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掉1000000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5章 你们是来搞笑的吗?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洪辛书指着张小剑的模样有些狼狈。

    之前做好的发型看起来很凌乱,脸上流淌着之前张小剑调制的达沙碧饮料,双眼通红,鼻涕吊儿郎当的挂着

    在这之前的三秒时间里,他是真的感觉到了害怕。

    从小到大没有人会对他这么说话,更不会直接动手。

    没到十四年的人生中,即便是他爹,也从来没有碰过他的一根汗毛。

    溺爱他的母亲每次在冲突中都会选择站在他的一方,给予他最强有力的支撑和帮助。

    叶墨竹恐怕就是突然出现承担了这一角色,以至于让洪辛书几乎下意识的做出了极其丢人的反应。

    反应过味的洪辛书脸色一红,也终于意识到了现在自己有多丢人。

    只是,手臂的疼痛余温还在持续,张小剑的狠辣一面已经印进了他的脑海里,他竟一时间不敢说什么,不敢做什么,任由脸上像着火一般的烧了起来。

    张小剑当然也不可能真的去握手。

    他看着洪辛书,只是觉得自己好像太高看他了。

    的确高看了,洪辛书绝对有那些天天站在学校门口下手不知轻重的小屁孩的狠辣。

    但他没有像这些小屁孩一样真的挨过揍。

    他有这些小屁孩的欺软怕硬,但他绝对比小屁孩们更怕硬。

    所以,洪辛书还真的不如小屁孩们,而连小屁孩都不如的小屁孩,张小剑收拾他也实在没什么成就感。

    只是叶墨竹,你到底是那个阵营的?

    看到张小剑的眼神,叶墨竹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好像,好像,把哄小姨家两个孩子的那套业务搬了出来。

    于是连忙丢掉还带有洪辛书眼泪的纸巾,一路小跑来到了张小剑的身边。

    张小剑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叶墨竹,一笑。

    叶墨竹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张小剑,回了一笑。

    这才对嘛。

    我们才是一个阵营的!

    张小剑的阵营当然不会对洪辛书穷追猛打。

    因为孩子太小,太幼稚,当大人的那能和小孩一般见识。

    要不是洪辛书之前的手指都快点到了张小剑的鼻子上,张小剑也不可能小试身手。

    所有闹剧在一个转身后落幕,以张小剑为首,众人全部回到了别墅中。

    洪辛书仍旧站在调酒台中,被目光灼烧的脸上火辣辣的疼,他想走又觉得太丢人,他想留,可是说也说不过,打也打不过

    于是他发了几个短信后竟在众目睽睽之下也跟进了别墅中。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王婉儿正巧看到了他,发现他双眼通红,发型凌乱,还有泪痕在脸上看着极为明显,不由得诧异的问了声:“我过个生日,您这是感动的哭了?”

    王婉儿身后的张小剑等人实在没忍住,压低的笑声更为刺耳的响起。

    洪辛书又怒了,又一指:“不准笑!”

    于是笑声更大了一些。

    白杨差点笑出的眼泪,一边抹着自己眼角的不算眼泪的眼泪,一边道:“这孩子是怎么长这么大没被打死的?”

    高青松想了想道:“身边环绕舔狗,用钱砸人,以势逼人,窝里横估计是一把好手,应该就是这么长大的。”

    张小剑听这了这句话反而收敛起了笑声,他看向像极了一只发怒的小狗,无论遇到谁,不敢主动去咬,只敢在一旁叫唤的洪辛书,竟说道:“那还怪可怜的。”

    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挨了教训的洪辛书并没有接受教训的能力,听着耳边的笑声和讥讽的话语,他格外沉默的堵在了门口,瞪着眼睛不说话。

    就这样瞪了足足快十分钟。

    这时王婉儿的一个同组空姐,也就是之前在舞池里给了张小剑一个WINK的短发美女刚刚与王婉儿告别,此时正走到草坪上准备离开。

    可是一辆面包车忽然停在了别墅门前,拉门拉开,七八个流里流气一看就是混混的人走了下来,手里还拿着长棒短棍。

    短发美女一慌,转身就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冲回了小别墅。

    门外一阵喧闹,砸东西的声音传来。

    正闲聊的张小剑一众人看了过去,没看到外面来的是什么人,倒是看到了洪辛书那股子自信又回到了脸上,歪着嘴角,一副你们的日子到头了的表情。

    紧接着,短发美女冲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来到这边语速极快的说了句:“你们快走,洪辛书叫人了。”

    张小剑一个白眼,果然是小孩,打不过也说不过就找靠山,平淡的问了句:“要是人多,你们俩护着苏瑜婉儿和墨竹走,这让我来。”

