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召唤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老臣心(求推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车马粼粼,马鸣啸啸。

    远有荒烟。

    阔别了大祟腹地的繁华,就连山峦也变得凶恶起来。

    前朝便已修筑的古道,早在三日前,便已经停止了它原本仿佛无休止的蔓延。

    山路的颠簸,差点震碎了文元祥的一身老骨头。

    驾车的车夫是个哑巴,懂得一些粗浅的修行。

    除此人之外,随行者再无他人。

    遥想当初,百官迎入永安城,青龙大街上圣天子亲自来迎,何等的风光···又何等的讽刺?

    “终究是···老了?”文元祥不止以此,想要用这个理由来搪塞自己。

    他的意识早已有些迷糊。

    半个月前,他还是大祟的百官之首,当朝宰相。

    只因为多规劝了天子一句话,便在一日之内,连遭七次贬谪,从宰相到九品边城吏。

    万寿宫前,文元祥立下誓言,本是最后的愿许。

    却被有心人解读,成了讥讽天子,暗藏祸心之言。

    天子责令他即刻启程,一月之内便必须赶到山南边城。

    从永安到山南,路途何止万里,天子不赐擅奔灵兽,亦不安排大修士随行护持,以文元祥之能,一月之内即便是赶到了山南边城,也只怕命已经在路上丢了一大半。

    迷迷糊糊之间,文元祥似乎说了很多话。

    “余生昌平二十一年,正值太平盛世,且在衣冠之家,居菖州文苑阁畔,天之待我不可谓不厚矣。十之有六,便取秀士,二十有七居翰林,而立之年便主政一方,虽浑噩自认无功社稷,却也辗转两朝,谓之老臣···。”

    文元祥犯着迷糊,林溪却也只能看着他的灵魂,无从下口。

    文元祥只是一个普通人,未曾修行。

    但是他的灵魂,却泛着光,有着坚定的信念和意志。

    其强度和深度,几乎可以媲美结丹修士。

    林溪即便是进化之后,也未必敢放肆。

    如果不是文元祥被一路折腾,早已经快要接近油尽灯枯,林溪的分身,未必能在他的意识空间中久留。

    “坎坷之年百不易,无端践踏老臣心。伤心替下穷途泪,想见空江夜雪时。”文元祥躺在颠簸的车厢内,眼神迷离又涣散。

    林溪知道,这是可乘之机。

    但是他却在迟疑。

    文元祥的灵魂,对他而言,无疑是大有诱惑的。

    意志坚定,有着坚持和信仰的灵魂,远比寻常的灵魂要美味和大补。魏凌峰的灵魂和文元祥的灵魂比起来,完全没有可比性。

    对于天魔而言,最是佳肴。

    这也是为何,许多成了气候的天魔,往往喜欢拿苦行僧、得道高人和至情至性之人下手的缘由。

    但是,林溪的特殊之处在于,他吞了魂,就必须还愿。

    此时,不难想象文元祥的愿望是什么。

    若是再多等待一些时日,文元祥自然而寿终正寝,虽然天地二魂重归天地。

    唯独留下的人魂,却也好抓取,若是吞食,多少也有不少裨益。

    当然比起完整无缺的魂魄来,差了自然不止一个档次。

    林溪踌躇不决之时,文元祥的意识却恍恍惚惚的,在意识空间中清醒过来。

    他一眼瞧见了林溪。

    那通过精神而放大的虚影,就像一团乌云,在意识空间内遮天蔽日。

    文元祥并没有害怕,他只是安静的看着。

    灵魂由内向外,都散发着一股孤傲而又凛然无惧的气息。

    林溪知道,这种虚幻的恐吓,对于文元祥是没有用处的。

    乌云收敛,在文元祥的意识空间内,幻化出人形。

    那是林溪前世的摸样。

    “你是魔?”文元祥看着林溪,然后镇定自若的问道。

    “我是魔!你的心中生出的魔。你在不满,也在怨恨,你将生命的所有精彩,都奉献给了你所热爱的国。但是到头来,你所热爱的一切,却都辜负了你。”既然已经被发现了,那么林溪也不是迟疑不前者。

    替召唤者释然还愿,只是一种选择,而不是什么必然。

    无非是,林溪选择满足遗愿,就可以得到完整无暇的灵魂。

    但如果没有达成愿望,就只能强行撕裂一部分带走离开。

    既然如此,林溪其实没什么太大的负担。

    之前的徘徊,只是得失心重而已。

    面对林溪的回答,文元祥却坚定的摇头道:“不!你不是!”

    “我虽有满腔志愿未成,但是心中···无恨!”

