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玩家超正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一章 安南:在路上了咕.jpg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吉兰达伊奥”平静的看着多琳被利昂娜女士押走、已被驯化的霜兽也跟着她一并离开。

    他嘴角微微上扬。

    安南当然知道……

    如果德米特里他们从多琳那边询问这个霜兽的来源,立刻就能察觉到“吉兰达伊奥”这个身份的漏洞。

    但是,没有关系。

    安南原本也没有打算,这个身份能用多久。更没打算用它骗过德米特里。

    瓦西里·曼宁只是消息稍微延迟了几天,不知道安南已经前往凛冬了。但他早晚也是会知道的。

    毕竟安南离开诺亚,原本就是为了避嫌。因此这消息不会隐藏起来想想也知道,诺亚新王大选的时候,与其中一位候选人关系亲密的凛冬大公,就住在自家首都。

    如果卡芙妮没有继位也就罢了。

    假如卡芙妮成功继位,那就必然会有人说闲话……说什么卡芙妮女王已经被凛冬大公控制了、诺亚王国已经没有未来了之类的言语。

    这甚至可能直接动摇诺亚的权力根基。

    那些心怀叵测的人,手头也就有了能够煽动他人的话头。

    ……当然,就算安南不在诺亚,最后该这么做的也还会这么做。但麻烦的程度却不可同日而语。

    等到瓦西里把消息传回凛冬,德米特里立刻就会从安南留下的诸多细节中,瞬间猜到“吉兰达伊奥”就是安南。

    而他马上就会意识到,安南既然隐藏身份回国,就代表他需要这样一个皮套。那么他反而会帮安南隐藏“吉兰达伊奥”的真实身份。

    与其担忧自己的马甲被拆穿。

    安南更想趁着现在,打听一些德米特里可能不会跟安南说的事:

    “……话说回来,我的兄弟。”

    于是“吉兰达伊奥”对着身边的德米特里·凛冬,低声询问道:“既然狼人如此危险,为什么凛冬公国不干脆把他们驱逐处境呢?”

    狼人的狂化天赋,让他们相当于一颗颗定时炸弹。

    没有人会希望,有狼人出现在自己家孩子的附近哪怕是从年龄和性别上判断,对方暂时不会狂化也是一样。

    别说是真可能杀人的狼人了。

    哪怕是货真价实的人类……如果对方曾经进过监狱、或者领过刑罚。哪怕只是偷了一块面包、几个银币,与孩子待在一起,也肯定是会让家长不放心的。

    “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就是将狼人彻底驱逐出境吧?”

    吉兰达伊奥似笑非笑的说道:“反正现在……实际上也差不多了吧。”

    德米特里瞥了他一眼:“你是狼人的同情者吗?”

    吉兰达伊奥耸了耸肩:“我可不是,我连凛冬人都不是,有什么权力去同情。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

    “你是凛冬大公的继任者吧。那你应该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才对……能说吗?”

    “没什么不能提的。这不是什么秘密。”

    德米特里慢悠悠的说道。

    他自顾自的坐在了桌子上,从自己怀中取出一个铜盒。里面原本应该放了一排雪茄,但现在已经只剩三支了。

    他取出其中一支深褐色的雪茄,用雪茄剪将圆头剪开一个口子。并从吉兰达伊奥桌上不客气的拿起一根粗火柴,擦燃后,仔细的转动、熏烤着雪茄。

    他左手的小拇指轻轻点了点雪茄盒,瞥了一眼吉兰达伊奥。

    见他不为所动,德米特里反而有些讶异的抬起头来:

    “……你不抽烟?”

    “我可不是能抽烟的年纪。”

    吉兰达伊奥似笑非笑的说道,若有所指。

    但德米特里显然没意识到吉兰达伊奥这话什么意思。

    他只是啧了一声。

    德米特里摇摇头,低声喃喃道:“人终有一死……活的这么细致做什么。”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

    德米特里否认道。

    他沉默了一会,缓缓说道:“答案很简单。

    “不是我们不想驱逐……而是没法驱逐。虽然狼人的狂化规则,我们至今还没有研究透彻。但大致的规则,就是危及自己以及族群性命的时候,狼人就有概率狂化。

    “比如说被人打成重伤、或是实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狼人都有可能会发疯。根据我们的研究,这似乎是某种遗传于血脉的诅咒……谁知道呢。谁管它呢。”

    遗传于血脉的诅咒?

