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降我才必有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七章 颜值即正义(六千字)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老牛还没开口说话呢,刚才推搡张弛脾气火爆的那位开口道:“你不是能耐吗,脚法不错啊,这么着,咱俩互点球,每人三个,我要是赢了,你给老牛鞠躬道歉。”

    这要求并不过分,一群人都看着张弛,都是大学生,要用文明的方法解决问题。虽然拳脚之争更加酣畅淋漓,可校纪校规不许他们那么做。

    张弛点了点头:“得嘞,我先守门,也别麻烦了,让你踢三球,然后换我。”他表现得非常大度。

    体育委员张宗强将手摘下来递给他,张弛没要,他也不会守门,有没有手也无所谓。

    刚才推搡他的那货一提出这件事他就明白了,人家是准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借着这个机会想打自己的脸,我倒要看看是你的脚硬还是我的脸硬。

    张弛来到球门前站了,望着准备门的那厮道:“哥们,你叫什么?”

    “李金龙!”

    说完把足球球在手中转了转,然后放在罚球点上。

    李金龙可是公认的水木第一前锋,脚法准,力量大。他向后退了几步,摇晃了一下脖子,然后助跑,摆腿,一记大力抽,足球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了出去。

    其实李金龙提出这个比赛之前张弛就看穿了他的目的,他站着一动没动,现在就希望这货的脚法够准,千万别跑偏到自己其他地方。

    李金龙果然没有辜负张弛的希望,大力抽的足球正中张弛的大脸,蓬!的一声闷响。

    现场围观的同学多半人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这声音太震撼人心了,赤果果地打脸啊!眼前仿佛出现张弛直倒在球门内英勇就义的场景。

    一点都不疼!

    张大仙人防御力10000+的脸要是连水木第一前锋的一脚抽都受不了,那还怎么在世上混?

    不过他得配合表演一下,如果开始就显现出自己面皮的强悍,第二脚说不定人家就奔他的双腿之间来了。

    这货的脸皮和球亲密接触之后,一股坐在了地上,反应稍微有点慢,不过演得也算真实,又不是专业演员,再说都是远景,谁也看不清楚具体细节。

    李金龙本来以为这一球能把他的鼻子给砸出血的,给这个狂妄自大的新生一次深刻的教训,给哥们好好出口气,所以这球就没有奔着球门打,目标明确,直接打脸。

    让他失望的是,张弛在坐倒在地上之后,马上又站了起来,拍了拍股道:“没事,接着来!”人没事,球也没进。

    有好事者把球传给了李金龙,李金龙拿着球再次站上罚球点,本来一次一换的,是你自己找死,非得要让我先踢三脚,李金龙心中琢磨,是不是自己刚才脚下留了?

    用2.0的双眼远距离审视了一下张弛的大脸,圆圆的圆圆的,月亮的脸,简直就是毫发无损。

    李金龙郁闷了,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他这次后撤得更远。

    体育委员张宗强有点不安了,他看出李金龙动了争强好胜之心,点球比赛没什么,可真要是把人打出个好歹,后果就严重了,他大声提醒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你已经偏了一次。”

    李金龙已经开始助跑,这次摆腿的幅度明显更大,所有人都看出他是动了真怒,抬脚之前特地瞄了一眼张弛的大脸,还是大力抽,还是瞄准了张弛的脸,蓬!脚法真是精准,张大仙人都在心里为他点赞了。

    点赞归点赞,心里清楚人家是二次打脸,这次的撞击力要超过上次百分之五十。

    在李金龙触球的刹那,张弛已经感知到了他的攻击力达到了90,这证明李金龙对自己产生了强烈的敌视,再怎么说你都是学长,用这样的方法对付一个刚入学的学弟也太不厚道了,得亏是我,换成其他人呢?不得被你给踢伤了?

    张大仙人心中有火,口发,力源源不断向四肢发散。

    足球重重砸在张弛的脸上,这次的声音更大,就像是打夯机重击在地面上,围观的几名女生已经不忍继续观看这残忍的场面,双手蒙住了眼睛。

    许多男生联想到一拳打爆西瓜,红色瓜瓤四处飞溅的场景。

    就连6号老牛也是内心一沉,千万别闹出人命来。

    足球高速反弹出去,张大仙人傲立于球门内,一动没动,稳如泰山。

    李金龙愣了,刚才的一脚已经用尽了全力,怎么可能,对方是被自己这一脚给踢傻了吗?

