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野闲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4章 小白应该是蜕皮成功了吧!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着那四条被他用各种方式不小心弄死在池塘中的湖鱼,云不留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完全就和碾死一只蝼蚁一样。

    他有思索过这种心态,最终得到的答案是,可能是这些湖鱼的那对死鱼眼,让他感觉不到其他任何情绪的原因吧!

    那些野兽们,虽然表情不怎么到位,但是眼神却能传达出一些诸如弱小,无助,可怜等神色,能够让人心生恻隐。

    但是这些湖鱼,那对死鱼眼,完全没有任何其他情绪,是以云不留在面对它们的时候,想法就一点都不复杂了。

    他用精神意念控制着水属性能量,形成一道水流,将这四条不小心死亡的湖鱼送到了池塘边。

    然而,当他用精神意念控制风属性能量,形成一道风,想要将这四条湖鱼从池塘中卷上来时,却发现,根本办不到。

    原本他还曾想,自己既然已经能够控制风了,那是不是就可以凭此在空中飞行呢!想想都觉得这个想法真是美滋滋!

    但现在看来,显然是自己想多了。

    至少以目前这种情形来看,显然是不可能做到的。

    他只能乖乖走到池塘边,将它们从池塘里捞起来,然后放到露台边上,准备明天起来再宰杀了熬鱼汤。

    给这些湖鱼做完实验之后,云不留继续实验。

    他发现,游离于天地之间的那些能量,会以一个极为微妙的平衡相处着,让这些能量不会因为彼此之间属性不合而出现动荡。

    比如水与火两种属性难以共存,阴阳两种能量碰撞,便会形成新的能量,而这种能量却比他们更加暴躁,它们就是雷电能量。

    而有些能量相结合,是比较温和,甚至会有促进作用。

    云不留思索着,自己的体内,是不是要引入某种能量,来平衡一下阴阳两种能量,让他们相互之间不会一见面就爆炸?

    但很快,他就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有失偏颇,或者说过于片面。

    因为他想到了一个词阴阳交泰。

    也就是说,阴与阳这两种能量虽是对立的,但它们其实也是可以相互依存的,阴阳相合,水火互济,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只是要如何才能寻找到这个平衡点,这才是关键。

    于是,他开始慢慢实验。

    他不敢过多的将这两种能量扯入体内,免得自己又被电。

    两种能量如果仅仅只是一丝丝,产生的电流自然奈何不了他。

    毕竟被小毛球电了那么久,对电流多少也有了一些抵抗力。

    直到感觉到精神疲惫之后,他的精神意念又信马由缰地在这片天地中游荡起来,以此来放松自己的心神。

    他的精神意念其实也是有距离限制的,基本上也就只有不到五百米的距离罢了。当然,这个距离,其实已经很牛逼了。

    要知道,在这个距离形成的范围之中,在他的微观世界里,简直就是一片广阔到没有边际的世界。

    在这片广阔的世界里,他可以任意观察研究,任意调动当中的各种天地能量,虽然能够调动的量并不大。

    不过,他不敢将自己的精神意念钻入那座湖中,他怕引起湖中那只大怪兽的不满。就像今天他看小毛球,结果精神意念被电一样。

    要是湖底的大怪兽感觉到被他侵犯了隐私,朝他一声咆哮,他的精神意念会不会直接被它咆哮得涣散开来?

    所以,云不留现在很小心,特别是涉及到精神层次。

    毕竟精神上要是出了点什么问题,是很可能直接变成白痴的。

    精神意念在天地间游荡了一会之后,云不留便去休息了。

    然而,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云不留发现,小白居然不在身边。

    他拍了拍脸颊,让自己回过神来,然后往四周看了看。

    他估计,小白应该是蜕皮成功了吧!

    可想到它蜕皮居然如此悄无声息,没有将他吵醒,他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觉得自己睡的实在太沉太死了。

    虽说蛇在蠕动的时候不会有多大的动静,可怎么说,小白如今也不是一条普通的小蛇,而是长达四五米的大蛇了。

    这次蜕皮,估计还会变长。

    这样的大蛇,在蜕皮的时候,会没有一点动静?

