凡,应是广寒宫的玉兔下凡,俺想问她们,翠娥回宫后,是怎么说俺的,一定要问!”

    黄尚微微点头,再不多言。

    这是首肯了。

    “多谢大师!”

    猪八戒一喜,摇身一变,成了一只猪鼻肥蚊,嗡嗡嗡飞到边上,同时对三藏道:“师父,我跟着三无大师入宫,有什么消息马上传给你!”

    “八戒……好吧,你见机行事!”

    三藏有些无奈,简短地关照了一句,也不拖泥带水,带着猴子朝王宫而去。

    准备降妖!

    黄尚则与众兔子一起,向着彩楼而去。

    彩楼下方已经摆好了一座七系宝辇,公主专用座驾。

    玉兔精走下楼,扮作一副害羞的模样,轻轻抬起小脚,伸出手拉住他的袖子,同登宝辇。

    黄尚随之坐了上去,发现垫子挺柔软,只是旁边摆了几根萝卜,用障眼法掩盖住,挺违和的。

    当然,普通人根本看不到这些,看到的就是一位柔情似水的公主,自己成了普天之下最幸运的男子,哪里知道公主翘着腿,啃着萝卜,哼着小曲,摆开仪从,回转朝门。

    公主抛绣球选婿是全国大事,一有分晓,这边还在慢悠悠回宫,那边已经通报。

    一队“霍查”,也就是天竺的太监,匆匆入了王宫禀告:“爷爷,公主娘娘搀着一位僧人回宫了!”

    那国王爷爷一听,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怎的砸中了个和尚?”

    这公主是他的心头肉,从小最是宝贝,或许是太过溺爱,一直眼高于顶,不肯婚配,如今年过二十,眼见就是老姑娘了,才选了这不靠谱的绣球择婿之法。

    现在果然出了事。

    那些和尚要么在庙内不死劳作,肥头大耳,要么各地云游,枯瘦如柴,岂能配得上公主?

    霍查作为贴身太监,最是擅于揣摩国王的心思,赶忙笑道:“爷爷莫忧,这位驸马爷望之犹若天人,与公主娘娘怕是前世之缘,遂得今生之遇啊!”

    “那我可要见见!”

    国王听了描述,半信半疑,催促快快来见。

    半个时辰后,宝辇进了宫门,两道身影联袂走了下来。

    “天人!天人!”

    国王只是看了一眼,不禁屏住呼吸。

    不仅是相貌的出尘,这位僧人举手投足间更有种说不出的气质,让他生出一种圣僧驾临,家国有幸的感觉。

    “气数相噬吗?”

    但黄尚的眼中,却是一条恒河,流淌在天竺国王的头顶。

    正如五爪金龙之于中原正统王朝,这也是天竺国运的体现。

    同样,能清晰看到国运,代表他能对国运做一些国王不宜的事情。

    这是皇见王。

    邪王是开国君皇,自带开国气数,在这个世界仅仅无法与人族正统王朝相比,但西牛贺洲这等小国,直接形成压制,有吞噬的机会。

    最可怕的是,天竺国王一无所知,还心生喜悦。

    真正的强者站在弱者面前,弱者连惧怕的权力都没有,只会感到荣幸。

    这也是天骄的优势之一,可以吞噬不同世界的特殊能量,成长性比起轮回者更强。

    “小国气数,吞之还污了我的纯粹,不取!”

    黄尚扫了一眼,就没了兴致,天竺国王却不知道自己的王权,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还热情地款待,像个即将跟女婿去爬山的岳父。

    玉兔精习惯了这女儿奴的宠爱,不觉得有什么,坐落开宴。

    黄尚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国王王后聊天,同时看着猪头肥蚊飞来飞去。

    八戒为了寻被甩的答案,可卖力着呢,飞来飞去,将王宫内外探了个清楚,包括玉兔的大本营以及她们的丹炉。

    是的,这群小兔子居然在炼丹。

    呦!

    还挺有用!

    黄尚就很欣慰。

    他最喜欢勤劳的妖族。

    比如仙剑世界的群妖,现在就在驻地里面生活得很好。

    而那些妖族大部分是锻造工匠,对于丹药并不擅长。

    相比起来,西游大世界的核心修炼方式就是丹道,玉兔精在广寒宫里也是专门捣药,是这方面的专家。

    嗯,跟着太阴星君回广寒宫多没意思,皇城才是真正的大家庭嘛!

    玉兔精不知道这位便宜驸马,正准备给她们一个发光发热的机会,见女婿和岳父的关系如此和睦,顿时更开心了。

    糊弄过人生大事,她又可以在天竺国吃喝玩乐,唱歌跳舞了,就看黄尚愈发顺眼。

    等到酒饱饭足,带着他,一路上叽叽喳喳,兔嘴儿上下翻动,说的全是天竺怎么好,佛门怎么不好,让他一定要安心留下来当驸马。

    当回到了公主的寝宫,玉兔精挥了挥手,兴奋期盼的兔子们欢呼一声,开始跳舞。

    兔子们对外人陌生,对于自家大姐的爷爷的女婿却很自来熟,还过来邀请他跳舞。

    “怎么没有‘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

    眼见一个个窈窕的身姿群袂飞扬,却缺了灵魂音乐,黄尚觉得少了什么,便好心地教了她们一首治愈温馨的童谣。

    不是“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儿开开,我要进来”,那个太不正经了。

    是“蓝蓝的天空银河里,有只小白船,船上有棵桂花树,白兔在游玩……”

    歌词不仅与出身广寒宫的兔子们十分搭配,再加上背后描述的亲情故事,兔子们十分喜欢,准备以后跳舞时,就以这首作为背景音乐了,画面一定非常美好。

    “师父,所有的妖精都在这里了!”

    “好!”

    不过就在这时,红色的袈裟突然升起,在公主寝宫周围布置下结界。

    玉兔精猝不及防之下,连破坏结界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分割内外,抬头望去,就见赤着上半身的三藏脚踩袈裟,大威天龙飞舞,目光凛冽,明王伏魔:“大胆妖孽,竟敢取代公主,祸乱王宫,还不速速现原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