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召唤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林溪入京(求推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祟京,永安城。

    已入子时,养神殿上依旧灯火通明。

    年轻的内侍,有些难以自制的依靠在柱子后面,悄悄的打着盹。

    正值壮年的大祟天子,却已早早的生出华发。

    皇帝可以是这世上最清闲的职业,也可以是最劳累的职业。

    一切全看坐上那张椅子的人自己怎么选。

    一名上了年纪的内侍,悄悄的往天子手便送来了一份秘贴。

    天子拿在手中,看了不过三息时间,就将之重重的摔在桌子上,将打瞌睡的小太监惊醒。

    幸而这位天子,对内臣一向宽容优待,即便是瞧见了,也未曾寻那小太监撒气。

    “文元祥···这个老贼,怎会有如此变化?”

    天子随后扭头,对身边的老太监问道:“是否证实,蛮人并未归顺,一切果真是文元祥的诡计?”

    老太监低着头小声道:“虽未曾有切实证据,不过从各方来的眼线回禀,确实···确实如此!”

    天子重重一拳砸在椅子上。

    “文老匹夫!安敢如此欺辱?”

    “速速命人,且将那文老匹夫的亲眷、族人,尽数关入刑部大牢。”

    老太监却忽然跪地叩首道:“圣人不可!此时定骧侯、隆昌伯、永定侯、河东骆家、西郡白家、湖右孙家和刘家,还有许多王宫贵胄,收服蛮人部落,向圣人请功的奏折,都已经送到了万寿宫。陛下若是定了那文老匹夫的罪,将他的亲眷家属尽数下狱,那···这些同时向圣人请功的重臣贵族,各方名门世家,又该如何自处?”

    天子闻言,就像是猛然被冻住了一般。

    忽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甚至连呼吸都变得迟缓。

    天子坐拥天下而富有四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是他自幼以为的‘真实’。

    先帝仙游,他初登基时,也曾意气风发,想要挽江山之颓势,重返大祟盛景。

    直到惊仙宗的元神真人夜游皇城,并且在天子的头顶,悬挂了一柄三尺长剑,天子这才猛然惊醒,这天下并非是真正属于他的天下。

    他之所以是天下的皇,只是因为那些高高在上,寻仙问道的大修士们,根本无心去管理俗事。

    夜深人静,扪心自问,他就如同那羊圈里,领头的头羊。

    即便是在羊群中,拥有着独一无二的威严,但是在牧羊人眼中,在吃羊人眼里,他还是只是一只羊,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王公贵族、世家豪门,他们的背后站着的,何尝不是那些仿佛飘渺世外,却将隐秘的触手,深入到方方面面的修仙宗门?

    毕竟修行需要的是大量的资源,门派的繁荣也需要优秀的弟子。

    这些都是真实且不缥缈的,需要深入民间,深入一片土地,一个国家的最深处,然后···不断的,如同寄生植物一般,疯狂的汲取养份。

    直到这个国家不堪重负,直到这里生活的百姓,开始完全的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然后···就是在那些宗门的博弈与扶持下,新的国家在旧时的废墟中诞生。