    体育委员张宗强赶紧向球门跑了过去,他是学生会干部,事闹大了他也要负责的,没等他靠近,张弛已经摆了摆手道:“没事儿!接着来!”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这时候足球场边聚集的同学越来越多,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张弛!加油!”

    张大仙人听到这声音非常熟悉,循声望去,居然是沈嘉伟去而复返,原来沈嘉伟在宿舍窗户看到这边发生了冲突,于是在宿舍同学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赶过来帮忙,从这一点来说沈嘉伟真是非常义气的。

    沈嘉伟这一喊,围观的女生也一起为张弛助威加油,这些女生毫不犹豫地选择跟帅哥站在同一立场上,当然帅哥是沈嘉伟。

    张弛笑了笑,沈嘉伟虽然左右不了胜败,可现场的人心所向因他的到来而扭转了呢。在一群女生的助威下,张弛有种突然来到主场的感觉。

    李金龙接过足球,已经是最后一球了,前两球都没进,如果第三球还是不进,他这个水木第一前锋就要在同学们的注目下灰头土脸,铩羽而归,神话就此彻底破灭。

    李金龙再看了一眼张弛的面孔,这厮虽然脸上有个泥印子,可皮毛未伤且笑得阳光灿烂,这脸皮究竟是有多厚?

    人最怕就是丧失信心,李金龙已经彻底丧失了信心,就算脚法精准又怎样?就算仍然能一脚怒,准确无误地将球砸在他的脸上又如何?对人家起不到任何的伤害作用。

    李金龙深深吸了一口气,事不过三,无论这样,这一脚都不能奔着对方的脸去了,必须要中一球,才能扳回少许颜面。

    张弛的视力要比李金龙更强大,不但看得到他郁闷的表,而且还能看清他开始变得犹豫的眼神,判断出李金龙这次是真得想门了,张弛故意提醒李金龙道:“快点啊!”

    李金龙缓缓将足球放在罚球点,原本轻盈的足球如今却感觉如同实心铅球一般沉重。

    李金龙向后退了几步,还是助跑,他试图用一个假动作骗过张弛,摆腿的幅度很大,可在触球的时候改成了一脚巧妙的挑,他要证明自己水木第一手不仅仅是浪得虚名,这球的目标是球门。

    张弛虽然没有守门的经验,可这厮的眼力和判断力都超人一等,在拜谢忠军为师学了点破阵三十六拳之后,不知不觉中对武道的理解已经加深了许多。

    谢忠军当初收他就是看中了这厮的应变能力,李金龙想要利用假动作骗过张弛实在是太难了。

    足球飞出的刹那,张弛已经准确判断出了球飞行的路线,他能够通过球速推断出这次的力量并不大。

    在众人的注目下,一直站着不动等候打脸的张弛突然向左移动,主动用他的大脸截断了足球飞行的路线。

    这次的声响小了许多,李金龙神黯然,满脑子都是疑问,怎么会这样呢?他为什么要用脸来接球?他就这么不惜脸面?心中忽然浮现出一行字人不要脸则无敌!

    “加油!”

    “你!”

    “么么哒!”

    一群女生唯恐天下不乱地在场边助威,拼命喊着你的时候,目光却注视着新来的帅哥校草沈嘉伟。

    张大仙人有种被欺骗的感觉,还能再虚伪一点吗?相信你们我,不如相信老母猪扇呼着耳朵能上天,我特么魅力值咋就一点都没增加呢。

    在魅力值方面他一直都不稳定,刚开学的那会儿一路走低,最低到了17,后来因为又扶摇直上,等到他而出为许婉秋解围的时候,魅力值达到了下凡以来的峰值69,可从那以后,又开始一路跌,目前在30左右波动。

    他本以为进了学生会,成为宿管部成员会大幅度提升魅力值,可目前来看没啥用处,究其原因,在别人眼中,他在宿管部也就是个跟班,除非担任一部之主,才能大幅度提升魅力值,这种魅力值相对稳定,只要一天担任职务,就会保持一天。

    张弛捡起了足球,笑眯眯向罚球点走去,李金龙着面孔,从张宗强手中接过了手,事先说好的,每人三球,他一球未进,现在轮到位置互换了。

    想起刚才张弛一脚把老牛踢得鼻血长流,心中有点犯嘀咕,不过李金龙守门方面还是有一的,来到球门前站好了位置,双手张开严阵以待。

    张弛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来到了罚球点,将足球轻轻放在了罚球点上,眯着眼睛看了看李金龙,李金龙隔着12码的距离都能够感觉到这厮上散发出的浓重杀气。

