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谍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仙门熬出头了!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诸天谍影正文卷第十章仙门熬出头了!“沙僧,佛经怎会丢?”

    “沙师弟,佛经莫得啦,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各自回……回哪里来着?”

    三藏一惊,九环锡杖回摆,锦襕袈裟收了,放沙僧进来。

    猴子也收了棒子,跐溜跑了过来,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原本三藏让三个徒弟一起守护佛经,正是知道此物具备着诱惑力,怕是会引起觊觎。

    可很快,八戒将猴子带了出来,只剩下沙僧一位。

    三藏无奈,倒是认为妖精的聚集地就是王宫内,只需将之降服,佛经自然安然无恙。

    谁知还是出了事。

    “大胆妖孽,胆敢声东击西,盗我佛宝?”

    三藏震怒,再看向下方一群玉兔,眼神已经截然不同。

    “好凶!好凶!好凶!”

    兔子们窝在一起,瑟瑟发抖。

    她们在广寒宫内娇生惯养,到了人界也是荣华富贵,哪里见过真正的生死搏杀。

    家养的妖族,早就没了那股狠绝的战斗凶戾之气,成为宠物了。

    “天竺国还有什么大妖?”

    黄尚见双方真要不死不休,立刻询问玉兔精。

    “哼!不知道!”

    玉兔精高举捣药杵,立于玄阴炉上,哪怕小腿肚微微颤抖,却是不弱气势。

    “别闹!”

    黄尚摇摇头,探手一抓。

    明明是清晰分明的简单动作,可玉兔精竟是反应不过来,手中一轻,从不离身的捣药杵立刻落入了那修长的五指间。

    “啊!还我杵杵!”

    玉兔精呆住了,眼眶立刻变红。

    还未等她发飙,黄尚前后把玩了下,直接还给她:“你是个好妖,告诉我,天竺国还有什么大妖?”

    “我就是好妖!哼!如果在广寒宫,才不给你们这些和尚欺负!”

    玉兔精握住捣药杵,抽了抽鼻子。

    无论是原剧情,还是这个世界,她倒是都没吃过人。

    下凡就是为了欺负失去法力的素娥仙子。

    目标十分明确。

    现在被和尚狠狠欺负,终于想起了广寒宫的好。

    同时也开始配合:“别处不知,青龙山玄英洞中住着三头犀牛,法力不俗……”

    “果然是他们!”

    黄尚点点头。

    辟尘、辟寒、辟暑,空调三妖组,在五百年前现过身,被百眼魔君相邀,请去助臂,道行不浅。

    而有关他们的篇章,在电视剧里也演过,老版86版没有,续集00年版本中,最后一集观灯金平府,就是讲这个故事。

    只是相比起前面的真假美猴王、狮驼岭三圣甚至是车迟国晒心,这最后一集实在不精彩,套路老套至极,就是唐僧观花灯,被妖怪掳走,悟空找上门去,日常打不过,然后去天庭搬救兵。

    当真是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局。

    而那个故事,正发生在天竺,但金平府属于外郡,比起边境还要偏些,距离国都还有一大段距离,就不知那犀牛精是怎么来到都城偷三藏佛经的……

    难道这就是我佛的味道吗?

    爱了爱了!

    “三藏,佛经很可能是被青龙山犀牛精夺了去……”

    “原来如此!”

    有了目标,黄尚传音与三藏解释,三藏恍然,神情稍缓,但看着玉兔还是不放松:“你们假冒公主,有何企图,真正的公主被你们如何了?”

    玉兔精火冒三丈,挥舞着捣药杵,大声回道:“那是我与公主前世恩怨,关你佛门何事?”

    黄尚按住她的头,撸了撸兔毛,从袖中掏出一物:“可是此物?”

    双方一见,都吃了一惊。

    因为那正是绣球。

    天竺公主变作了球?

    “好吧!好吧!”

    眼见半空中的三藏虎视眈眈,玉兔精也知道对方不见到真公主,誓不罢休,扁了扁嘴,伸手一拍绣球。

    哗!

