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飞越三十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章 解围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喂,做什么的?”一个保卫叫住他。

    “哦,我来送东西,404房的李建国。”张伍深把包拿下来示意了下。

    “那边去登记。”保卫指了指登记处。

    “同志,我找人。”张伍深站在登记处那里,叫醒睡眼迷蒙的郑吉媛。

    “找谁?”

    “404房的李建国。”

    “404”郑吉媛翻看了一下,“没这人。”

    “不是不可能吧?”张伍深一头雾水,以为自己记错了,“那个李建国没这个人?”

    “叫李建国的人多了,”郑吉媛不耐烦了,刚刚一下被叫醒那起床气非常大。

    “他带着一个孩子,叫李一鸣。”张伍深又说道。

    郑吉媛好像想起点事,那个换了房间的父子俩,那个不要自己两张一块非得要一张两块的那个事,还有好像那个男的说下午有人找他,名字叫什么自己给忘记了。

    “工作证看一下。”郑吉媛板着脸说道。

    张伍深纠结了一下:“没有。”

    “没有?”郑吉媛眼珠子直上直下打量着这衣着还行的中青年,“社会青年?”

    张伍深脸皮抽动了一下,没说话,有些僵硬地看着她。

    他可以一秒钟之内因为一句知青常用语而激动,也会因为一个社青的叫法而激动,只不过这两种,是完全不一样的。

    前者,是因为胸中还有当年为了建设祖国而奔赴广阔天地的热血,后者,却是因为心中也有被人遗忘的伤痛。

    没说话就是默认了,郑吉媛面无表情:“没工作证不能上去,在这等吧。”

    “你们就不能上去个人问一下吗?我是有正事!”张伍深火了,他要送包给李一鸣,还想跟他请教点问题,结果这就被拦住了。

    “我们是保卫单位,有规定。没工作证没介绍信,社会青年随便进,出事谁负责?!”郑吉媛一个卫生眼甩过去,不理他了。

    张伍深气愤地一拍台面:“我是说你不能让人去叫一下人吗?!”

    “现在没空,都有事。”郑吉媛没好气地说道。

    张伍深环顾四周,大厅里七八个人,不是闲着啃瓜子抽烟聊天,就是看报纸杂志喝茶吹着风,偶尔瞥过来的眼神还带着冷淡的光。

    “这叫有事?!不是都闲着?”

    “没事你可以去叫啊!”郑吉媛哼了一声,对这个不可理喻的社会青年极度不满,看报纸不是事?吹风不是事?抽烟聊天不也是事?

    张伍深重重呼了口气,满胸的郁气堵在那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小张叔!”

    一个声音传过来。

    张伍深扭头看去,楼道上快步走来个少年,走得很快,没一会就到了眼前,正是李一鸣。

    张伍深莫名松了口气,看着这把自己从这难受的处境中解救出来的少年,他很有点感动。

    “一鸣。还好你正好出来,不然我还没法子上去。”张伍深提着包,示意着,“这给你带的,刚做好。”

    “我知道您等下,”李一鸣没有接这包,反而走到登记处那里,瞪着里头,绷着脸叫道,“喂。”

    郑吉媛正抬头看着,跟李一鸣对上了眼:“干嘛?喂什么喂!”

    “哼,登记员阿姨,你造吗?其实你也是社会青年!”李一鸣开口毫不犹豫地说道。

    郑吉媛被这没头没脑的话说得愣了一下,想了几秒脸色就变了,怒道:“我怎么是社会青年?我有单位的”

    “不管什么单位,都在社会里,我们国家还是社会主义社会,你也没到中年,所以你就是社会青年,还是社会女青年!”李一鸣满脸认真地说道。

    社会青年还不够,说我是社会女青年!?

    社会主义的青年就是社会青年了吗?!

    胡说八道!

    郑吉媛腾一下就火了,从椅子上哐下站起来:“这叫什么话,我有单位的!没单位的才叫社会青年,你懂不懂?!你小孩子怎么骂人?!”

    李一鸣连哼都不带哼的:“那你说我小张叔是社会青年,你为什么骂他?!他怎么你了,你为什么骂人?!为什么骂一个刚见面的人?!”

    “我我哪有骂!”郑吉媛急了,她完全没想到眼前看似瘦弱的少年嘴皮子竟然如此利落,三两句就让自己回不出话。

    “没有骂,那就是歧视!所以你是歧视没有单位的人?因为没有单位,所以你们就不让人进去?这是什么道理?有道理吗?还是你自己的规定?!”李一鸣接着质问道。

    “什么奇视?”郑吉媛一脸懵,然而她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你小孩子说什么呢!我们有安全规定的!”

    “规定有说只让人等,不上去问,不带人上去?所有社会青年不能上去?!”

    李一鸣毫不迟疑反问道,没等着对方再说,“规定拿出看,找出这条来!哼,没有?你们就是懒!什么有事,你们都闲着,所以就是懒,别找借口了,就是懒!”

    清脆又响亮的声音,伴着锐利明亮的眼神,刺得郑吉媛向后缩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