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掉1000000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礼金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典礼结束,菜品即将上桌。

    因为中西混合的原因,相信很快新娘新郎就会开始逐一敬酒。

    张小剑刚刚抱起粉色布兜,一只白皙的手就压在了他的肩膀上。

    回头一看,是苏瑜。

    苏瑜的脸上带着笑,作为空姐的那种职业化微笑,笑的很好看,但仔细看会发现不太真诚。

    从张小剑和白杨来到这里开始,苏瑜就会时不时的观察一下他们俩。

    通过观察,她很快发现张小剑提着一个粉红色布兜。

    她知道赵琳琳喜欢粉红色,她也喜欢。

    她很好奇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当然更重要的是张小剑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直到听着赵琳琳洋溢出幸福的那声‘我愿意’看到白杨和张小剑碰杯,她察觉出了事情似乎不太妙。

    她太了解他们,她觉得这两个人的碰杯,像是某些计划的开始。

    无论是怎样的计划,显然在婚宴中都会让赵琳琳出丑。

    她不能让这两个人闹出什么幺蛾子,她必须阻止即将发生的事情。

    所以她来到了张小剑的身后,用手实压,却装作只是打招呼的模样,说道:“说起来,我们也很久没见了。”

    张小剑簇起了他好看的剑眉,不明所以的看着苏瑜道:“我觉得你可能有什么误会。”

    苏瑜反问:“最怕不是误会。”

    这一桌人在两人的对话下一头雾水,但都隐隐的感觉到两人针锋相对的原因是旧情所致。

    张小剑懒得解释,正想挣脱苏瑜的手,苏瑜低头看了一眼他怀里的粉色布袋道:“这是什么呀,别告诉我是土特产。”

    坐在张小剑这一侧的人都发现了粉红色布袋不由得笑出了声。

    “苏瑜,管天管地,你还管得着别人拉屎放屁了?”白杨的眼中有些怒意,不止因为现在苏瑜的举动,更因为她变了很多。

    苏瑜没看白杨一眼,大脑飞快思考。

    电光火石间,这个她觉得自己知道了张小剑的计划。

    袋子看起来不小,里面鼓鼓的。

    张小剑既然抱着布袋来到这,里面当然不可能是真的土特产。

    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礼物。

    张小剑和赵琳琳恋爱时互相送的礼物,或是信件。

    他们两人刚才一定是想拦住从舞台退下来的赵琳琳,把这个袋子交给她,不知是要做了断,还是不甘。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赵琳琳知道,即便两人不闹事,也不能让张小剑去送给赵琳琳这个粉色布袋。

    因为赵琳琳的现任老公,年仅四十五岁的顾言德决不想看见张小剑和赵琳琳接触,以这位公司高管的阅历,即便什么都没发生,他也能一眼也能看穿张小剑和赵琳琳的历史关系。这不好。

    所以苏瑜决定挑破,只有这样才能让张小剑羞愧难当,知难而退。

    “这布袋里,怕是之前你和琳琳互送的礼物吧,今天来还她做了断?我看不必了,那些不值钱的玩意拿出来丢人。”

    她说这句话时鼓起了一些勇气,因为连她自己都觉得尖酸刻薄。

    “呃?”张小剑满脸问号,但下一秒明白了苏瑜想歪了。

    桌上的人都没有笑出来,因为话已经挑明,这事说大不大,说小在这大喜的日子里也不小。

    张小剑笑了出来,他看着苏瑜道:“你啊,从小就要强,但心思总用歪。”

    说着,他抬起头,看向了接近六点快要日落的黄昏。

    “心中有光的人,看哪里都是一片光明,心中阴暗的人,看什么都觉得是阴谋诡计。”

    张小剑站了起来:“放心,我只随礼,随完礼我就走。”

    然后抱着他的布兜走向了不远处的礼账台。

    苏瑜没能阻拦。

    因为白杨拉住了她的手臂,捏的她生疼。

    白杨默默的看着张小剑的背影,全场只有他明白即便是翻篇了,张小剑也绝对有自己的理由去扔这笔钱。

    虽然他现在并不知道那个理由到底是什么。

    但白杨知道张小剑是三个月以来没有说过前女友半句坏话,连他想吐槽一下都会阻止的人。

    所以张小剑要用这笔钱,绝不是为了打赵家母女的脸,更不会因为苏瑜的语言刺激。

    那这个理由到底是什么?

    白杨没想通。

    不过不要紧,只要不是抢婚,张小剑做什么他都会支持。

    典礼落幕后,现场一片吵杂,鲜少有人注意到这边角落发生的事情。

    新郎新娘早已经前去更换礼服,准备接下来的敬酒环节,那六位漂亮的伴娘坐在了不远处,好奇的看着苏瑜,看着那个眉毛长得格外好看的年轻男子。

    有些认识的神色复杂,有些不认识的不明所以。

    礼账台后坐着一位带着金丝眼镜框的中年人,他不重要,只负责记账。

    重要的是站在他旁边正巧来看看礼账,穿着带有红花图案丝绸制连衣裙的妇人。

    她是赵琳琳的母亲,她今天不止穿的喜庆,富态的笑容也显得很喜庆。

    只是在看到张小剑后,这种喜庆笑容戛然而止。

    张小剑来到礼账台前,礼貌的说了一声:“阿姨好。”

    赵母虽没了笑容,但还是点了点头,只是脸上某些姿态却掩饰不了。

    比如居高临下,比如冷漠疏离。

    回想一年前,张小剑和赵母第一次见面时也是如此。

    想必那时她的居高临下,是懒得和张小剑说话,因为她知道他们总会变成陌生人,说那么多又有什么意义?

