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就是卖猪肉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03 吃独食?这谁忍得住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王泉的要求不算过分,早些年很多地方都在积极搞种植回收合同,老板跟农户提前签订收购合同,种植出来的产品不能卖给别人,同时给出一个最低市场保护价。

    这样做能让农户种植的时候没有思想压力,同时老板也能预估出自己能够回收多少产量,对自己的经济回报做出一个简单的预估。

    因为行情的变化,也曾有过撕毁合同的事情发生,但赵磊不相信王泉会这样做,同样,各乡镇的镇长也不相信王泉会这样做。

    得到县里的通知后,各个乡镇立进入工作状态,抽调人员培训宣讲话术。

    如果只是为了单纯的提高老百姓收入,他们不会这么积极配合,大家心照不宣的是王泉从仁和乡走了出来。他能在二郎镇投建大型屠宰场,谁敢保证他不会在其他乡镇投建其他的项目?这样一个财神爷,就算不能交好,最起码也得表现出良好的配合态度,为以后有可能发生的合作打下基础不是?

    “喂,喂……”

    “下面播报一条通知,啊!”

    “刚刚接到镇里通知,为了鼓励农民创收,县里专门申请了一批养殖专项补贴资金。想要养猪的人注意了,从今天开始,购买仔猪饲养的,每头仔猪给予五百块钱的现金补贴,数量不限啊!另外,仔猪和母猪一起购买的,不但能享受到仔猪现金补贴,还能同时享受种猪补贴。”

    “除此之外,县里会专门安排专家给不懂养猪还想养猪的人做技术帮扶,不但如此,咱们县的饲料厂也会提供优惠政策。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想要养猪的抓紧时间来村委,有领导亲自解读养殖优惠政策。”

    一大清早,村委大喇叭突然发声,连续广播了三遍之后,在刺耳的电流声中结束了通知。

    某村庄外面的猪圈内,圈舍内一头头肥猪围在料槽旁边,有些不安分的肥猪甚至趴起前脚,扯着嗓子嚎叫着。

    一对儿正忙着喂猪的夫妇同时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对方,眼神里带着疑惑,仅仅几秒钟的时间,两人同时露出惊喜之色,女人率先开口问道:“仔猪也有补贴了?一头五百?”

    男人咧嘴一笑,狠狠点头,却是重新推起装满饲料的小推车,“赶紧喂,喂完我去看看。”

    女人手里拿着专门铲饲料的铁锹跟上,两人配合的很是默契,效率也很高,没一会儿功夫,圈舍内的三十儿头肥猪全部喂完。

    男人脱下身上印着‘十三香’字样的蓝色大褂就往外走,却被女人喊住:“等我一下,我也去。”

    ……

    刘大红放下手里的包子,抓起小方桌上的豆浆快速喝了两口,骑上电动车就往村委跑。等他来到村委,就看到好几个同村养殖户正往主任办公室跑,一个个像是拾炮壳一样着急。

    停好电动车,刘大红不由加快脚步,刚刚来到主任办公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叫嚣声。

    “汉生叔,讲政策的领导呢?”

    “汉生爷,真的只要买仔猪就能给五百块钱的现金补贴?”

    “……”

    你一言我一语,全部都是养殖户的声音,刘大红跨步进入办公室,看到七八个率先赶到的养殖户把刘汉生的办公桌围了个水泄不通。

    “吵吵什么?都喂完猪了?”

    刘汉生刚刚关了广播还没等他喘口气就被人围了起来,拍桌子制止他们之后,又是说道:“大喇叭通知的事情还能有假?都慌个球!”

    看刘汉生脸色不善,几个养殖户都是讪讪一笑,慢慢散开,没抢到座位的只能贴墙靠着。有人注意到刘大红过来,咧嘴问道:“大红你都那么多老母猪了,还过来干啥。”

    刘大红没好气的瞪了说话的人一眼,从兜里掏出香烟递给刘汉生,顺便给几个养殖户发烟,这才哼道:“猪圈还有空地,正好有政策,我为啥不来?”

