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渊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读书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东都赋》有云:四海之内,学校如林,庠序盈门。

    这句话说的是元朔国的教育盛况。

    自元帝以来,元朔国便在全国上下设立官学,乡野间的官学叫庠序,县、道、邑、侯的官学叫校,郡国的官学叫学,东都的官学叫太学。

    裘水镜从朔方城来到天市垣,路上见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与《东都赋》中的记载并不相同。

    沿途乡镇的庠序非但没有学生盈门,甚至可以说是门可罗雀,有些庠序已经倒闭,庠序中杂草丛生,野狐遍地,多生精怪。

    近三十年来,乡下人都往城里跑,乡下只剩下妇孺老幼,守着些薄田度日,于是滋生了不少问题。

    裘水镜心中的乡村承载着他童年的美好,印象中的乡村山清水秀,人杰地灵,而这次沿途所见却是一副礼崩乐坏道德瓦解的景象。

    别的不说,单单庠序之教便出了很大的问题。

    乡镇的青壮都去了城里,剩下些老人孩子,有些钱财的夫妇往往会把孩子接到城里,送到官学里求学,剩下来的都是没钱的,父母在外务工,爷爷奶奶哪里能管得了那些孩子?

    留守在乡村里的孩子没有父母管教,非但不去庠序中学习,甚至呼朋唤友,拉帮结派,横行乡邻。

    往日学生盈门的乡间庠序,现在能有三五个少年能够在里面求学,便算是不错了。

    “没有了士子,乡野庠序便办不下去了。没有了庠序,乡下的孩童便无处求学,愚民便越来越多,乡下恐生乱象。”

    到了无人区之后,更是让裘水镜连连摇头。

    不过,他此次来到天市垣的目的,并非是为了到乡间体察民情,而是另有打算。

    “水镜先生,天色渐渐晚了,不如就在这庠序中暂且落脚,吃些东西,等到天门出现的时候再做打算。”裘水镜身后,一个士子出声道。

    裘水镜看了看落日,点了点头,与一众士子走入一处破败的庠序之中,只见这里荆棘遍地,应该是废弃了有些年头了。

    几个士子收拾一番,正欲烧火做饭,突然只听得庠序的内堂竟然隐隐约约传来读书声。

    裘水镜神情微动,抬手做出噤声的动作,悄然起身,循着读书声来到庠序内堂。

    几个士子蹑手蹑脚跟在他的身后,只听读书声渐渐清晰起来,众人心中纳闷:“这庠序明明是荒废了有些年头了,而且四周是杳无人烟的无人区,怎么还有先生在这里教书育人?”

    “庠序里教书的,未必是人。”裘水镜似乎猜出他们的心思,低声冷笑道。

    士子们心中凛然,向内堂看去,只见一只半人多高的黄皮老狐狸人立起来,左手持教鞭,右手握书卷,正在堂上踱步来去。

    而堂下赫然是十几只狐狸,黄的,白的,红的,花的,各自正襟危坐,摇头晃脑,诵读经书!

    “妖邪作祟,开智慧,明事理,开始诵读圣人文章,将来必定幻化成人,为祸世间,甚至与人争夺天下!”

    裘水镜心生杀机,正欲动手,突然目光一顿,心中的杀机渐渐淡了。

    只见那课堂上狐妖遍地,而狐妖群中,竟然有一个黄衫少年也是正襟危坐,与狐狸们一起摇头晃脑,诵读文章。

    那少年十三四岁的年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很是认真的求学。

    这课堂上,除了这少年之外,没有一个是人!

    “天市垣民生凋敝,乡间庠序崩坏,人不再教孩童,孩童也不再求学,反倒是狐妖教书育人,读书写字。”

    裘水镜心中感慨万千:“而且难得有一个好学的人,罢了罢了,就放过他们吧。这个少年,竟然在无人区与一众狐妖一起求学,也不害怕,真是古怪……”

    他转身离开。

    士子们惊讶,连忙悄悄跟上他,来到庠序的院落里。

    裘水镜不说话,士子们也不敢询问。

    过了片刻,忽听钟声传来,课堂里孩童们的欢叫声,吵嚷声,喧哗一片,众多狐妖一涌而出,吵吵闹闹。待看到院落里的众人,十几个狐妖纷纷两条腿站在那里,瞪着眼睛张着嘴巴,不知所措。

    士子们纷纷向裘水镜看去,裘水镜微微一笑,不以为意。

    庠序中脚步声传来,一个略带稚气的声音道:“花二哥,狸三哥,你们不要跑太快,等等我!”

    士子们循声看去,却是那个人类少年落后了一步,刚刚走出课堂。

    一个女士子看清了那少年的动作,低呼一声,向旁边的士子道:“他是个瞎子……”

    其他士子细细打量,各自恍然。

    那个少年双眸一片雪白,没有眼瞳,目不能视,果然是个瞎子。

    “难怪他会与狐妖一起上课。”

    众人心中暗道:“他目不能视,只能听到声音,误以为自己身边的都是人,却没想到跟他一起求学读书的,都是妖魔!”

    那少年虽然目不能视,耳朵却很灵敏,笑道:“先生,先生,庠序里来客人了!”