    张小剑当然有资格说这句话,因为他那段咏春实战视频大家都看过,都明白他的战斗力有多强悍。

    白杨和高青松神经在这时紧绷,只是很快又松弛了下来,对翻了一个白眼。

    因为洪辛书叫的人进入了别墅,虽然看样子气势汹汹,但一数只有八个人

    只是短发美女实在好心,焦急道:“你们快跑啊。”

    高青松轻声道:“打黑扫恶也进行了挺久了,所谓社会里的顶端人物抓的抓关的关,剩下还玩这套的全是臭鱼烂虾。”

    张小剑一笑,回应道:“而洪辛书能一个微信不到十分钟就能到这的朋友,必然是一群很能哄小孩的所谓社会人物,而这种连小孩钱都骗的社会人物能厉害到哪儿去?”

    两人说了一个逻辑。

    短发美女没太听懂,但莫名的镇定了不少,不过这种镇定主要源于坐在这边的极其镇定的王婉儿苏瑜和叶墨竹。

    她还发现,她们看门口的那些凶神恶煞眼中竟有些怜悯,这是为什么?

    她不懂。

    别墅里现在还有除了张小剑一行人之外至少十几人。

    其中有刘叔,还有机长先生,刘叔这种成熟的人遇到这种事当然要先躲一躲,倒是机长先生很镇定,如有必要,他不介意活动活动筋骨。

    而除了他俩之外,剩下的人中有这次生日Party的活动策划,以及一些王婉儿的朋友。

    有些人在第一时间来到了王婉儿身边,有些人则远远的看着不敢靠近。

    而进入别墅就一字排开的八个男人则仰着头,眼神中满是俯视和不屑。

    其中为首的一个身材魁梧的大光头问了一声:“谁?”

    洪辛书这次气势高昂的一指张小剑:“六哥,就他!”完全没有了之前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辛酸。

    被点名的张小剑站了起来,在全场的紧张氛围下他插着兜向前走,问了声:“六哥?”

    大光头六哥一皱眉:“认识我?”

    “不认识,你想知道你那里6?”

    这当然是一句挑衅的话,在加上张小剑一步步已经快来到八人面前,其中一个年级还小的年轻人估计正沉醉在的世界中:“你特么怎么跟六哥说话呢?”

    说着,他就一棒子狠狠的打向了张小剑。

    太慢。

    张小剑一个侧身闪过,纯以力量一脚闷在这小伙子的胸口上,然后他激射了出去

    激射二字用的极为准确,就像动画片里的打斗画面,小伙子飞了起来,双脚脱离地面,像是一个子弹般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于是所有人都傻了。

    刚才还威风凛凛,以六哥为首的援军,其中至少有五个瞳孔放大,面露惊恐。

    要他们以强欺弱行,要他们以弱胜强,他们要有这点能耐,也不至于跟着六哥混,天天骗小孩子的钱

    不过六哥还是比他们强一点的,不然不能当他们的老大,六哥从小到大没少打过架,一看张小剑出手他就知道是个练家子,他心里也有点害怕,但他知道打架什么都能输,最不能输气势。

    一咬牙,他就冲了上去,一棍子对准了张小剑的脑门,他力量不错,抡出的棍子发出了破空声。

    只是这时所有人看见张小剑的双脚变成了小内八字。

    几乎没有看清,只是一个瞬间,画面变换。

    六哥的棍子轮空了,被张小剑擒住了一只手,整个人跪在了地上,张小剑一板他的手臂,他就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嚎,嘴里喊着:“哥,哥,哥”

    张小剑松了一点,六哥憋的通红的脸终于有所缓解。

    “六哥,你那6你告诉告诉我,你是打架6,骂人6,还是打游戏6?”

    “哥,疼疼……”

    “原来是喊哥喊的挺6。”

    那边张小剑的朋友们发出爆笑之声,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消失不见

    ……

    这一幕有点滑稽,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混混现在全蔫了。

    洪辛书脸色惨白的就像是一张纸,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眼里很厉害的大哥,就这么被张小剑跟擒小鸡崽子似的给擒了。

    他还记得,六哥曾经和他说过的那些光辉事迹,说过的那些豪言壮语,难道全是吹出来的?

    这边洪辛书觉得自己世界观又崩塌了的时候,六哥正在求饶,似乎只要张小剑放开他感觉就要断掉的手臂,别说叫哥,叫爹都行。

    而板着他手臂的张小剑正巧看见了他的后脑连着后脖子有一大纹身。

    仔细一看,没分清到底是什么,张小剑就问了一声:“你这后脑袋连着脖子后背纹的都什么啊?”

    现在生不如死的六哥呲牙咧嘴回道:“虎虎”

    张小剑挑了挑眉:“六哥,就你这两下子你可别虎了,明天把这纹身给洗了,换成皮卡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