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召唤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特别的天魔(求推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文老信我?”林溪突然有些莫名感动。

    作为一个以人灵魂为食的天魔,居然会被‘食物’信任,还真的是···天魔之耻啊!

    “你是一个特别的天魔,陛下···还有这三十万里的大祟江山,文某便托付给你了。”文元祥犹如卸下了某些重担一般,坦然的看着林溪。

    林溪没有吐槽文元祥,究竟是什么样的自信,让他说出托付天子和大祟江山这样的话来。

    毕竟作为一个贬谪的罪臣,他似乎没有说出这些话的立场。

    “既然如此···那就放开你的心神,不要抵抗。”有便宜不占,这不是林溪做魔的道理。

    无论文元祥究竟是怎么想的,此时此刻,林溪都不会放弃即将到嘴里的美食。

    文元祥的灵魂敞开了怀抱。

    在林溪的‘眼里’,文元祥灵魂上散发出来的那些‘光’尽数的收回了他的灵魂之中。

    林溪的分身,重新化作乌云,盘旋着然后猛然朝着文元祥的灵魂俯冲、笼罩过去。

    猛然一个恍神!

    林溪接收了文元祥的一切。

    属于文元祥的意识,已经被他吞噬。

    占据了他的灵魂,窃取了他的肉身。

    从此刻起,林溪···便是文元祥。

    “身体好疲惫!也好沉重···我这是怎么了?”林溪方才接管文元祥的身体,便感觉到就像是有一座大山压在身上一般。

    他努力的想要睁开双眼,却只觉得那薄薄的两片眼皮,却沉重非常。

    “是文元祥的肉身,他的肉身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只怕再过不久,就直接寿终正寝了!”林溪无可奈何,消耗了一丝自己的天魔本源,勾引来一缕缕阴邪灵气,按照凝碧真诀的运功法门,在文元祥的体内缓缓流淌,尽量弥补他肉身的亏空。

    虽然阴邪灵气本质上,对肉身也有损害。

    不过凝碧真诀的档次不低,凭借功法的特殊性,还能暂时压制一些不利。

    毕竟都这个时候了,两害相比,取其轻。

    等到勉强运功,走了三个循环。

    林溪这才终于恢复了一丝气力,疲惫的睁开双眼。

    耳朵里听到了一些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一些人嘈杂的呼喊声。

    朦胧的视线,逐渐的定住了焦距。

    破漏的屋顶,倒塌的石狮子,满是灰尘的牌匾,还有几个年迈残疾,穿着打补丁公服的小吏。

    “这里是山南边城的县衙。”林溪得出了这个结论。

    下一刻,有人掰开了他的嘴巴,将一碗苦涩的药汁,强行灌入他的喉咙里。

    林溪发誓···一定要吞掉这个粗鲁家伙的魂魄。

    大力的咳嗽着,林溪撑起一股子力气,从草席上站起来。

    望着远处,那近乎绵延无尽的苍茫远山,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豪情:“永安城···我一定会以文元祥的身份回去的!这一次···要比上一次文元祥入京时,更加的风光!”

    “大老爷!咱们全县一共三百七十五人,已经全数到齐,就在县衙外等着,是不是要见一见?”之前给林溪灌药汁的家伙,从旁边探出头来,打断了林溪那突然涌起的豪情壮志,将他一把拽回现实。

    秃瓢的大脑袋,碧蓝异色的双瞳,还有五短是身材,看起来就是个奇葩。

    不过···似乎也是整个县衙,少有的青壮。

    更为难得的是,林溪还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些许修行者的气息。

    与一般的练气士不同,这个奇葩似乎走的并不是练气的路子。

    具体是什么,林溪还无法分辨。

    他虽然是天魔,拥有一些天赋传承的记忆,并且根据进化,不断的苏醒和完整更多记忆。

    但是对于物质界生灵的修行规则,依旧属于入门级。

    他仅有的见识,全都源于魏凌峰和李铭的记忆。

    他们不知道的东西,林溪自然也不会知晓。

    “扶我出去!”林溪伸了伸手。

    “这有拐棍!”奇葩递过来一根明显敷衍的木棍。

    一把接过木棍,林溪更加肯定···一定要吃掉这个奇葩。

    县衙门外,入眼的都是老弱病残,果然也不出林溪所料。

    山南边城比邻百万蛮山,除了山里的蛮人还有数之不尽的妖兽之外,此地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特色了。