    “这个国家辜负了你,君王辜负了你,群臣辜负了你,就连百姓也辜负了你,你为何不恨?”林溪虽然无法阅读文元祥的记忆,但是潜伏了这么一段时间,对于文元祥的遭遇和经历,并不是一无所知。

    堂堂一国执宰,若不是遇到昏聩之主,最不济也只会落得告老还乡,不会被这般送死似的折腾。

    究其原因,还是在于大祟立国已有六百载。

    国内宗门林立,世家如狼如虎,土地大量的兼并,资源被少数人占据。

    乱象已生,许多邪魔外道,乘机作乱,导致大祟昔日繁华不再,虽不至于天下百姓皆不聊生,却也矛盾日益激烈,冲突日趋明显。

    文元祥昔日丁忧致仕,守孝期满,被天子连发三道诏书,唤入永安,官拜宰相,主持变法。

    意图挽江山之颓势。

    只是宗门世家势力庞大,根深蒂固。

    变法发动未久,天子便率先易帜投降,而文元祥则是被抛出来,平息‘民愤’。

    文元祥本意为天下最没有说话权利的平民百姓请愿变法,为他们争出一条活路来。

    时至今日,却在舆论的引导下,先为天下百姓唾弃,人人视之为祸国殃民的庸官。

    文元祥狼狈贬出永安之日,满城百姓于城墙上欢呼,爆竹炸响之声,绵延三十余里。

    “你热爱过吗?”

    “如果你真的爱过,就绝不会去恨。因为你会不舍。”文元祥说道。

    “但是那些愚夫愚民,难道不可恨吗?他们目光短浅,只记得自己眼前的蝇头小利。为肉食者利用,完全不识得你的用心良苦。”林溪用言语刺激着文元祥,想要引起他的心绪波动,然后以‘弱点直视’的天赋,看穿其内心脆弱所在。

    文元祥摇头道:“市井黎民,生存不易,虽息息相关,然而国家大事又岂是他们可堪左右?他们愚,我亦愚?”

    “你的族人呢?你的亲人呢?”

    “你可曾想过他们的下场?你成了政治的牺牲品,而他们也将为你的‘罪过’而买单。有时候,最艰难的不是如何死去,而是如何活着。”

    “他们会背负着不该有的骂名,如鼠蚁一般,生活在苛责的阴影里。那些你所维护的人们,将会对他们加害最深。”说话之间,林溪操控精神,演变出幻象。

    文元祥的脸上,露出挣扎和迷茫之色。

    林溪无疑是刺中了他内心的柔软之处。

    就在此时,第一次进化后的天赋发动。

    很可惜,获取弱点失败了。

    低阶的眼魔,天赋还不够强。

    当然,如果有足够的负面情绪,林溪可以选择燃烧负面情绪,来加强天赋。

    提高直视弱点的成功率。

    “家国之事,我皆无悔,唯有‘遗憾’二字。文元祥此生,愧对于他们,却已然无以为报···。”文元祥在林溪的逼问下,神情唏嘘的说道。

    虽然林溪没有窥探到文元祥内心,真正的脆弱点。

    却终究还是令他的心绪,起了波澜。

    “既然你做不到,不如交给我如何?”林溪试探性的问道。

    文元祥哈哈一笑:“你若真是我心中的魔,那我便不可放你出去。你若是外来的魔,那我便更不能信你。我文元祥虽然落到如斯田地,但是一身骨头还在,断不会向邪魔求援。”

    “果然···没有成功。”林溪并不意外。

    至于强攻···那是下下之策。

    而且需要等到文元祥因为身体虚弱到了极致,导致灵魂不稳的时候再动手。

    现在强攻,林溪有更大的可能,遭到反噬。

    接下来一段时间,林溪不断的和文元祥聊天。

    二人就在文元祥的意识空间里交流着。

    往往于外界,不过片刻的功夫,二人在意识空间内,便已然有了数十次的问答。

    文元祥博闻广记,且阅历丰富。

    虽然不如林溪因为有着前世的记忆,有着各种奇思妙想。

    但是思维之缜密,信念之坚定,则是要胜过林溪良多。

    从文元祥的身上,林溪可以学习到很多他之前忽视,或者欠缺的东西。

    虽然是天魔,但是···也是很需要学习的!

    渐渐地,甚至连林溪,都有些犹豫,是不是要吞掉文元祥的魂魄了。

    毕竟林溪虽然是天魔,却也还有着人性。

    马车在路上狂奔了二十七天,终于赶在一月之期完结前,赶到了山南的边城。

    而文元祥,也早在这一路的折腾中,只剩下一口气。

    车夫拉开马车的木门,麻木的看着似乎将要告别人世的文元祥,终于眼神晃动了一下,起身向着文元祥微微鞠躬。

    哑巴虽然不说话,但是心里是明亮的。

    意识空间中,文元祥突然对林溪道:“如果···你真的是魔,那么就请吞掉我吧!继承我的梦想。我将我的身体借给你,我的名望,我的人脉,我所拥有的一切,都借给你,如果是你的话···或许还是有可能的吧!”

    他似乎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大限将至,竟然选择了向林溪,向天魔妥协。

    这又大大的出乎了林溪的意料之外。

    说好的不向天魔妥协的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