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怪物被杀就会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伟大封印的思索 (6400)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就在苏昼在正国南方,鼓捣自己的神通和法术时。

    整个世界,都在暗潮汹涌。

    不谈源自公民积分系统的法术变革,以及种种灵气产业的出现,对于各种正常产业的影响和冲击。单单就是时空门的出现,便是一大问题。

    被古代仙神称之为仙界的地球,天生就与众多异世界联通,而灵气断绝,令这些天然的时空通道封闭,也让昔日作为诸界中枢的地球成为了宇宙中的孤岛。

    如今,灵气复苏,接连不断的时空通道开启,这固然相当于将一个个新世界的大门直接开放给了人类但是现在的人类,并并不能像是昔日的仙神那样,利用这些全新世界。

    甚至,他们还需要警惕,警惕可能来自异世界的‘入侵者’。

    北马里纳亚海,真龙九溟正在深海中严肃地游动徘徊,在他的不远处,一条足有三百米宽,近千米长的巨大时空豁口联通了两界海域,它就像是一扇大门,令两个世界在此处重合。而汹涌澎湃的灵气洋流甚至在这里形成了激烈的漩涡区,令原本平静的海域化作死亡陷阱,导致航线封闭。

    哪怕是再怎么善泳的海兽,都有可能在这里迷失,甚至被水流拖拽至另一个世界。

    那正是天池界域,一个巨大,哪怕是霸主级的神龙都可以自由游动的海洋世界。

    听上去,异世界似乎是一个巨大的资源宝库。别的不说,单单是天池界域的话,哪怕是纯粹凭借资源,也可以作为一个全新的渔猎场,一个全新的海洋研究基地,无论这样利用,都可以为地球一方带来不可估计的收获。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

    两界海域的水质是否相同?异世界的微生物集群和地球海洋的微生物集群前往异世界,是否可能会杂交突变出全新的超级病菌?两界的生物交换是否可能会造成物种入侵现象?

    种种问题,就如同一把利剑一般,悬挂在所有有识之士的头顶,而类似天池界域时空门般,被确定通向大型异世界,而并非是小秘境的大型时空门,在地球上一共出现了整整五个!

    涌出过数十万魔兽,造成过百万人死伤,位于欧罗巴斯洛文尼亚‘魔兽界域’大门。

    一片冰霜死寂,半点生命迹象都没有找到,位于南极洲的‘死寂界域’大门。

    昔日天池龙王的领地,海洋灵兽的乐土,位于被马里亚纳海的‘天池界域’大门。

    位于中亚地区地底,通向某个详情不明异世界的界域大门。

    还有最后,位于南美洲雨林,通向某个丛林世界,具体情况不明,但甚至有类似文明迹象的‘雨林界域’大门。

    当然,众所周知,五个大门肯定就有第六个位于昆仑秘境中,通向兽神界的时空门,便是如今尚未公开的第六个。

    不仅仅是国家势力对此感兴趣,众多心怀野心的超凡者,想要建立属于自己基业的组织首领,都凝视着这些异世界甚至,就连那些知名的神秘组织,降灵会和连祷会,也都将其视作扩大自己势力,以及东山再起的理想场所。

    所以,哪怕是暂时无法利用,全球各大势力都会对时空门严加看守,避免被别有用心之辈进入其中。

    而已经得到天池龙王真正传承,进阶至超凡巅峰,化作真龙之躯的九溟,就是被多国官方联合委托,负责看守天池界域通道的存在。

    2016年,6月3日。

    “又有企图偷渡的家伙。”

    巨大的真龙睁开眼睛,他此时运用其最近这段时间刚刚学会,属于‘限制级高等法术’的‘怨念侦测’,看向不远处,那突然亮起的红色光芒所在。

    在那里,有一团看似平平无奇,并无任何异常之处的流水,正在九溟的眼中闪动着充满怨气的红黑光辉。

    这个超凡者的行动,其实非常隐蔽,他通过某种秘法,将自己转换为一团流水,而且将自己的思维波动和对外界灵力的干涉也都完全静止,整个人就这样随波逐流,企图就这样混入两界对交的洋流之中,进入异世界。

    但是,在‘怨念侦测’下,如果没有专门的屏蔽之法,那么任何隐藏者都无所遁形而这,也是为何正国官方允许九溟这位两界看门者学习这一法术的原因了。

    对于苏昼开发出的‘怨念侦测’这一法术,正国官方非常慎重,如今,只有少数几位需要看守重要区域的超凡者得到许可,可以修行此法,用以加强戒备。

    “这应该是我最近这个星期抓到的第十九个偷渡者了。”

    控制着洋流之力,形成漩涡,九溟波澜不起地便将其捕获这位偷渡者似乎还想要反抗,在被捕获的瞬间,他的体内顿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阴晦污秽之力,带着剧毒扩散,企图侵染九溟的灵力,逼迫他放手,而自己便可趁势进入异世界。

