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渊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北海中断天门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门镇!”

    裘水镜心神晃动,难以自持。

    雾气散去,天门镇仿佛是从鬼蜮中回到现实一般,雾气散去之时,镇上的建筑是黑白二色,但渐渐的,有了其他色彩。

    裘水镜的眼角剧烈抖动一下,即便他拥有天眼,也看不出这种色彩变化到底是真的存在,抑或是有人用法力强加在他视觉上的幻觉。

    天门镇空无一人,除了海风声浪涛声,便是苏云的脚步声。

    这座城镇,是一座空镇,除了他们之外没有其他人。

    过了片刻,裘水镜才稳住心神,打算跟上苏云。

    “传说,天门镇的房屋,也是仿照天门鬼市的那些院落打造而成的。”

    他心中暗道:“据说原本居住在天门镇的人,都大有来头。有个传闻说,他们都是奉大帝之命来到这里,研究天门鬼市,藉此寻找长生之妙……”

    就在此时,天空突然晃动起来,海面上有阳光洞照,照向天上的鬼市。

    天空中,天门鬼市像是风吹大幕一般剧烈晃动,在阳光的风暴中消失!

    神秘的鬼市就这样变得无影无踪,不知哪里去了!

    裘水镜张开天眼,只见天空中各种瑰丽光芒坠向天市垣荒原上的一座座大墓之中,消失不见。

    唰

    百十多道光芒从天而降,竟然落在天门镇的牌坊后面,化作一个个鲜活的身影,出现在这原本空寂无人的街道上。

    他们来来往往,相互招呼,很是热闹。

    裘水镜心中微动:“天门镇早已没有活人了,这些只是显化的性灵罢了。”

    苏云走到一座大宅前,仿佛能够看到大宅前扫地的老人,躬身道:“曲伯早。”

    那老人停下手中的扫帚,温和道:“云儿赶集回来了?天不早了,早点休息。”说罢,那老人瞥了裘水镜一眼,没有理会。

    裘水镜眉心天眼转动,从他的天眼看去,这老人身后的大宅在不断崩塌,不断重构。

    苏云继续向前走,来到另一座宅邸前,躬身道:“罗大娘早。”

    “好孩子回来了。”

    妇人站在门前,正忙着扬稻谷,慈眉善目的笑道:“早点回家,吃点东西歇一歇,别忘记明天的课。”

    裘水镜向罗府看去,那宅邸也在不断崩塌重构之中,一边无声无息的破碎,一边无声无息的重组。

    苏云走在天门镇中,仿佛不知道这里除了他之外没有一个活人,向镇上的人打着招呼。

    “芳儿姐早!”

    “徐大叔早!”

    “乐奶奶早!”

    ……

    裘水镜看着这一幕,心中生出荒诞离奇的感觉。

    这一幕让他恍惚间以为天门镇还在,以为镇上的人都还活着!

    可惜,他们都是死人,已经死了六年了。

    苏云来到一座宅院前,推门进去,过了片刻,里面升起袅袅炊烟。

    裘水镜站在这片破败的宅院前,只见瞎眼少年正在忙碌着给自己做早饭。

    他回头看去,天门镇中人来人往,极为热闹,与寻常的小镇并无区别。

    “他不知道自己是这里唯一一个人类。”

    裘水镜心中暗道:“他一直以为镇上的人都还活着,而镇上的这些性灵也在瞒着他。”

    他站在院外,静静地看着正在吃早饭的少年,心中默默道:“野狐先生说的没错,天门镇还有活人,可惜的是只剩下一个活人,而且还是个孩子。那件怪事发生在六年前,那么,他的眼睛应该也是在六年前的怪事中瞎掉的,那时的他还是个不经事的孩子。”

    苏云吃罢早饭,收拾一下碗碟,回到房中努力回忆野狐先生讲解的功课,又修习一番这才睡下。

    他忙了一宿,虽然没有赚到什么钱,但也着实疲惫。

    没多久,他便沉沉睡去。

    太阳升起,明媚的阳光来到天门镇便显得有了几分阴郁,被小镇上空的阴霾挡住。

    裘水镜站在院外,只见苏云的陋室之中,那口黄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人在睡着的时候,心底如明镜一尘不染,这时候性灵神通便会清晰的折射出来,比白天时更加清晰强大。

    裘水镜凝目看去,只见黄钟最底层旋转不停,而在钟下则是一个两寸高的人儿,正襟危坐,呼吸吐纳。

    那正是苏云的性灵。

    黄钟是性灵所念,幻化而成。

    裘水镜默默地看了良久,发现苏云的性灵修炼的只是最为基础的夫子养气篇。

    夫子养气篇只是单纯的养气,调养元气,并没有关于如何修成性灵神通的内容。

    那么,苏云是从哪里学来的性灵神通?

