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 意难平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思来想去,想来思去,第二天上午,周昂还是赶到蒋耘蒋伯道的家里,郑重地提出,请对方为自己向蒋杜氏的娘家堂叔那边提亲。

    当然,真正的提亲,是需要很多复杂的流程和礼节的,以示对婚姻的郑重,和对女孩子、女孩子家里的尊重,所谓“求娶”,就是这个道理。

    但现在周昂请蒋伯道出面,就暂时还不到那一步,这算是在提亲之前,事先过过消息,让蒋家夫妇过去说道说道,彼此大家心里都有数了,也都有个大概齐的意思了,才会有正式的提亲。

    婚姻这种事,对双方来说,都牵涉到子女一辈子的事情,是谁家都不会草率对待的。虽然古代不流行什么自由恋爱,但要么就是彼此相熟知根知底的人家,要么就得是媒人在中间跑,彼此双方拉锯几个回合,暗地里也派人打听之类的,总之得把基本情况摸个差不多,彼此才敢许婚的。

    事实上现代社会批判的封建包办婚姻,并不是完全的“盲婚哑嫁”。

    如果你蒙着脑袋一头撞上去,人家甚至都不知道你是谁,只有撞个满头包的份儿,绝对不可能成功。

    蒋耘见周昂同意要向杜氏提亲,不由大喜。

    这是个实诚人,对周昂的感激也是的确发自肺腑,他甚至不等改日,周昂前脚走了,他后脚就携夫人一起,回了娘家。

    结果,尴尬的事情来了。

    蒋氏杜夫人的那位堂叔杜冕,面对一向看重的蒋耘的提亲,竟是直接一口回绝当天下午,蒋耘都没好意思去周昂家里等着,就直接在周昂下班回家的路上堵着他,见了面,也是一脸羞愧的模样,道:“愚兄……愚兄实在是……唉……”

    实话说,周昂也是有些吃惊的。

    原因有二:

    首先是蒋耘当初表示想居中促成这桩亲事的时候,曾经一再力陈,虽然杜氏的门第有些高,至少是对于周昂这样的小吏之家,还家道中落过,是有些高,但他夫人的那位叔父曾经说过,将来若为小女儿说亲,并不在意什么门第。

    他们只在乎两点:一是不要远嫁,就要嫁在本地,方便关照,二是要求对方家世清白,新女婿要仪表堂堂,对得起人家女孩儿的相貌即可。

    照理说,这两点周昂完全符合要求。

    周家祖居翎州,虽然父亲早逝,但现如今家中亲伯父算是个文化人,大兄在县衙,自己在县祝衙门,吃得都是公家饭,而且现在也购置了新宅子、新车大马,勉强算是重新又一步迈入了中产阶级家庭,更不用提周昂自己的条件,赞一句年少有为不过分,夸一句仪表堂堂俊逸不凡更是理所当然。

    这也是蒋耘想要促成这门亲事,且敢于去杜氏提亲的信心所在。

    第二个原因就是,根据大兄周晔打听来的消息,那杜冕的长女早年嫁的比较远,而且虽然时隔多年,但用心打听一下,还是能够打听到,他的大女儿嫁的,就不是什么显赫的人家。据说对方家里也是白身,什么官职都没有。

    要知道,他的大女儿可是嫡出,又是家中长女,在这个年代的谈婚论嫁来说,她嫁的好坏,是直接关系到下面的妹妹的可选择范围的嫡出的长姊打了样,庶出的妹妹是不大可能嫁的比姐姐好一头的,不然杜家可要家宅不宁。 : :

    长兄娶妇对弟弟们的影响,也大概如此。

    更不用提,时下大唐的风俗,本就讲究个高娶低嫁了。

    两方面相结合,又有一个对双方都知根知底的蒋耘居中背书,周昂这才心动,也觉得有一定把握把这个老婆讨回来。

    否则的话,他是不会同意蒋耘去开口的。

    然而没想到,居然还是小小地折戟沉沙了一把。

    听到这个消息,周昂有些不解,又觉得有点小打脸,便问原因是什么。

    蒋耘是个老实人,吭吭哧哧半天,到最后还是无奈地道:“还是……门第!”

    这个无解。

    当年估计也心思敞亮过,觉得门第不门第的,无所谓,反正自家也不缺钱,只要找个家世清白的,实在缺钱就多给点嫁妆嘛,女儿在家里反倒会更有话语权,但是……人家现在变卦了,你有什么办法?

    但这个就真的有点小打脸了。

    还好的是,此事顶多就是局限在杜冕、蒋耘,以及自己一家知道罢了,如果郭援像他自己承诺的那么嘴严的话,这事儿应当不会传入外人之耳,所以就算丢人,也只是在小范围内罢了。

    而且这也绝对不是人家蒋耘夫妇的错,人家是出于一片好心,想帮周昂结个良配来着,按照此前的情况,也的确是有不小的成功可能,结果……周昂先是故作潇洒地一笑,自嘲两句,随后还不得不反过来安慰蒋耘这个老实人。

    “伯道兄,大丈夫何患无妻?无妨,无妨的!”

