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召唤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筑基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接下来数日,林溪与天子之间,陷入了某种僵持。

    强烈对抗的味道,实在是再明显不过。

    得益于此,反而是许多人都跳出来,为林溪说好话。

    然后又到林溪这里游说。

    一个掌握了一支可观力量,却又对当朝天子不满的宰相,可以满足很多人的政治需求。

    而将林溪锁在永安城,而不让他返回山南边城主持大局,更是符合他们的利益。

    平衡二字,存在于权利的每一个角落。

    并不是只有天子,才有资格去玩弄平衡。

    他也不过是天秤上,一个比较大的砝码。

    僵持了四天的时间,林溪还是入城了。

    作为妥协,虎豹未曾入城,就放牧在了城外的山林之中。

    每日有人定时定点投喂血食。

    而蛮人勇士们,却不解甲胄,不缴武器。

    城中相府犹在。

    林溪听闻,天子曾经将文元祥旧时在永安城的府邸,重新赐予给了一位善于溜须拍马的近臣。

    不过现在,那位近臣因为贪赃枉法、草菅人命,被下了大狱。

    府邸便又重新空了出来,等待着它曾经的主人再次入住。

    相府之中,林溪也见到了文元祥的家人。

    三个儿子,都只是老实本份之辈,进取不足,守成都勉强。

    还有两个女儿早已远嫁。

    孙子辈比较多,大约有二十几个,林溪在文元祥的记忆力,都没有找到完整的名录,然后对号入座。

    很显然,这位一心为公,甚至不惜以灵魂为交换,也要匡扶社稷的老人,对自己的家事,并不是很上心。

    让林溪松一口气的是,文元祥的老伴早就去了。

    几房早已年老色衰的小妾,则是大可不必在意,不去管她们也就是了。

    虽然重新获得身躯后,林溪无论是哪一个身体,宝剑都未曾开锋。

    不过这种事情,他并不在意。

    或许是转生为天魔之后,这种属于凡人肉胎的‘杂念’,已经无法影响和干涉他了吧!

    这会让他更强大!

    书房内,林溪正在灯下,观看着从兰台送来的典籍,以及一些旧时已经经过批阅、注释的奏折。

    文元祥的记忆里,虽然有着很多可以阅读的内容。

    但是他毕竟已经离开了大祟中心有一段时间,对于时局的把握不再敏锐。

    何况,那些记忆里,充满了文元祥自己的理解。

    林溪早就知道,附身夺魂者的记忆,并不是那么靠得住。

    嘎吱!

    书房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了。

    一个有着鹅蛋脸,肉乎乎,笑起来有两个小巧酒窝的少女,转动着大眼珠子,活泼的溜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饭盒。

    看着少女机灵的摸样,林溪慈祥的笑了笑,然后招招手:“糯糯来了?过来!”

    少女是文元祥大儿子的二女儿,现在当然也可以算是林溪的孙女。

    文诺提着饭盒,轻盈的像一只小鹿,跑到林溪的身边,一把就抱住了林溪的脖子。

    这让林溪稍微有些不自然。

    不过,属于文元祥的身体记忆,很显然熟悉这种接触。

    只要将‘自己’,沉浸入文元祥的记忆中,去代入他的情感,一切的别扭都会消失。

    同时,那也会让林溪感觉自己,更加像一个人。

    但是他也要提醒自己,不能沉迷于这种完全浸入式的感受。

    林溪正在经历的,是所有的天魔,都无法理解和感知的。

    一般来讲,没有达到一定级别的天魔,根本没有机会潜入物质界,更别提遁入某些人的灵魂,去感受‘人’的感受。

    而到了相应级别的天魔,他们的意志和思维,是强大且坚定的,已然拥有着超凡脱俗的伟力。

    更不会被凡人的记忆所迷惑。

    被凡人的情感封锁。

    “爷爷!您能回来,真好!”少女娇憨的将头靠在林溪的肩膀上,明媚的大眼睛里,一瞬间却又布满了伤感。

    林溪却笑道:“你师父,最近有再来找你吗?”