    “加油!”鼻孔里塞着两条卫生棉的老牛大声为死党助威。

    李金龙看到这货的惨状,内心中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真是有点后悔了,我特么是不是脑子抽了,充什么大头,以为惹了个青铜,谁能想到这bī)是个超级王者。

    体育委员张宗强这会儿才把张弛跟新近加入学生会的一年级新生对上了号。

    别看张弛入学没几天,名气已经在学生会传开了,主要是因为宿管部的变动,内部有不少人已经将宿管部发生的事视为一次政变,张弛就是这次政变中冲锋在前的近卫军,不过更主要是洪思成太蠢,发神经四处乱咬,现在的下场无人同。

    张宗强就算没有了解这些信息,现场看到的况也让他不敢对这位小学弟掉以轻心,他大声提醒道:“张弛同学,只要你进一球,你就赢了。”

    表面上是提醒张弛,其实他是向着李金龙,张弛刚才那一脚的威力他是看到了,他可不想看到在老牛脸上发生的事再次上演。刚才李金龙接连三脚都把球踢在张弛脸上,现在机会落在人家手上,肯定是要以牙还牙了。

    张弛没有原地助跑,李金龙的印象中过去有位意甲手叫西格诺里的罚点球就是这个风格,不用助跑还势大力沉,踢出的球跟炮弹似的,心里越发没底了,莫非这货真是个王者?

    张大仙人活动了一下脚踝,双目锁定了李金龙的脸部,李金龙的体不断晃动,他现在已经不再想能防不防得住这一球了,心中想的都是如何不让他准确击中我的脸。

    张弛准备发力的时候感觉有股流涌动,涌动到他的右腿上,似乎充满了力量,过去好像没有发生过呢,张弛抬脚怒。

    如果说李金龙刚才的那一脚踢出了出膛炮弹,张弛的这一脚就是火箭发,围观众人只看到白光一闪,然后就听到蓬!啪!的接连声响。

    举目望向球门,李金龙躺倒在地上双手捂脸。

    所有人心中都同时叫了一声不妙,完了,要出人命了,没看到球,球飞哪儿去了?该不是球速太快,直接楔到这货的脑袋里面去了?

    继续找,发现球门右侧的立柱下有半只炸裂的足球,刚才啪!的一声就是足球爆裂的声音,再看球门立柱,本来笔直笔直的,现在竟然被掰弯了,天呐!现在的球门质量也太差了。

    更多人在想,这一脚的力量该如何强大!

    按照正常的推理,张弛踢出去的足球应当打在了球门的立柱上,剧烈的冲撞之下,足球因为承受不住压力而炸裂,当然也存在足球质量太差的可能,不过看到掰弯的立柱,可以排除后者。

    究竟是立柱的质量太差,还是张弛的一脚太过强大,有待进一步考证,可李金龙捂着脸躺在地上是什么鬼?

    球打在立柱上,应该没砸在这货的脸上。

    张弛也被接连两声巨响吓了一跳,马蒂歌波依德,吓了我一跳,我刚才是瞄准他脸踢来着,我这脚法也太逊了。

    看了看掰弯的立柱,张大仙人心有余悸,卧槽,得亏踢偏了,这一脚要是踢在李金龙脸上那还了得,八成要直接给他换一个足球当脑袋,我差点就成了杀人犯。

    张弛一颗心也扑腾扑腾的,冲动果真是魔鬼啊,我差点就万劫不复了。

    李金龙的几个同伴慌忙跑了过去,扶起他嘘长问短,李金龙吓得脸色苍白,连话都说不利落了:“没……我没……事……”在同伴的搀扶下站起来。

    这时候听到张弛大声道:“哪还有球啊?传过来!”

    李金龙双腿一软,差点就跪在地上了,他还要门?这哪是踢球,这根本就是玩命。

    他也算机灵,指着立柱内侧,炸裂的另外一半足球道:“你进了……你赢了……”两条腿都抖起来了。

    老牛低头看了一眼,果然看到那半只球已经进入了球门线以内,一低头,鼻孔里掉出来一条卫生棉,血又流出来了呢。

    “张弛,加油!”

    “张弛,你呦!”

    张大仙人魅力值蹭蹭蹭地往上涨,从30一直涨到了50,张弛心里这个舒坦,真想再来两脚,按照这个增长幅度,不就是直接飙到90?

    体育委员张宗强明显看出了这厮在蠢蠢动,赶紧走过来笑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张弛同学,你赢了!”

