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十代掌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九十二章 明智之选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湖心岛?

    这三个字瞬间让江枫抓住了黑蛇之灵太华话中的关键,此刻去追究他如何得知此事并无多大意义,江枫猜想,更多的可能是它不受那桥上妖灵的负面影响,而自己很有可能一开始,甚至现在也受到些许的迷惑,无从准确判断周遭的环境。

    也就是说,自己无论从哪个方向离开,都难以躲开这蛊惑人心的妖灵?

    从空中离开?江枫不禁抬头望向那仍高悬在天空中的红月,此时,他蓦然发现,更多丝丝缕缕的有形迷雾,正从四面八方缓缓汇聚而来,试图将那红月遮掩,而那红月,似乎存有生机一般,在渐显浓郁的迷雾之中安然穿行,规避着对方的影响。

    似有玄机!

    江枫无心感叹,更不敢轻易飞到极高处,去探寻那里的奥秘,实际上,在石林幻境之中,他曾经这样做过,只不过除却感受到灵力在加速流失之外,并无所得,那些极高远的地方,应是此间的禁忌之地,至少以自己地级一重的修为,很难对那里进行有效的探索。

    排遣杂念,在黑蛇之灵太华的助力下,江枫又向湖心岛中心前行了片刻,争取将自己受到的影响变得更小,随即便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众物品。

    他打算布置远程传送法阵,让陈昆穿行至此,既然问题棘手,倒不如让他来解决,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来此间,不可能甘于受制于一只特殊的妖灵。

    来吧,为吾前驱,披荆斩棘!

    既然已经是一盟之内同乘之人,也来帮我分担一二,江枫心中隐隐为自己的解决方案窃喜,顺次洒出八枚灵石,看那阵法之中华光渐盛,心中的期待又浓了三分。

    脚下传来地动翻涌的感觉。

    难不成这陈昆,要从地中钻出来?江枫连续后退七步,望向那阵法之中凝出的渐渐变大的旋涡,以及不断涌出的碎石和泥沙,他陡然想起来,利用黑石离开,或许也是可行的,只不过还需要测试一二,看那妖灵的影响力是否能穿透地面才行。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阵法既成,便无法中止,陈昆可只给了自己一份材料的说,违约只会给双方后续的合作,带来更多的掣肘和牵绊。激流勇进,是无畏之选,而随机应变,则是眼下的明智之选。

    不过,看起来,这地动的烈度和持久时间,似乎超过了想象。

    …………

    地动!

    浅山宗,湛川镇西北,无名的地洞之中,土黄色的岩土四外崩塌,与从深处涌出的泥浆混合搅动,到处都一片狼藉!

    乌玄赶紧起身飞掠到半空之中,一边躲避胡乱纷飞的土石,一边观察上官博良之前所言的星斗大阵,此时,原本的布置早已崩坏,但上官博良周围的莲座仍在,他正要起身飞到对方身边,却感觉脚下那岩土坠落的中央,突然冲涌出一道金色的华光。

    那数丈围度的华光甚是浓郁锐烈,带着无尽炽热和震耳欲聋的声响,将那重重叠叠压在其上的岩土尽数冲散,蒸腾为无数的细碎烟尘,而那华光本身,竟然不受半点污损,径直冲向上方,似要挣脱束缚一般。

    这就是地脉中蕴藏的神力?

    乌玄心中感叹于上官博良引动的天地之力,正要避其锋芒,以免遭受无妄之灾,却发现上官博良身下的莲座,也同样透过重重遮天的烟尘,绽放出五彩的玄光,那纯粹无暇,不惹尘埃的色彩,快速旋转,杂糅在一处,冲进那不受拘束的华光之内,顿时,那华光仿若被擒住了一般,又像是被蛇击中了七寸一样,失却了劲力,变得柔软而蜷曲,随即化为一根土色蛟龙模样,看其颜色,被称为一只土龙也不为过,那土龙头部,蓦然睁开睚眦欲裂的猩红双眼,回头张望巡视,却没有冲向原本坐在莲座之上的上官博良,而是锁定了在空中驾驭飞剑悬浮的乌玄。

    这……

    乌玄陡然遍体生寒,即使华光卷曳的灼热气流环绕,也不能化解分毫,他随即后悔方才仓促做出的决定,御剑飞起固然能躲避乱石泥流的侵袭,但也将自己彻底暴露在他人的视野之下,不过即使重新再来,乌玄自忖,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谁知道上官博良说是引动地脉之力,结果却召唤出这样一个恐怖东西!

    吼!

