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初进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七章 重度流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提示再次传来:

    “你发射的豪猪贫铀穿甲弹命中了血肉收割者的电子眼(右),对其造成了38点伤害。”

    “血肉收割者的电子眼(右)严重损毁。”

    “因为血肉收割者乃是新开发的实验型号,所以其平衡性遭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扣动扳机以后,方林岩连98K都不拿了,为了追求敏捷度,很干脆的放下枪顺势一个翻滚就朝着旁边早就看好的掩蔽物躲了过去。

    可是血肉收割者准确的扫射依然如期而至,在这种情况下方林岩依然中了两枪,痛得他龇牙咧嘴的。

    这就是机械生命的可怕之处!

    倘若是人类遭受双眼被打瞎的重创,就算是还能反击,也绝对没有办法反击得如此迅速精准。

    但机械生命就不一样,对它而言,被击毁了两只电子眼,就相当于是一个人摔碎了一副眼镜,可能有功能受到一定影响,但是绝不像人类那样大。

    不过这一切都在方林岩的计划当中,下一秒方林岩就抛出了一发手雷,滚到了血肉收割者面前轰然爆炸。

    手雷这种依靠弹片飞射来造成杀伤的武器,实际上对机械生命的效果并不好,因为其穿透力较差,很难击破机械生命表层装甲的厚实防御,不过方林岩抛掷出这一发手雷的目的,还是想要利用手雷爆炸时候产生的巨大冲击力。

    果然,手雷在血肉收割者的面前爆开之后,巨大的气浪使其踉跄了一下,然后仰面朝天倒了下去!左臂加装的还在射击的机枪也只能徒劳的开火,将子弹射向半空当中,同时因为平衡性受到了影响,也无法做出在卧倒的情况下直起上半身扫射的动作了。

    这一幕正是方林岩想要看到的,他接下来二话不说,对准了旁边的台子上抛出了英菲塔斯MK-2机枪塔!

    这具机枪塔底座上的“绿鬣蜥”自动吸附系统,成功发挥出了其作用,将其紧紧吸附在了台子上,经过了三秒的瞄准以后,开始对准了血肉收割者喷出了火舌,发出了单调的“哒哒哒哒哒”的枯燥射击声音。

    这时候,在坡道上摔倒的血肉收割者还笨拙的挥舞着两条机械臂,吃力的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身来,只是两只电子眼同时被烧毁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它的平衡性,因此这个动作对它来说已经貌似变得难度颇大!

    这时候方林岩也没闲着,已经从掩蔽物后方跑了出来,抱起了旁边一块几十斤重的石块就砸了下去高达10点的力量就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这石块从坡道顶部被居高临下猛砸下来,狠狠的撞击在了血肉收割者的肩部,这令它刚刚撑起来一半的身体再次仰面朝天摔倒了下去!

    接下来其实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悬念了,英菲塔斯MK-2机枪塔虽然伤害不高,却在持续不断的进行射击,

    摔倒以后的血肉收割者在坡道上艰难的挣扎着,好不容易撑起身体,方林岩居高临下一块石头就砸上去,立即就前功尽弃,这种状况持续了五六分钟之后,血肉收割者已经被打得浑身冒烟,估计是启动了应急程序,忽然就躺在了原地进行变形,想要变成摩托车形态逃之夭夭。

    可是方林岩对此早有预备,直接又是一发手雷丢了过去!

    血肉收割者此时已经属于重度损毁状态,而它变形的过程当中更是会暴露许多脆弱的部位出来,所以这一发手雷便爆发出了惊人的杀伤力,直接将血肉收割者的右腿都炸断了一小半,这条合金钢打造的前腿与主体分离之后,一阵抽搐和电光闪耀之后,便成为了一团废铁。

    当然最重要的是,血肉收割者的变形过程也被强制终结掉了,因为一块损毁变形的减震板卡住了插槽,因此尝试了两次之后,只能重新变回人形,继续在地面上挣扎着,接受着英菲塔斯MK-2机枪塔仿佛暴风骤雨一样的无情洗礼。

    供应脑核芯片营养的连接管也被打断了,管子的断口流淌出来了大量的鲜红色液体,正是特别调制过的鲜血。

    又过了三分钟之后,这台血肉收割者终于僵硬在了原地一动也不动,不过依然保持着伸出手想要继续翻身的姿势,身上冒着浓浊的黑色烟雾,一把闪耀着蓝色光芒的钥匙从它的身上滑落了下来。

    方林岩也是在这一刻接到了提示:

    “你的召唤物:英菲塔斯MK-2机枪塔对血肉收割者造成了7点伤害。”

    “血肉收割者死亡。”

    “你对血肉收割者的总伤害占据其最大生命值的%。”