    她的冷漠疏离是要向赵琳琳表示坚定的态度,决不能嫁给张小剑,或者说绝不能嫁给一个穷人。

    这是因为赵母年轻时丧夫,为了养活赵琳琳曾吃过很多苦,她知道世态炎凉,也明白物质条件对幸福二字有着多么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希望自己的女儿幸福,希望自己的女儿未来嫁给条件不错的男人,从来不是错误,这很对。

    张小剑明白这些

    所以那一丝不甘都消失之后,他发现自己好像并不讨厌始作俑者的赵母。

    打完招呼后,他还有心情夸赞道:“阿姨今天很漂亮。”

    这是真心话,因为他从没见过赵母笑。

    再加上今天大喜BUFF,这位中年母亲终于如愿以偿的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她心仪的女婿,从此她不必在担心女儿,不必在担心物质上的东西,压在身上多年的沉重担子终于放下,人又怎能不漂亮?

    赵母闻言,有些错愕,不知为什么她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小子也没有那么讨厌,从他轻松的语气中,赵母知道他应该放下了,心中因为拆散女儿爱情的些许罪恶感烟消云散。

    她破天荒的开口:“你还很年轻。”

    这句话里有很多意思,你还年轻未来有大好的时光在等着你,但赵琳琳不适合现在的你。

    你还年轻,未来有大把奋斗的时光,但现在你的条件不符合我选女婿的标准。

    又或者是,你还年轻,不必灰心。

    无论是哪一种,其实对于张小剑都不重要。

    他也不打算继续与赵母说话,他将粉红色的布袋放在了桌上,说了声:“随女方,张小剑,弓长张,大小的小,利剑的剑。”

    带着金丝框眼睛的文雅中年人翻开女方礼账,迅速的写下了‘张小剑’三个大字,很是顺口的问了一声:“多少?”

    “二百万。”张小剑的语气平淡无奇。

    平地起惊雷最适合形容现在的场景。

    以礼账台为中心,附近三十米左右的范围内,都听到了这个数字二百万。

    虽然张小剑的声音并不大,也并不响。

    但因为之前与苏瑜算得上是略微的小小争吵,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所以他的所有动作都落在了人们的眼里,以至于说的话自然也让有心看热闹的人们听的很清楚,很清晰。

    带着近视眼镜的中年男人抬起头,眼神中满是疑问,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多少?”

    “二百万。”

    张小剑的声音还是那般风轻云淡。

    之前有些没听清楚,却默默看热闹的人们要感谢中年男人,这次他们听清了,这热闹似乎要闹的很大。

    赵母的脸色在这一瞬变得很难看,她当然不认为张小剑有能力拿出二百万,如果他能,她或许也不会拆散他和琳琳。

    但她确定自己没听错,那么张小剑之前所表现出来的放下都是假的?他是来砸场的?

    张小剑当然不是来砸场的,他只是有自己的理由,他解开了布袋勒紧的绳子,放在了中年男子眼前,意思是你看。

    这时,苏瑜终于赶到,她压低了声音,用斥责的语气怒道:“张小剑,你能不能不闹了,闹大了谁的脸上都不好看,你的脸皮是有多厚,你不嫌丢人吗?”

    可即便苏瑜说这番话的时候,虽然声音尽力压低,但因愤怒音量略大,现在竖着耳朵的人太多,甚至一些在周遭忙碌的酒店工作人员都驻足了下来。

    而这些人的驻足,自然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

    一时间,礼账台逐渐辐射成为了全场的中心焦点所在。

    黄昏的晚霞打在这次事件的主角,张小剑的脸上,他不解道:“我真的没其他意思,你们想的太多了。”

    之前不慎被苏瑜挣脱的白杨来到了张小剑的身边,

    感受着周遭灼灼的目光,听着苏瑜的话,白杨很生气。

    他觉得小剑现在心里一定很不好受,苏瑜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

    于是,白杨决定做一件事情,快速了结这种局面。

    他将已经打开的布兜倒抓了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定格在礼账台。

    因为那里有个叫白杨的人,正在倒着东西,倒的很用力。

    从他的肢体表现可以看出,他现在很生气。

    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袋子里倒出来的东西。

    一叠一叠被捆绑整齐的钞票自袋口倾泻。

    因为白杨的力量有些大,一捆捆的钞票有些砸在铺着红布的礼账台上,有些翻起掉落在了草地上。

    这个坠落的过程很快。

    但在人们的眼里很慢。

    因为坠落的东西,是一叠叠钱。

    一口气将二百万全部倒了出来,白杨看了张小剑一眼。

    张小剑觉得好像不太好,但既然白杨这么做了这事就算完了,他开口:“走吧。”

    于是哥俩在众目睽睽之下,没有理会目瞪狗呆的人们,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之中。

    恰逢此时,一道粉红色的晚霞穿破重云,照亮了粉红色的布袋,照亮了粉红色的钞票。

    婚宴草坪上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安静,落针可闻。

    远方微风轻抚,账台上,草地中,这些被捆好了的钞票发出‘沙沙’的响声,这声音格外刺耳。

    就像翻书声。

    但比翻书声好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