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四十四章 敖乙渡劫闯金仙,小琼峰外起波澜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庭,太白宫前。

    李长寿坐在一张圈椅中,看着前方那人头攒动的殿前空地。

    今日的热闹并无他事,敖乙将渡金仙之劫。

    龙王血脉渡金仙劫本就不是难事,敖乙更是天庭将领、为天道卖命,已入神位之列,自不必多担心他渡劫之事。

    当然,稳妥起见,李长寿还是将自己炼制的最强七品救命丹,提前给了敖乙一堆。

    在此地的纸道人带着一颗九转金丹,若敖乙撑不过金仙劫,就直接将九转金丹甩过去。

    说起来,龙族的修行之路,当真比人族简单了许多。

    人族修行:入门、得法、吸纳灵气、辟谷、净化道躯、感悟大道、构建道基、积累修为、成仙成道。

    绝大多数的人族炼气士,要么是死在了斗法,要么就是老死在了瓶颈处。

    龙族修行:开启血脉、进一步开启血脉、深入开启血脉、金仙长生!

    ‘你现在是一条合格的龙王血脉战龙了,继续努力成大罗境,就可以做一个合格的龙王候选了。’

    这就是为何,龙族、凤族、麒麟族代表的‘海空陆’三族,在远古无伤发育了许久后,有实力打破远古洪荒天地。

    故,今日敖乙渡劫,李长寿决定小小的‘操办’一场,为天庭提提士气。

    此时在太白宫前的,有敖乙之妻、海族小公主姜思儿,也有龙族四海的几位龙子、长老,其余大多是天庭将领。

    敖乙的友人尽数到场,也有凑热闹的天庭散仙过来捧场。

    在李长寿背后,天庭龙吉公主正闭目养神,手腕坠着一只花篮,里面有给敖乙的贺礼。

    龙吉右侧则是金鹏与灵珠子,前者一身金色战甲,后者一身青衣长袍。

    在后方不远的玉柱旁,一颗小脑袋探了出来,头上戴着两只兔耳发饰,小心翼翼看着这边的情形,自是被姮娥仙子派来送贺礼的小玉兔。

    嗯,灵珠子的好兄弟。

    说起姮娥,李长寿又想到了浪前辈的‘年记’,越品越觉得……

    这位同乡前辈实在是太浪了!

    感情,巫妖大战最初爆发,是因为浪前辈去偷香窃玉,被妖庭发现了踪迹。

    而后,妖帝大怒狂呼:‘何人敢擅闯天庭?’

    某祖巫闻言哈哈大笑:‘区区妖庭,如何能拦得住咱们兄弟来去自如的身形?’

    某妖帝:‘彼其娘之!今日开战!吾势要杀尽巫族!’

    然后就爆发了第一次巫妖大战,搞得生灵涂炭?

    到了女娲圣人口中,就成了那句【幕后操纵引发巫妖大战】?

    这未免……

    一点点人教粗话卡在嗓子尖,被李长寿默默咽了回去。

    怪不得浪前辈会成为天道禁忌!

    这是有空写在‘年记’里面的,没写里面的浪荡事,肯定不知还有多少!

    单从这个角度而言,李长寿觉得道祖老爷确实……

    干得漂亮。

    来自同乡人的一点小吐槽。

    虽是同乡,理念却不一定相同,三观也可能天差地别。

    就好比面对感情问题,李长寿跟云霄如今也算情投意合,只因云霄前路有劫难,他一直都在下意识避免跟云霄发展太快,想等帮云霄度过劫难了,再跟云霄谈一谈同居这种小事。

    有些事,李长寿也不能免俗,挺向往。

    但时机不成熟、条件不允许,若不去首要看待云霄前路的劫难,那不是摆明了不想负责……

    套路虽多,但要用在正途。

    怼该怼之人、算该算之事,不然必遭因果反噬,实乃稳教之大忌!

    从‘年记’中,李长寿暂时可以得出的结论并不多。

    首先,浪前辈如果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应该是遇到过开天辟地时的盘古大神。

    浪前辈提到了‘第二意识’,以及‘这具身体修为这么高了’,李长寿推敲了很久,确定了一个可能性最大的故事脉络。

    【因开天辟地的波动,浪降临到了洪荒之中,与盘古大神结交,而后因某种原因,自身陷入重伤,被盘古神或是浪前辈自己,凝出了一具躯体、培养了第二意识,让这意识自行修行,本意识陷入沉眠,许久之后方才醒来。】

    天道毁灭浪前辈时,应该是渣都不留。

    再有,浪有刻意与女娲圣人保持距离,应该是怕被女娲娘娘成圣后清算……这点倒是值得好评。

    ‘年记’最诡异的地方,在于最后几条,透露出了浪前辈的困惑、不解,甚至自我否定。

    这位浪前辈的情绪明显有些不对劲,联系到鸿钧道祖所说,浪前辈不知何故要毁灭天地,前后反倒是对上了……

    浪前辈说的‘错了’,到底是什么错了?

