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初进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一章 秘辛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坎斯不屑的道:

    “我巴不得这老混蛋多受一点苦,怎么可能还反过来精心侍候他?再说了,你收钱的时候怎么不叫苦?照顾病人不是你的工作吗?”

    戴维斯显然不擅长与人争辩,当然,更大的可能是收的那一笔钱足够丰厚的原因,所以听到了“嘻嘻索索”的声音,应该是他在干这些脏活儿了。

    隔了几分钟之后,戴维斯长出了一口气,还能听到他“噗噗”的朝着周围喷了些应该是空气清新剂的东西,然后滴滴滴的按了几下仪器,这时候才道:

    “现在他的身体状况不算好,我觉得还是缓几个小时再用吐真剂吧。”

    坎斯立即咬着牙道:

    “不!不能缓,有没有效果都无所谓,能让这老王八蛋多受点儿苦也是好的啊!”

    戴维斯听了之后也不坚持,便道:

    “那么按照流程来吧,你在那边帮我将束缚带给绑上,吐真剂使用的时候,有一定概率会刺激到病人。”

    然后安静了两分钟,方林岩开始脑补一系列打针之类的流程,忽然之间,就听到了拉脱维斯“啊啊啊啊”的大叫了起来,叫声里面充满了痛楚和恐惧,同时病床都被挣扎得“啪啪”作响。

    好在这里是单间病房,隔音什么的都很是可靠,否则就这动静肯定会有一群家属跑来强势围观,以为里面正在上演医生VS护士的制服诱惑。

    戴维斯使用的这吐真剂原理也很简单,首先会强力致幻,模拟出被审问者心中最恐惧的情形,然后摧毁其意志,最后当然是问什么说什么了。

    突然,戴维斯有些不悦的道:

    “致幻剂的效果已经足够了,你不要再用针刺他了,这样的话说不定效果会适得其反,日后验尸的时候也会留下痕迹。”

    坎斯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他住没住手。

    不过听到这里,方林岩都感觉到坎斯与拉脱维斯有非常深的仇恨,现在看起来,坎斯真的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折磨拉脱维斯的机会。

    这种刻骨的仇恨,都不是随随便便,大骂几句来产生的,用一句俗语来说,那就是不折不扣的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奇怪,坎斯和拉脱维斯的地位完全都有天渊之别,并且依照坎斯那仿佛臭狗屎一样的作风,踩他的人不要太多,这家伙又是怎么和拉脱维斯结仇的呢?”

    方林岩的心中忍不住生出了一个疑问。

    就在方林岩走神的这么一小会功夫,就听到拉脱维斯大声喘息着,惶恐的道:

    “求求你,别过来,千万别过来,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戴维斯道:

    “可以了,你问吧。”

    坎斯走了上去,低声道:

    “这一次运送隐藏黄哪里?”

    此时坎斯应该是防着戴维斯一手的,所以直接在拉脱维斯的耳边说话,并且话声说得很轻。

    不过,戴维斯也不是省油的灯,安装的窃听器就在床边,所以能将坎斯的话听个七七八八。

    但方林岩翻来覆去的将坎斯说的这段话倒过来听四五次,楞是没听明白他要表达什么意思。

    而拉脱维斯的回答则是很干脆,惊恐的喘息道:

    “机密仓机密仓CA-9881。”

    听到了拉脱维斯的话,明明得到了答案的坎斯却重重的捶了一下旁边的床板,愤怒的咆哮道:

    “又是这个答案,又是这个答案,这老混蛋现在都还在说谎。”

    “我分明去他说的那个地方仔细找过,机密仓CA-9881根本就直接在陨石雨来袭的时候损坏了大半,里面什么都没有!”

    戴维斯叹了口气道:

    “没办法,我已经查询过了,这种情况应该是他在出航之前,就有非常厉害的催眠大师为其进行了精神加固,使其内心深处多了一层精神壁垒。”

    “在这一层精神壁垒的屏蔽之下,他就算是遭受到审讯,催眠,药物等等方式,也只会说出当时催眠大师给他的答案,要知道真正的信息,必须突破这一层精神壁垒才行。”

    坎斯咬着牙道: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戴维斯叹息道:

    “现在我们的工作,就像是拿木槌砸核桃,一下一下的敲,虽然看起来没什么用处,但总会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契机”

    坎斯大声道:

    “不行,夜长梦多啊,我这边没时间来慢慢耗的!必须要在十一日之前完成这件事,不然的话,她就”

    说到这里,坎斯立即住嘴,不过方林岩听得很清楚,坎斯是用的“she”而不是“HE”,所以能肯定这件事最后牵扯到了一个女人。

    戴维斯叹了一口气道:

    “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你知道的,人死之前,会有一个回光返照的阶段,这时候相当于是将所有的仅存生命力直接爆发出来!”

