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召唤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我是天魔吖(两千收藏加更)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铭闻言手中剑不停,却另有咒法,化作金光护住了全身。

    林溪身上贴着疾风符,脚步轻快,至少十息之内,李铭的剑还斩不到他。

    随后强行推动体内的真气,勾勒回春符文。

    此符文落地,吸引着草木灵气,引得那未曾烧尽的枯草回春。

    地面,开始微微的抖动。

    一些绿头的水蚁,密密麻麻的在回春的草木之间穿梭。

    它们以草木根茎为食,此时地面被李铭的大河剑气破开,原本隐藏在地底暗河之中的水蚁,便都露了出来。

    “烈火咒!”

    林溪故技重施。

    只是这一次,效果完全不同。

    水蚁虽是水生昆虫,身上却都覆盖着一层特殊的油脂。

    这些油脂散发气味,帮助它们驱散一些天敌,以及让它们可以在水下保持灵活。

    此刻大量水蚁被点燃,水蚁们身上的油脂连成一片燃烧起来,造成的效果,与枯朽的草木燃烧完全不同。

    这是连大量的水汽,都暂时无法扑灭的火。

    甚至一定量的水汽,反而会助长火势。

    远处眺望,就像整个枯草岭,都化作了火焰山。

    多数人的视线被阻,根本看不清火舌环绕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时的林溪与李铭同处火海,李铭周身环绕着大河剑气,调动着周遭残余的水汽,不断的凝聚着剑势,意图等待时机,一剑劈开火海。

    而林溪的身上,贴着的却是断空符,这种符可以用来相对的阻隔空气。

    通常修士们,是用这种符,来防备毒修那防不胜防的下毒手段。

    “真难为你,还能想出这样的办法,确实令我有些狼狈。”

    “枯草岭就是水蚁窝,这我早就应该想到的,却忽略了细节。”此时的李铭依旧没有任何的慌乱神情,即便是面对不利的局面,他依旧镇定自若,显然底气十足。

    “不过仅仅只是这样的话,可不够赢我。”

    “还是说···你真的这般恨我?痴心妄想着,与我同归于尽?”李铭似乎显得废话有些多。

    林溪将自己隐藏在燃烧的烈火之中,身上紧贴着的断空符,正在不断的失去光泽。

    “赢你?”

    “你不是只出三剑么?现在第几剑了?”林溪的声音,从火焰中传出来。

    李铭闻言,冷漠的摇了摇头。

    他的脸上,终于不再是那些虚伪的假笑,从骨子里散发出来对林溪的鄙夷和蔑视:“我若用了第四剑,何人可知?何人能知?”

    其实李铭到现在为止,都不算是彻底用完了第二剑。

    只是面对各种小手段连出的林溪,他心中并不肯定,接下来的第三剑,可以真的击败···不!斩掉林溪。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家都知!”

    “李公子出身世家,大宗弟子,如何不知有扩音石?”林溪的带着笑声的反问,从重重烈火中传出。

    李铭表情不变,只是运剑的速度突然猛增一截。

    他已经通过与林溪的对话,找到了林溪的方位。

    这一剑既断开了火海,也要斩掉落在重重火幕后面的林溪。

    就在李铭出手一击的瞬间,林溪也动手了。

    那些术法,那些环境、地利优势,都并非他真正的杀招。

    他真正的杀招只有一个。

    燃烧负面情绪,然后引来大量的阴邪灵气。

    这些阴邪灵气,在林溪的引导下,并没有注入林溪的体内,而是朝着李铭蜂拥过去。

    若是正常情况下,李铭心神稳固,自然不会被这些阴邪灵气所惑。

    但是此刻,在林溪的一再刺激下,他虽然表现的依旧‘合格’,却心神已经动摇。

    求名者,终为盛名所累。

    李铭之前言语露出破绽,便是先兆。

    尔后,林溪言及此地藏有扩音石时,他的心神便彻底的露出了‘空隙’。

    失察之下,大量的阴邪灵气涌入李铭的体内。

    这让他的剑气,在一瞬间暴涨了三成,但是却又有一半的剑气,失去了控制,开始反噬入体。

    轰!

    火海被撕裂出了一个大大的缺口。

    透过缺口,人们隐约可以看见,两道人影同时负伤,似乎有势均力敌之相。

    随后火焰蔓延,再次将缺口填补起来。

    “你在骗我,根本没有扩音石,扩音石虽然可以将某处声音放大,传播数十里甚至百里之遥,但是结构却十分不稳定,此地水火冲突如此激烈,若有扩音石,也早就被炸裂。”李铭强提一口气,只觉胸腹之间,万剑搅动一般的疼。

    手持利刃,却被利刃所伤。

    林溪确实没有可以正面直接伤害到李铭的手段。

    但是李铭自己有。

    他那最得意的大河剑气,此时便让他自己尝到了滋味。

    方才李铭那一剑,林溪即便是躲避的快,依旧不免被余力扫到。

    即便只是稍微擦到一些,此时依旧让林溪胸口染血,拉出长长的剑痕。

    带着极强侵蚀性的剑气,正在朝着他的周身经络蚕食。

    继续放任不管,剑气侵入五脏六腑,即便要不了命,也会变成一个病秧子。

    但是林溪就是没管。

    即便对他而言,不过是再多转化一点阴邪灵气,然后费力驱逐剑气,并不算复杂。

    然而战斗之中,二者交锋。

    稍有分神,便是万劫不复。

    林溪不怕死···至少不怕死掉占据的这个躯壳。

    却不想无功而返。

    “呵呵···哈哈!咳咳···!”李铭咳出两口含着杂乱剑气的淤血,原本就白嫩的脸蛋,此刻彻底的失去了血色。

    “方才你用的,应该是某种魔功吧!”

