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召唤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受挫,回归(三千推荐加更!)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一夜的月色,格外的迷蒙。

    星光凄迷的点缀着寂寥的夜空,静谧的夏夜,除了可以听见蝉鸣,没有半点的风声泄露。

    钟玉婷披着绣花的冰蚕丝坎肩,站在秀楼的阳台上。

    她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

    理智一再的重复告诉她,那是魏凌峰的阴谋。

    但是那张丑陋的脸,却反复的出现在她的梦境,在她的梦中,撕开李铭的伪装。

    当幻想的身影,开始步入现实,许多被忽略的细节,也仿佛一瞬间,涌入脑海。

    那以往李铭某些不经意的转身,以及刻意保持的距离,都成为了一把把钢针,扎入钟玉婷的心脏。

    她开始醒悟过来,李铭···或许从不爱她。

    她的爱,也只是一种少女的向往,以及求而不得的哀肠。

    忽然一道黑影,如大鸟一般,划破了夜空,然后盘旋着落在秀楼的屋檐上。

    钟玉婷心中一惊,想到了种种可能。

    顿时吓得不敢出声,悄悄的潜伏在阳台阴影处,然后偷偷的探出半个脑袋,斜斜的看向屋檐的一角。

    那个熟悉的身影,正从一只巨大的风筝上脱落下来。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斗篷,就像黑夜里,守望寂静的乌鸦。

    他就坐在屋檐上,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安静的···仿佛不存在。

    钟玉婷起初是厌恶的,她甚至按耐不住,想要大声的惊醒沉睡的夜晚。

    但是却又突然停顿了。

    逐渐苏醒的,关于李铭的真实,与昔日和魏凌峰相处的场景,犹如梦幻一般交织起来,然后在她的脑子里,炖成了一锅乱粥。

    “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他来了多少回了?”

    “为什么从不让我知道?”钟玉婷的心中浮想联翩,烦恼不已。

    呱呱!

    远处,传来两声號鸟的夜啼。

    这种鸟的叫声,就像婴儿的哭号,又刺耳又尖锐,尤为扰梦。

    两枚石子破空而出。

    那嚎叫的號鸟,在树林里消失了声响。

    “他···在守着我?”钟玉婷忽然有些感动。

    以前是怨恨魏凌峰,杀了她的梦想的白马王子。

    此刻却突然反转,觉得魏凌峰为了她,却敢挑战强大的李铭,且战而胜之···这种被人珍惜,被人守护的感觉何等的美好!

    同时,钟玉婷也突然察觉到了魏凌峰,那不同于以往,未被她知晓、察觉的一面。

    林溪不会知道,钟玉婷已经在扭转观感。

    但是他可以感觉到,从钟玉婷那里之前还涌过来的负面情绪,此时已经消失无踪。

    这说明,他的策略是有效的。

    “果然《楚氏十八招》和《封门三十六策》不是白读的,确实有些用处。”林溪回想起上一世所看过的某些闲书,心中微微感慨。

    猛然的,林溪忽然直觉到一种危险在靠近。

    来不及多想,林溪运转真气,勾勒出疾风符文,贴着双腿之上,人已经跳向远方。

    大河之剑,从月而来!

    潺潺如涓涓细流的剑气,却拥挤着、推堵着林溪,朝着某个方向快速移动,根本容不得他反抗和抵御。

    当林溪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落到了冬阳城外。

    松坡!

    滔水···还有那不远处,已经烧成白地的枯草岭。

    青衣的剑侠,站在摇摆的松枝之上,衣袂飘飘。

    他站在月下,月下的影子,却宛如一把勾勒天河的剑。

    “小师弟的尸体,我已经看过了。”

    “他临死前,已经入魔了,他的体内还残余着魔气。”

    “你很聪明,用回春符的生命气息,掩盖他体内的魔气,同时让所有人,都以为你是失手错杀了小师弟。”剑侠的眼中,闪烁着锐利的光。

    此时的林溪,就像一只黑暗里的老鼠,被翱翔于天穹的苍鹰盯住了一般。

    阴邪灵气,在许多修行者的口中,也被称之为···魔气。

    因为这种灵气,通常会引导修行者入魔。

    掌握阴邪灵气,却还不走火入魔的修行者或者修行法门,普天之下寥寥无几。

    林溪听到这里,已经知道他终究还是小看了大河剑宗,即便是已经考虑到了种种,依旧还是留下了破绽。

    这不是林溪智慧不如人。

    只是因为···他太弱了!