    李长寿坐在圈椅中瞎想了一阵,直到视线捕捉到走向前来的敖乙,才将心底的疑惑尽数清空。

    所知讯息不足,难以形成有效结论。

    今后若是有机缘能了解到更多【历史】,再去琢磨这些陈年往事吧。

    敖乙快步到了近前。

    作为已有声名的天庭小将,敖乙今日也着重打扮了一番,头戴龙纹金笠盔、半身金链锁子甲,那玄色战裙上绣着腾飞青龙,与长靴之上的龙珠交相辉映。

    这一身尽是灵宝,也是敖乙上天后,第一次穿非天庭制式的铠甲。

    毕竟,今天也是东海龙宫二太子渡劫,龙王龙母虽未亲至,但也来了几位龙族长老、才俊,敖乙也需适当高调些。

    维护龙族洪荒大户的外在形象!

    敖乙行至殿前,在李长寿面前抱拳行礼,朗声道:

    “天河水军副统领敖乙,今日欲渡劫修得金仙道果,特与星君大人禀告!”

    李长寿站起身来,此时虽是白发白眉的老神仙模样,却让不少仙子侧目。

    当然,更多炙热的目光,还是来自于天兵天将。

    李长寿将敖乙扶起,笑道:“你我本就兄弟,何必如此拘礼。

    今日你要去闯金仙天堑,为兄也无太多能助你之处,该叮嘱的都已叮嘱了,此时也只能祝你功成圆满,成就金仙大道,为天庭增一员猛将!”

    敖乙抬头看着李长寿,那张早已比少年时沉稳成熟许多,却依然带着几分清秀的面容,此刻满是感激。

    他重重地点头,又转身看了眼姜思儿,对姜思儿抱拳振了振手臂;

    随后毅然转身,一步跃起,身形在空中化作六百丈长青龙,龙尾一摆飞出百里!

    “夫君!”

    姜思儿向前追出几步,美目中带着几分忧色。

    李长寿道:“不必担心,十拿九稳。”

    姜思儿感激的一笑,目光始终舍不得离开那青龙之影。

    青龙盘踞于云雾之中,按自己教主哥哥此前叮嘱话语,仰头低吼:

    “还请天道降下金仙天劫!”

    敖乙喊声刚过,就听轰隆几声,太白宫方圆千里风云变色!

    第七重天的天穹被黑云遮掩,浓郁无比的天劫之力朝青龙头顶汇聚,化作了一层层宝塔之状!

    九层黑塔真天悬,三千神魔显影踪!

    某截教仙宗道承出身的天将,此刻禁不住倒吸一口气:

    “啊?竟是九重金仙天劫!”

    当真不如截教圣人道场出身的仙人专业。

    李长寿仔细感应了一阵,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

    这金仙劫虽厉害,敖乙的真龙之躯也是不弱,成功把握九成……咳,九成七。

    多的零点一,给道祖的小情绪。

    此时,敖乙也没让李长寿失望,身为稳教元老级人物,仰头大吼一声:

    “天河水军副统领,东海龙宫龙王二子,敖乙!

    多谢天道老爷百忙之中抽空来劈!”

    他话音刚落,本还在酝酿的雷劫瞬间倾覆而下!

    紫蓝相间的雷幕如瀑,浩浩荡荡的天威奔涌,天阙被照的透亮,那青龙被直接吞没!

    姜思儿下意识攥紧秀拳,咬着嘴唇,满是担心地看着这一幕。

    昂

    龙吟声穿透雷幕!

    待雷光消退,那青龙浑身鳞片染上了少许焦黑,背部少部分区域被劈的皮开肉绽,那双龙目之中满是坚定,昂首对着上方劫云低吼了一声。

    再来!

    少顷,雷光再闪……

    李长寿此时已坐回了圈椅中,嘴角又露出了微笑。

    不少担心敖乙是否能挺过金仙劫的天将,看到太白星君的表情,顿时放心了不少。

    而那些龙族来龙……自信,从始至终都无比自信。

    若是龙王二太子都不能渡过金仙劫,他们龙族也不用在天地间继续混下去了。

    李长寿注意到这般细节,手指敲了敲座椅的扶手。

    龙族之腐朽,其实就在于血脉二字上。

    依靠血脉之力,龙族建立起了一个等级森严的内部秩序;

    东海海眼被破、龙族遭劫的那次,那头黑蛟虽将这个秩序撞开了些许裂缝,但依然无比坚固。

    老师提醒过自己,要提防龙族自满自大,破坏天庭好不容易得来的局面。

    这事必须仔细斟酌。

    侧旁,卞庄低头走来,小声问:“星君大人,末将……可以用铜镜直播这情形吗?”