    文诺是文家唯一的修行者。

    以往···她还肩负着保护文元祥的责任。

    文诺的师父很神秘,似乎并不是什么游走四方的散修,而是出身大宗门。

    这一点,从文诺从不缺少修行资源便可看出。

    只是却不知为何,文诺的师父,从不带她入宗门修行,仅仅只是私下收为弟子,精心教导。

    少女点点头道:“师父一直有来,不过最近来的都只是她的水灵分身,听师父说,她的本体正在上古冰原的大裂缝深处,给糯糯寻找适合用来筑基的法宝胚胎。”

    筑基是真气突破到真元的一个过程,也是真正进入修行门槛的开始。

    而筑基在这方物质世界,也被分为最普通的灵气筑基,灵丹筑基还有灵宝筑基。

    灵气筑基顾名思义,就是以大量的灵气灌入体内,然后以自身功力,形成强大的压强,将真气液化,由真气转变为真元,铸造修行之基础。

    几乎九成的修行者,都是选择这种方式筑基。

    而灵丹筑基会高一层,有些灵丹拥有打破极限的威力。

    可以临时将吞服灵丹的修行者,功力再往上拔高一两成,甚至三四成,模拟出超越一般练气等级的效果,铸造更加完美的道基。

    至于灵宝筑基最为奢侈。

    需要至少金丹期的修士,采用品质不低的天材地宝,耗费心力铸造法宝胚胎。

    然后将法宝胚胎植入即将突破练气,进入筑基的修行者体内。

    让法宝与修行者自身初生的真元感应,相互协调,相互推进,不仅可以获得更高质量的真元,并且能够让筑基期的修行者,提前掌握一些非凡异力,接近神通。

    更可以借用法宝之力,攻击或者防御。

    通常即便是在大宗门内,一位有着金丹期修为的长老,也大概只愿意为有十分亲密血脉关系的后人,或者衣钵弟子去铸造筑基法宝。

    文诺的师父,愿意耗费时间和精力,为她这么做,显然是十分看重。

    “说起来,我也到了要突破筑基的时候了,虽然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并不是十分依仗所谓修士的修为。但是适当的拥有一定程度的修为,还有一些相应的手段,更加可靠和安全。毕竟···哪怕是蛮人,也不是十足的值得信任。即便是他们一开始被我欺骗,但是现在也应该反映过来了。之所以还和我继续合作,完全是因为,我能持续不断的为他们带来利益而已。”林溪此刻不免想到了自己。

    他的头脑一直很清醒,没有被短暂的成功,而麻痹了自己的精神,变得大意。

    他看似掌握了不少筹码。

    但是他手中筹码的组成部分,还是太单一了。

    只要有人可以取代他,获得大部分蛮人的支持,成为新的沟通纽带。

    那么他就会立刻失去全部的‘力量’。

    这其实是很危险的。

    所以,在永安城获得权利后,林溪首先应该去做的,不是急不可待的完成文元祥的愿望,而是先获得另一种渠道的‘强大’。

    毕竟两条腿走路才平稳。

    一条腿即便是再粗壮,也难免有被绊住脚的时候。

    “好了!记住好好和你师父学,不要操心家中的事情,家里有爷爷在。”林溪摸了摸少女的脑袋瓜,然后说道。

    少女放下食盒,又劝了几句,让林溪早点休息。

    随后消失在了书房。

    等到夜深人静之后,林溪便对一直躺在书房角落里,似乎是在酣睡的山雀道:“山雀!看住门,不管是谁,我没有醒过来之前,都不准进来。”

    “好的,耶耶!”山雀果然没有睡着,他只是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样。

    吩咐好山雀后,林溪转入里间。

    然后寻了个蒲团,盘腿坐在蒲团上。

    大量的负面情绪被点燃。

    海量的阴邪灵气,如同潮水一般,朝着林溪涌来。

    在突破之前,林溪先要用灵气,对文元祥肉身,进行又一轮的强化。

    “可惜,蛮族的修行法子,并不适用于普通人,否则我若能学,文元祥的身体也不会脆弱成这样,每一次提升修为,都必须先注意,不把他的身体给弄坏了。”这个念头在林溪的脑子里一闪而逝。

    随后林溪更加注意的让部分真气,裹着灵气,将身体里的百脉护住。

    等到感觉经脉已经足够抵御,真气压缩成真元时的冲击后,这才将更多的阴邪灵气引入体内。

    一瞬间,就在林溪的头顶,坍塌了一个灵气的缺口。

    大量的阴邪灵气引动,然后在身体里,刮起了一阵‘龙卷风’。

    丹田之中,真气躁动,狂躁之意,莫名的开始上涌。

    却又被林溪本质上的眼魔分身,将这些狂躁之意直接消化。

    这是阴邪灵气转化的真气,被压缩时,造成的本能反馈。

    若是汲取的如清晨紫气,或者阳性灵气所化的真气,在压缩时,更多形成的便是暖流和温和之意。

    在大量的阴邪灵气灌溉下。

    丹田之中,终于诞生了第一滴真元。

    随后真元越来越多。

    渐渐的组成了一个颜色泛黑,质地晶莹的液态圆盘。

    此刻,林溪以文元祥这具身体修炼的道基已成。

    虽然是最普通的灵气筑基,同时道基的质量也很一般。

    毕竟,文元祥的资质和年龄摆在这里,能够成功筑基,也都得亏了林溪本质上的特殊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