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掉1000000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白杨是棵树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装一会钱,发一会呆。

    张小剑坐在狭小的出租屋老旧地板上像个时不时就会短路的机械。

    他和赵琳琳之间的恋爱结束的并不突然,结束的原因也很简单钱。

    在这个年代,衡量人的成功与否多数时候也要归结在这个字眼上。

    张小剑不成功,也没钱,所以这段持续了四年零一个月八天十二小时的恋爱在一夜之间突然死亡。

    粉红豹是她留下的,他今天想用粉红色的布袋装着粉红色的钞票去随礼。

    因为他可以接受突然的结束,却不能接受她在结束与他恋爱后的三个月就闪婚。

    他不相信一见钟情,他觉得这个词汇太过文艺,翻译过来就是见色起意。

    更别提闪婚,在他看来等于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一拍即合,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这种天赐良缘。

    但结合赵琳琳的实际情况,张小剑用脚想也知道这事儿一定是他那位前岳母撮合的。

    所以,他一度打算去砸了这桩婚事。

    因为他现在有这个实力。

    因为他现在很有钱。

    打断这个想法的是敲门声。

    ‘咚咚咚。’声音急促,力度大到震落了门框上的尘灰。

    “小剑,小剑快开门!”

    “我知道你在家!”

    门打开了,张小剑看着门外急的一脑门汗珠的白杨道:“敲门就敲门,你这快唱上了是什么意思?”

    白杨看到张小剑完好无损,终于吁出一口气:“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和你打完电话老子八百里加急一路闯了三个红灯才到这。”他太了解张小剑,听出了电话中的不对劲。

    一边说着,白杨两只大手就拍起了张小剑的肩膀:“人在就好,人在就好。”

    看着眼前长得五大三粗好友张小剑心中一暖:“进屋先。”

    白杨一屁股坐在了门口饭桌前的椅子上,随手拿起了廉价的不锈钢茶缸,咕嘟咕嘟的喝起了白开水。

    解了渴,他又大出了一口气:“我这一路上就在脑补,就怕一推门你吊死在房梁上,死在浴缸里,或者刚到楼下,你在楼上跳下来砸我车顶棚上,这吓的我呀……。”

    张小剑坐在一旁,一边笑一边道:“你这些死法也就死在浴缸里有点美感,还应该撒点玫瑰花,不过我这小屋连特么喷头都没有,你是怎么脑补出浴缸的?”

    白杨摆手道:“不提了,丧气,话说我这闯灯也不知道拍没拍到,真下了罚单你可得给报。”

    这要是搁在以前,张小剑一定臭屁道:“让我报销这事甭提,抱抱你以示安慰怎么样?”

    可今天不太一样,张小剑点了点头道:“行啊,开多少单子报多少。”

    白杨一愣,道:“等会儿,不对,这画风转变的不对。”

    然后他仔细的看着张小剑的脸,觉得张小剑神志不清,问道:“你这不是在我眼前装没事儿人,背地里要以死明志,以身殉情吧?”

    张小剑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成语和谁学的?他教没教过你啥叫杞人忧天?”

    白杨点了点头,觉得张小剑应该还是正常的,只是他不理解:“那为什么要给我报销?”

    报销这事儿太诡异。

    张小剑和白杨虽说不是穿开裆裤一起长大,但也是在中学就认识了,一直到现在十几年,碰上过许多事,遇到过许多人,他俩没散,好的跟亲哥俩没啥区别。

    既然是亲兄弟,白杨当然知道报销这事儿绝对不可能。

    张小剑也很难回答,幸好他这出租屋小,他看向了卧室。

    于是白杨也看了过去。

    然后他傻了。

    他看到了一叠叠的钱,捆的很整齐,放的很凌乱。

    也看到了一个粉红色的布袋歪斜着,拉耸着,那里面还是钱。

    这是怎么回事?

    “张小剑,你特么实话实说,是不是出去卖屁股了?”

    ……

    “你特么才卖屁股呢,你全家都卖屁股……”

    张小剑的回击有些无力,原因是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为什么自己家里出现了这么多钱。

    但他不打算瞒着白杨,因为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白杨这几年有多苦,自己有钱了,当然要改善一下兄弟的生活。

    况且,他的钱好像花不完,找个人多花花,好像还能帮自己完成系统任务

    白杨一个箭步冲进了卧室,拿起一叠钞票,用最快的速度抽出了一张,对着窗户,对着阳光仔细的看了起来。

    “水印对劲儿,安全线有凸感,光变油墨也对,这特么是真钱啊。”

    白杨神经质一般又抽出了一张,又看了看,不由得又道:“这真的是真的!”

