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掉1000000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4章 神转折(求订阅)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张小剑工作之后每天回家时都会路过江城第三中学。35xs

    江城第三中学是出了名的差学校,门口总会聚集一群叼着烟的小孩,眉目之间都有一股煞气,不止是瞅谁都不顺眼,仿佛看这个世界都不顺眼。

    有一次正巧路过,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看了这群孩子一眼,就让这群小孩一顿打,完全不讲任何道理。

    洪辛书显然就是这类小孩中的一员。

    时间往前推,张小剑看到过类似的事儿他全干过。

    只是后来教训多了,他就明白了,有些事还是不能干的。

    不能干怎么办?洪辛书和前辈学会了摆道。

    说穿了,摆道就是居高临下,让在下面的人做选择。

    洪辛书也的确有居高临下的资本,仗着自己家有钱,仗着身边都是捧他的朋友,不能说是无恶不作,反正是没少干坏事。

    在他的逻辑思维里,我追你,是你的荣幸。

    我现在决定不追你了,让你喝一杯血腥玛丽不过分吧?即便他知道他调的血腥准确的来说是一种非常难喝的鸡尾酒,但是真不过分,谁也挑不出自己的理不是?

    这种思维,在他的小世界,小圈子的确没毛病。

    他也习惯了用这种思维强行的摆道,以满足他内心的某种恶趣味。

    只是今天是王婉儿的生日Party,大多数人虽然听说过他,但毕竟和他不是一个圈子,也不是他的那些狐朋狗友。闪舞

    更重要的是苏瑜又不是害怕他害怕的要死的小屁孩。

    所以苏瑜说出了:“你这一套,应该用在你的初中同学身上。”这句话。

    只是像洪辛书这样的人身边从来不缺乏舔狗,没等他说话,那个最早认出他的空保就一脸汉奸模样的道:“苏瑜,一杯血腥玛丽不过分,给辛书一个面子。”

    于是苏瑜的眉毛挑起,高青松和白杨一左一右的站在了她旁边。

    张小剑在后方问了一句:“你特么谁呀,给你一个面子?”

    洪辛书看向了张小剑,瞳孔微缩。

    舔狗空保倒是立刻蔫了,他当然认识张小剑,要说全场唯一能和洪辛书叫板的人估计也就是张小剑。

    张小剑气急反笑,觉得这事实在太幼稚。

    洪辛书居高临下这时开口:“你应该先打听打听我是谁。”

    张小剑一愣道:“你应该说,让我先打听打听你爹是谁更准确。”

    这话一出口后,全场没憋住笑。

    洪辛书绷着小脸,听着笑声心里已经气急败坏。

    张小剑走进调酒台:“来,我也给你调一杯。”

    说着,他先拿了一瓶芬达,又拿了一瓶沙荆汁,最后拿了一罐雪碧。闪舞

    高青松等人一愣,张小剑还会调酒?

    这时张小剑将三个纸杯放在桌上,分别将三种饮料倒入,一边调他还一边振振有词:“将三种饮料以1:1:1的比例混合,搅拌后静置一秒钟。”

    最后将混合饮料倒入高脚杯,张小剑看着洪辛书道:“这样,一杯达沙碧就好了。”

    说着他将达沙碧推到了洪辛书的面前:“你先喝了这杯酒,我让苏瑜喝你的酒!”

    抑制不住的笑声在草坪上爆发。

    别墅里有人问道:“怎么笑的这么开心,外面演小品了?”

    事实上,草坪上发生的事情比小品精彩许多。

    张小剑调制的达沙碧因为搅拌了的原因还在冒着气泡,洪辛书的脸色现在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你……。”

    没等洪辛书说出第二字,张小剑就打断沉声道:“不要你你我我的,喝不喝?”

    “我凭什么喝?”洪辛书挑眉,脸色涨红。

    张小剑一笑,反问道:“那苏瑜又凭什么喝你的酒?”

    ………

    的确是这个道理,凭什么喝?

    小脸都憋红了洪辛书,知道自己不能喝张小剑的这杯达沙碧,但苏瑜必须喝他的血腥玛丽。

    可是为什么苏瑜必须要喝?

    这是一个逻辑问题,这也是一个能崩坏小孩世界观的究极问题

    张小剑一笑:“想明白了吗?”

    洪辛书深吸了一口,指着张小剑的鼻子:“你不要多管闲事!”

    张小剑捏住了他的手腕,稍一用力,洪辛书惨叫了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爬在了吧台上。

    “你爹你妈可能没教过你一个道理,在外面的世界没有人是你亲爹亲妈,没人会拿你当亲儿子。”

    “你放,放,放开我。”

    张小剑稍稍一用力,洪辛书哎呦一声,他的脸正撞到了那杯达沙碧,达沙碧翻了,里面的饮料流淌了下来,湿润了他的脸颊。

    前所未有的羞辱感,以及手腕上的剧痛让他

    哭了出来。

    哇的一声。

    张小剑吓了一跳,连忙松开了手。

    洪辛书保持着自己难看的姿势,流淌出的眼泪和达沙碧混在了一起。

    于是张小剑傻了。

    他左看看又看看,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

    在走进调酒台时张小剑想过发生冲突,想过洪辛书事后一定会像个小鬼似的使坏并且难缠,也想过他还会不间断的骚扰苏瑜。

    但万万没有想到,气焰不可一世的洪辛书竟然哭了。

    他理所当然的手足无措,竟有一种负罪感在心头滋生,自己这算不算是大人欺负小孩?

    好像的确是

    也只有小孩才会在说不过打不过的时候选择哭吧?

    只是,这要怎么收场?

    张小剑求助式的看向苏瑜,苏瑜瞪大了眼睛也在看着他,显然也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张小剑求助式的看向高青松,高青松也在看着他,瞳孔却有些失焦。

    张小剑求助式的看向白杨,白杨的表情有些惊呆,手里的烟已经快烧到了手都没注意到。

    张小剑最后求助式的看向叶墨竹。

    叶墨竹给了张小剑回应,她快速的走了上来,一把拉起洪辛书,拿出了一张纸巾给正在抽泣的洪辛书擦了擦眼泪,情急之下道:“告诉姐姐,是谁欺负你了,姐姐帮你报仇。”

    哭的好像已经丧失理智的洪辛书竟然还真的一指,指向张小剑,同时眼神里充满怨恨,好像自己终于找到了靠山。

    叶墨竹厉声:“张小剑,你还不过来道歉?”

    张小剑身体绷直,对着洪辛书道:“弟弟对不起,是我捏疼你了。”

    叶墨竹想了想事已至此,那得走一下流程啊,只好说:“握个手吧,握个手你们以后还是好朋友。”

    张小剑身体一僵,叶墨竹你把洪辛书当成幼儿园小朋友没问题,能不能别把我也当成幼儿园小朋友?

    还握个手,握个屁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