    白光亮起,绣球变化,竟是成了一位环抱双腿的少女,衣着可以参考美少女战士变身时的状态。

    那张美丽动人的脸,确实与玉兔精此时变化的公主一模一样,只是昏睡着。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玉兔精上去就给公主脑袋一拳,虽然没有用妖力,但也把她打得疼醒了过来,雪雪呼痛,杏眼中满是惊恐之色,看着这个假冒自己的妖怪。

    “啧啧,失去了前世记忆,真没意思!”

    本来欺负这素娥仙子的转世,玉兔精是很开心的,这回看着对方恐惧的神色,突然感到索然无味。

    她要的,是那种想要反抗又反抗不了,泪眼汪汪却又倔着嘴不哭出声的表情,就像曾经素娥欺负她一样。

    但现在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凡人,有什么意思?

    “知错能改,回头是岸!”

    三藏却不知其中的细节,见玉兔精主动将公主放出,露出欣慰和赞同之色。

    这是三无大师的佛法感化,让妖孽回头是岸。

    很有意义。

    “我们去青龙山,取回佛经!”

    既然公主回归,又没有生命危险,这里就拜托三无大师,三藏不再耽搁,带着猴子和八戒,离开王宫。

    黄尚取了件衣服,给公主披上:“没事了,准备与你的父王爷爷团聚吧!”

    “谢谢!”

    他的声音里有着安抚人心的力量,公主很快不再害怕,看着驸马爷,脸色红红。

    “这是我选的驸马,你滚蛋!”

    玉兔精一屁股顶过去,把公主顶得飞起,双手叉腰,又得意起来。

    “哼!”

    真公主敢怒不敢言,只能委屈巴巴地垂下头。

    她也不是一直被当成绣球,之前被送出了城,过了阵平民的苦日子,对于一切都是有记忆的,只是身为普通人,本能的害怕妖精而已。

    从处置中,就是佛道两门的不同。

    道门假冒公主,把真公主送出宫。

    佛门假冒皇帝,把真皇帝推入井底。

    同样是寻仇,一看就知谁更慈悲。

    不错,正是我佛!

    让真公主变成平民,说不定会横生枝节,惹出不必要的麻烦,还给国民经济造成负担,多了一张嘴吃饭,哪里像推下井,一了百了,龙体泡水,才是大慈悲。

    “阿弥陀佛!”

    黄尚撸了撸兔毛,安抚下玉兔精,起了一阵风,将真公主送入殿内,算是结束了这段两世恩怨,才问道:“你们接下来准备去哪里?”

    玉兔精沉默下来,很是迷茫。

    她们下界,除了报复嫦娥仙子外,还向往人界自由自在的生活。

    结果报复得索然无味,到了人界后,依旧宅在皇宫里。

    宅属性是一辈子的,换了个环境,自以为会四处活动,其实还在窝里待着,就很真实。

    那换个地方?

    谁养活呢?

    玉兔们看着黄尚,表情突然邪恶起来。

    X36

    “大师大师,佛门是不是很富有啊?”

    黄尚双手合十,不打诳语:“阿弥陀佛!”

    宝焰金光映目明,异香奇品更微精,千层金阁无穷丽,一派佛音入耳清。

    短短的一声佛号,将佛门的金碧辉煌,展现成一幅画面,出现在群兔脑海中。

    她们哇的一声,表情变得放肆起来。

    X36

    “养我们养我们,我们饭量很小的,只要一点萝卜就能养活!”

    “咦?”

    “你傻啊,把正常的饭量说了,他就不要我们了!”

    ……

    “一群呆兔子,没那么容易的!”

    连手指头都没勾,兔子们就屁颠颠围过来,同样索然无味,但真正的考验正在后面。

    黄尚仰首观看天穹的明月。

    或许无人注意到,此时虽是下午,太阳最盛之时,可皓月之形高悬于空,却是前所未有的清亮,一层月华之力洒下,弥落虚空,锁定过来。

    “兔儿!兔儿!该回家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满头银丝的老婆婆从天界降了下来,身后跟着一群嫦娥仙子,正是太阴真君,玉兔之主。

    不过诡异的是,从广寒宫一众女仙的视线中,所看到的是空空荡荡的殿宇,下界的玉兔们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障眼法?竟敢在姥姥面前班门弄斧?”

    她们露出看好戏的神色。

    这就跟南山必胜客也会翻车,充钱帝国也会被骗一样,不存在的!