    说着,又是转头看向刘汉生笑着问道:“汉生爷,乡里的领导啥时候过来啊?”

    刘汉生抽着烟,说道:“说是上午过来,谁知道啥时候来。”

    刘大红眼珠子一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嘿嘿笑了两声,转身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屋里人看得莫名其妙,刘大红不在这里等着,这是要去哪?

    一只手拿着电话,另外一只手扶着车把,还没回到家里,刘大红就笑着问道:“何老板,你在哪呢?”

    “店里。咋了?有事?”

    听到何金辉的回答,刘大红脸上笑意更浓,赶紧说道:“等着我,我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刘大红赶紧开车前往合作社。十分钟不到,刘大红笑吟吟的进入合作社,冲着何金辉两口子笑个不停。

    “你有事儿说事儿。”

    何金辉感觉到刘大红笑容里的不单纯,赶紧出声。

    刘大红给何金辉发烟,帮忙点上之后才开口问道:“刚才村里通知,说是买仔猪给补贴,还说饲料厂给优惠,你知道这事儿不?”

    何金辉点头。

    刘大红眼前一亮,又是追问道:“还说请的专家给养殖户提供技术支持,是不是准备从我王泉表叔的场子里借技术员?”

    何金辉撇嘴道:“王泉都不在这里,用不着张嘴闭嘴拉关系,有啥事儿直接说。”

    “你这话说的,本来就该喊表叔的,我这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刘大红没好气的反驳一句,而后又是贼笑道,“是不是王泉表叔准备卖仔猪了?”

    何金辉笑了,心里暗探刘大红脑子转的快,嘴上却是回道:“这我就不知道,你直接问王泉不就行了。”

    刘大红笑着点头,却没再多说什么,起身跟何金辉两口子打了个招呼就往外走。

    “论辈分,大刘村那些养猪的都能跟王泉扯上老表关系,就人家刘大红嘴甜人勤快,脑子还好使,活该他拿好处。”

    看着刘大红的车子离开,何金辉的媳妇这才开口,说完又跟何金辉说道:“这么多乡镇同时宣传,还有这样的好政策,肯定有不少人都有想法,刘大红就是最好的证据。这么算的话,王泉养殖场的仔猪还不够咱们合作社的会员自己用,你说,咱们能不能从外面弄一批仔猪回来卖?”

    何金辉心思一动,看向媳妇的眼神变得明亮起来,可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眼里的亮光逐渐变得黯淡,叹气说道:“咱大哥好像说过这事儿县里有安排。”

    何金辉的媳妇嘴角一撇,“县里有安排是县里的事,咱们买仔猪是咱们的事,又不违法,谁还能不让干咋地?”

    ……

    孙老二蹲在堂屋门口,脚底下已经丢了七八颗烟头,手里燃着的香烟上烟灰很长,已经有了倾斜倒塌的迹象。

    他能想到如果家里真的养猪,左邻右舍把自己当成笑话的场面,甚至能猜到经常跟自己抬杠那些人会怎么冷嘲热讽自己。自己脑补出来的画面都让孙老二面子上挂不住,更不要说真实发生后。

    可他想到昨天儿子跟自己说的那些话,孙老二不禁扭头看向堂屋,老式的三间套平房还是自己结婚时爹娘帮忙建的。二十多年过去了,非但没有添砖加瓦,反而变得愈发老旧不堪了。再想起现在娶媳妇儿的条件,孙老二嘴角不禁一阵抽搐,老孙家不能断了香火!

    “啪。”

    烟头丢在地上,孙老二一脸决然的起身,狠狠踩灭烟头,出门朝着村委会走去。

    村里大部分男人都出去打工了,孙老二一路走来发现不少留守妇女跟自己一样来到村委会,站在村委会马路对面,心里又是一阵纠结。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跟一堆娘们儿扎堆儿,他脸上挂不住。

    索性,蹲在路边看着村委会大门口,这些老娘们了解完情况总得回家做饭吧?等她们走了之后自己再进去,自己少吃一顿又不会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却始终不见有人出来,这让孙老二很是疑惑,不就是问问卖猪便宜多少,饲料便宜多少的事情么,用得着这么长时间?