    百姓的愤怒,也都会随着旧王朝的覆灭,而烟消云散。

    百年的皇朝,千年的世家,万年的宗门,这就是世界的真正的现实。

    “哈哈哈···好一个文元祥,果然是文元祥,还真被他抓住了寡人的软肋。”天子愤言,倘若林溪此刻正当面,一定可以饱餐一顿来自天子的负面情绪。

    “天监司的人呢?他们为何不报?”天子冷声质问,其实答案已然不言而喻。

    天监司的官员,其实就来自于各大宗门。

    名义上,他们负责守卫皇城,守卫天子和皇族。

    实际上···他们真正的作用,是监控天子···监控这大祟的‘天’。

    对于宗门而言,文元祥可以打开通往蛮人部落的商路,让固执的蛮人们,开放百万蛮山内的宝藏,是他们乐于见到的。

    有些事情,宗门中人一直想做,却又一直做不成。

    年轻的修士,入得那百万蛮山,一次出入冒了巨大风险不说,收获也只能说是勉强。

    而强大年长的修士若是入了百万蛮山,却如同黑夜中的明月一般亮眼、显眼,蛮人中那些隐藏的、昏睡的强者,就会被惊醒出来,将他们打出百万蛮山。

    天监司可能从一开始,就获悉了文元祥(林溪)所谓的收服蛮人部落的真相,却乐见其成,选择了隐瞒不报,坐视着整个谎言越来越大,最终笼罩了大祟的半壁江山。

    天子的问题,注定得不到答案。

    天子无法看见的方向,有数人的脸上,流露出讥讽的表情。

    他们正是监天司的官员···当然他们更愿意,也更乐意只彼此称呼为道友,他们是高高在上的修士,也是超越了一般凡俗的修士。

    他们每一个,在宗门内,都有着大好的前程。

    来这大祟为官,也不过是世俗历练,或者说是宗门内,颁发的一个任务而已。

    他们从未融入过这大祟的官场,对于大祟的皇帝,自然也就缺乏必要的敬重。

    “他此刻手上,有多少蛮人效力?”天子缓缓的吐出一口长气,终究还是没有往监天司的问题上深究。

    气氛压抑的大殿内,温度似乎也稍稍有了些许回暖。

    “禀圣人,根据一日前统计,文大人手中,已然掌握了三千一百余蛮人,且在其操控下,训练有素、令行禁止,河东柳家为他们提供甲胄,上淖曲家提供了重型兵械,皆以山中成了妖的虎豹为骑。”

    “传言···此军方有一千五数时,曲家的金丹老祖见了之后,便断言,此军有一月之内,呼啸天下之凶。”老太监的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

    他不是很了解,那个出了京城的老大人,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本领,竟然将那些世家豪门,都驯服的服服帖帖,为他服务。

    更能将固执、野蛮、凶狠的蛮人收为己用。

    三千装备精良的蛮人骑兵这是何等恐怖的一支力量啊!

    此刻的天子,内心充满了嫉妒。

    他的愤怒流于表面,嫉妒却几乎令他发狂。

    假如他手中有这样一支蛮人骑兵队伍,即便无法与宗门抗衡,但是那些宗门弟子,那些嚣张狂妄的世家豪门,又怎会如此轻视他这个大祟的天子?

    “传令,恢复文元祥宰相之位,且为太子师,另···封永昌伯,封地···八百里蛮山之地,速速入京受赏,执掌相权。”天子恢复冷静之后,心思不免活泛起来。

    他开始想着如何限制文元祥。

    同时想办法,将文元祥手中的那支蛮人骑兵收入自己手中。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无法更改。

    那不如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努力。

    山南边城,林溪正在操练一批新下山的蛮人。

    天子好奇,林溪为何可以掌控蛮人队伍,可以获得来自各方豪门,仿佛毫无猜忌和保留的支持。

    其实原因很简单。

    天子是封建思想的具象者,天生的集权人。

    哪怕是头顶压着宗门的大山,他们依旧想的是,如何获得真正至高无上的权威。

    而林溪不是!

    林溪选择放开已有的权利,保留自己的必要性和功能性。

    他主动让世家豪门的触手,渗入蛮人骑兵队伍之中。

    主动让他们‘勾搭’和接触蛮人队伍,甚至他们背后的蛮人部落。

    同时,也十分主动的组织各大蛮人部落,选举出蛮人骑兵队伍的大小统领,甚至支持和鼓励他们,推选出所有部落都信服的蛮人骑兵统帅。

    这样看似对林溪没有了好处,更显得大公无私。

    但是,权利不是握紧了才在手中的。

    而是摊开手掌的时候,自己落在掌心。

    蛮人部落各有猎场,苦寒之时,互有侵犯,那是常有的事情。

    可以说,几乎各大部落之间,都有着化不开的血仇。

    或许他们共同信任的首领终究会出现,但是那将是很多年后的事情了。

    而不同势力,将触手渗入蛮人队伍的最终结果就是,他们谁也占不到便宜。

    有了利益纠纷,有了矛盾,最终还是要到林溪这里寻求‘公正’的裁决。

    林溪看似损失了那堪称勇冠整个大祟的蛮人骑兵,实则获得了更多可以支配的权利和更高,也更隐秘的地位。

    天子的诏令来的特别快。

    显示出了天子的急不可待。

    但是林溪没有回诏。

    以身体有恙拒绝了回京。

    只是话却也没有说死,似乎表现出了一种‘怨气’。

    这反而令天子欣喜。

    于是天子一请,再请,三请。

    连续一个月,天子的特使,往山南边城跑了九次。

    九次征召,一次比一次浓重,许下的待遇和承诺,也是一次高过一次。

    到了第九次,林溪终于假意无奈,无法再拒绝天子的相邀,以及来自各方明暗的说客到访。

    这才决定出山,重返永安,再掌相权。

    和来时的落魄不同。

    林溪返回永安,是由蛮人骑兵护送的。

    三百蛮人骑兵随林溪入京,这也是天子特许的特权之一,或者···妥协的条件之一。

    除了三百蛮人骑兵,随行的修士、武者、军士、仆人、婢女等等一共加起来,不下与五千人。

    车队漫长,共有一百多驾巨型的马车,由披甲象拉着,沉重的驶向大祟的京城···永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