    话是这么说,但蒋耘还是有些立足不住,再次道罪之后,很是羞愧地走了。

    周昂却在原地站了好半天。

    到底是有些……意难平!

    就这,看蒋耘刚才那副吭吭哧哧不知道怎么说的样子,“门第”二字应该已经是他极尽概括的结果,是很“中性”化的一个表述了,估计当时杜冕对他说的话,应该不会就是一句简单的“对方门第太低”之类。

    “我们家虽不是什么高门显宦,但我长得帅呀!你好歹派人打听打听不行?”

    实话说,本来周昂对于是否派人提亲,是否要顺应时代的来这么一场“盲婚哑嫁”,其实是有不小犹豫的,而对于对方,这位杜氏的小姐,则是既没有什么切真的了解,更谈不上什么喜欢喜爱之类,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期待不期待。

    但现在,被人家直接回绝了,周昂心里反倒有点翻来覆去的不舒服。

    他心里反倒惦记上了这杜家小姐都说相貌过人,到底有多漂亮呢?是不是会特别漂亮啊,所以她爹才会又反悔了,想要挑挑对方门第了?

    只是,重新回到马车上,命陆春生继续赶起马车一路回家去,这一路上,各种想法在自己脑子里打架,到最后,周昂却还是叹了口气:算了!

    不成就不成呗!

    小范围内丢了个面子而已,本就没见过面,毫无感情,因为不服气反倒惦记起来,还想去人家家里看看,就实在是心胸狭隘之举了。

    于是等回到家,吃罢晚饭,同周蔡氏、周子和一家人闲坐消食的时候,周昂正儿八经地说起这件事,告知自己母亲,事情失败了。

    周蔡氏叹了口气,倒是没有多问什么,片刻还笑道:“那就罢了!以后拣合适的,再继续留意就是了。咱家的门第,是比不了人家!”

    然而周子和却满心里为自己哥哥的遭遇而不忿,很是生气地嘟着嘴,生了好一阵子闷气,忍不住道:“是他们没福气!傻!”更新最快 手机端::

    周昂哈哈大笑。

    …………

    “子义兄,你最近的字越写越好,大有长进啊!”

    “那是因为你写的字帖好!”

    “哈哈哈哈……”

    公事房内,响起两个人的大笑声。

    今日闲暇,忙了几天的各种调查,没有取得什么大家想要的东西,渐渐的,至少表面上就开始松弛下来了,于是公事房内,又开始有了些人气。推牌九的推牌九,喝茶的喝茶,练字的练字,大家都稍事歇息。

    只是暗地里的线人们,还要继续绷紧了神经。

    林氏家族和摄魂术的事情,一来本身危害就极大,二来牵涉的事情又相当敏感,既然是太祝寺亲自交代下来的,从郡祝衙门到县祝衙门,都不敢轻忽。

    而对于周昂来说,被人瞧不上固然窝心,但也没受什么实质的损害,充其量就是自尊心受到了一点小小的打击罢了。他不是什么太大度的人,但也不至于小肚鸡肠到被人拒绝了就要怎样怎样,因此睡一觉醒来,便故意寻些叫自己开心的事情去做,一两天的时间一过,这件事在心里慢慢就淡了。

    身无任务,天气又炎热,他上午就真的不出门,懒洋洋地窝在家里,把上次借来的《汉书》中剩下的一点“表”也看完了,枯燥的不行,懒得再看第二遍,已经打算明日早起就来衙门借马,再去换一批书来看。

    中午照例提前过去,到衙门里蹭过饭,好不容易公事房里聚着人,他也不去看档案了,就跟大家一起闲扯,夸夸卫慈的字,惊讶地感慨赵忠今天居然没喝酒,甚至还过去旁观了一阵子推牌九。

    就这样很愉快地,一眨眼就该下班了。

    周昂等几个在本地有居所的,一下了班就晃晃悠悠地一边闲聊,一边溜达着往外走,到了门口,各自拱手作别。

    至于陆进,他是新丁,值夜的活儿偏多,今日照例还是要睡在衙门这边。

    然而,周昂上了陆春生驾着过来接他的马车,走出去没多远,道旁却忽然闪出一个肥头大耳的人来,抱住马车就喊,差一点就惊了马。

    陆春生一惊之下赶紧勒马,旋即大怒。

    周昂却已经跳下车来,一脸诧异地看着跪在自己身前抱着车辕的鲁大员,“怎么?又有狐妖去找你了?要报复你?”

    ***

    再求几张推荐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