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召唤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世家风度,草莽伎俩(一千收藏加更)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个时候,一贯嘴不饶人的爷爷,也没有开口反驳自己儿子的话。

    只是拿出别在腰间的烟杆,将黄铜的烟斗,放在织锦的烟袋里掏了掏,随手一碾,搓出一道火蛇,将烟点燃,随后将烟嘴斜搭在嘴里,叭叭的抽着。

    林溪却看的微微一愣。

    “没有凝聚符文,直接以真元变化成火焰,中间少了一道转换程序。这是对火系术法,掌握到了一定境界的表现。”

    “这老爷子,水准应该也不低。”

    身边那绝顶的中年,递过来一个水壶。

    抽了两口之后,老者这才对着林溪说道:“兔崽子!小混球!不争气的玩意,不过是个女娃娃而已,以前大家权当开玩笑,你还当真了。”

    “谁还没年轻过?也没见几个年轻的时候,同你这样。”

    “明日老子在庆丰楼摆酒,宴请那李家娃娃,到时候你也去···。”

    很瞧不上似的撇了林溪一眼,然后才接着拔高嗓门道:“别丢脸!”

    林溪顺从的点头。

    他既然得了魏凌峰的肉身,还觊觎对方释然后的灵魂,那么当然要去会一会那位李家公子。

    至于魏凌峰记忆里的‘李家公子’,林溪是不敢在信了。

    主观色彩太严重,根本是失真的。

    跟着来寻他的人一同返回冬阳城。

    冬阳城位于大濋南部,距离大濋皇都并不算太远,位置不好不坏,也谈不上什么要冲,却也富庶。

    大濋立国七百年,幅员辽阔,占地一百七十二郡,在魏凌峰那不太靠谱的记忆里,大濋似乎就是他所了解的全部‘世界’。

    而在这个名为大濋的‘世界’里,有着众多的修真世界、宗门。

    零散的碎片记忆信息里,倒是也有一些关于其它国家存在的影子。

    但是都不确切。

    林溪也无法就此判断出。

    他现在所在的物质界,究竟是以一国而独占,还是广袤无垠,拥有着大量强盛,势均力敌的国家。

    魏家就在冬阳城中,靠近冬阳大街,占地不小。

    等进了魏家大门,迎面迎来的诸多面孔,也一一与魏凌峰记忆里的人对上了号。

    有些人确实如魏凌峰的记忆里所呈现的类似,但是也有一些多少有点出入,显然是带着魏凌峰个人的主观偏见。

    比如大爷爷家的二堂哥,在魏凌峰的记忆里,就是一个好人。

    但是林溪却分明觉得,他的关心显得很表面,骨子里藏着一点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或许稍加刺激,还能收获一定量负面情绪也说不准。

    二爷爷家的大堂哥,虽然面冷,表情严肃,却似乎是个还不错的人,他是少数几个,对魏凌峰的态度‘一如既往’的魏家人。

    唐仁曾经说过‘比起所有人都看不起,更难受的滋味就是所有人都同情你’,设身处地之后,才能真正的明白,无所不在那好似窥探,又好似同情的视线,仿佛时刻都在瓦解着你的自尊。

    魏凌峰面对这样的视线,会忽然觉得被全世界抛弃,也似乎不是那么意外了。

    林溪作为魏凌峰,停留在魏家的第一夜,就这么在平静而又诡异的气氛中,悄然渡过。

    第二天一早,魏凌峰的那位嘴毒爷爷,就带着几个丫鬟,好生将林溪冲洗了一番,随后打扮的人模狗样,领到庆丰楼先候着。

    直到快到中午的时候,才听到楼下有喧闹之声。

    几个活泼的年轻人先抢上了楼来。

    随后是少女叽叽喳喳的声音。

    林溪脑海中,如同泄洪之水般,有些零碎的,被磨了皮、打了光加了滤镜,开了美颜的记忆,翻涌上来。

    魏凌峰的意识已经被消散了,但是他的灵魂海存在着某些本能。

    对于记忆深刻,始终无法释怀的人或者事,难免生出一些反应。

    在众人的自然拥簇下,身穿白衣,手持玉扇,腰悬一把灵剑,星目剑眉,面容俊朗的男子步入了宴客厅。

    男子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十六七岁,钟灵毓秀的少女。

    生的确实好看,浑身上下还有一股子少女特有的灵巧劲,正是小男孩最喜欢的类型。

    毕竟也只有不懂事的小男生,最喜欢看脸。

    真正有见识的,从来都不是从脸先看起···虽然脸也很重要。

    少女瞧见林溪,眼神有些闪烁,却还是噘着嘴,叫了一声:“魏哥哥!”

    林溪听了牙疼。

    少女口音很重,不细听的话,很容易让人误解。

    “这位就是魏家小哥吧!久闻大名,今日方才得闲见面,在下李铭,字仲达。”白衣少年冲着林溪矜持的微笑,从态度到礼仪,都几乎无可挑剔。

    随后这位李家公子,方才对在场的众人一一打招呼,表现得体,既不显得如市井商人般八面玲珑,却又面面俱到的照顾到了大部分人的情绪,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

    和这位李铭李公子比起来,之前的魏凌峰,果真就只是一个被宠坏了的乡下土鳖而已。

    也难怪青梅竹马会选择李铭。

    没道理,就因为一些年少时的懵懂好感,就放弃知书达理、英俊潇洒、前途无量且家世背景都极好的高富帅,非得去对一个自私、自我、任性还没多少能力,长的还不是特别帅的土鳖不离不弃吧!