    但这等手段,岂能对一头真龙起效?九溟只是稍微运转溟涬化龙法,便将那团污秽之力连同被污染的海水全部压缩,化作一道漆黑的有毒水柱,全部灌进那位超凡者化作的水流之中。

    稍后,他便会将这位不知来历的超凡者,送去位于不远处,正在围绕一处不知名小岛进行扩建作业的正国官方手中。

    当然,官方说辞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至于两个月的时间,原本也就几平方公里大的海岛变大了几倍,岛上已经建起一个小港口和飞机场的事情,那都纯属运气,至于南海舰队也经常在周边巡航这种事,那更是为了维护世界的稳定。

    “最近偷渡的人越来越多了啊……异世界到底有什么好的,那边的气息异常诡秘,我都不敢过去,生怕有什么危险。”

    如此想到,真龙九溟下意识地摆动了一下自己的躯体,他看向天池界域大门的眼神,显得异常戒备:“天知道仙神在那边究竟留下了些什么传承,又或是封印了什么妖魔,在那里,又会有什么强大的本土异兽繁衍。”

    “我原本不过是一条海参,得到机缘后都可成就真龙,倘若有天生异种又得到仙神传承,秉持机缘修行,那该会有多么强大?”

    一想到这里,他不禁想起强的有些离谱的苏昼对方在真龙的眼中,就是标准的天生异种。

    不仅仅实力高强,而且居然可以开发出这种奇特的法术……

    “和那种家伙比起来,我还差得远呢!”

    顿时,他的心中满是努力修炼的念头,然后,九溟便继续在海中巡视,一边完成任务,一边感悟海洋中的无尽灵气,体会溟涬之感,加速自己的蜕变和提升。

    对于修炼,他一向勤奋。

    类似的一幕,发生在全世界各地在异世界大门周边,一座座堡垒和铁丝网将其重重封锁,一位位强大的超凡者和武装部队被派遣驻扎,将其与外界完全隔离,阻击两界内外所有企图越界者的行动。

    哪怕是位于南极洲的死寂界域大门,都有多国联合派遣超凡者前往看守,在漫天冰雪之中,一座巨大的钢铁要塞拔地而起,前往那里驻守的超凡者,都是为了看守人类的疆域,进而放弃现代世界精彩的一切。

    甚至,在神秘的昆仑秘境之中,来自全世界各大国家的精锐超凡者正在汇聚,为不久之后的兽神界探索计划进行准备。

    表面上,整个地球波澜不起,平静非常。

    但无论是谁都清楚,在这平静的背后,风雨欲来无论是窥视异界资源的神秘组织,还是各国。

    当然。

    这一切,和除了上学玩游戏外什么事都不干,平日只是窝在家中宅的普通人没有一点关系。

    在众多现役超凡者和武装部队的保护之下,他们大可以享受法术对生活带来的便利,吸收愈发浓厚的灵气,在提升自己的同时,过着简单又舒心的生活,而不用去在意世界背后涌动的安朝。

    游戏宅女邵霜月便是这一类人的代表。

    邵家大宅,二楼。

    父母出门旅游,去北海过甜蜜的二人世界看鲸鱼,而哥哥连续闭关半个星期后,在大半天前匆忙赶回西京勤行书院,说自己即将突破超凡阶,需要找人帮忙护法。

    以至于,如今的邵霜月,正独自一人呆在诺大的大宅之中,精神百倍的在空调房中吹着凉风,观看游戏集锦视频。

    寂寞?笑话!现代人类怎么可能会那么脆弱,要知道,只有一个人时才是最舒服最自由的时间!当然,前提是要有网络。

    能看见,少女充满各式硬派游戏周边的房间中,相较于一年前,又多出了不少纪念品,而其中最显眼的,莫过于一柄属于黑暗之狼·不死之劫的漆黑长直刀模型了。

    倘若苏昼看见的话,定然会觉得眼熟,因为这柄长直刀的样式,简直就和最初的灭度之刃一模一样!

    当然,位于邵霜月房间中的灭度之刃,不过是连刃都没有开的普通周边罢了,除却为房间内继续增添驱魔力外并无任何神异,不值一提。

    “这也能上集锦?我感觉我上我也行啊!”

    戴着耳机,看着屏幕,邵霜月在看见集锦中较为平淡的片段时,顿时发出了云玩家的声音实际上,因为如今的电竞产业现在近乎已经被超凡者占领,而高端局更是沦为了各类修行者的超能力对决,所以她是真的已经很久没玩了。

    现在的MOBA游戏,除却需要个人的游戏天赋和对游戏的理解外,修为没有到觉醒阶,甚至都不配打职业。

    毕竟,倘若你不是超凡者,而对手是的话,对手反应永远比你快零点几秒,无论什么情况,哪怕是阴影跳都能开出黑皇杖,甚至因为功法原因,还可以心血来潮,料敌先机,以至于永远都不会被抓,简直就和开了雷达挂一般,那这游戏还能怎么玩啊?