    那土龙猩红的双目之下,陡然张开一道五六尺长的黝黑裂缝,内里模糊而又真切,正要吐出什么东西,它的腰间,却有一滴五彩光华,越变越大,径直向它的头部飞去

    ,那土龙似乎怕了,立即放弃了乌玄,奋力挣扎,想要甩脱那光华,却未能如愿,那光华仿若锁定了土龙一般,径直向它的头部飞去,还未等土龙从地脉中挣脱,便已如逆流疾行的飞鱼一般,直接贯穿粉碎了它的头部。

    啪!

    乌玄只感到耳中一声剧烈激荡,随即激发灵力护罩,护得自身周全,随即下意识的向一旁尚未崩塌的岩壁贴去,却见随着那五彩光华爆裂,那巨大身形的土龙,已经化为数百枚身形较小的存在,说是尺长小蛇也不为过。

    “还等什么!”

    低空中传来一声喝令,上官博良的身形随即从下方那尘烟尚未散去的未名之地穿梭而出,手中已经多了数百枚密密匝匝的五色手环,每只都如半个磨盘见方,那空中离散的小蛇,一见到他手中的手环,便仿佛水塘中久未饲喂的游鱼一般,向上官博良急速冲去。

    “帮我分担一二!”

    乌玄还未搭话,便只听得上官博良另一声低喝,随即便看见至少十几枚光环,在上官博良手中陡然消散,还未等他躲闪,便已经套在了自己右手之上。

    什么?

    乌玄根本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在自己身上做的手脚,这光环的瞬间挪移之法,足以印证此点,看那空中拥挤在一处的小蛇,部分已经放弃了上官博良,向自己冲了过来,他心中大急,不知道如何打算,只得拼命引动体内灵力,加上手中灵符,想要护住周身。

    “散灵!十几只奈你不得!这可是好东西。”

    “什么意思?”

    急切之中,乌玄虽然听得清晰,却未能立即领会真意,待到那土色涌动之物近身,这才做了决定,灵力护罩陡然收回,看那小蛇迅速冲进自己身体,一时间体内灵力翻腾雀跃,竟然无不舒爽。

    原来如此,这便是地脉之中蕴藏的纯净灵力吧?乌玄旋即有了明悟,任由那小蛇在身体之中游动,迅速被自己的身体吸收,困守的修为,再次松动,他也很快意识到,这小蛇之中,似乎同时蕴藏着些许大道的真意。

    包容,厚重,虽然仅仅是简单的天地法则,但却凝练至极,吸纳少许,并不会与自己早年立下的丹论相悖。

    他正沉醉于体内的突变,左手之上,随即再次出现了十几枚光环,涌向上官博良而未能挤在前方的小蛇,数只再次调转,向自己涌来,乌玄自感到身体还能承受,正要迎上前去,右手中却突然华光大盛,直接多了一团数不清的光环。

    这!

    “忍不住就径直落下,与我一同潜入地脉之中!”

    随之而来的一声低喝,让乌玄再次将目光转向上官博良,这才发现,对方已经被那围拢而来的小蛇紧紧锁住,化作一团炽烈的光球,而在那光球之中,上官博良的身形渐渐扭曲,似乎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

    这是要做什么?难不成要借地脉之力打通修为桎梏,直接突破,奔到地级去么?凡俗有句话,总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你这是贪多嚼不烂的节奏,地脉之力中蕴藏的大道虽好,包容性也不错,但吸纳多了也会危及性命,想必对方也是如此,倘若一意孤行,任凭地脉之力洗刷经脉,只会身陨道消。

    不能贪多!

    有着活生生的例子在前,乌玄顿时有了明悟,他从来不是贪心之人,心中轻笑一声,想要将手中的光环尽数甩脱。

    然而……

    那光环仿若长在自己身上一般,纹丝不动。

    嗯?

    这……大事不好!十几只小蛇已经冲涌近身,再次涌进体内,与方才的舒爽不同,被再次拓展的经脉,以及被滋养壮大的法相,此番却传来阵阵痛楚,再无之前的快意,乌玄不敢怠慢,灵力催动,想要借脚下飞剑腾挪,甩脱还未近身的小蛇,却感到周围仿若泥淖一般,行动受制。

    跑不掉?只是几十只的话,还好……

    感受到痛楚还在承受范围内,乌玄便弃了立即离开的想法,虽然会有经脉受损,但已然松动的修为,方才已经攀升了一重,还有继续加速的迹象,说是不贪心,但大道之期,怎么能叫做贪心呢?乌玄很快便说服了自己,心道这借阵法破开地脉的伟力,不是每个阵法师都能轻易做到的,也不是每个修士都能遇到的。

    挺住!忍得一时之痛,便是明智之选!