    “你对血肉收割者造成的总伤害比为:高于50%,但是低于80%的区间,并且造成其余伤害的来源与你并非属于友军状态,所以血肉收割者掉落的战利品品质下调一阶。”

    “你在钢拳兄弟会当中的声望提升1200点。”

    “你此时与钢拳兄弟会的声望为(尊敬)。”

    干掉了面前这头钢铁怪物以后,方林岩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有着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现在很是庆幸自己有着英菲塔斯MK-2机枪塔这个技能,否则的话,只怕还没有将这怪物打死,自己的子弹都要先打光了。

    匆匆拾取了这把蓝色钥匙之后,方林岩一时间也来不及打开,而是直接赶往了之前战斗的酒吧当中。

    很快的,他就找到了被高爆榴弹击中,瘫软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的山羊,此时的山羊虽然脱离了战斗状态,可是依然神志不清,双目紧闭躺在了地上一动都不能动,看起来相当不妙,距离死人就差一口气了。

    数据化身体终究不是不死之身,山羊此时的状况应该是内部大出血,身上已经多了个“重度流血”的负面效果,每隔三秒就会损失生命值,所以生命值一直都在持续的衰竭当中,自身的恢复力已经明显支撑不起了。

    方林岩看着只能躺在那里等死的山羊,心里面也是百感交集。

    说实在,在这一次残酷的联合试炼当中,试炼者之间要么就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换,要么就是残忍搏杀,也只有平时笑嘻嘻的山羊令他感觉到了一丝同伴的温暖。

    一念及此,方林岩很干脆的清点了一下身上的药物,先掏出了能治疗流血状态苏菲创可贴。

    但这创可贴的使用说明就写得很清楚,必须贴在伤口才能使流血状态持续时间降低80%,可是山羊并没有外伤!根据方林岩的推测,他的伤口应该是被断裂的肋骨末端戳入内脏当中造成了,并且还是重度流血状态,估计很难生效。

    但本着死马当成活马医,方林岩也是给他使用了一次,结果看起来并没有效果。

    接着无奈之下,方林岩对他使用了悯与罚神术卷轴,结果方林岩非常不幸(或者是幸运?)的撞上了法力之熵的效果,直接就就抽掉了他30点精神力,几乎将方林岩的剩余蓝条抽空!还真的将方林岩吓了一跳。

    然后,生命绽放的效果就在山羊身上生效了,可以见到周围有点点淡绿色的光芒飞来,没入到了山羊的身体深处,可以说是异常美丽。

    而他的生命值终于开始持续抬升,脸色也是变好了不少,但方林岩知道这也只是假象而已,只要他身上的“重度流血”不移除,顶多十分钟以后山羊就会再次衰竭下去。

    很快的,山羊就发出了一声呻吟,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然后便见到了方林岩,他挤出了一丝笑容道:

    “啊扳手老大,原来是你救了我啊,你要小心野猫,他咳咳咳,咳咳。”

    方林岩点点头道:

    “嗯,我知道,我当时就在旁边想要帮忙,结果这王八蛋直接就把你坑了,我为了救你只能先选择干掉那头血肉收割者。”

    山羊喘息着点点头,懊恼的道:

    “多谢扳手老大我当时应该留下来跟着你走的,野猫这个人太自私了。”

    方林岩道:

    “我有一件事要问你,当时我们失散以后,你应该是和肖恩一起的吧,他是怎么死的?”

    山羊闻言顿时忿然道:

    “当时我们分散以后,还是成功的冲出了那些人的包围,队长提议去找你和你汇合,但是仙妮亚却说她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要做,并且很快就要做完了,然后就把队长叫到一边去商议,具体商议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总之两人后面就争吵了起来,貌似仙妮亚退了一步双方才不欢而散。”

    “后来,我接到了一个单人任务,让我去西城区送一封信,等我回来以后就发觉队长已经进入了深度昏迷的状态,根据野猫的解释,说是在之前的行动当中遇到了一辆收割者-改,结果队长在战斗当中不慎被收割者-改击中,注入了大量的强效麻醉剂,所以就陷入了这状态。”

    “但是我怀疑野猫在说谎,一定是队长发现了什么东西,然后就被野猫和仙妮亚暗算了!”

    方林岩微微点头道:

    “了解了,和我的猜测基本吻合啊。”

    他此时看着山羊再次变差的脸色,叹了一口气,蹲了下来道:

    “把你救醒过来,已经是我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是你身上的重度流血状态,我却真的无能为力。所以,我很抱歉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还有想要对牵挂的人说什么话,就告诉我吧,哪怕我们未必是同一个位面的人,我也会尽量帮你了却心愿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