    “还有一个可能。”

    裘水镜目光闪动,心道:“那就是他自己在脑海中幻想出一口黄钟,用来计时,如此心心念念,幻想不断,甚至到了夜晚他的性灵也在幻想这口黄钟。久而久之,幻想变成了观想,从而修成了性灵。倘若是这样的话,他的资质未免太好了一些……”

    他有些迟疑,灵士修炼,极少有人能够在没有名师教导的情况下,靠自我摸索修成性灵神通的。

    苏云能够做到,表明他的资质极佳。

    这样的人被埋没在乡野里,与野狐为伍,着实是浪费了这身资质。

    但苏云又偏偏是个瞎子,想要教会他复杂的修炼知识,只怕会极为困难。而且苏云即便学会了,成为灵士,他目不能视,也无处发挥自己的本领。

    “是个好苗子,终究还是可惜了。”

    裘水镜暗叹一声,收回目光,行走在天门镇中,细细查看那些有鬼神隐匿的宅邸,观察这些宅邸的主人。

    天门镇弥漫着若有若无的雾气,六年的时间让这个小镇远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光鲜,他能看破天门镇的本质。

    对于六年前的那场怪事裘水镜也有所耳闻。

    据说六年前的某一天,天市垣天生异象,另一个世界突然出现,笼罩北海。

    那是一个无比壮美的世界,如诗如画,天空如同圆穹,仿佛洞中天,似有神仙宫殿漂浮在天空中,引人遐想。

    有传闻说,那是仙人的世界,长生者的世界!

    从那个世界传来的引力,让北海的海水倒流,海面上出现一道粗达三十余里的水柱,水柱长达数万里,连通那个世界,形成连接两个世界的通道。

    天市垣附近的高手纷纷向北海赶去,试图进入那个洞天世界之中。

    而他们落脚的地方,便是天门镇。

    有一天的夜里,北海上空突然电闪雷鸣,雷声响了一宿,到了第二天,有大水从天而降,让海面暴涨,海啸冲上海岸数十里,将天市垣不知多少百姓淹死在滔滔洪水之中。

    第二天,幸存下来的人们这才发现,天空中的那个奇异的洞天世界也消失无踪,连接两个世界的海水桥梁也消失不见。

    人们寻到洪水中心的天门镇,古怪的是,天门镇所有人,包括那些元朔国的高手,竟然统统肉身消失,只留下性灵!

    自那之后,天门镇便成为了一个不祥之地,人迹罕至,甚至有时候主动来寻找,也未必能找到这个地方。

    至于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便无人知晓了。

    裘水镜听过这个传闻,他一直以为天门镇所有人都葬身在那场变故之中,没想到竟然有人活了下来。

    “那时的苏云太小了,估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心中默默道:“这桩迷案还是一个迷,无从破解。”

    苏云醒来之后,整理被褥,梳洗一番,又默坐温习功课,确认自己没有忘记,这才前去做饭。

    他收拾妥当,推开柴扉,走出宅院,转身掩上柴门。

    就在这时,他身后传来一个浑厚而温润的声音:“云小友,我能看一下你的眼睛吗?”

    苏云听出这个声音,转过身来茫然的张开眼睛,侧头道:“是城里来的先生?”

    裘水镜走到他面前,低头细细查看他的眼眸,道:“不错,是我。我叫裘水镜,你可以叫我水镜先生。”

    苏云好奇道:“水镜先生来到这里多久了?我没有听到先生的脚步声。”

    “四个时辰。你在睡觉,我便等在外面。”裘水镜瞳孔微缩,发现了苏云眼中的端倪。

    只见苏云的双眼并非完全没有眼瞳,而是他的眼瞳仿佛受到强光刺激,聚集到一个无比纤细的小点,而且这个小点也被堵住,导致没有光线映入眼瞳。

    裘水镜目力强大,但也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他的双眼眼瞳中各有一道细微无比的寒芒,有如针芒。

    裘水镜心跳漏了半拍,忽然抬起手指,轻轻在他眼前捻了捻。

    唰

    苏云眼中有明亮无比的光芒从瞳孔映照出来!

    裘水镜眼前一片雪白,过了片刻才恢复视力,只见一片光幕从苏云的眼中照射出来,投在天门镇的天空中。

    裘水镜转过身来,仰头看去。

    他看到波光粼粼的北海,海面上有一道粗大无比的水柱,在水柱上,竟然还有着许多船只,扬帆起航,向天上驶去。

    水柱的尽头,则是另一个世界。

    那个所谓的长生者居住的洞天世界!

    “不过,变故应该发生在夜里。那么是什么让夜空变得如此明亮?”

    裘水镜看向光源,天空中漂浮着一口处于飞行状态的剑,从另一个世界飞出的剑。

    剑长五十尺,宽九尺,闪烁着绚丽无比的光芒,拖着长达数里的光焰。

    而这口长剑的下方,正是天门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