    而且还是在竹楼里,随便动一下,底下的竹片都会发出声响。

    他只能说,自己睡得实在太沉了,根本没有半点危机意识。

    不过想到自己在这湖畔生活,还真没什么危险可防的,所有危险都被湖中隐藏的大佬给隔空挡住了。

    而如果湖中隐藏的大佬想要他小命的话,他就是再怎么堤防,也没个屁用。两者之间,完全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他摇了摇头,将这个问题抛出脑海,然后拍了拍脸颊,直接起床。

    想想当初自己老是无法突破被子与床的封印,云不留就觉得不可思议。不得不说,环境确实可以轻易改变一个人的习惯。

    起床看了下小毛球和小团子,看到它们还在休息,他便轻手轻脚步的下楼,结果没走两步,小毛球就醒了,嗖的声就从竹窗钻了出去。

    云不留愣了下,看向周围,倒不是因为小毛球的离去,也不是因为小虎崽醒来,在他脚步钻来钻去,而是,蛇皮呢?

    小白既然不在,那定然是蜕皮了,可它蜕下来的蛇皮呢?

    看了一圈,也没有看到蛇皮,云不留不由疑惑,小白难道还知道把自己的遗蜕给收起来?这智慧是不是有点过高了啊?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可不得不承认,这肯定是它暗地里将自己的蛇皮遗蜕给藏起来了,就像它平时悄悄藏起来拉臭臭一样。

    否则的话,它的蛇皮怎么可能消失不见?

    他摇了下头,转身下楼,小虎崽则亦步亦趋地跟随着他,给他一种它似乎对他更为依赖的感觉。

    以前他起床的时候,这小家伙虽然也会往他身边凑一凑,但很快就会转身下楼,而不会像今天这样,居然围在它脚边钻来钻去。

    他有些古怪地看着它,然后想起昨天那头小鹿崽。

    昨天那头小鹿崽也展现出了对他异常亲昵的举动,这根本就不像一个怕生的野兽应该有的举动。

    他又不是花见花开,兽见兽爱的人。

    但是,如果是因为他暗地里‘帮助’它们,促使它们对他生出一种亲近的感觉,那么,就完全可以说得通它们的异常举动了。

    洗漱结束之后,他便蹲在露台边上,观察起了那些昨晚被他用来做实验的湖鱼。很快,他就发现,那些被他注入水属性能量,不论是饱和还是没有饱和的,都活得很欢快,块头似乎都大了些许。

    当然,他知道这肯定是自己的错觉,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但是它们的动作,似乎更敏捷了一些倒是真的。

    至少它们看起来,要比其他湖鱼更加活泼好动一些。

    而且让云不留觉得惊异的是,这几条湖鱼在看到他站在露台边上看着它们时,居然朝他游了过来,然后频频跃出水面。

    那模样,仿佛就像是在它面前邀宠一样。

    云不留又想到了昨天那只小鹿崽和今天早上的小虎崽。这让他觉得,这些被他注入能量的动物,似乎都会对他心生好感。

    跳了几次之后,那几条湖鱼才潜入水中。

    其中就包括被他注入金属性能量的那条,以及注入木属性能量的那条。至于被他注入土属性能量的那条,已经在池塘里飘着了。

    显然,土属性进入水属性的湖鱼体内,也是会死鱼的。但它们死亡的速度,显然没有火属性和阴阳属性那么快。

    不过要论活泼程度,显然是水属性和金属性的那三条要高些。

    观察了一阵,云不留便转身进入小竹楼,从小竹楼正门出来。

    为了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他特意走到小鹿崽和母鹿身前不远处。

    果然,他才刚走向这对鹿母子,那头小鹿崽便屁颠屁颠朝他小跑了过来,用小脑袋碰了碰它之后,才转身跑去吃草。

    云不留估计,如果自己昨天就注意一下,朝它接近的话,相信昨天应该就能发现这一点了。

    可惜,他根本没有发现这点,忙着自己的事情去了。

    伸手摸了摸这个对自己莫明亲近的小鹿崽的小脑袋,云不留便去准备早餐了。

    早餐就是熬鱼汤,将几条被他整挂掉的湖鱼去鳞除脏,而后斩成几段,扔到大锅里,再加入野生姜,然后又斩了几段莲藕进去。

    就这样放在大锅里慢慢熬,然后他就去锻炼了。

    小树林里,已经被他用阴阳能量轰出一条长达百米,宽达十几米的通道,通道内孤伶伶矗立着几棵底下一段没有树皮的大树。

    地面是一片翻新的红黑色泥土,那些枯叶与灌木,全都消失了。

    半个小时后,又一团能量在那条通道上爆发开来。

    云不留喘着气,带着有些肿胀感的胳膊回来,示意小毛球给他来上一发,坐在地上抽搐了几下。

    虽然已经习惯了这种电击的感觉,但抽搐依然还是免不了。

    等抽搐结束,云不留又将心神沉入体内,进入内视状态,去寻找自己做了‘666’记号的那些细胞。

    PS:继续码字,争取再更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