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召唤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何妨一赌(求推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连升两级,以魏凌峰原本的资质,即便是资源充沛,个人也分外努力的情况下,也最少需要半年甚至一年的时间,才有可能做到。

    但是在林溪燃烧负面情绪,牵引阴邪灵气的前提下,转眼便至。

    当然,得失之间,自有公正。

    由纯粹阴邪灵气堆积起来的修为,充满了暴虐和不可控性,随时可能导致走火入魔。

    当然这方面的问题,对于林溪来讲,不是障碍。

    因为天魔本身,就是混沌潮汐能量杂质的产物,他们就是一切不可控能量的老祖宗。

    同时,正常物质界的生灵,长期积累和使用这种能量,会导致寿元大减,气息变化,甚至出现魔化的征兆。

    紧闭的瞳孔之中,闪过一点红芒。

    即便是还在不断从李铭和那位青梅竹马,以及一些讨好、巴结李铭的人身上,获得负面情绪,林溪却没有选择,继续点燃这些负面情绪,将它们转化为修为。

    归根结底,负面情绪特有的力量,在物质界只能是一种‘引子’,无法单独作为独立的能量使用。

    它们更大的作用,是引燃那些物质界里漂浮无依,几乎不被吸收和使用的阴邪灵气,化作桥梁,将这些阴邪灵气引入修行者体内。

    即便是林溪,一下子吸收的太多,也恐怕会露了马脚。

    渐渐的,像水龙头一样,向林溪涌入负面情绪的李铭,开始止住了自己的情绪外泄。

    袖袍下紧握的手掌,缓缓的松开。

    温润如玉的微笑,再度浮现在李铭的脸上。

    “魏三爷!今日···仲达失礼了!改日再行赔罪。”脸上挂着笑容,李铭已经抬脚走到了宴会厅的门口。

    左右两边,自有仆役拉开门,将头死死的低垂到胸口。

    魏凌峰的亲爷爷,李铭口中的魏三爷,此时也微微失了分寸。

    本能的喊了一声:“且慢!”

    魏三爷人老奸猾,虽然听得那李铭口中客气,心中却明镜似的知道,这仇已经解不开了。

    魏凌峰看似不过失仪,却是等于当众污了李铭的颜面。

    其间更有猖狂、无状之语。

    李铭今日受辱,若不能寻回颜面,传出去···岂不是惹得旁人笑话?

    既已结仇,那就该当断则断。

    只是···时机不对!

    时间,地点,都不对!

    李铭闻言,扭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魏三爷道:“怎么?魏三爷还想留我不成?”

    谈笑之间,已然有剑气迫人而来。

    一瞬间,整个宴会厅内,颇有剑拔弩张之势。

    哐当!

    林溪醉眼朦胧的一个翻身打挺,将桌面上剩余的杯盘碟碗,全都扫落。

    随后一屁股坐在了桌子上。

    视线,毫无疑问的,都集中在了魏凌峰身上。

    虽然不知是否有意为之,但是每个在场的人都很清楚,如今这宴会厅内,会有如此局面,都算是‘得亏’了他。

    顺手一翻,林溪明目张胆的,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香包。

    醉眼迷蒙的看了看,然后伸手递向李铭的方向。

    “喂!你掉东西了!”

    粉红色的香包上,散发着浓郁的脂粉味。

    艳俗的绣工,低俗的诗文,将这香包点缀的更加难以入目。

    联想之下,都不难猜出,这香包所出何人。

    李铭看着林溪手里那刺目的香包,脸颊两侧的咬肌,终于微微的凸起。

    他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泄洪般的负面情绪,朝着林溪涌来,让他几乎发出舒爽的低吟。

    “一为已过,岂可···再乎?”李铭用低沉的嗓音质问着林溪,他残余的风度,竭尽全力的呼唤着他已经为数不多的理智。

    有些事情,好说不好听。

    今日发生在这庆丰楼里的事情,大家都有目共睹。

    但是一旦出了这扇大门,传出去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就再也不受人控制。

    流言蜚语,人们总是会选择,自己愿意去相信的一面去理解,然后进行再传播。

    林溪的手段虽脏,但是对李铭···管用。

    面对李铭的质问,林溪不再装样,而是坐正了身体,用一种近乎挑衅的眼神,清醒无比的看着李铭,随后说道:“既已成仇,何须忍让?”