    就在孙老二憋不住起身想要进去的时候,村委会大门口突然出现几个妇女的身影,紧接着就是三五成群的妇女结伴走出来。孙老二赶紧蹲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等村委会不再有人走出来,这才赶紧起身,快步走进村委会。

    ……

    从早上的广播开始,各个乡镇的各个村委都一改往日的冷清,变得热闹起来。特别是看到村里养殖户顾不上更换衣服就往村委跑,早有心思的村民立刻跟着躁动起来。

    苏郎亲自来到村里,只不过没有参与到具体的政策宣讲当中。可看着村委会议室内的热闹景象,嘴角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

    “镇长,其他村委反馈回来的消息都很不错,广播通知结束后,不少有想法的村民都来积极咨询情况了。特别是胡主任负责的大王村,听说光是报名订购仔猪的已经超过了三十户,预计能在大王村委带动不低于五十户百姓加入养殖行列当中。”

    听着镇办公室主任刘全有回报的消息,苏郎又是连连点头,笑着说道:“让他们一定要多一些耐心,必须把这次的优惠政策宣讲透彻。”

    稍微停顿一下,继续说道:“对了,你统计一下今天上午的战果,数据统计出来之后联系一下养殖场负责人,让他们尽快安排订单,另外派技术人员过来指导一下没有养过猪的百姓,让镇里畜牧站的技术员也跟着一起下去普及养殖知识。”

    “好的,我这就去办。”

    临近中午,苏郎挂名督办的前胡村委统计出了初步的数据。

    “确认的农户超过了二十户,其中一多半都是现有的养殖户,这些人订购的数量比较多,仔猪和种猪都有。”娄庄村委主任娄建军脸上挂着喜色,悄悄观察苏郎的表情变化,继续说道,“还有三十来户男人不在家,要等男人回来之后才能确定是否订购仔猪。”

    苏郎笑着点头,“先把确认订购的数量整理出来,那些需要跟当家的商量的百姓,村委负责督促,最迟明天早上把确定信息回报上来。”

    饱含意味的看了娄建军一眼,又是说道:“现在养猪,过年卖,百姓们能不能过一个欢乐年就看咱们的了。”

    说完,又转头对着刘全有交代道:“统计数据的时候告诉各个村委,屠宰场给咱们镇里三百个招工指标,这次工作成绩排名前五的村委,每个村委给四十个工人指标,第六到第十的村委,每个村委给二十个。”

    娄建军听到这句话,眼神陡然变得紧张,扭头看向身边的治安主任,两人短暂的眼神交流之后,治安主任匆匆忙忙的出了办公室。

    临近中午,刘全有整理出全镇各个村委工作成绩,随后找到养殖场负责人的电话打了过去。

    “喂,是董厂长吗?我是二郎镇的刘全有。是这样的,我们这边已经统计好了第一批需要的仔猪和种猪数量,你们那边能不能尽快安排……”

    刘全有笑容满面的把诉求说了一遍,仅仅过了十几秒钟,刘全有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惊慌失措的喊道:“啥意思?怎么就没有了呢?我们一大早就开始工作,拿到数据之后就没敢耽误,怎么这么快就没了?”

    听完电话里的解释,刘全有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挂断电话之后赶紧小跑着前往苏郎所在的办公室。顾不上敲门,直接推开房门,急促说道:“镇长,养殖场那边仔猪卖完了!”

    娄建军刚刚从饭店里弄回来饭菜,苏郎还没来得及吃,就听到这个消息,顿时一愣反问道:“咋回事?”

