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召唤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丑陋的镜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文爱卿说笑了!”天子收敛怒色,看着那护卫在林溪身边的三百虎豹蛮人骑兵,心中一片火热。

    虽然坐拥大祟天下,但是皇帝的日子,也未必好过啊!

    这是修行者的世界,以一人之力,可将百万大军玩弄于鼓掌之间,并非什么妄言。

    但是一个一人可抵一国的大修士,并不是那么好培养的。

    资源、天赋、机缘、命数还有种种成因,缺一不可。

    唯有不断的扎根于某一片土地,不断汲取资源和养分的大宗门,才能满足这些条件。

    大祟立国方才不足六百年,比起那些动辄数千近万年的宗门,底蕴差了不知多少。

    单靠一些从大宗门手中遗漏的些许资源,招揽一些无依无靠的散修,妄图与大宗门对抗,仿佛痴人说梦。

    而此刻,看到林溪带来的蛮人骑兵,天子仿佛寻得了一条新的道路。

    如果有一万精锐蛮人组成的骑兵紧握在手中,或许还是无法与各大宗门抗衡,却已然能够获得更多的话语权,至少在某种意义上,得到真正天子的威严。

    “既然文爱卿不舍这些蛮人勇士,那便与蛮人勇士一起,共入万寿宫,齐享受盛宴,只是这虎豹甲胄,还需再做整理才是···。”天子已然退了一步。

    依照大家心照不宣的规矩,林溪此刻应当顺势答应,然后感激涕零才是。

    但是林溪却偏偏不这么做。

    因为他现在很爽!

    当面打了皇帝的脸,就相当于打了群臣的脸。

    这文武百官之中,虽然不乏无德无能之辈,但是多数还是有能力的,而有能力有本事的人,他们的意志也往往各有所长,散发出来的负面情绪,质量格外高。

    “蛮人兄弟们!皇帝让你们脱掉甲胄,丢掉武器,走下坐骑,你们答应吗?”林溪用蛮人的语言大声问道。

    天子的身边,自有懂得蛮人语言的舌人替他翻译。

    众多蛮人骑士轰然大笑,然后敲打着武器和甲胄,发出刺破天云的吼叫与咆哮声。

    随后林溪冲着天子拱手道:“陛下!臣无能,无法节制这些骄狂无礼之辈,还请陛下见谅。若是陛下应允,臣甘愿辞官归隐,若非子时鸡鸣,三更升日,否则断不再管天下朝堂之事,以向陛下告罪。”

    愤怒!

    一团团的怒火,仿佛就要燃烧起来似的,朝着林溪涌来。

    林溪的步步紧急,几乎就要刺激崩塌掉天子心中,那最后的防线。

    “摆驾!回宫!”天子上了车,拂袖而去。

    百官之中,有人留在原地,有人跟着回转,还有一些左右为难,斟酌踟蹰。

    而林溪却只是微微一笑,吩咐众多蛮人骑兵,就地安营扎寨,生火造饭,也不急着进入永安城。

    等到城门口那些官员都散去后。

    百姓也跟着离开。

    当然,暗地里盯梢的人不会少。

    夜半子时,林溪的帐篷内还点着烛火。

    帐篷外传来几声长短不一的鸡鸣之声。

    山雀翻身起来,将两个大大的南瓜锤握在手里,一脸凶悍。

    “山雀!别动,继续宿睡觉。”林溪喝止了山雀。

    随后开口道:“若是天光驾临,大日凌空,便恕文某不能远迎。”

    帐篷外传来爽朗的笑声:“文爱卿此举,当真是令寡人惊喜,若非寡人深信爱卿绝不是此等狂徒,差点就无法听懂爱卿的暗示之语。”

    两人推帘而入。

    当首一人,正是那大祟天子。

    林溪迅速起身,上前行礼,随后语气真诚,神态温和,与白日之时大不相同道:“还请陛下恕罪,你我君臣,皆非自由,臣侥幸在山南之地,得了那虎豹蛮骑,却为天下豪族窥视觊觎。心中一刻未敢忘皇恩,唯愿将此劲旅,献给陛下。”

    天子紧握着林溪的手,双目含泪,感动道:“爱卿之心,寡人···懂得!”

    “爱卿若不如此,只怕那宗门之辈,又要插手干预,横生事端了。”

    说到此处,天子咬牙切齿,却不知恨的,究竟是谁。

    不过林溪倒是觉得可惜。

    毕竟此刻,从天子处涌来的负面情绪,真的减弱了很多。

    显然天子是相信了林溪所言。

    “陛下请入上座!”林溪将天子引入桌子旁,亲自斟茶,递给天子。

    随后便又道:“山南的局势,如今分外复杂。当初老臣入山南之地,发现可借蛮人之力为朝廷所用,未经陛下应允,便以陛下的名义招安,本想是徐徐图之,未料却引得天下豪族,纷纷效仿。”

    “此乃臣应对不当,还请陛下恕罪。”

    说着林溪站起身来,又是一礼。

    天子自然说道:“你我君臣,肝胆相照,何须如此。若非爱卿此举,寡人又何来这悍勇天下的虎豹蛮骑?”

