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婆的头号黑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我们老板喜欢写点小东西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得到许可后,岁夕来到临近的一间亭子里,在木桌上找到了雕刻上去的一段文字:

    “长歌当哭,为那些无法兑现的诺言,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终散作云烟。”

    句子很美,和她那桌又截然不同。

    拿出手机上网搜索,依旧没有结果。

    又是一段原创句。

    岁夕默默用手机备忘录记下这段话,走向下一处,看到了第三段文字。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依旧是一段原创句。

    “晚风吹起你鬓间的白发,抚平回忆留下的疤。”

    这,还是一段原创句。

    整个庭院内东南西北四座吃饭的小亭子,每一处亭子里的木桌上都雕刻着一段原创句。

    句子优美,诗意盎然,字迹工整,苍劲有力,透过句子的背后,仿佛能够看见主人家当初雕刻这些字时的场景。

    “我们老板平日里没事就喜欢写点小东西,可别小看这几段话,就比如这句‘晚风吹起你鬓间的白发,抚平回忆留下的疤’,我还听我们家老板唱过呢!”跟在一旁的凉凉为其介绍道。

    唱过?

    “这是一首歌?”岁夕看着木桌上雕刻的这段话,眼里满是惊讶。

    “那可不!而且唱的可好听了。”

    提起江北,凉凉眼里是满满的骄傲。

    “我能见见你们老板嘛?”岁夕略有期许地问道。

    她现在处于‘演而优则唱’的阶段,但半年前出的第一张专辑却惨遭滑铁卢,仅仅是凭借着多年积攒的粉丝勉强达到了十万张的唱片销量。

    不可否认,也许她的唱功没有很好。

    但专辑本身的品质多多少少也存在一定的问题。

    好歌,难寻。

    这段时间以来,她都在寻找好的歌曲、适合她的歌曲,所以如果可以,她也想见见这位有才华的老板,倾听一下其笔下的歌。

    “不好意思,老板赶着回家给老婆做饭,已经走了。”凉凉耸耸肩,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整,江北是不可能还留在农家乐的。

    毕竟是有家室的男人。

    “这样啊……”

    岁夕高涨的情绪逐渐平复,略有些遗憾地点点头。

    饭吃完了。

    句子也欣赏完了。

    老板不在。

    也是时候离开了。

    “谢谢,买单吧。”

    “您好,一共三十元。”

    “这么便宜?”

    “老板临走前有交代,没能让客人品尝到想吃的菜是我们的责任,所以今晚的饭菜都只收成本价,以示歉意。”

    “……”

    真是一家充满着人情味的饭店,让岁夕离开时的心情都很是愉悦。

    只是回到家后,这股子愉悦便渐渐消退,眉宇间忧愁尽显。

    褪去衣物,洗净尘埃,裹上丝绸质的睡裙,一个人走到三楼露天阳台的沙发上坐下,望着远方的万家灯火静静发呆。

    夜已深。

    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挂,晚风吹过,鬓发拂面,脑海里想起的是在‘心情农家乐’看到的那几句话。

    “晚风吹起你鬓间的白发,抚平回忆留下的疤。”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好美的词,不知道唱出来会是怎样。”

    夜凉如水,阳台上响起了时断时续的歌声。

    ……

    五月,是劳动的季节。

    也是江北感冒的一天。

    “来,这是刚泡好的666牌成人感冒颗粒,把它喝掉。”

    “还有退烧贴和退烧药都备在医药箱里,如果出现发烧的迹象要及时记得吃。”

    “午饭就不要自己做了,我给爸爸妈妈打了电话,今天他们没事,等下会一起过来照顾你。”

    一大早,李幼清就忙里忙外,一边给江北冲感冒药,一边倒腾自己,忙的头昏眼花。

    “我没事,你去工作吧。”江北靠在床头,接过冲好的药,一口一口地喝下去。

    这个季节就是这样,温度变化莫测,让人措手不及,以至于被病毒入侵。

    “那我就先走了。”李幼清说完人已经到了鞋柜旁,今天拍戏是要前往新场地拍摄,路况什么的她都不是很清楚,必须早点出发,避免迟到。

    “嗯,路上注意安全。”喝完药,江北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闭上眼睛休息。

    感受还行。

    就是整个人无精打采的。

    李幼清换好鞋子,又不放心的走到卧室门前,看到江北闭上眼睛睡觉之后,这才悄悄地退出去。

    “咔~”

    门被轻轻地带上。

    《摄影机不要停》这部影片的故事发生主要地是在一座废弃的污水处理厂内,蔚蓝影视基地里并没有适合的取景地,所以导演海大胖几天前租赁了在安山大道旁的一家老旧的污水处理厂作为取景地。

    驱车半小时驶入安山大道时,李幼清隐约觉得这里有点眼熟。

    似乎江北经营的农家乐就在这条路上。

    不过印象不深,因为她只在农家乐开业的那天来过一次,时隔这么久,现在都有点记不清具体地方在哪。

    主要还是太偏僻,不经常去很难记住路。

    不过自打农家乐开业到现在已经有小半年时间,还没倒闭想来生意应该不错,回头再去看看。

    挥去心里的杂念,李幼清收心继续开车,赶往目的地。

    很快,就抵达污水处理厂。

    赶到这里时,剧组大部分成员已经到齐。

    “幼幼姐,你来啦。”

    “幼幼姐好。”

    “幼幼姐。”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剧组成员相互之间都很融洽,尤其是导演海大胖对李幼清的态度,更是让剧组成员清楚,这部剧的女主角来头不小。

    所以甭管年纪大的还是年纪小的,都会称呼李幼清一声:幼幼姐。

    这让一直处在底层的李幼清受宠若惊,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尊敬她,但她却没有因此而膨胀,反倒是更加坚定自己要努力演戏,要对得起大家的尊重。

    “努力,一定要成为像岁夕那样的人,甚至比她更好!”李幼清一边给自己加油,一边开始迅速进入状态,忙碌起来。

    上午。

    没有拍戏,剧组一直都在忙碌准备道具、对剧本、讨论拍摄方案,很快就到了中午十一点。

    “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下午正式开拍。”导演海大胖见时间差不多了,把剧组成员都叫到身边,说道。

    “要回市中心去吃饭吗?时间上会不会来不及?”有剧组人员担忧地问道。

    这里距离市中心还是有点远的,来回跑一趟最少一个小时,加上吃饭的时间肯定是不够。

    海大胖闻言笑了笑。

    回市中心?

    不可能的。

    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机会跪舔金主爸爸,不得抓紧啊?

    “距离这里差不多两公里,有一家心情农家乐,我们去那里吃。”

    心情农家乐?

    正在抓紧时间对台词的李幼清听到后一愣。

    这不是江北的店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