    “哪怕是病入膏肓的人,也能暂时若正常人一样活动几个小时,就连死亡在回光返照面前也要退避三舍,所以什么精神壁垒也挡不住这一下的爆发。”

    坎斯立即恶狠狠的道:

    “那么就这样做!马上开始,反正我早就想要这老家伙死!”

    戴维斯吃了一惊道:

    “那可不能说干就干啊,拉尔维斯的背景可不小,他一旦去世,搞不好是要做尸检寻找死因的!必须得将各种报告,检测数据都准备好再说,确保万无一失。”

    说到这里,戴维斯语声变厉道:

    “坎斯,一旦搞出来什么大事情的话,你倒是可以提前找一艘星舰,直接跳上去溜之大吉,但是我还要在这里呆下去,我的人生我的希望都在这里,所以若是我发现你有什么问题的话,别怪我一拍两散。”

    坎斯冷哼了一声,知道在这方面应该是戴维斯的底线,不能触碰,因此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时候,床上的拉脱维斯的呓语声开始渐渐的微弱了起来,戴维斯立即就开始进行抢救。

    说实话,单是在旁边听响的方林岩,都觉得拉脱维斯的命真是硬了:

    一大把年级了被星盗打成重伤,好不容易送到了医院,却在用药上还被坎斯偷工减料。

    快要散掉的老骨头每天还要承受吐真剂的折磨,虚弱的身体还要经受精神上的重大刺激,偶尔还要被坎斯抽几巴掌泄愤,

    被蹂躏到如此地步居然还能继续坚持撑到现在,真的堪称是万年老王八了啊。

    很快的,戴维斯就给拉脱维斯打了一针,然后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匆匆离开了。

    说实话,要不是坎斯拿出来的那一笔钱实在是令人动心,戴维斯说什么也不愿意和这个暴躁狠辣的家伙相处的

    回办公室里面和那个黑珍珠护士玩玩球不好吗?NBA27K刚出了不少新球员呢!

    就在方林岩以为录音就到此结束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呜呜呜的哭声,听声音竟然是坎斯的,他看起来精神状况很不正常,说出来的话都像是呓语一样断断续续,毫无逻辑:

    “蒂娅,我对不起你!”

    “你不该”

    “保护是我的错!”

    隔了一会儿,坎斯的哭声停止了下来,但紧接着就响起了“啪”的一声脆响,听起来竟然像是鞭子抽打在皮肉上的声音!

    这一声响起来了之后,坎斯自身也是发出了一声闷哼,然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方林岩正默默的记下了“蒂娅”这个关键词,听到了这一声后茫然了一会儿,紧接着脑海里面就浮现出来了坎斯脊背下方的紫红色鞭痕。

    他顿时就醒悟了过来,这家伙应该是精神上的压力和负罪感太强了,所以开始像苦修士那样鞭笞自己,以痛苦来舒缓心中的压力。

    不过从鞭痕上来看,这家伙使用的应该是那种用荆棘糅合了头发,金属丝编织出来的专用苦修鞭子,也真是下得去手。

    当然,或许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坎斯自身估计也是那种受虐体质,能从中得到异常的享受。

    沉吟了一会儿之后,方林岩立即尝试连接科尔斯号上的数据库,毫无疑问,科尔斯号就是星空财团旗下的船只,所以这里应该是能连接上的吧。

    结果方林岩的申请果断被拒绝了,理由是尝试使用不安全的光脑进入加密网络。

    这让方林岩有些尴尬,一问之下才知道,要连入星空财团的内部官网,必须购买其专属的便携终端光脑,好在这玩意儿不算贵,只需要5点铂金币。

    方林岩便不假思索的购买了一台,这一次终于可以拿到科尔斯号上数据库的资料,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根本就没有一个叫做“蒂娅”的女人。

    方林岩扩大了一下,甚至将死亡/失踪名单都调了出来,发觉依然没有叫做蒂娅的,甚至连谐音的都没有!

    这顿时让方林岩陷入了沉思,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难道蒂娅是土图加星港当中的本地人?

    不过这时候,山羊和秃鹫两人已经做完“人流”走了出来,两人都是做着扩胸运动满脸舒爽的模样,看起来还是很爽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