    林溪脸上露出欣慰之色,随后道:“臣假意抗旨,永安城外狂妄无礼,就是要做戏给那些世家豪门,还有他们身后的宗门去看。让他们皆以为臣已然失德,不再与陛下一条心。”

    “如此,方能暂时保全虎豹蛮骑,徐徐图之,极力将其壮大。等到陛下觉得时机正确之时,再一举发动,席卷天下,将昔日未完之大业,尽数完成。”

    说到这里,林溪表面一派慷慨呈辞,内心却苦逼的很。

    文元祥的愿望是重返永安,匡扶朝廷,再造盛世。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就很难。

    之前林溪不是特别了解情况,还以为只是如何重返朝堂,同时获得话语权的问题。

    但是现在看来,一个处理不当,就会触及到某些背后掌控大祟天下的宗门势力敏感神经。

    当初大河剑宗那位剑侠的一剑,令林溪至今难忘。

    如今他即便将自己隐藏的更深,并且文元祥的灵魂,天然带有一定的隐匿其本质效果。

    却也未必可以保证,在面对那些触觉敏锐的大修士时,不会露陷。

    “好好好!”听闻林溪之言,天子面颊通红,整个人都兴奋了。

    虽然早就有预感,深夜之行,会有所得,却不料收获如此之大。

    “那如此···便多多有劳爱卿了!”天子说道。

    随后又似乎觉得,没有真的捞到什么实惠,心有不甘,便又试探性的说道:“你我君臣,虽然是做戏给那些世家豪门去看,但是为免太过疏离,发动之时,出现传令有误。不知爱卿可信寡人,寡人可安排数位传令官,安插在你虎豹蛮骑之中,为蛮骑鞍前马后,同时沟通情报。”

    林溪点头道:“这一点,臣早有构想。”

    “蛮人虽擅战,却不擅长真正的骑战和战阵之法,陛下可安排信得过的将领,前来教导他们,以老夫麾下此刻三百骑为突破口,徐徐图之,或能彻底掌握于手。”

    天子闻得此言,心中那里还有怀疑,便起身对林溪深深一礼,随后又复泪下。

    “寡人得文卿,犹如太宗得康贤,寡人起誓,爱卿不负寡人,寡人定不负爱卿!”

    君臣二人详谈至天光初亮之时。

    天子方才不舍离开。

    临走时,看向那些虎豹蛮骑的视线,充满了欣赏艺术品般的‘爱意’。

    等天子彻底走了。

    一直好似在酣睡的山雀忽然翻身起来。

    “他不是好人,耶耶···刚才我一直可以感觉到,在他身边的那个人,用什么东西锁定着你,很危险···很危险。”山雀说道。

    刚下山时的山雀或许真像个傻孩子。

    但是现在···谁要是真的以为他是个傻孩子,那么就一定会死的很惨。

    天炎雀部的祭首将他的儿子暂时寄养在林溪这里,或许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让他开阔眼界,同时也接触真正复杂的人心。

    一个部落的勇士,可以只有武力和肌肉。

    但是一个部落的首领,绝对需要的不仅仅是武力,更得有脑子。

    “耶耶当然知道他不是好人,不过很不巧···耶耶也不是什么好人呢!”林溪拍了拍山雀粗壮的大腿,然后说道。

    天子的演技,可以说是炉火纯青。

    半夜的详谈中,表现出来的,尽是对林溪这位老臣的愧疚、感激、信任。

    但是越往后详谈,林溪‘奉献’的越多,天子身上涌现出来的负面情绪,反而越恐怖,达到了一种令林溪都咂舌的‘反弹’度。

    甚至超越了白天,为林溪言语所激怒之时。

    林溪初时想不通。

    再一想,便又想通了。

    文元祥被天子所欺所弃,若是‘文元祥’,此时得势归来,针锋相对。

    天子虽然心中恼怒,却也觉得理所应当。

    只需想法子应对,甚至引导文元祥与世家豪门狗咬狗便是了。

    但是林溪的表现,可谓是将‘忠君爱国,不顾己身’,这八个字表现的淋漓尽致。

    不仅苦苦为天子谋划,更是不惜让自己背负骂名。

    甚至若是依照计划走到最后,还要身处于众矢之的,为天下人,为天下豪门厌弃、痛恨。

    这是何等样的情怀和情操?

    和这种情操对比起来,天子难免会觉得,自己昔日所作所为,以及此刻所思所想,是何等的卑劣,且不堪入目。

    当卑劣者对比高尚之人,自惭形秽之时。

    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定然是永远的将那高尚者除掉。

    就像是打破一面,显得自己格外丑陋的镜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