    然而好景不长,他发现左右手,甚至两脚之上,再次分别多了数十枚圆环。

    这……他发

    现属于上官博良的那团华光,已经开始向下方急速坠落,这家伙是要跑啊,乌玄眼角瞥见四外闪耀的华光,已经多到要遮蔽自己的视线,这才猛然醒觉,这名曰上官博良的修士,似乎之前说过,找不到人来分担,遇见自己便不能轻易放走类似的话。

    这际遇,虽是珍贵,但也九死一生,乌玄再不敢犹豫,一个念头收了飞剑,任凭自己向下方快速坠落,这些细小的土蛇遁速虽快,但不知为何,却对脚下的地脉少有眷恋,鲜有跟随而至者,待到乌玄坠入那渐渐散去的烟尘之中,他便遽然放出飞剑,稳住身形,却见上官博良正站在一处散发着蒸腾热气的地脉入口处。

    上官博良此时全身鲜血淋漓,创口密布,更有无数色彩斑块凝聚不散,原本品质上佳的袍服,只剩下得些许散乱布条,感知到乌玄靠近,他转身回望,嘴角裂开一笑,神色却有八分原本土蛇的模样,吓了乌玄一个激灵后退,以为是被那土蛇附体,失了魂智。

    “方才只是有些贪多,无妨,待到时日过了,自会化解。”上官博良轻笑一声,没去管乌玄的观感,“走吧,进入地脉,这是唯一的出路。”他嘿然一笑,看向乌玄手臂上,已经化为浓郁斑斓颜色的华光,“富贵险中求,这地脉悠长,定然藏有异宝,你我一同分享。”

    一同分享?

    乌玄登时回忆起方才的变故,说是“一同分享”,的确如此,体内的灵力涌动,雄浑不散,修为境界更是上升了接近两重,说起来,算是难得的机缘,这名曰上官博良的道友,之前也的确没有诓骗自己。

    只是,从进入这处地洞起,自己便陷入了被动的局面,落得随波逐流,方寸自主皆无,如今,更是没了一点退路,他转身看空中那些游弋不散的小蛇,又感受到四肢上那些看似无害,但却致命的斑斓色彩,心中喟叹一声。

    也罢,横竖跟着大佬跟着走,算得是明智之选。方才,他隐隐察觉到,这上官博良身上,已经有了些许地级的气息,虽然还未到达这个境界,但看上去身体的储备,已然足够,只等得一丝契机,凭丹论突破了。

    真是个不要命的家伙!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以至于此?

    …………

    这是个什么鬼东西!

    江枫看着地表涌动,缺口越来越大,直到不得已后退了数十步,才见到一枚身形巨大的,足有三丈来高的土人,从那地表的缺口,笨拙的爬了出来。

    这是什么出场?玩的是哪一手?

    江枫凝望着这土人模糊的面目,看不出一点金丹修士陈昆的模样,但他知道传送阵不可能有错,便安心等待那土人的变化,顺便将舌下的“魅心魔晶”压紧了些,不为别的,他担心万老魔,也同这陈昆一同前来,虽然之前被动使用古宝,被这幻境排斥的经历,让其心中怀疑,万老魔的真身,根本来不了此间。

    土人浑浑噩噩,似乎灵智不高,但有一点,似乎出自本能,它转身望向那处散乱的豁口,手中只是凝聚了些许灵力,便将那处缺口抚平,宛若从未有过一般。

    不错的能力,江枫心道,随即想到自己的黑石也可以,只不过需要依赖自己的操控而已,吐槽的同时,并未放松警惕。

    那土人再次回转身形,面向江枫,呆呆的伫立在那里,便一动不动,江枫翘首等待片刻,正要失了耐心,却见那土人胸前,陡然亮起一团黑光,那黑光旋即向一旁飞掠切割,仿若有人去刻画一般,渐渐成形,待到半个时辰之后,却是一种繁复无比的阵法。

    土人手中,这时候才凝出一块土灵石,镶嵌在那阵法中央,湛蓝色的光华,从那黑线凝结的阵法中涌动出来,张开一道不算太大的传送门。

    陈昆的脸在上面显现出来,他只是一笑,随即便出现在江枫身前。

    “知道你阵法造诣不行,所以,我才只让江掌门你召唤这土傀儡,相比起来,这容易得多。”

    你是在嘲笑我阵法造诣还不如这个土人么?

    江枫心中轻笑,丝毫不以为意,这点小伎俩还不足以让他心动,心动就意味着破绽,也容易被对方看破此时的心思,不过看陈昆如此谨慎,确实不像是有万老魔同行的模样,难道是自己想错了,来此幻境探索,的确是陈昆自己的主意?

    “不过,你似乎给我找了个不小的麻烦啊!”陈昆深吸一口气,目光投向远方,正是方才江枫遭遇那桥上魅心妖灵的方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