    太阴真君没有掉以轻心,开了天眼,一轮弯月位于额头,跟女包拯似的,观测天竺王宫。

    于是乎,一处虚虚荡荡,变幻不定的景象出现。

    仿佛是镜面,看到的都是折射后成像的景色,并不是本身。

    但对于太阴真君来说,已经足够。

    她右手虚抓,一抽一握,天上星辰大亮,众星拱月,光辉凝聚,抽出一柄波光潋滟的星辰之剑。

    天罡三十六变之星辰变!

    剑光大亮,天地一暗!

    仿佛天地间的一切光辉,一切光明,都如万川归海一般,自动汇聚到剑身之内,以匪夷所思的神速滔滔冲刷向镜面。

    无论你藏得多么严实,在这星辰剑光下都无所遁形!

    可下一刻,太阴真君眉头微微一动。

    因为星辰之剑落空了。

    被对方以无比高深的空间造诣,躲避了过去。

    对于太阴真君这类大能,在普通人眼中莫测的空间,早就是可以测量的存在。

    空间本身没有概念,但它依托于物质存在,犹如一层薄膜,上面有密密麻麻,或凹陷或者凸起,或大或小的颗粒,最后形成褶皱曲面。

    这种曲面不止一层,更不是一层不变的,反倒是时时刻刻都在起伏不止,震荡不休,犹如表面上平静,下面却暗流汹涌的大海。

    而星辰之剑也利用了这点,呼应这些起伏,以最快的速度,最准确的势头,瞄准目标落下。

    可现在目标已经不仅仅是呼应起伏,它是改变起伏,甚至取而代之。

    在无尽的变化中,由一个曲面的一点跳跃到另一点,已是极不容易,可对方好像在空间的长河中遨游,不断闪烁,自由自在,因此星辰之剑也必须跟着不断跳跃。

    结果星辰之剑没有跟上,下场自然是落空。

    “陌生的气息,是哪一位神圣与我广寒宫玩笑?”

    太阴真君开口,以一种面对同等存在的语气沟通。

    没有回应。

    “那就得罪了!”

    太阴真君眉头一扬,星辰之剑再聚,这次还套上了一层月华剑鞘。

    剑鞘在击中目标之前收敛锋芒,直到刺中的一霎那,再展现最强威力。

    可接下来,依旧是落空。

    落空,落空,落空!

    对方根本不与她正面对抗,就是以超绝的空间造诣,跳跃来回。

    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太阴真君越打越是郑重,却又隐隐有种别扭的感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到底是什么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这正是幻法的奥妙。

    黄尚的六耳猕猴化身,跟太阴真君交过手。

    为了磨练战力,他成就妖圣后,跟天界的众多大能都有过友好温馨的交流,随心铁杆兵和如意金箍棒都跟他们的脸庞存在着亲密的接触。

    其中太阴真君在女仙中,是仅次于王母的存在,正面交锋,邪王化身远不是太阴真君的对手。

    可现在的天竺王宫内,他却至始至终没有走动一步,仅仅是把玉兔们收入驻地内,安排到一个独立的空间,给她们安家落户,自己则负手而立,好似一座亘古流传,传承万载的神像,驾驭物质,操纵万象,破碎虚空。

    是的,破碎虚空。

    这一刻,邪王重走破碎虚空之路,领域外放笼罩之际,一切泥土、花草、树木、昆虫、空气等等物质结构都尽数湮灭,化为最纯粹的能量,汇聚到他的身前。

    绝对领域,绝对掌控,再加上这个大世界的环境,无可计数的磅礴能量,顿时浓缩到方寸之间,使得空间扭曲膨胀,忽然坍塌成一点,旋即扩大,隐隐成了一座门扉的形状。

    仙门。

    这件大唐世界的特色媒介,被他以无上神功,还原出来,成为破碎虚空的一种代表能力。

    于是乎……

    黄尚处于门内,太阴真君处于门外。

    一门之隔,天地闭合!

    这不是空间之道的运用,而是不死七幻第一式,闭!

    明明天朗月明,无限延伸,但我仙门一闭,就将自身的存在,封闭在仙门之后的独立空间内,神魔莫侵!

    仙门君在历经诸多磨难后,终于在西游大世界中,结合仙侠神通变化之法,熬出了头,大展光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