    “如此说来,咳咳···我若杀你,便是除魔卫道···当真是好极了!”李铭的表情,逐渐的有些狰狞,残余在体内的阴邪灵气,并未被清除干净。

    这严重的制约了他的个人能力。

    林溪没有李铭那么多话。

    他手中正在凝聚术法符文。

    风!

    大风!

    大风咒!

    或者更多人,都爱称之为除尘咒。

    未曾凝聚如风刃,或者上升如罡风的风咒,往往并不具备独立的杀伤性。

    故而大风咒,在低阶术法中,属于没太多存在价值的一类。

    但是此刻,林溪却开发出了其价值。

    风助火势!

    熊熊烈火,在大风的怂恿下,犹如一条怒火焰龙,朝着李铭扑杀过去。

    面对林溪的攻势,李铭挥剑抵挡。

    身上更是闪烁起了层层光环,那是他身上的一些护身宝物在起作用。

    “为了一个女人,与我这样的天之骄子结仇,你真的觉得值得吗?”焰龙咆哮中,李铭的声音似乎断断续续的传来,他知道不能让林溪一鼓作气,继续调动大风,推动火势。否则他身上的护身宝物再多,终究有耗尽灵气的那一刻。

    即便不愿意承认,他依旧必须正视···自己已经落入了下风,并且随时有可能殒命。

    “不值得!”

    “我可以不要她,但是你却必须死。”林溪冰冷的声音,同样穿过了火焰的阻隔,如冰刀一般刺入李铭的耳中。

    李铭闻言一边咳嗽,一边大笑道:“我懂了!有没有她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没有我很重要。你嫉妒我,这让你入魔,让你发疯,让你感觉到了自尊严重受挫。”

    林溪回应道:“你的废话太多了!”

    继续大风咒!

    周围残余的所有火势,几乎都在大风咒的作用下,朝着李铭涌动。

    李铭并不是不会使用术法,如大风咒这样的通用术法,没有几个修士不会使用。

    但是他却抽不出手来凝聚术法符文。

    残余的阴邪灵气和散落在其胸腹要穴之中,不受控制的大河剑气,还在使劲的拖着他的后腿。

    火焰化作的凶龙,已经遮蔽住了李铭的周身。

    火舌舔舐着李铭的头发。

    他的琳琅剑挥舞出来的剑气,已经不再那么强势。

    如有大河,方才滔滔不绝。

    若是被困顿一方,成为了一潭死水,再谈何波澜?

    “你真的要杀我?”李铭艰难的声音,从火龙的砥砺下传出。

    “你也可以认输!”林溪回应道。

    李铭会认输吗?

    他宁愿死!

    依然大风咒!

    此时在众人的眼中,林溪已经显露出了大半的身形。

    火焰已然呈现一面倒的趋势。

    林溪体内的真气,已经被接连的施展术法而掏空。

    大量的阴邪灵气,在燃烧负面情绪的代价下,不断的补充进入干涸的身体。

    干涸的身体,骤然遭受如此霸道的灵气冲击,顿时在许多脉络、要穴之中,出现了裂纹。

    烈火咒!

    大风咒!

    烈火咒!

    大风咒!

    林溪似乎陷入了一个施展术法的循环。

    一旦真气干涸,便直接以燃烧负面情绪补充。

    直到那火龙吞吐之下,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负面情绪传递出来。

    手下留情?

    避免惹出大祸?

    后患无穷?

    对不起!

    林溪···他是天魔吖!

    一道满怀怨恨和负面情绪的强壮灵魂,从燃烧的废墟中升起。

    林溪压制不住冲动和渴求。

    飞身扑入火焰废墟之中,然后将天魔虫分身,从魏凌峰的灵魂中抽取出来,如同一根纤细的绳索捆住了那即将飞走的灵魂。

    随后在灵魂拼命的挣扎中,拉入魏凌峰的意识空间,缓缓消化。

    火焰废墟中,传出了林溪大声的呼救声。

    “撑住!撑住!千万别死!”

    “李兄!李兄!你顶住啊!”

    听闻声音,赶过来的人们,便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在残余的火焰灰烬中,‘魏凌峰’抱着李铭焦黑的身体,不断的压榨着自身的生命潜力,不断的将一枚枚回春符,压入李铭的胸口。

    肉眼可见的速度,‘魏凌峰’的满头黑发,转变为花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