    “自然,”李长寿笑道,“记得莫要乱说、乱讲。”

    “是!”

    卞庄顿时喜滋滋地答应了下来。

    转眼,百多道身影飞到空中,一人拿着两面铜镜,相隔少许距离,从不同角度开始直播这场渡劫盛事!

    待敖乙那边开始落下第三道天劫,雷霆与天火齐飞,龙血与灵气共溅。

    李长寿闭上双眼,留下部分心神在此地观察敖乙的状况,随时准备出手扔九转金丹,其余心神尽皆回归本体。

    本体在小琼峰一处空旷的林地睁开双眼。

    唉,又到了一劫一度的天道关爱环节。

    规矩他懂,九成八的天罚嘛。

    如今八九玄功也算有成,一滴半的祖巫精血已完全消化,被道祖老爷劈一顿就劈一顿,这有什么大不了?

    让别人来,他们还不一定有这待遇!

    为此,李长寿有感而发,特地作诗一首。

    【《挨抽》

    洪荒?佚名

    小时候,天劫是令人生畏的烤仙肉机,小命在这头,成仙在那头。

    长大后,天劫是摆在面前的艰险雄关,小命在这头,长生在那头。

    后来啊,天劫是是一条条紫色的神雷,小命在这头,屁股在那头……

    苦难,也可享受。】

    敖乙开始渡第四道天劫!

    李长寿仰头看着阴沉的天空,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对着天空拱拱手。

    又一阵……敖乙开始渡第五重天劫。

    李长寿眉头一皱,略微有些紧张,总觉得天道在酝酿一波大招,自己这次还是要多准备一些障眼阵法……

    敖乙开始渡第六重天劫……

    敖乙开始渡第七重天劫、敖乙冲上去了!

    带着一声勇猛无畏的龙吟,青龙直接撞入了那九层黑塔劫云之中,青蓝色的冲击波在天边远远荡开,化作狂风席卷方圆数千里之地!

    一时电闪雷鸣,无数闪电对敖乙劈砍,层层天火包裹青龙血迹斑斑的身躯!

    青龙沐浴雷光天火之中,身形奋力摇摆,仰头发出一声声气力十足的龙吟,霸气尽显!

    终于,宝塔顶端酝酿出层层雷光,一颗融合了雷、火、风、水之力的天劫雷球,抽干了整个天劫之力,朝敖乙镇压而下。

    青龙浑身浴血,身上鳞片小半已破损,但此时犹自毫无畏惧!

    昂首,举爪,修长的龙身挺立而起,浑身震颤中,涌出一股股血脉之力。

    我,敖乙,祖龙之孙,龙王之子!

    龙族入天庭先行者,已经做完了自己的大事,但必将成为族内的一根支柱,成为教主哥哥左膀右臂!

    此刻面对天劫最后一重,成则一飞冲天,败则粉身碎骨,当无悔天地一行!

    愿吾龙族,长盛不衰!

    昂

    敖乙一双龙目迸发出璀璨光亮,龙首之后的逆鳞闪耀出紫红色光亮,龙躯直直飞起,撞向那最强的一记天劫!

    蜕变!

    跃升!

    百死不悔,战魂不熄!

    震天的雷炸之声中,敖乙身躯被雷光吞没,而后天劫之力一瞬爆涌,疯狂轰击敖乙全身各处,敖乙元神被心魔之火疯狂灼烧。

    他在咬牙硬挺,不肯发出半声痛哼,意识恍然有些模糊,心底却泛起了自己昨日与教主哥哥的对话:

    ‘一转眼你也要金仙劫了,我自是不担心你的实力,但总归是要问一句,道心可有缝隙?’

    ‘嗯……有。’

    ‘哦?是什么?’

    ‘一个冷面老道,人族练气士……不过这也不重要了,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我今日之之成就。

    这次金仙劫,乙定克服这般心魔,定不会让兄长失望。’

    ‘加油!你可以的!克服执念……啊哈哈哈哈,谁还没个不堪的往事!’

    “那老道!”

    雷光中,浑身是血的敖乙突然怒吼,声传整个天阙!

    李长寿精神一震,道心略微有那么一点忐忑,毕竟,南海洗龙案……

    轰!

    似是敖乙的龙躯直接炸裂,但仔细一看,却是敖乙最外层的龙鳞炸飞开来,在他大吼声中,龙躯各处血光涌动,竟在雷劫之中飞速涨大!

