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召唤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受汝身,吞汝魂,圆汝愿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溪此刻却感觉好极了,他感觉自己的本体,还漂浮在混沌潮汐之中,但是一部分却下降到了物质世界,已经全面的占据了魏凌峰的躯体,摆布着他的灵魂。

    但是这灵魂中,却有着大量的杂质,林溪即便是能勉强下口,却总觉得难受,而且带着一种‘重量’,他可以操控灵魂,操控肉身,却无法带着这灵魂的质量,返回混沌潮汐之中,去喂养本体。

    仔细翻阅了一些信息碎片后,才明白。

    这是魏凌峰的执念在作怪。

    他以自身灵魂、自身的全部为代价,召唤林溪下降到物质界,占据他的躯体,这是因。

    而收获了一个灵魂和一个身体的林溪,就要满足魏凌峰的执念,这是果。

    更确切的说,是要让魏凌峰‘释然’,那种状态下的灵魂,才是最美味的,对林溪这个天魔虫而言,是大补。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满足他吧!而且,我需要的可不仅仅只是一个魏凌峰的灵魂,我需要更多、更多,怨恨、杀戮、懒惰、贪婪、愧疚、愤怒、悲伤、绝望、愤怒···所有的负面情绪,这些都是我需要的养份,也是我进化的源泉。”作为天魔虫的本质,让林溪对自己的追求坚定且执着。

    林溪操控着魏凌峰的身体,猛然睁开眼。

    活动了一下手脚,‘魏凌峰’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我终于,又有身体了!”

    “果然,还是做人好啊!”

    虽然变作天魔虫未曾太久,但是失而复得的感慨,依旧让林溪兴奋不已。

    不过林溪却又迅速收敛了喜色,开始整理起自己现在的处境。

    “我现在来到了对于任何天魔而言,都无比珍贵的物质界,也就等于拥有了快速强大、崛起的资本,不仅仅是魏凌峰的灵魂,我还可以通过挑动他人负面情绪的方式,收集大量的能量,等到回归之时,就可以借用这些能量,直接跨越天魔虫的阶段,朝着更高级的天魔进化。”

    “不过,我需要隐藏好自己天魔的身份,如果被强大的修士察觉到,会立马遭到驱逐,魏凌峰的肉身也会被打杀。失去了这一次的机会,想要摆脱本体的困境,就更难了。”

    思量完毕,林溪草草的先阅读了一遍魏凌峰的记忆。

    也终于搞清楚了他为何这般歇斯底里,不惜用供奉、召唤天魔的方式,来求取力量。

    魏凌峰本是冬阳城中,魏家三长老的孙子,而魏家又是冬阳城的三家修真家族之一。

    这样的出身,相对于许多普通人来讲,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不过,凡事就怕对比。

    魏凌峰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小女友,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天生一对,将来必然会成亲。

    直到三个月前,他的那位青梅竹马,随父亲外出游历。

    回来的时候,却带回来一个‘小白脸’,二人当着众人的面,那叫一个眉来眼去。也等于是一个个大巴掌,狂呼到了魏凌峰的脸上。

    本来嘛,男人戴点绿帽子,也没啥。

    何况虽然谣传魏凌峰和那位青梅竹马,将来会有点什么,但是毕竟也还没什么。

    这最多算是移情别恋。

    问题就在于,那个‘小白脸’的出身来历,非同一般。

    不仅仅是蕖水李家的公子,更是大河剑宗的宗主入室弟子。

    从身份到修为,再到人才品貌,样样都碾压魏凌峰。

    那位李家公子,从未针对过魏凌峰,二人甚至没有正面照面过,一直都是魏凌峰躲在角落里窥视对方,并且设定为假想敌。

    却不知为何,每一个和魏凌峰,有些瓜葛的人,包括但不限于他的亲人、朋友,都在一再或是直接或是隐晦的告诉他,不要去和这位李公子争。

    不要去触霉头,更不要心生怨恨,前去挑衅。

    一瞬间,魏凌峰就感觉自己被彻底孤立了。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似乎已经众叛亲离。

    于是一时激愤之下,他向那位李公子,送了挑战书。

    李公子未曾答应,魏凌峰的父亲却将他绑了,送到宗祠受罚,当着众多族人的面,被抽了三十鞭。

    随后他的爷爷,魏家的三长老,亲自带着大量的赔礼,去向那位李公子赔罪。

    林溪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来分析。

    这整件事,其实没毛病。

    青梅竹马攀高枝,没什么好格外争议的,谁都有权利,向往更好的生活。何况就魏凌峰许多开了滤镜的记忆来看,那位青梅竹马未必对他真的有心,以往大多,也不过是顺遂谣言而已。

    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多少中学时代的所谓情侣CP,都是从谣言开始的,小男生懵懂,小女生则是模糊的选择顺应了大家的眼光和意志。

    那位李家公子处理的也没毛病。

    世家大族出身,自有其格调和气量,没道理和魏凌峰这么一个乡下土鳖计较,用不着直接亲自出手,其自身携带的光环,就已经辐射、挤压了魏凌峰的生存空间,令魏凌峰喘不过气来。