    林溪还真不是直男癌。

    不过···妹子他抢定了,这世家公子的脸,他也打定了!不仅为了满足魏凌峰的执念,更为了自己。

    酒宴的气氛,看起来还是很和谐的。

    有众人的曲意奉承,也有这位李公子的温和、矜持,那些看似无可避免的矛盾,都被悄然隐匿在了不被触碰的角落。

    酒过三巡,林溪猛然端起酒杯。

    豁然起身。

    醉眼朦胧的看着李铭,伸手一指,便朝着李铭走去。

    整个宴客厅内,原本热烈的气氛,猛然间便凝固了起来。

    林溪环视着周围各式各样的表情和眼神,随后迈着踉跄的脚步,走到李铭面前。

    “李公子!你我虽然今日才是第一次正式碰面,但是也算是神交已久。凭咱们两这特殊关系,今天我敬你这杯酒,你就非得喝。”说罢直接将满杯的酒水倒入口中,再将酒杯给倒过来,示意滴酒不剩。

    与此同时,一股隐藏颇深,却质量不低的‘恶意’,被林溪捕捉,吸收储存起来,可以等到返回混沌潮汐中时,提纯带回。

    当然,也可以现在就直接燃烧,转化为物质界的特殊灵气,消化吸收。

    收集主观引发的负面情绪,然后进行能量转化,这也是天魔的天赋之一。

    果然无论表演的多么儒雅大方,李铭骨子里是骄傲、自负的,他的大方和不与之前的魏凌峰计较,全都是因为,他压根没有将魏凌峰放在眼里。

    而此刻,林溪假借酒意,却说出一番话来,隐晦的将二者等同。

    这是李铭所不认可、不接受的。

    李铭手持白玉镶金杯,杯中的酒清澈如灵泉,散发着浓郁的果香。

    酒还算不错,却难以入喉。

    将酒杯放下,李铭淡笑一声,随后环视众人,直接无视了林溪的存在。

    “诸位!今日酒兴已尽,再饮无趣。不如改日再聚,如何?”

    便有转身,对魏凌峰的爷爷道:“魏三爷!李铭骤入冬阳,承蒙款待,心中不安。他日若是魏三爷去了蕖水,在下一定尽到地主之谊。”

    “去日种种,不宜再提,大家各自安守本分,互不生间隙。李铭自问,也绝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小人。”

    言语之中,依旧保持着客气和距离。

    全言,没有一字一句打压‘魏凌峰’,却将对魏凌峰的轻视、鄙夷还有俯视,发挥到了极致。

    他不会针对‘魏凌峰’,因为魏凌峰根本不值得。

    啪!

    桌上满杯的酒杯,被林溪碰倒在地。

    酒浆溅射,侵湿了李铭的衣角。

    “不好意思!饮酒误事,饮酒误事···。”说着林溪便用满是油污的手指,朝着李铭的身上抹去,嘴上说着道歉,嘴角却分明带着‘故意为之’般的笑意,显得攻击性十足。

    李铭越是要端着架子,林溪便越是要将他从那架子上拽下来。

    更多的恶意,被林溪快乐的接收。

    一股孱弱许多,却也质量不低的恶意,从一旁朝着林溪涌来。

    林溪眼神一瞟,正巧对上了‘青梅竹马’此刻厌恶、烦躁的眼神。

    少女情怀总是诗,但是少女情怀也总伤人。

    她们总是愿意为了心上人不顾一切,并且轻易的放弃其它感情。

    显然林溪伪装的魏凌峰,一反常态的行为,已经惹怒了这位‘青梅竹马’。

    一步横移,灵敏的躲过了林溪的油爪子。

    李铭身上的怒意已经开始浓郁且明显起来。

    “凌峰!你给老子回来!”爷爷一拍桌子,人却已经窜到了林溪与李铭中间的位置。

    随手躬身抱拳对李铭道:“我这孙子不善酒力,多有失态,李公子莫要见怪。”

    李铭表情中的温润已经殆尽,却还是竭尽全力用温良的口吻道:“不碍事!魏兄弟天性豪爽,不拘小节,我也是心生喜欢的···。”

    话音未落,林溪却已经一头朝着桌子方向栽去。

    哗啦···!

    汤汤水水全都溅射出来,即便是李铭已经瞬息而动,依旧难免被洒了小半身。

    呼噜···!

    呼噜···!

    杯盘狼藉中,林溪沉重而又粗鲁的鼾声,如雷躁响。

    李铭的脸色,彻底的阴沉下来。

    宽大的袖袍内,修长的手指已经紧紧的捏成了拳头。

    他的风度,他的修养,他的气度,他的名公子风范,全都被林溪,用这种市井无赖般的手法,暴力的破的干干净净。

    趴在桌上装睡的林溪,却已经调动起了方才吸收的负面情绪,化作一股阴寒邪异的灵气,暴力且不顾后果的灌入属于魏凌峰的肉身丹田之中。

    练气四重、练气五重···顷刻便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