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召唤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带三寸舌,立不世功(上)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好气喔!可以直接吃吗?别等了!”林溪盯着山宝,表情凝重,陷入深思。

    弱点直视发动!

    这一次很顺利。

    山宝内心的脆弱和破绽,在林溪眼中无所遁形。

    “你不是纯种的大祟人吧!”林溪看着山宝,眼睛直视着他的眼睛,带来压迫。

    “你应该有着蛮人的血统,对于蛮人而言,你的另一半血统肮脏且弱小。而对于大祟来讲,身负蛮人血统的你,也并非同类,其心必异。”

    “你有着一些本领,且身在壮年,又不是被发配到这山南边城之地,却要和一堆老弱病残搅和在一起,形同等死···完全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似乎除了这边城之地,再也没有你的容身之所。”

    林溪每吐出一个字,山宝的表情就狰狞一分。

    等林溪说完的时候,山宝整个人已经如吹气球一般膨胀起来。

    原本五短的身材,暴涨到了两米高,浑身都披着肌肉疙瘩,看起来凶恶非常。

    那异色的双眼里,闪烁着的,是无边的怒火。

    “舒服!舒服!继续!别停下!”林溪的内心戏,十足的狂野。

    从山宝那里涌来的负面情绪,以愤怒为主。

    同时还夹杂着自卑、伤感、绝望等情绪。

    虽然还没法与李铭当初提供的负面情绪质量媲美,但是已经算是不错了。

    有了这些负面情绪的帮助,林溪也可以找机会,点燃负面情绪,引来更多的阴邪灵气,转化为修为。

    也免得文元祥这早就已经油尽灯枯的身体,忽然就顶不住。

    看着双拳紧握,似乎就要一拳捣下来的山宝。

    林溪‘不紧不慢’的说道:“错的不是你,而是世界。既然世界错了,那咱们就纠正它,当所有人都不得不依赖你,尊敬你,甚至害怕你的时候,就不会再有人在意你的身份了。”

    山宝一愣,他浅薄的见识,并不足以让他理解,林溪这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带我去蛮人部落,保护我的安全,只要能和蛮人部落的首领搭上话,我有办法兑现我说的话。”林溪很果决的说道。

    虽然就这样去蛮人部落有些冒险。

    但是有很多事情,宜早不宜迟。

    现在的文元祥虽然类似于人人喊打,但是影响力和名头还在,只要想办法扭转‘人设’,让广大民众知道‘真相’即可。

    更何况···林溪其实并不想给文元祥洗白。

    毕竟,做一个人人痛恨的奸臣,对林溪这个天魔来讲,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此时若能闹出一些动静来,有着文元祥的名头加成,可以得到放大,最有可能,达到林溪所期待的效果。

    时间拖的越久,人们对文元祥是谁,便忘的越快。

    若是三五年后,林溪再做出反应,那时候即便是能造成一点动静。

    只怕影响力也大大减弱,很难直达天听了。

    像是被戳破的气球一般,山宝的身形快速的干瘪回来,重新变回原本的五短矮小身材。

    “我如何信你?”山宝盯着文元祥,既期待又怀疑。

    “你只能信我,信我一次,给自己一个机会,又或者永远如此,不得解脱。”林溪没有和山宝解释自己心中所想。

    现在,还不是时候。

    山宝脸上的挣扎和犹豫,转眼便化作了坚定。

    “好!我带你去!不过···入山之后,你得听我的,不准乱跑,更不准闹。山里的规矩很多,每个蛮人部落,都严格的划分着各自的猎场,如果不小心走岔了,我也帮不了你。”山宝叮嘱道。

    林溪点头,表示明白。

    他只是天魔而已,又不是神经病。

    故意作死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去做?