    在文元祥的记忆里,百万蛮山一直都是蛮人的猎场。

    除非是想要和百万蛮山中,数以千计的大小蛮人部落开战,否则外人不好随便踏入百万蛮山之中,猎杀妖兽,采集奇珍异果,灵草妙花。

    而蛮人们也遵循数千年前,曾经和古老的献朝签订的协议,尽量阻止百万蛮山中的妖兽,大规模的走出山林,侵袭山林外的城池。

    古老的平衡和契约,维持了许多年,仿佛都已经成为了天定的规则,再也无从修改。

    故而,这山南边城,往往都是发配罪人,流放不法之徒之地。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后,已经有十数年,未曾有人被流放到山南边城了。

    文元祥···是第一个。

    看了看自己即将管理的治下之民,林溪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老弱病残也有老弱病残的好处。

    至少不会给他闹事,惹出什么麻烦来。

    随便说了两句,散去了这些民众。

    林溪打量了一下和废墟差不多多少的县衙,也没有修补它的心思。

    贫穷、简陋的小窝一旦布置的太过舒适、温馨,说不定就舍不得离开了。

    就像贫穷而又平静的岁月,流淌习惯了,也就开始甘于平凡,没有了野心。

    打发了县衙中仅有的三名老吏,两个瘸腿缺手的老兵衙役,还有那个奇葩。

    林溪开始整理文元祥的记忆,寻找‘脱困’的契机。

    文元祥昔日丁忧致仕,三年守孝期满,被群臣迎入新朝,执掌相印。

    那是众望所归。

    文元祥自己没说,但是林溪此刻却已然知晓,文元祥是殷丰三年的状元,三年的翰林编修,五年的御使,都是极为清贵的官职。

    随后主政一方,精修水利,开山扩田,组织修士猎杀活动于人迹常至之地的妖兽。

    官运亨通之时,已然是三品大员。

    却在巅峰之际,因母亲病逝,主动三请先帝,辞去官职,归乡丁忧,为母守孝。

    即便是先帝夺情,也未曾挽留住他。

    但止于此,文元祥的履历,可谓风光。

    先帝宽厚仁德,虽知晓大祟江山,土地兼并严重,却不忍掀起纷争,引得民间沸腾,令百姓生活愈发艰难。

    便也只是屡屡开放内库,消减宫中开销,提倡节俭勤政。

    只能算是勉强维持平衡。

    到了新皇登基,正值壮年,心怀抱负。

    便想通过变法,而完成土地整改,资源的重新分配。

    于是便启用了文元祥。

    文元祥昔日虽知这是一条不归路,却愿意为了天下百姓,而博弈一场。

    只是他未曾想到,在面对真正的压力之后,新皇会反悔的那么快。

    “也就是说,文元祥已经是一枚彻头彻尾的弃子了。除非再具备什么特定的价值,否则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老死在这鸟不拉屎的山南边城。”

    “所以首要的任务,就是找到新的价值。”林溪捋了捋胡子。

    这也是文元祥的习惯,林溪···不过是继承了这种习惯而已。

    这一回,林溪倒是不担心,被人轻易瞧破他的虚实。

    除了因为,他已经进化之外。

    更因为,文元祥的灵魂,本身也有别于常人,他自然绽放的光芒,即便达不到万法不侵,也可以抵御许多意志窥探。

    只要林溪不自己泄露天魔气息,或者有元神真人,以元神认真窥探,应该···也没有暴露的风险。

    “要想重获机会,就必须冒险一搏。”

    “山南之地,若说有什么,还具备一定的价值,那便只有这百万蛮山中,埋藏的无尽宝藏···还有强大而又野蛮的蛮人部落。”

    “挖宝···我并不是专业的,事实上天魔在这方面,大多数都没什么天赋。极少数的变异品种,那也稀罕。但是蛮人部落···可以打点主意!”

    “出口转内销,是个不错的方向。”林溪几乎不过数息时间,就已经在心中打好了腹稿。

    不过,他却并没有着急实践。

    哪怕是天魔,也要懂得在挫折中和失败者学会成长。

    虽然上一次的经历,林溪不算失败。

    却也毕竟不完美。

    这便是因为,他往往只是想到了,便去做。

    只懂得纵向思维,而没有横向思考。

    结合文元祥记忆中的许多经验,林溪在县衙内,闭关三日这才推敲出了一个接近完美的计划。

    至于完美的计划···从不存在。

    等到边城的风雪稍弱了一些。

    林溪寻来了山宝。

    也就是那个奇葩。

    “我需要你带我入山,去寻找最近的蛮人部落。”林溪对山宝如此说道。

    山宝怪眼一翻,很不客气道:“你不活了?不活了自己找地埋了去。蛮人?你知道什么是蛮人吗?”

    “咱们叫他们蛮人,他们可不把自个当人。”

    “像你这样的进了蛮人部落,保准会给他们拿去,煲一锅老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