    笃,笃。

    拐杖落地的声音传来,那个教书的黄皮老狐狸拄着拐杖走出课堂,口中传来苍老的声音:“贵客远道而来,有失迎迓,恕罪。”

    说罢,老狐面色一沉,向那些小狐狸道:“下课了,天也晚了,你们赶快回家。”

    小狐狸们急忙一哄而散。

    裘水镜向那个瞎眼少年看去,却见那少年虽然眼盲,但却像能够清晰的看到四周一般,向他和士子们微微欠身见礼,随着那些狐狸离开这片破败的庠序。

    裘水镜略感惊讶,侧头看着那少年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叫苏云。”

    那黄皮老狐狸咳嗽一声,抬起手来,引领着裘水镜向内堂走去,道:“天市垣天门镇人,今年十三岁了。苏云七岁的时候,家里生了变故,眼睛不知何故瞎了,挺可怜的。不过他是个好学的孩子,一日到了我这里,听到了读书声便走不动路了,非要听讲。我见他好学,于是便让他留下了。”

    裘水镜哦了一声,淡淡道:“他是天门镇人?据我所知,天市垣天门镇,早就没有活人了。不仅天门镇没有人,天门镇方圆百里也是无人区。”

    黄皮老狐狸停下脚步,侧头看他,这狐狸露出微笑,胡须微微抖动:“先生听到的多半是谣言。”

    裘水镜打量内堂,只见正堂上挂着一幅画,画的是梅兰竹菊,对应四君子,上面有题字,写着“为人师表”四字,没有落款,不知是何人所画。

    那黄皮老狐狸来到画下,面对裘水镜正襟危坐,将拐杖横在膝上,肃然道:“城里来的先生,还请留个全尸。”

    裘水镜从画上收回目光,询问道:“阁下如何称呼?”

    老狐道:“他们叫我野狐先生。城里来的先生如何称呼?”

    “裘水镜。”

    裘水镜微微欠身:“水镜带领门下学生路过宝地,舟车劳顿,借先生宝地落脚,还请通融。”

    那老狐抬起头,惊讶的看着他:“你不杀我降妖除魔?”

    “子曰有教无类,不正是野狐先生所做的吗?”

    裘水镜肃然道:“先生是妖,苏云是人,先生没有因为他不是同类而不教他,这正是老师的作为啊。而今乡野失序,教育难行,人尚且未必能够做到有教无类,更何况妖?因此野狐先生的作为才显得弥足珍贵。”

    老狐松了口气。

    裘水镜话锋一转,道:“不过我适才听野狐先生讲课,讲的是旧圣的经典,几千年前的老旧经学。旧圣的经典虽好,但已经不合时宜,跟不上而今的时代了。”

    老狐吃了一惊:“水镜先生何出此言?从前庠序里教的不就是这些书吗?几千年来学的都是这些……”

    “从前是,几百年前甚至三十五年前也都是这些。但是现在……”

    裘水镜露出一丝苦涩,顿了顿,道:“先生,时代变了。”

    他又重复了一句:“时代变了,嘿嘿,食古不化只会挨打,而今已经不是从前了……”

    他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老狐颤巍巍的站起身,有些迷茫道:“敢问水镜先生,不教旧圣的经学,那么该教什么?先生说旧圣,难道而今有新圣不成?”

    裘水镜摇头,露出讥讽之色:“新圣?当今世上没有新圣……或许有,但也不在元朔国……”

    他定了定神,没有心情继续说下去,道:“乡野庠序跟不上时代,想学有用的东西还是要去城里,靠旧圣经学只会挨打,学到的东西也只是几千年前的东西。野狐先生,你虽然有教无类,但你继续教下去也只是误人子弟。旧圣的东西,在城里活不下去的。”

    老狐瞠目结舌。

    误人子弟?

    这话从何说起?

    旧圣的学问,已经没落到这种程度了?

    过了片刻,老狐向裘水镜拱了拱手,化作一阵妖气,消失不见。

    裘水镜迈步出堂。

    到了三更天,裘水镜正在打坐假寐,突然精神一振,张开眼睛低声道:“醒来!天门开了!”

    庠序中,一众士子都睡在地上,闻言纷纷翻身而起,露出激动之色。

    “灭篝火!”

    裘水镜吩咐一声,立刻有士子把篝火熄灭。

    呼

    裘水镜纵身而起,跳到庠序屋顶,几个士子兔起鹘落,落在他的身边。

    夜晚的天市垣各个村落没有任何灯火,与城市的灯红酒绿完全不同,只有天上的繁星与月牙点缀夜空。

    冷风萧瑟。

    裘水镜低声道:“开天眼,否则无法看到天门!”

    他身后的士子纷纷取出一片玉质树叶,那树叶是眼眸形状,被他们贴在眉心,如同一枚竖眼。

    “开!”一众士子纷纷低喝。

    只见他们眉心的玉质树叶渐渐隐没到他们的肌肤之下,消失不见。

    一个士子眉心的皮肤下有东西滚动一下,然后皮肤向两旁裂开,露出一只骨碌碌转动的眼珠。

    其他士子的天眼也纷纷打开,各自四下张望,不由得一个个身躯大震,低呼道:“天门真的开了!鬼市,鬼市也出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