    一片片银白色的龙鳞从敖乙脊背探出,转眼将他身躯包裹,一根根银色的龙鬃飘柔柔顺,迸发出璀璨的银光,强行将最后的天劫之力冲散!

    千丈长的银龙冲天而起,撞碎劫云,在空中仰头咆哮,用龙族古语,爆发出了心底那声等待多年的呐喊:

    “我不怕你了!”

    侧旁姜思儿喜极而泣,李长寿却是嘴角微微抽搐,心底叹了口气。

    以后,还是对敖乙……再好点吧。

    不过话说回来,此次自己的亲友渡劫,为什么自己没遭天罚?

    道祖老爷烦了?腻了?

    李长寿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坐在那陷入沉思。

    似乎,是跟自己干预天劫的程度有关。

    带着复杂的心情,李长寿本体遁入地下密室,躲去了安稳之地;

    在天庭的纸道人也站起身来,与众天庭兵将等待敖乙回返。

    接下来是给敖乙举办的庆贺仙宴,虽热闹,但也不必耗费什么心神。

    ……

    敖乙顺利渡过天劫后,实力全面飞跃。

    天劫对人族的好处,大多集中在‘大道感悟’类;

    而龙族经过天劫洗礼,却能激发自身血脉,得到全面升华。

    李长寿后面特准了敖乙几年假期,让他能跟姜思儿好好腻歪,且在龙宫做些应酬。

    又半个月后,各处再次恢复了平稳,但这平稳之下却暗藏汹涌。

    此前度仙门响起的急促钟声,就是因度仙门遭受到了新一轮威胁。

    度仙门有几名外门执事,在外奔走时遭了算计,二死六伤。

    但好在,度仙门如今已是今非昔比,而度仙门的掌门季无忧此次也没直接上头,知道大劫在头顶盘旋,做出了相对稳健的选择。

    封山。

    李长寿对此事给予了较高的关注,用纸道人调查了背后对度仙门出手的势力,发现对方并没有明显的大教背景,这次跟度仙门外门执事起冲突,也是因争夺宝物……

    劫运作祟?

    李长寿并未放下警惕,持续暗中调查此事。

    正当李长寿担心,度仙门将会卷入仙门之乱,开始盘算如何帮度仙门度过这次劫难时,南海海神庙来了两个阐教的熟客,给李长寿带来了一则比较关键的情报。

    所谓的阐教熟客,自是太乙与玉鼎。

    他们带来的消息,却是与一直平静的人族凡俗有关。

    玉鼎真人道:“贫道本是在三千世界中,去为戬儿找寻下一个历练处,不曾想遇到几名金仙境邪修在一处小仙门中烧杀抢掠。

    贫道出手击毙了这几名邪修后,在他们储物法宝中发现了这枚玉符。”

    “哦?”

    李长寿将玉符接过,放在纸道人掌心,打起精神、做好准备,小心翼翼探查了其内的内容,眉头渐渐皱起。

    这几名邪修接了个活,雇主让他们三个月后,于五部洲南海之地集结。

    这玉符之中信息有限,只有去哪集合,以及各类叮嘱,只透露出,这次是要去南赡部洲之中杀几个凡人帝王。

    莫非,有人针对天庭支持的商部族,意图扰乱封神大劫的节奏?

    此事天道岂会坐视不管?

    也不对,或许让玉鼎真人遇到这几个邪修,得到这封密信,本就是天道在背后指引。

    虽然有孔萱大姐头在商部族坐镇,但李长寿还是决定稳一手。

    “后土娘娘的七情化身转世身就在南赡部洲玩耍,此事不得不重视起来。

    两位师兄可有空闲,能否在南洲做个照应?”

    玉鼎真人含笑点头,太乙真人却是眉头紧皱,沉吟几声:“这个,贫道就算了。”

    “师兄有事要忙也无妨。”

    “这个,也不是有要事,就是……有时候,长庚你也知道,贫道这嘴它有自己的想法……”

    太乙真人苦笑道:“总之,莫要让贫道与七情化身碰面就好。”

    李长寿和玉鼎真人对视一眼,两人不由仰头大笑,笑出了没心没肺之感。

    与此同时,一道玉符划破东胜神洲的天际,砸向了度仙门的护山大阵,即将砸上大阵那丝薄润滑的光壁时,被一只大手稳稳接住。

    “咳,咳咳!师父他老人家怎么突然传信?”

    【PS:玉兔练舞第二弹已顺利上线,上个月更新31W成稿,这个月作者菌会继续努力,保质保量!求票求订阅!虽然上半年可能留下了诸多遗憾,但下半年,祝老爷们喜事连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