    李铭闻言,气极反笑。

    “好!好!好!冬阳弹丸之地,倒也有你这样不惧死的草莽豪杰,倒是令我高看几分。我也不欺你,三日之后,城外松坡,你若受我三剑不败,此事便了,我自回大河剑宗。若是你受不住···。”

    “我若受不住你那三剑,你便杀了我又何妨?”林溪打断了李铭的话。

    李铭虽在邀战,却既占理,也未曾明显‘贬低’对手,若是任其说完,那必然是一个严以待己,宽以待人的赌约。

    这不是他人品高尚,而是当他定下约战的一刻起,就在给林溪制造各种各样的环境障碍。

    对于整个冬阳城而言,李铭无论身份有多高贵,他都是外来人。

    如果太过分,再加上有魏三爷这样的老狐狸在背后引导舆论,很容易造成全城抵制。

    到时候,无论输赢,他都是输家。

    而此刻看似退后一步,实则就是在抢占主动。

    将整个原本不对等的约战行为,全都甩锅给林溪。

    变成林溪不知好歹,自取其辱。

    如此一来,约战之后,无论李铭是否采取后续的暗中行径,‘魏凌峰’都会在冬阳城中,再无立锥之地。

    面对林溪的打断,李铭摇头轻笑:“铭出宗门前,师长赐我琳琅剑,言···大河之剑,不斩无名。”

    林溪瞬间反驳:“我若败你,便非无名。”

    “你若败我,李铭自折此剑。”李铭冷笑一声,猛然转身,跨出了大门。

    此刻,他并没有回头去看那依旧坐在原处,神色不安不知该如何自处的少女一眼。

    郎非薄情,只是心怀的是天下山河。

    李铭,也绝不是那些简单的,世家豪门出来的纨绔子弟。

    午时,魏家祖祠。

    魏家三老齐聚,林溪立于堂下。

    周围尽是魏家的核心族人,看着林溪,神情各异。

    “老三!你来说。”族长魏谦浌扭头对魏三爷说道。

    魏三爷看着林溪,神情变幻,摸了摸腰间,这才想起,入祖祠一贯不携带烟斗。

    “孽障!你可知错?”魏三爷瞪眼怒道。

    林溪站直了身体,心中无惧。

    他笃定,现在魏家人心中,无论作何想法,都不会真的奈何他。

    至少在他完成与李铭的约战前,是这样。

    “我若赢了!便!”林溪镇定自若的回答道。

    魏三爷嘿嘿冷笑:“赢?你爷爷我都谈不上赢那李家小子,你拿什么赢?”

    “李家公子,高门豪族,练气十二层圆满而筑基,家传凝碧真诀,有控水之优势,又入大河剑宗,习得大河剑气。若有大河比邻,人借河势,可越战筑基圆满。”

    “松坡之畔,比邻的可是滔水,自东向西,倾泻三千余里。李家小子,虽然年轻,却处事老成,与你即便境界差距极大,也未曾轻视于你,孙子诶!你告诉你爷爷我···你拿什么赢?”

    虽然嘴上苛责,但是魏三爷分明也是在提点林溪。

    果然一贯的嘴硬心软。

    “凌峰年少无知,且将其绑了,送到李家公子下榻之处,任其处置、打骂,也免了这桩祸事。”魏凌峰的大伯插嘴说道。

    “混账!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魏凌峰自寻绝路,用不着你来想法子替他周旋。此局···他要么胜,要么死!我魏家虽小,却也不能有懦夫的名声。”族长魏谦浌愤然说道。

    随后便又对魏凌峰道:“族中虽无福地,却有一处灵穴,许你入内修行三日,另···我特传你一门,我年少时,周游天下,意外所获残诀,若你运用的好,尚有一线生机。”

    虽知魏凌峰此时的福利待遇,犹如‘断头饭’一般。

    但是名为嫉妒的负面情绪,依旧从周围,朝着林溪涌来,为他多少为他增加了一些‘底蕴’。

    “大爷爷不必特别优待于我,凌峰自有破局之法。”

    “还请相助!”林溪抱拳躬身道。

    “讲!”魏谦浌黑着脸,明知道被眼前这小崽子要挟了,却颇有无可奈何之感。

    只等着,若真能过了这一关,定要找他秋后算账。

    “今日牛刀小试,凌峰已然得知,这李铭极重风度、名声,如能毁之,必破其心防。决战之日,凌峰再以言语挑衅,将其引入松坡北面的枯草岭,以烈火咒应对,即便不能败他,亦能两败俱伤。”林溪说道。

    这当然不是他全部的计划和打算。

    魏三爷此刻却道:“大兄!不可!此时约战之事,还可言小辈之间争风吃醋,与家族无关。如若以魏家之力,于冬阳城中,污蔑那李铭的名声。事后只怕余患无穷···。”

    族长魏谦浌却摇头道:“此事,从一开始,魏家便无法脱身,之前便是担心,有人利用凌峰与那钟家小女之事,刻意挑拨,这才主动做出请罪姿态,免得落以口舌。”

    “如今,既已如此,即便咱们魏家什么都不做,依旧难逃此局,既然如此···何妨一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