    “有奖杯没?”

    张宗强被问得一愣,什么奖杯?这种比赛还要奖杯?你丫脑子是不是有坑?

    张弛看到李金龙几个人正灰溜溜地退场,他大声道:“别忙着走啊!”

    李金龙听到他声音就吓得一哆嗦,太特么吓人了,刚才那一脚球引发了两声巨响,跟打雷似的,李金龙都有心理影了。

    张弛不是冲着他,向鼻孔里还插着一根卫生棉的老牛招了招手道:“你好像还没给我朋友道歉呢?”

    朋友指得当然就是沈嘉伟,张弛原没想事后再为他出头,可偏偏就赶上了,这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设就这么形成了。

    自己也没办法啊!既然别人都觉得自己很牛bī)了,索就在牛bī)的路上更深入一步,巩固自己的人设,顺便送沈嘉伟一个人。

    我可不是因为你帅,而是看在你经纪人母亲的份上,以后萧九九如果再遇到什么麻烦,我也好让你还债。

    怎么忽然想起萧九九了,要说这妮子长得还是真不错滴。

    其实被张弛刚才那一脚震住得不仅仅是李金龙,老牛才是第一个,而且他是被张弛用球打脸的唯一一个,刚才的那一脚有多重,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被打脸之后,他愤怒到了极点,可当他看到刚才张弛踢中立柱的那一脚,心中的愤怒顿时消散于无形,不但不恼火了,还庆幸并后怕着,敢人家是对自己脚下留了,如果用刚才那一脚踢在自己脸上,轻了是个重度脑震荡),重了就是球脑置换。

    人一旦知道害怕,就会心虚,一旦心虚,就会开始反思自己此前的行为,事的起因是什么,老牛心知肚明。

    他来到沈嘉伟面前主动向沈嘉伟道:“对不住了,刚才我下脚狠了点,千万别介意啊。”

    沈嘉伟倒是大度,笑了笑道:“球场上磕磕碰碰的难免,以后有机会再一起踢球。”

    他越是这样说,老牛反倒越不好意思了,他们都是高年级的学长,刚才对待这位新入学的小学弟的确不厚道。

    体育委员张宗强过来充当了和事老,乐呵呵道:“都是校友,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是吧,张弛同学。”

    张弛嘿嘿笑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一个愤怒的声音叫道:“谁!是谁把球门给弄坏了,给我站出来!”

    球场管理员来了,人家才不管输赢如何,更不会管你们谁占了上风,他的责任就是维护球场上的公共设施,如果设施损毁,他是要负责任的。

    上个月因为维护不善刚刚被扣过奖金,心里窝着一团火,现在有人又给他火上浇油,怒火值已经突破了3000+,对一个普通管理员来说已经是出离愤怒了。

    现场围观群众顷刻间散了一大半,咱们不想举报谁,可也不能惹火烧。

    剩下的人齐齐把目光投向张弛,张弛正准备主动承认,沈嘉伟而出:“老师,我的责任,我赔!”魅力值从88,蹭蹭地涨到98了。

    一群没走的迷妹痴呆呆地望着有责任敢担当的沈嘉伟,好帅啊!好喜欢这种有责任感又有勇气的男生。

    张弛这边魅力值从刚刚上涨到50哗哗地往下落,沈嘉伟长了10个点,他这边竟然落了30个点,马蒂歌波依德,还有天理吗?凭啥扣我的魅力值?还特么三倍地扣。

    迷妹是沈嘉伟的,张弛刚才的霸道表现在沈嘉伟的颜值面前还是逊色许多,迷妹们都看到是张弛踢弯了球门立柱,为什么你不承认?没担当,没胆色,不负责任的大渣男!

    张弛道:“我赔!”

    这种时候说啥不能跌份儿,我也是有担当,有胆色的好青年。

    球场管理员只看了他一眼,就笑了:“小伙子,我认得你,申请全额助学金的就有你,没你事,你也赔不起。”

    张大仙人郁闷了,这特么是纯洁的校园啊,你凭啥鄙视我,我申请助学金怎么了?我是孤儿我没收入,我为什么不能申请助学金,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人家认为自己赔不起。

    张弛想据理力争,可沈嘉伟已经主动揽了过去:“张弛,你别争了,就是我的责任。”

    魅力值再度上涨,反观张大仙人这边继续往下掉,张弛哭无泪了,16了,我屮艸芔茻,我用实力装了半天bī),在颜值和资本的双重对比下,我的努力竟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苍白。

    颜值即正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