    人菜瘾大,邵霜月虽然已经在充沛的资源,以及苏昼送的几分之一的智慧果果汁的培养下,如今已经抵达觉醒初阶,估计暑假之前便可通过测试,成为一名正式修行者,但是由于对于游戏的理解实在是差劲,所以只要一上游戏就会被虐,如今只能依靠看集锦视频解馋。

    而就在她精神十足,对着屏幕指点江山,发表弹幕时,屏幕的左下方,却突然弹起一个邮件提示。

    【您关注的游戏厂商已更新相关动态】

    “11比特的新游戏?有意思呀,上次看见他们员工离职的消息,我还以为他们要解散了呢!”

    看见这个动态,邵霜月顿时眼前一亮,她立刻点击进入,观看其中的内容:“让我看看……末世经营模拟?在一个濒临毁灭,即将彻底消亡的世界,你作为一城的城主,应该如何带领自己的子民前进?”

    在11比特简朴的官方网站上,一个简略的图标,大量概念性CG,以及相关的文字介绍,正在屏幕上闪动光芒,吸引着少女的目光。

    【元素时代】

    末世……末世终将到来,元素的轮回已经终结,万物皆尽陷入寂灭,残存的人类生活在庇护所中,遗忘了自己的历史,传承和荣耀,他们遗忘了身为人类的骄傲,只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苟延残喘般活着。

    你作为一位新近上任的年轻城主,一开始面临的,便是近乎一无所有的险恶局面。

    你拥有的城市老旧破败,你统治的子民麻木不仁,你所在的世界贫瘠无比,弥漫的灰雾和无尽的亡灵阻隔一切对外域的探索在这绝望的末日之中,一切伟大的想法都只能停留在脑内,只有分散在全世界各地,那神秘无比的‘迷宫’,可以作为探索和获取资源的目标。

    但即便如此,迷宫中生存的大量魔物,却也并非是无害的宠物你需要培养更加强大的冒险者,才能从中获取资源。

    但即便如此,又有意义吗?

    在这末日的最后,究竟是应该整理古老的书籍,挖掘出所有人早已遗忘的历史和荣耀,让人类知晓他们的过去,以及末日前世界真正的模样;还是说将所有资源都投入在冒险者和探索队中,在荒野与迷宫中寻找破局的资源和方法?

    对于麻木的民众,你究竟是使用更多的资源麻木他们的身心,让他们成为听从你命令的傀儡,还是说一步一步唤醒他们心中的热血,让他们愿意追随你的梦想,为了更伟大的目标而燃烧?

    更加疯狂的问题在这一切都将毁灭的末日前夕,你为什么不尝试最后享受一次,将整个城市都建成你的酒池肉林,建成属于你的乐土呢?亦或是说展开一场疯狂的逃杀游戏,用那些蠢笨民众的血,娱乐你那恶魔一般的灵魂?

    死寂的大地,孤立在荒野中的城市,早已丧失一切精气神,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的子民,以及站立在无数分叉口前的城主。

    荒野中神秘的敌人,在暗中传播的异神信仰,来历莫测,拜访领主府的怪异男人,以及路过行商口中,有关于其他庇护所城市逐渐消失,甚至一夕毁灭的消息……

    探索迷宫,探索世界,探索真相,培养属于你的力量,阻挡来犯的敌人,和中立的NPC交易信息,在一次次事件转折中作出属于你的选择……

    在这世界和文明,以及所有生命最后的关头,你是会选择任天由命,还是纵情享受?你是选择在这片荒芜大地上挣扎求存,还是选择寻觅一切苦难的源头?

    亦或是说……你打算获得在末世之中,最奢侈的东西?

    你想要,唤醒人们心中……对未来的,希望。

    这是一个属于希望的故事。

    即便是生活在末世之中,毁灭即将到来,但人类的本质,依然渴望着看见未来和远方,不甘沉沦于堕落。

    无论是迷宫的最底层,还是荒野的尽头,思索,分析,纪录……追寻一切的真相,便是名为智慧的本能。

    这也是一个属于轮回的故事。

    元素转换着……纪元反复着……世界重复着生死幻灭,腐朽新生的轮回。

    在无数次的选择,无数次的轮回,无数次的决断过后

    请你寻觅出,打破它的方法吧!

    “帅啊!”

    看完这一段CG混杂着介绍,邵霜月顿时兴奋的站起身来,手舞足蹈:“不愧是11比特!轻而易举地便办到了其他游戏公司做不到的事情!”