    “我跟养殖场联系,他们的负责人告诉我,就在一个小时前,仁和乡那边已经拿着订单把他们的仔猪全部订走了。”刘全有很是气愤的说着,还顺嘴骂了一声仁和乡那边吃独食,不当人。

    苏郎听完连忙放下筷子,同样阴沉着连拿起手机,找到一个电话号码拨打过去,“你们那边怎么宣讲的?”

    电话里不知道说了什么,苏郎脸都黑了,愤愤挂断电话。

    “狗屁宣讲,打着王泉的旗号下去忽悠百姓,真特么的不讲究。”

    苏郎怒骂着,他有朋友在仁和乡上班,朋友说仁和乡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宣讲话术培训,更谈不上认真宣讲,出发之前何耀辉就交代了一句话下去之后告诉老百姓,王泉新建了一个大型屠宰场,将来养出来的猪卖给王泉,可以签合同。

    仁和乡的养殖规模本就比较大,王泉在仁和乡养殖户里的影响力更是毋庸置疑,别说带动百姓养殖了,就那些现有的养殖户都能把仔猪全部吃下。

    苏郎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抬头对刘全有挥了挥手,等刘全有离开之后,苏郎拿出电话,挨个拨打,装出一副失望的语气,跟不少乡镇的镇长转述了仁和乡吃独食的事情。

    ……

    屠宰场前期工作正在进行,带动百姓搞养殖的方案基本敲定,各项工作都有专人负责,王泉难得清闲专门在家陪张舒,可好景不长,临近傍晚的时候,赵磊的电话打破了王泉的清净。

    仔猪补贴本就是为那些养殖总量上不来的乡镇申请的,目的就是带动其他乡镇共同养殖创收。可赵磊打电话说,不少乡镇说养殖场的仔猪全部被仁和乡买走了,一头都没有给他们留,好几个性子急的镇长赖在赵磊办公室里不走,非要让县里出面解决这个问题。大费周章下去宣讲养殖新政策,好不容易取得了一点成绩,却发现锅被人端走了,这谁忍得住?

    电话里,赵磊的声音中透着无奈和烦躁,“我跟你讲,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仔猪必须匀出来一部分给其他乡镇。”

    赵磊说完就挂了电话,王泉皱着眉头看着手机,卖仔猪是你们要求的,合着现在还得按照你们的规矩去卖,早知道这么麻烦当初就不应该那么爽快的答应。

    可事到如今,王泉也知道这事儿不能置之不理。其他乡镇都在积极配合宣传工作,正是干劲儿十足的时候,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努力很有可能白费,以后谁还去引导百姓搞养殖?

    想到这里,王泉赶紧给董鑫打电话,电话接通之后,王泉把事情说了一遍。

    “这不是得罪人吗?不卖给合作社的会员,反而卖给外面的人,他们肯定要闹意见的。”

    王泉何尝不知道这一点,但也只能无奈说道:“你跟他们说,咱们养殖场的仔猪全部被县里统管协调分配了,如果有意见让他们去找畜牧局。咱们只是配合卖猪,决定不了卖给谁。”

    稍微停顿一下,又是头疼的补充道:“实在不行的话,你跟合作社的会员说,这一批先服从县里的分配,后面再有仔猪的话,优先考虑他们。”

    另外一边,何金辉出现在王泉大舅家里。

    “这事儿能行不?别到时候联系好了,没人要就麻烦了。”刘晓峰不无担忧的看着何金辉,眼神里闪烁着犹豫。

    何金辉嘿嘿一笑,又是小声说道:“王泉养殖场的仔猪已经被合作社的会员订购一空了,其他乡镇一头都没有分到,这么大的缺口,怎么可能没人要,咱们只要不超过市场价不就行了嘛。”

    看刘晓峰有些意动,何金辉继续怂恿道:“最近收猪生意不怎么好,咱们总得给自己找个赚钱路子不是?眼前就是最好的机会,咱们弄一批仔猪卖给老百姓,现在混个脸熟将来收猪也方便,一箭双雕的生意,还有啥犹豫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