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召唤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天魔真虚伪(求推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魏凌峰!够了!不要再继续了!他已经死了!”终于有人开口阻止魏凌峰的努力。

    原本也有人怀疑,‘魏凌峰’是在作秀。

    但是魏凌峰不断衰竭的生命气息,并不作假。

    又有什么人,会用自己的生命来作秀呢?

    林溪双手抖动着,他似乎竭力的想要在挤压自己的真气,凝聚出新的回春符文,但是真气已空,百脉将碎,他的身体也早已千疮百孔。

    “我应该收住手的!”

    “我应该收住的!”

    “我与李兄,虽因误会而结怨,却于生死之战中,解开了误会,有了兄弟之谊。此战···他让我不要留手,说是唯有如此,才是对彼此最大的尊重。”

    “岂料···!”

    “魏凌峰今日误杀友人,乃至一真名士殒命于此,心中不安···故此立誓,自今日起···不再用任何火系术法,如有违誓,当受天魔加身,魔性夺魂而死。”林溪不顾其他,一番操作下来,倒是真让不少人对其侧目。

    纷纷猜测,二人于那烈火熊熊遮掩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不成,真的是打着打着,也就惺惺相惜,情不自禁了?

    这种剧情,各种流传于民间的话本中倒是并不罕见。

    但是现实中,还是第一次碰着。

    然而无论如何,结论却只有一个。

    蕖水李家的豪门公子,大河剑宗宗主的入室弟子李铭、李仲达,在主动约战魏凌峰后,于松坡至枯草岭一战,不仅输给了魏凌峰,并且丢了性命。

    有人猜测,李铭背后的李家,若是收到消息,一定会来找魏家麻烦。

    但是也有人信誓旦旦,言李家乃是千年豪门,李铭又是在境界高出魏凌峰一个大层次的情况下主动约战。这等情形下,李铭身死,李家绝对拉不下脸皮来找魏家问责。

    一片沸沸扬扬中,林溪顺势倒地,‘昏迷不醒’由魏家人抢着带回了冬阳城中。

    短短半日,冬阳城轰动了。

    在魏家的刻意炒作下。

    魏凌峰被包装成了一个不畏强权,用于挑战的少年天才,是冬阳城的荣耀,更是冬阳城的代表。

    不过两日,方圆数百里,但凡是耳通目明者,都知道了魏凌峰与李铭一战,以及最后的结果。

    经过这种粉饰和加工,再由口口相传,传播到更远之处时,整个过程早已失真。

    “小兔崽子!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杀死了李铭,了不起!不愧是我魏谦囿的孙子。”魏三爷拍着桌子,欺负的那梨木的方桌,发出刺耳的尖叫。

    林溪半躺在床上,神情虚弱,眼神涣散。

    “我···也是无心之失。我不想的···。”

    魏三爷嘿嘿笑道:“不管你是真无心,还是假无意,这件事···你都一口咬瓷实了!就是失手,之前你处理的很好。”

    看林溪依旧面无表情,魏三爷兴致稍减,叮嘱道:“此事传开后,那李家也是要脸的,一定会公开认可你们的决斗,并且承诺,绝不报复。”

    “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过···也用不着害怕,只要他们不以大势压人,暗地里的手段,咱们也未必怕了!”

    魏三爷的自信并非毫无道理。

    虽然从家族体量上来比较,区区冬阳魏家,不足蕖水李家的十分之一。

    但是李家若无法正面大举进范,只是暗地里用些手段,魏家还真不怕。

    毕竟有句话叫‘强龙不压地头蛇’。

    对于魏家,会不会因此倒霉。

    林溪其实并不是很在意。

    毕竟,他并不是真的魏凌峰。

    他之所以故意演绎那么一出,却是另有原因。

    “李家不会来,那么···大河剑宗呢?”林溪问道。

    这才是他真正担心的。

    蕖水李家千年前出过元神修士,故而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

    但是李家那位元神境的老祖宗,早就已经坐化了。

    而大河剑宗的宗主,却是当之无愧的元神大修士,若是大河剑宗过问此事,林溪必定会有暴露的风险。

    炼气期、筑基期乃至结丹期。

    都只是在练气,属于炼精化气的过程。

    到了破丹成婴之际,便是炼气化神。

    无论是元婴期的灵识,还是元神阶段的神识,都可能察觉到林溪的本来面目,并将其驱逐。

    林溪杀死了李铭,让属于魏凌峰的灵魂释然了一部分。

    也同样加强了林溪的伪装。

    让他更加接近于‘魏凌峰’的本质。

    简单的解释就是,以前的林溪,只是掌握了魏凌峰的记忆,需要时可以从魏凌峰的记忆里,找到一些相关讯息。

    而现在,林溪拥有了许多原本属于魏凌峰的小习惯和本能,一些无意识中做出来的动作、表情,都和真正的魏凌峰没有区别。

    即便是最相熟的人,也瞧不出破绽。

    “大河剑宗···会派人来,我们已经收到了消息,大河剑宗宗主的三弟子,将会亲自来检验你的成色。若是你真的具备杀死李铭的可能,那么你将会被收入大河剑宗收入宗门,且全力培养。以此向世人昭示,大河剑宗的气魄,以及···大河剑宗的大河剑气并不弱,只是使用它的人不对。”魏三爷报喜···未曾报忧。