    “三个月之后才有测试版试玩?不管,我一定要拿到这个游戏的试玩资格……嘎?!”

    但是,就在邵霜月嘎嘎大笑之时,乐极生悲之事发生。

    她一不小心,踩到了散落在房间中的,名为乐高积木的方块。

    然后,便是一声短促的悲鸣,和瘫软在地,灰白化的少女躯体。

    无论是超凡者还是普通人,乐高永远都是平等的……踩到方块时的疼痛,是一种无论刚才如何幸福,都会在这一瞬间将其遗忘的剧痛。

    而与此同时

    2016年,6月3日,下午1点37分。

    与道圣一同通过挪移法阵,直接传送来到天都,准备旁观三十六圣中央委员会内部会议的苏昼,此时正在天都安全总局中,翻阅着手机中的游戏新闻,和变幻成帽子的雅拉聊天。

    “说起来,轮回世界的土之民,和人类好像啊。”

    他的语气,带着显而易见地好奇:“虽然说,理论上我应该接受‘人类是泛多元宇宙的通用种族’这一设定,甚至他们应该说中文但是讲道理的话,这应该是也是一次信息互相影响的结果吧?”

    “你其实就是想问,轮回世界的信息,是否会在地球上有所展现吧?我都看见你在搜游戏新资讯了,是不是觉得这次还会和上次神木世界一样,出一款新游戏啊?”

    雅拉一眼就窥破了苏昼内心的真实想法,帽子上的蛇形徽记摇了摇头:“既然你用天神刻度,打开了两界的通道,那么理论上来说,的确有这种可能但是人类的存在却并不是。寂主昔日的世界中,存在无数种类型的生命,两手两脚的无毛裸猿,只不过是不起眼的其中之一罢了。”

    “所以说,伟大存在,究竟有多强啊?”

    听到此处,苏昼关上屏幕,下意识地将手机在手指尖旋转,这证明他真正的感到了疑惑:“这个问题,当初在掸国时就想问了……哪怕是天尊一级,也不能说是创造一个世界,而寂主那种伟大存在的化身,仅仅是一点分化出的残渣,便可以将虚空中的碎屑聚拢,形成一个新的世界……”

    出现在新纪元开辟之时,苏昼所看见的幻象,证明轮回世界的确是灰雾所创……那还并非是寂主位于伟大封印中的真身,只是类似蟠榕不死树那般的化身。

    而寂主的出现,也是他第一次和除却雅拉之外的伟大存在接触大道之树不算,祂太过与世无争,且只与雅拉交流,并没有让苏昼真切体会到伟大存在的力量。

    而面对苏昼的提问,雅拉沉默了一会。它似乎正在思考,是否可以将这些信息告诉对方。

    然后,它有些怀念的说道:“那个时候,我们就是‘正确’的定义。至少,在各自所在的地方,就的确如此。”

    这是非常模糊不清的描述,但是苏昼思索了片刻后,却隐约感觉到了,那本质上,是什么样的力量。

    正确的定义……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配得上在这种形容?

    所以,在一阵漫长的沉默过后,苏昼再次开口,他缓缓说道:“雅拉,依照我们所立的约,我需要变得强大起来,直到有一天,我可以将你从封印中解脱出来。”

    “而其他伟大存在的同时脱困,会导致伟大封印破碎,我们所在的这个宇宙,乃至于无数其他世界,都会接连崩溃,彻底覆灭。”

    “所以,我需要凭借天神刻印,以邪魔的气息为钥匙,前往一个个异世界,封印或者击败其中的伟大存在化身,减少伟大封印的压力,避免毁灭的到来与此同时,我也可以凭借异世界的资源迅速变强,阻挡最终毁灭的到来,以及将雅拉你救出。”

    此时,苏昼将旋转的手机收入囊中,他将手伸入怀内,按在了天神刻度之上。

    青年的声音,变得肃然。

    “我已经经历过两个世界了……而这两个世界的伟大存在,都没有直接与我战斗,甚至非常好交流,而祂们看上去,也不像是非要脱出封印不可不,那究竟是不是封印?毕竟一切,都是雅拉你和我说的一面之词啊。”

    苏昼并不是怀疑雅拉。

    他只是真的疑惑,并想着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变强,将雅拉从封印中释放出来,所以才更需要清楚地知晓封印的本质。

    “那的确是封印,苏昼。”

    对于苏昼的质疑,雅拉只是平静的回复:“不过,正如同寂主的爱,就像是试炼一样吧……谁能说,这个伟大封印,就不是一场试炼呢?”

    蛇笑着,祂意味深长地对自己的立约者说道:“怀疑是美德,但是苏昼,我和你一样,并不知晓这一切背后的真相而最重要的,便是你是否想要探寻这一切。”

    “……”

    长久的沉默。

    直至道圣的脚步声,从走廊处传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