    魏凌峰的父亲和爷爷也没毛病,小家族生存不易,避祸而已。处罚魏凌峰,未必不为了保他一命。

    只是很显然,魏凌峰本人不会这么想。

    来自至亲的处罚和‘背叛’,将他的逼上了绝路。

    他这才借由一本残破古籍中看到的手法,妄图召唤天魔降临,赋予他强大的力量,帮他完成心愿。

    “虽然只是一个中二少年的自我意识过剩,加上骤遭一系列打击,造成的‘错误’。不过我终究还是占据了他的躯体,将来还要彻底的吞下他的魂魄。所以···还是得想办法,替他完成心愿。而且···李家公子吗?看来···真是一个不错的目标呢!”压下念头,林溪伸出手,按照记忆里的方式,运转体内的真气。

    真气逼迫到手掌中,勾勒出一个简单的符号。

    下一瞬间化作一个火球飞了出去,将一株水桶粗细的树木点燃。

    随后林溪便感觉到体内一阵空虚。

    “这就是术法,练气三重一个引火咒就空蓝了,有点弱啊!”虽然林溪自己还只是一条什么都不是的天魔虫,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鄙视魏凌峰。

    “凌峰!”

    “魏凌峰···!”远处传来呼喊声。

    “那里有火光,在那!”远远的有声音不断传过来。

    林溪目光一闪,看了看周围满地的小动物尸体,眉心有点发疼。

    这要是被当场发现了,可不太妙。

    强行提气,不惜稍损根基,又凝聚出一道引火咒的符文,挥手打在那些小动物的尸体上。

    随后迈着略显狼狈的步伐,跃入山林之中,绕了个弯,和寻找他的人汇合。

    蜿蜒的山道上,一行十数人,举着火把,正朝着火光升起的地方快速奔进。

    才过中年,便已经绝顶的男子,持着火把,急冲冲的走在最前面。

    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一个满脸花白钢须的老者。

    “小畜生!死在外面最好,寻他作甚?”老者脚下不算慢,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嘴上却不饶人道。

    走在前面的绝顶中年回过头来,神情中带着焦急和烦躁:“爹!您不能少说两句?凌峰从小没吃过什么苦头,这回他是遭了罪,咱们做长辈的帮不了他,还要伙同外人来压制他,他也难免会心生不满,我就怕···就怕他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来。”

    老者冷哼一声:“还不是你教的?我从来就告诉你,男娃就要苦着点养,你偏生不听。背地里觉得你老子我当年没给你好日子过,自个有了儿子,就可劲的宠。现在可好了吧!”

    “要不是我这张老脸,还值几个钱,前两天你就该给你儿子收尸了!吃了爆熊胆了!还敢去挑战那李家娃娃,老子我都不敢说是他的对手,那小子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没点数吗?”

    老者嘴里喋喋不休,却已经挥手勾勒符文,化出一道道风刃,将挡在面前的草藤割裂,不再沿着山道走,而是岔近路,往火光升起的地方赶去。

    “爹!爷爷!”林溪从一颗大树后面探出头来。看着那迎面走来的十数人,林溪的心中泛滥着贪婪,又是本能在作祟。

    分裂出来,坐镇魏凌峰灵魂中央的天魔虫分身,也有些躁动。

    幸好林溪不是真的只凭本能,无法克制自己的野兽。

    他能感受到,在这些人身上弥漫着的负面情绪。

    只可惜,这些负面情绪,大多数并不是特意针对林溪而来的,没有特定的指向性,如果不想暴露,林溪无法主动吸收。

    抬头看向老者的方向,眼神中还表演出了一丝凌乱和畏惧。

    压制着心头的躁动,林溪低头站在原地,尽量不让人看到他眼中还在收敛的贪婪。

    比绝顶中年更快一步,老者如一阵风般刮到了林溪身边。

    仔细上下打量了一下,待看到林溪身上,已经经过林溪自己‘修饰’过的伤口之后,眼神猛然一变,狠狠一巴掌拍在林溪后脑勺上。

    “你个孽障!还敢出来,老子就盼着你死在这山林子里头,怎么没让狼妖把你给叼去?”随后调动筑基期的真元,绘制回春符文,按在了林溪的胸口。

    林溪本来被一巴掌打的有点懵,差点以为被识破了本来面目。

    待到回春符文入体,便有感觉,不太舒适的身体,开始越发舒服起来。

    魏凌峰自己作出来的伤口,也都开始结痂愈合。

    绝顶中年走过来,看了看魏凌峰,到嘴边的训斥,转眼又吞了回去。

    犹豫再三,这才叹息道:“你母亲已经哭了三回了,你小妹也在闹,二爷爷家的大哥,也说要去给你问个公道。”

    “凌峰!咱们没有亏欠你。但是这世道就是这样,你···习惯就好!”说到这里,绝顶中年的眼神充斥着暗淡,没有光泽。

    对于一个父亲而言,最大的狼狈就是亲口对自己的孩子说出‘无能为力’。

    林溪低着头,没有表演。甚至是原本泛滥的‘吞噬’之意,也稍稍被压下一些,虽然转眼便又散去。

    无论是老者还是中年,他们的善意,针对的都是魏凌峰,而不是林溪。

    假如他们知道了真相,那么现在所有的善,都会转化为最极端的恶。

    林溪面无表情的站着,好像是呆傻了一般。

    面对周围各种情绪复杂的眼神,他也毫无反应。

    依照魏凌峰那偏激的记忆来看,他的家人似乎都背叛了他,林溪原本以为,魏家内部的情况,即便不是矛盾重重,那也是冷漠生疏。

    不过现在看来,显然不是魏凌峰以为的摸样。

    在这些熟悉魏凌峰的人面前,过多的表现,容易出现破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