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野闲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6章 小白,来,叫爸爸。呯…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虽然小白只是简单说了句谢谢,但是云不留还是很惊喜的。

    这种惊喜,与得到金骨金髓的惊喜完全不同,在他看来,多少有点像自己养的女儿终于开口叫‘爸爸’了一样。

    虽然它一点都没有拿他当爹的意思,一言不和就撞他。

    但他依然还是忍不住开心,然后想着,小毛球什么时候会开口?

    他现在已经隐隐有些明白小白为何不愿开口和他交流了,估计就是因为声音听起来带着点稚气,所以不愿多言。

    不过云不留依然不觉得有什么,只是觉得小白有点笨笨的可爱。

    用精神力模拟发声,这有点像幻术,所以模拟发出来的声音是可以改变的,甚至可以变成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这也是为何他觉得这有点像幻术的原因,因为精神力所接触的所有画面,都可以是自己所想象出来的,其实都是假的。

    所以小白完全可以将那点稚气的声音掩盖掉,可它却没有。

    没有不要紧,可它还不许他笑它年纪小。

    它确实年纪小啊!

    哎!真是个死傲娇。

    如果可以变身,它估计应该是个傲娇小萝莉吧!

    想象着小白变成小萝莉的模样,然后叫自己爸爸,云不留就忍不住和小白探讨一下其中的可能性。虽然没当过爹,可他很愿意听到有一个糯糯的声音,甜甜的叫自己‘爸爸’啊!

    结果他又被撞飞了出去,这次撞得更远,疼得他直抽抽。

    “得得,不愿意就不愿意嘛!为什么要动手呢!”

    云不留揉着胸口,从地上坐起,一脸无言。

    看到它又想上来给他来一下,云不留立马转移了话题,指了指那堆金骨,问它:“它是你的大敌?”

    小白沉吟了下,点了点头。

    云不留点了点头,长长呼了口气,“那我就不需要内疚了,谁叫你是我女儿……停停,你不是我女儿,我们只是关系好一点。”

    见云不留很从心,它才缩回脑袋,然后看着那堆金骨,大脑袋伸了伸,从中找出一堆脊椎骨,直接就给吞了下去。

    将大半条脊柱都吞掉之后,它才心满意足地停了下来,然后朝他耍耍那颗大脑袋,转身离去,慢幽幽地钻入湖中。

    对于小白这种明抢的行为,云不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谁叫他把它当女儿来养了呢!

    其实它吞掉的那些金骨,对于整副骸骨来说,也不算多。

    剩下的脊椎骨,头脑,肋骨,这些金骨之中所蕴含着的金髓,也同样不少,特别是那块硕大的头骨。

    那块应该可以说是整副骸骨当中,最闪亮的一块了。

    如果之前对老古还有那么点内疚的话,那么现在基本上就没了。

    从小白谢谢他,并承认老古是他的仇敌之后,云不留就认为自己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为了小白扫清障碍而已。

    他又给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找了一个极其光明正大的借口。

    可怜的老古,压根不知道它的云兄弟其实是个极其没原则的家伙。和他做朋友这么久,还不如小白跟他说的一句‘谢谢’。

    小白回到湖中之后,猴子终于松了口气,朝云不留吱吱叫了叫。

    看它想离开,云不留叫它等一会。

    然后他便在金骨旁边点了一堆篝火,又搬了个大木桶过来,用特殊金属打造的小刀,以源炁包裹,在其中一块脊椎骨上戳个小洞,再用精神力将这些金髓从金骨之中逼出。

    金髓滴入放置在大木桶里的竹碗里,滴了有半碗,估计有三百毫升左右,云不留才将这半碗金骨递给猴子。

    “来,好兄弟,见者有份,喝了再走!”

    猴子双眸放光,挠耳挠腮一番,看起来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最后还是忍不住金髓对它的诱惑跑了过来,端起竹碗便饮。

    最后整个竹碗被它舔得干干净净,仿佛要把竹碗都吃掉一样。

    云不留又装了一碗,倒在小毛球的小木盆里,小毛球自然不会和云不留客气,整个脑袋都埋到木盆里去了。

    虎子,小团子,大风,就连鹿崽,鹿崽它娘,都分到了一些。

    而后云不留又用精神力分出几滴金髓,用精神力送到野峰巢里的那只蜂王面前,让那只蜂王将这几滴金髓给吞了。

    看着它们一个个都在喝,云不留自己倒是不着急,他将那些金骨一根根用小刀戳个窟窿,然后用精神力将里面的金髓逼出。

    忙活到半夜,收集到的金髓起码有二三十升。

    这还没包括那块巨大的头骨里面的金髓。

    除了这些金髓,这些金骨还可以熬成金汤。

    看着这一堆金骨,还有那半截金色象牙,云不留觉得,自己身体这个无底洞,这回肯定可以填满了。

    从那此鑫骨当中挑出九颗超级猛兽獠牙,云不留将这些獠牙带回崖上的小木屋,将它们摆放到大厅里。

    这些是八头超级猛兽和老古的獠牙,其他的,他都觉得可以熬成金汤,包括大厅里的那几根之前他用来研究的金骨。

    将它们摆放好之后,云不留又拿着衣服下了崖,清清爽爽地洗了个澡,换上粗布麻衣,然后将沾着血的兽皮衣洗掉,回到崖上。

    坐在露台的躺椅上,他搬来那块头骨,用小刀在骨头上戳了个窟窿,然后将其中的金髓吸出。

    将金骨内的金髓一股脑儿吸完,云不留打了个饱嗝,而后默默靠坐在躺椅上,精神力释放出去,开始研究起这些金骨上的符文链。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是这么久以来,云不留和他的宠物们过得最幸福的一段时光了。

    天天喝金髓,体质简直可以说是一天一个变化。

    从外表上看,云不留和小毛球倒是没有多大变化,变化最大的是大风和虎子,以及小团子,那体型,完全就是噌噌往上长。

    当然,还有那只被他喂了几次金髓的蜂王,个头都快有正常人的拳头大小了,而它生出来的新一代野蜂,同样不小。

    云不留觉得这窝野蜂已经开始换代了。

    不过,最让他觉得最为意外的,并不是他和那些宠物们,而是池塘里的一株荷花,一株变异了的荷花,长势惊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天身上沾了金髓,所以在洗澡的时候洗进了池塘,被那株荷花给吸收了。

    Ps:五更,打完收工,大家晚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