    然后他陷入了呆滞状态,穷苦出身的他半跪在床边,嘴里念叨着:“这是多少钱啊,这得多少钱啊。”

    不怪白杨失态。

    作为普通人中的普通人,他和张阳一样,那里见过这么多现金?

    去年白杨鼓捣了个小买卖,笨逼似的让人给骗了,把亲娘给他准备的媳妇本都赔进去了,他没敢吱声,现在欠了一屁股债,不仅要在亲娘面前充大脑袋,特么的网贷月月还五千多利滚利还的不亦乐乎,还了半年不见本金下降,现在为了多挣钱天天跑快递,累的跟狗一样。

    至于他说的闯红灯,以及刚才他笃定报销这事不可能的原因是他特么开的是三驴子,罚个毛线……。

    所以他之前觉得张小剑的神智不太正常。

    现在他觉得自己的神智也不太正常。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

    “网贷还欠多钱?”

    “还挺多……”

    张小剑随手在床上没搬完的钱山里拢出一堆:“应该够了吧,先把钱还了,再给梅姨点红利,别等着她每次问起来你买卖的事,你都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

    白杨被这一堆钱砸的有些眩晕,虽然张小剑并没有把钱扔到他的脸上,而是推到了他身前的床单上,但和扔在他脸上的震撼力并没什么区别。

    他当然不会和张小剑客气,两条大胳膊圈住了钞票。

    但想了想,他克制住了自己内心中的躁动,连忙摇头,并且松开了手:“不行,这事儿不开玩笑,这些钱那来的?你是不是干了违法乱纪的事儿?”

    “别特么我拿了这些钱,到时候去监狱里给你送盒饭,你好好和我说,无论发生什么事儿,兄弟我尽力。”

    张小剑无奈,总不能和他说系统的事儿,即便说了他也不会信。

    编故事就更没必要,因为他打心眼里就不乐意撒谎撂屁,所以他只能岔开道:“我记得你的梦想就是开着玛莎拉蒂上大学城门口往放车顶上放饮料,咱明儿去买一辆咋样?”

    “啊?”

    白杨长大了嘴,信息量太大,他有点无法消化。

    “行了,看你一脸痴呆样,先帮我把钱装袋子里。”

    白杨欲言又止,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张小剑的品性,别说违法乱纪,怕是出门打架这小子都会怂,但他现在显然不想说,要么尊重他一下?

    想到这里,白杨的手拿起了一摞钞票,往粉布袋里装。

    钞票的触感很美妙,好似有些滚烫,他告诉自己,白杨你现在莫得感情,你就是装钱机械。

    不一会儿,布袋装满,白杨想起了一个问题:“这里到底有多少钱?”

    “二百万。”

    白杨的两条大粗眉毛纠结在了一起,这才二百万吗?以前没见过也不觉得二百万是多么了不得的数字,毕竟现在江城的房子已经动辄百万起。

    但怎么见到二百万现金,就感觉跟想象中的两千万一样震撼?

    “走,咱哥俩该出发吧。”

    “出发?去那?”白杨一脸问号。

    张小剑抱起装满钱的粉红布兜:“去参加婚礼。”

    白杨终于想起了晚上赵琳琳的婚礼,点了点头道:“行,咱先去银行,把钱存起来,你抽三千吧,我带红包了直接给你包起来,也不枉你俩处了这么多年。”

    “不,这钱留着砸场用。”

    “啥,你说啥?”

    张小剑一字一顿道:“两百万砸场子。”

    白杨刚刚站起的身子绷直了,他觉得他现在不是白杨,因为白杨是一棵树,他现在是一颗叫做白杨的白杨树,站在原地仿佛植了根,一动不动。

    张小剑知道白杨为啥变成了一棵树,一推门走进楼道,说了声:“走啊。”

    白杨终于不再是白杨,他连忙跟上,愤怒质问道:“张小剑,你特么是不是脑子进了水,你是要去抢亲吗?你家钱大风刮来的?不是国家印的?当纸片子呢?满地仍?”

    张小剑转头看着白杨,慢条斯理且无比认真的说:“现在钱对我来说好像真的可以用纸片子形容。”

    刚跨过门槛子的白杨再次变成了白杨树,这是什么意思,这意思是二百万只是小钱?

    信息量有些大,作为一个人他有些消化不了,作为一棵树站着就好,白杨又变成了白杨树。

    直到,下楼的张小剑喊道:“你走不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