    但是这句话本身就留有余地。

    检验一词,也用的巧妙。

    不过大河剑宗还是不同于李家。

    李家与魏家已然结仇,只是因为李家自身顾忌颜面,不便正面与魏家起冲突。

    这是私仇,却上升到了两个家族。

    而与大河剑宗之间,属于‘公怨’。

    林溪所扮演的魏凌峰,区区一介练气,没有任何超出寻常的手段,却硬生生放火烧死了大河剑宗宗主的入室弟子。

    这不免引得人耻笑大河剑宗诺大的名声,却名不副实。

    虽是‘公怨’,反而未曾上升到整个魏家的程度。

    针对的只有‘魏凌峰’一人。

    魏三爷报喜不报忧,但是对于林溪而言,却都不是什么好事。

    “看来要抓紧时间,完成魏凌峰剩下的一个愿望,然后带着这一次的收获回归了!”林溪闭上了双眼,呼吸稍微显得有些沉重。

    魏三爷看了林溪几眼,然后皱眉道:“你休息吧!等会让你妹妹给你送药膏过来,用不着担心,你虽然借助了地利,但是能杀死李铭···就是本事。大河剑宗既然打算讲理,那就绝对不会太过苛刻···。”

    魏三爷的这番话,或许算是安慰。

    林溪却听不进去。

    无论是入不入大河剑宗,对他来讲,都很危险。

    意识空间中,魏凌峰的灵魂已经释然了一大半。

    几乎可以见得,他灵魂的气息在变化,此时的天魔虫分身有一半与魏凌峰的灵魂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

    天魔虫分身在魏凌峰的意识空间里,也再也不是无根无源。

    而另有一处,属于李铭的魂魄漂浮在空荡荡的意识空间中,显得十分的痴傻。

    人生有三魂七魄。

    三魂分别为胎光、爽灵、幽精,更通俗来讲,就是天地人三魂。

    爽灵属天,幽精属地,胎光属人。

    人死之后,爽灵归于天,幽精入地府轮回,而胎光随着身体的死亡而逐渐消亡,与七魄类似。

    故而人转世之后,即便是偶有觉醒前世记忆者,也绝不会还原成上一世的那个人。

    因为,即便是幽精重叠,胎光、爽灵还有七魄,都是全新的。

    唯有修行中人,在结丹期是,收纳三魂七魄入金丹,孕灵识,从此三魂为一体,七魄永不离。转世之后,才可以回归真我,真正做到不漏前尘。

    林溪虽然是天魔,却只是区区天魔虫而已。

    故而在那李铭殒命之时,只是强行抓取到了对方即将消散的胎光。

    为三魂之一。

    没有了爽灵天赐的灵性,也没有了幽精赋予的通性。

    唯独剩下的胎光之魂,就像只是一段记忆的载体。

    将那属于李铭的胎光之魂抓取过来,林溪可以轻易的阅读对方记忆里的许多讯息。

    却唯独不去看其记忆里的大河剑气。

    本能的···林溪从那段记忆中,察觉到了危险。

    元神大修士的手段神威莫测,非他现阶段所能理解和抗衡。

    林溪并非真正的人,大河剑气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并不是非要不可的手段,故而不必为此冒险。

    “虽然李铭的记忆里,记载的讯息要比魏凌峰记忆里的信息充沛的多,但是对我而言,反而有些鸡肋。”林溪有些遗憾。

    只剩下三魂之一的魂魄,林溪即便是将其吞了补益也不是太大。还有可能因为触动了关于大河剑气的记忆,引来元神大修士的关注。

    所以彻底吞下李铭的这道魂魄,还是等到回归混沌潮汐之后再说。

    “大河剑气虽然不能看,但是李家家传的凝碧真诀还是可以看一看的。”林溪阅读着李铭魂魄中,关于凝碧真诀的记忆。

    只可惜,这段记忆中,凝碧真诀仅止于结丹境,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法门。

    虽然林溪并不需要这种属于‘人’的修行之法,但是若有下一次机会降临物质界,提前掌握一门伪装用的法门,岂不更好?

    “等等!他的记忆也不是全然无用,居然还有这样的讯息···有了这些讯息,魏凌峰的第二个愿望,也应该不难了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