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飞越三十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章 换房间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哦,那给你送那边去?我估计下班前能做好,让一鸣再给提提意见。”张伍深倒没觉得改住和平宾馆有什么不妥,他知道李建国带着不少钱。

    “行!”李建国点点头,“你那些衣服多少钱来着?”

    张伍深想了想:“进价的话,是三十四块,你就给这个数好了。”

    李建国摇摇头:“哪能这么给,你平时能卖多少钱?”

    张伍深连连摇头:“我这刚搬出来就转给你了,还要赚多少,就三十六吧。”

    “那别多说了,今天这些给你四十块。”李建国从包里数出十张大团结,递过去,“嗯,我再放你这一点钱,这些之外,以后有什么比较新的衣服和包,你弄一些交给国平,他也有个女儿,比一鸣小一岁。多高来着?”

    “别别”刘国平也赶紧摇头。

    “别什么别啰嗦!”李建国拉过张伍深的手,把钱塞他手里,“就这样,大人孩子弄点衣服穿,孩子有个新包这都是应该的。”

    刘国平也不吭声了。

    两人还在推让。

    李一鸣突然开口:“爸,我还要一个箱子装东西,大概这么大就好了。”

    李一鸣比划了一下像个中小号的西瓜。

    李建国点点头:“我知道哪有现成的,过去买。你们先吃,我过去一下就回来。”

    “吃完过去不行?”

    “那行。”

    几个人加快速度,风卷似地把桌面清干净,最后就一盆鲜亮的骨头排在盆子里。

    李建国付了钱,告辞了老杨。

    大家来到那老赵的店,找那什么箱子,李建国让李一鸣自己挑,结果还真有一个老旧带锁的小木箱。

    “不是什么好木头,就是樟木的,喜欢就拿去给孩子玩吧。”老赵摆摆手,“别拿钱了。”

    李建国放下一包中华:“那你这留着,少抽点。”

    “赵伯伯,这儿有锁么?”李一鸣问道。

    “锁就自己买吧。”李建国说道。

    “等下,等下,我这有个挺有意思的锁。”老赵站起来,走到里屋拿出个东西出来递给李一鸣,“四人同心锁。”

    “同心锁?四人同心?”李一鸣接过这有点像小称砣的铜锁,打量了起来。

    四个锁眼分别在四个面上。

    “嗯,挺有意思的老锁,这有四个锁眼,要用四把钥匙来开。”老赵拿出四把钥匙,给几个人示意用法。

    钥匙锁齿高高低低,看起来都不一样。

    “这里有标着字,天地玄黄,开的顺序也是这样。”老赵拿着一把上面带着天字的钥匙给几个人看了看,然后插进锁眼里。

    “第一把扭过了,后面才能扭,这里头结构有点意思。”

    张伍深好奇地看看箱子:“这锁再牢也没用吧,这箱子也不牢靠。”

    “就是个小玩意,现在是没啥大用,真重要的就用保险箱了。”老赵把锁挂好,钥匙递给李一鸣,“给孩子玩吧。”

    “我喜欢这个。”李一鸣开心地接过,“谢谢赵伯伯。”

    “喜欢就好。”

    “这是个很好的玩具,如果知道里面怎么做的,以后可以生产出来”李一鸣打量着钥匙说道。

    “倒也是,行了,我们走吧,老赵你忙!”李建国招呼着大家撤散。

    出了门,把那箱子夹在刘国平后座上,李建国让他带单位去:“等我回来找你拿。”

    “我跟你把这送过去。”张伍深也上了车子,他后面一个大衣服包。

    “你现在回和平宾馆?”刘国平骑上车子,看着李建国,“明天我就不送你了,那车票可要收好。”

    李建国点点头,带着这些东西,还是住好一点放心,招待所管理实在是太散了。

    “行,那我过去了,你路上小心一点。一鸣,坐稳点!”刘国平仔细叮嘱。

    “国平叔,小张叔,你们路上骑车小心啊!”

    两队人在路口分开,各朝一边骑去,阳光下,渐行渐远。

    回到宾馆,先到旅客登记处,要续房间。

    宾馆里头人不多,几个员工都显得懒懒散散,可能是吃了饭五行缺觉,有的拿着报纸在吹风扇,有的吹着风扇看杂志。

    “同志,我要续一天房间,房间404”李建国客气地弄醒那个托着下巴打盹的女工作人员。

    “过点了,你们的房间已经被人住了。”郑吉媛看看登记册,抬头对李建国说道。

    墙上的钟指的时间已经是一点了,李建国也有些无奈:“那还有别的房间没?”

    还好房间里没留东西。

    他手里捏着钱,对面是个女同志,这就不好发烟了,发糖好像又没这个风俗,李建国对此也表示很无奈。

    “二楼的213,两人间。住不住?”

    “住!”李一鸣连连点头,那些故事的作者最害怕的就是这个404,很不吉利的样子,那自己当然也是能不住就不住,正好,虽然213这数字也经常出现在故事里,但总比那个好。

    “住。”李建国把钱递过去,工作证介绍信和昨天的入住单一起交给这女同志,看看李一鸣点点头,回头问道,“昨天的是不是现在结一下?”

    “嗯,一天一结的。”郑吉媛接过钱,从抽屉里拿出带复写的单据本,写了一下,“押金二十,房费十八块,找两块给。”

    她拿出两张一块钱。

    “给那两块的吧。”李建国笑着说道。

    “不都一样嘛!”郑吉媛满脸不爽表情,从抽屉拿出两块钱递回来,又收走两张大团结。

    李建国随手递给了李一鸣。

    又续了一天费用,李一鸣仔细地把那两块车工收好,这就不打算用了。

    到了房间,他把包放下。

    “一鸣,去冲下,这一身汗,天气太热。”李建国早就已经汗湿全身,他还是骑车带人,更是热。

    “爸,你先去吧,我理一下东西。”

    “理什么?”

    “我想再做些准备,如果有什么意外这些资料得有人交上去。”李一鸣没有说下去。

    李建国沉沉地点点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