    就像是……冬之心吗?

    安南若有所思。

    原来如此。

    所以凛冬公国才会故意留一条路。

    虽然歧视、打压狼人,限制狼人得到权力,但却始终没有将狼人从境内驱逐,而是给了它们一条确切的活路因为一旦狼人真被逼急了,它们所爆发出来的力量,足以将凛冬公国从内部打成一个筛子。

    诺亚王国在旁边虎视眈眈,凛冬公国根本不敢用激进手段处理狼人问题。

    但是不敢不代表不想。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巴不得狼人赶紧离开凛冬公国。

    无论是去地下或是教国都可以,反正在那里狼人的地位也相对会更高一些。

    地下世界地广人稀、资源丰富,进入地下的黑毛狼人们几乎不会触发狂化;而在教国那边,狼人的地位也比凛冬公国这边要稍高上一些。

    教国人也同样忌惮狼人。但不同之处在于,教国有一些狼人,已经站在了权力高层,能够为自己的种族发声。

    毕竟狼人是天生的战争机器,也是“血与欲”之民。

    狼人无法诞生老祖母的信徒,却很容易产生红骑士与持杯女的崇拜者。

    要知道……有一个青铜阶超凡职业,就叫“狼人”。

    狼人无需任何前置职业,不用学习剑术和潜行能力,只要正常成年后通关噩梦,就有机会能够进阶超凡。

    ……而且,也很容易走上堕落之路。

    几乎可以说是天生的堕落者。

    十二正神中唯二能接纳恶魔信徒的,也只有红骑士与持杯女。

    红骑士甚至有名为“屠杀小队”的使徒军团,全员都由招安的恶魔组成;而持杯女的仪式中,甚至有直接将凡人转化成血魔这种长生种的高阶仪式在安南的理解中,也可以称其为“吸血鬼”。

    那么就很奇怪了。

    既然凛冬公国总体来说,巴不得狼人赶紧滚蛋。

    为什么贝拉能够被接纳……甚至有资格成为冬之手?

    看德米特里这反应,安南估计贝拉八成是已经狂化过了。

    甚至可能还攻击过一周目的自己……不然以德米特里看似严肃、实则懒散的性格来说,不至于对狼人突然产生这么大的恶感。

    但是贝拉那边的问题,安南还是没法问。

    无论贝拉出事还是没出事。

    在人设上,自己都是诺亚人。

    要是直接报出冬之手某位成员的真名,可能被当场抓起来的,除了多琳之外还要再加上一个……

    “你可别想跑啊。”

    看着吉兰达伊奥站起身来,德米特里冷不丁说道:“我现在比较闲,就是来找那头霜兽。在你的嫌疑洗清之前,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嗯,我明白我明白。我是去拿点酒……拿点酒没问题吧?”

    安南笑眯眯的说道:“我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你一定要找到那头霜兽。

    “研究价值不重要……狼人嘛,不太安定。对吧?”

    “……啧。”

    总觉得吉兰达伊奥这话有些阴阳怪气。

    德米特里咂了咂嘴,一脸不爽的抽了口雪茄。

    安南摇摇头,起身准备去门口的酒架上拿几瓶酒。

    他现在还没试过,他自己能否使用那个传送点的新功能……所以目前还不能浪。就乖乖待在这里好了,也待不了几天。

    真想看看德米特里得知真相时的表情啊。

    安南笑眯眯的想着。

    想到在地下都市还在无限扑街、苦苦等待他来带的开荒三人组,安南嘴角的笑容就变得更明显了。

    看他们花式扑街,还是挺有趣的。

    “我可不是故意想咕你们的啊……你看这不是没办法嘛。”

    我是真的进了局子啊熊弟们。

    你们先干活吧,没我了,别等我了.jp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