    隔天之后,待到山宝准备齐全。

    林溪、山宝、哑巴车夫三人,便直接朝着百万蛮山的方向前进。

    山宝和哑巴车夫,都用双脚赶路。

    林溪待遇稍微好些,骑着一头有小牛大小的怪羊。

    这怪羊是山宝找来的。

    百万蛮山,陡峭且险峻,多有悬崖峭壁,绝峰裂谷。

    别说车马,便是人走在这山岭之间,也随时可能一脚踩空,滑落山崖,坠入无底深渊,摔的粉身碎骨。

    这怪羊不仅平衡力不错,弹跳力更佳。

    属于本身就长在百万蛮山中的一种动物。

    唯有蛮人才有本事驯服怪羊。

    三人一羊,在看似重复的山林之间,穿梭了五六天的功夫。

    这才在山宝的带领下,接近了一处水草丰茂,环境宜居的山顶湖畔。

    站在山头上往下眺望。

    可以看见大量杂乱无章的石屋,以及一些深入山体的地洞。

    许多怪羊,在湖边悠闲的吃着草。

    一些身材高大,几乎平均身高都过了两米五的蛮人,披着兽皮或者树叶,在湖边活动。

    也可以看到,一些身上满是伤疤的蛮人们,扛着巨大的猛兽,发出不明意义的呼喝声。

    啸音传来。

    山宝将林溪往后一拉。

    数只木藤制成的木矛,立在了之前林溪所在的地方。

    那原本驮了林溪一路的功臣···可怜的怪羊,已经被木矛扎透了身体,发出咩咩的惨叫。

    山宝对着远处高喊了几声。

    随后表情凝重的走到那怪羊身边,用手捂住它的双眼,快速果断的用石刀割断了怪羊的喉咙。

    几个身材高大的蛮人,跳跃在山岭之间,快速的接近林溪三人。

    然后神情冷漠的冲着山宝喊着什么。

    山宝的表情也很激动。

    双方似乎发生了某些语言上的冲突。

    直到山宝拿出一个特殊的石制的饰品,饰品上还有一只三眼怪鸟的图案。

    看到那饰品,几个高大的蛮人,这才微微低下头,随后说了几句,转身离开。

    又过不到多久,湖畔的那些蛮人们,便都被集中起来。

    年轻力壮的,都拿起了武器,警惕的看着从山坡上走下来的林溪三人。

    至于年老的或者年幼的,则是都躲回了屋子里。

    跟着两个身披斑斓兽皮,身材尤为高大的蛮人。

    三人穿过大部分简陋的石屋。

    然后被带入了一间格外宽大一些的石屋。

    石屋里也盘腿在地坐满了蛮人。

    他们和一般的蛮人比起来,身上多了一些不明意义的刺青图案。

    似乎身份地位越高,身上的刺青也就越多,象征的意义,也越大。

    文元祥虽然博闻广记,但是对蛮人的见解却不多,也并不懂得蛮人的语言和文化。

    至于李铭和魏凌峰的记忆···就更别做指望了。

    他们所在的大濋附近,根本就没有蛮人,更不比邻百万蛮山。

    倒是林溪自己,还能从这些蛮人的身上,察觉到一些怪异的气息。

    像是修行者,又好像不太相同。

    与山宝表现出来的相同。

    身上刺青越多的蛮人,气息越是浓厚。

    那个盘腿坐在中间,身材最为魁梧高大,浑身都被密密麻麻刺青布满的蛮人,林溪面对他时,甚至可以察觉到一丝丝的危险。

    显然,这个蛮人,可能具备扑杀他天魔分身的能力。

    所以林溪格外的小心,不泄露丝毫天魔的气息。

    山宝似乎格外尊敬这个蛮人,直接跪在了这个蛮人的脚下,用嘴去亲吻这个蛮人脚下的泥土。

    随后二人交流了些什么。

    蛮人首领这才将视线,放在林溪的身上,带着明显探究询问的味道。

    和一般的蛮人,满身的暴虐、野蛮、粗鲁不同。

    从这个蛮人的身上,林溪可以感觉到‘智慧’的气息。

    林溪扭头对山宝道:“转告他,我是带着友谊和善良来的,不会做出任何伤害蛮人、蛮人部落的事情。”

    顿了顿,也不等山宝传话,便又接着道:“我可以给蛮人们带来,他们所需要的盐巴、布匹、瓷器甚至是···铁质武器。”

    山宝听了之后,表情似乎有些怪异,却还是替林溪翻译了。

    听了山宝的传话,那蛮人首领似乎笑了几声,看向林溪的眼神,却并没有多出任何的友善。

    随后又对山宝说了什么。

    山宝便对林溪道:“祭首说了!他不信任你,也不信任商人,商人都是骗子,只会用低廉的价格,骗走山里的宝物,却只是给蛮人极少量的盐巴和布匹。很多年前,蛮人就已经不再和外界做生意了,现在蛮人们独立生活很好,并不需要外面的那些东西,带来的污染和破坏。”

    林溪有着文元祥的记忆,当然知道蛮人坐拥百万蛮山,守着天然的大宝库,又怎么会没有商人,打和蛮人合作的主意?

    “告诉祭首,我可以请来大祟朝廷,天子作保。只要他肯与我交易,绝不亏待,交易公平。”林溪很有自信的说道。

    山宝怀疑的看着林溪,觉得他是在吹牛。

    却还是将话转述了。

    果然,听林溪提到了大祟朝廷,以及天子,蛮人首领的神情似乎又有了变化。

    多了几分心动。

    “再告诉他!今年的百万蛮山特别的冷,大雪还有好几场,蛮人部落的兽皮根本不够用。会饿死和冻死很多孩子,只有和大祟做生意,才能得到大量御寒的衣物,甚至还能获得大量的粮食。”林溪乘胜追击道。

    经过山宝的交谈,蛮人首领的态度似乎彻底有了转变。

    山宝回身对林溪道:“祭首说了,如果你真能请来大祟的朝廷作保,那么他就和你做生意。用山里的宝贝,来换取外面的食物和衣服还有瓷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