    大河剑意滔滔不绝的从那剑侠的眼中泛出,他没有再和林溪废话。

    或许将林溪卷入这松坡,就只是为了通知他一声···准备好赴死没有。

    林溪不觉得求饶有用。

    更何况···他也并不愿求饶。

    所以,就在剑侠动手的一瞬间,他点燃了几乎九成的负面情绪,引来海量的阴邪灵气。

    庞大的阴邪灵气,勾勒出一道道的烈火咒符文。

    火焰点燃了夜空。

    魏凌峰的身体,也在这火焰中,陷入一种干枯和焦黄的状态。

    原本就已经超负荷的身体,此时更被迫如了无法挽回的绝境。

    没有犹豫,更没有迟疑。

    林溪拖着魏凌峰的灵魂,裹挟着李铭的人魂,还有残余的部分负面情绪,顺着与本体之间一直存在的联系,快速的返回。

    “域外天魔?”剑侠发出惊讶,却又似乎早有预料的呼声。

    更加磅礴的剑意,朝着林溪涌来。

    对付无形无质的天魔,单纯的真元、符咒、剑气等等一类的攻击,已经无法奏效。

    唯有心灵绽放的力量,才能对抗和杀灭。

    面对阻拦。

    林溪唯有忍痛,将李铭的人魂,化作抵挡的武器投掷出去。

    虽然分身被灭杀,凭借着与本体的联系,这一次的收获,依旧会有一半,顺着那神秘的联系,被沟通到本体处。

    但是,损失的分身,不完整的收获,会让林溪原本的计划,大受耽搁。

    果然,当李铭的人魂飞出时,那剑侠的剑意迟钝了几分。

    终究还是放弃了追赶林溪,而是选择接住了李铭的人魂,然后用真元将之保护起来。

    李铭已死。

    但若是能以招魂之法,于头七之前,唤回其未曾入轮回的地魂(幽精),二魂相合。

    李铭未必不能转修鬼修。

    得了机会,林溪无暇再去想,还有什么遗憾。

    拖着自己的收获,飞快的顺着那一直存在的联系沟通的通道,返回了自己的本体。

    当分身与本体融合的一瞬间。

    魏凌峰的灵魂,在混沌潮汐之中,便化作了一股无比精纯的灵魂能量,被林溪吸入体内。

    一些嗅到气息的天魔虫,疯狂的蠕动着。

    它们本能的察觉到,自身对这种能量的向往,却又找不到这能量的源头。

    巨大的天魔虫,更是发狂一般的吞吸着周围那些倒霉的幼小天魔虫。

    满足!

    升华!

    还有一种···圆满的感觉,不断的在林溪的身体里回荡。

    天魔虫,是没有实体的。

    或者说···一定级别以内的天魔虫,都是没有实体的。

    即便如此,他们却也都有着一种另类的,更直接的感触。

    魏凌峰的灵魂,不可能包涵无限的能量。

    林溪携带回来的负面情绪,也并非海量。

    但是这两种能量,在混沌潮汐之中,却又是属于必须且稀缺的。

    当林溪选择用这两种能量完成进化的时候,他先天的起点,就要远高于同类的天魔虫。

    从起步的第一步,便和一般的天魔虫,拉开了巨大的差距。

    天魔虫的进化,是以本来面貌为支撑,然后起先进化出第一个器官。

    大多数天魔虫,因为不具备思考能力,所以凭借本能,进化出来的第一个器官,往往是‘口’。

    就像那巨大的天魔虫。

    它并不需要口这种器官帮助它吞噬天魔虫,但是它的欲望,却又推动着它,为自己进化出了一张大口。

    而林溪,他的进化是可选择的。

    不仅仅是第一个器官的选择。

    更是外在形态上的改变。

    器官上,他既可以选择外在的器官。

    比如眼耳口鼻。

    也可以选择内在的器官,比如心肝脾肺。

    不同的器官选择,会赋予他一项特殊的天赋。

    比如如果他选择进化出‘口’,那么就会获得吞噬加强的能力。

    在吞噬和消化灵魂、负面情绪还有天魔同类时,获得加成。

    这无疑是很实用的。

    如果他选择进化出一个鼻子,那么就会拥有敏锐的‘嗅觉’,可以提前感知到危险,或者美味的‘猎物’存在。

    当然,这个选项,对于现在的林溪而言,似乎没什么吸引力。

    他体内的那个雷达,已经赋予了他这样的能力。

    又或者,林溪可以选择第一个器官为心脏。

    如此一来,他便能成为域外天魔中,较为稀少,却神秘强大的‘心魔’。

    极致强大的心魔,可以将自身的魔意,潜藏在众生的恶念之中。

    等待时机,一经发动,便可完全扭转一个人的信念。他们存在于众生的心里,不死不灭,永远长存。

    往往既为修行者们厌恶和抗拒,又为修行者们恐惧和害怕。

    只是心魔的尽头,并非独立强大的混沌魔神。

    而是化身无数,无所不在的魔念,这不是林溪所向往的。

    最终经过,反复掂量,对比自身的发展,还有所具备的优势。

    林溪选择了一个或许在许多天魔进化中比较冷门的器官。

    他选择了···眼!

    选择将眼睛,作为进化出来的第一个器官。

    那将赋予他一个极为独特的天赋。

    某种意义上如同鸡肋,某种意义上来讲···却又强大的可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