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渊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洪炉嬗变,造化为工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们每一个人经过我身边时说的话,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苏云的语气也无比平静:“我眼睛瞎了之后,便只能靠声音来认人。如果再次听到他们的声音,我一定会认出他们。”

    这时,远处的山林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几只头脸血迹斑斑的狐狸在树下探头探脑。

    “小、小云……”一只狐狸远远呼唤,有些畏惧的看了看裘水镜。

    经过了昨晚的屠杀事件,这些不怕人的小狐狸变得有些怕人了。

    苏云露出喜色,站起身来:“花二哥?你还活着?”

    那是一只毛发黑黄相间的狐狸,从树下钻出来,身后带着几个小狐狸,小狐狸们牵着前面的伙伴的尾巴,带着恐惧走了过来。

    为首的花狐又带着畏惧看了看裘水镜,确认不是残杀胡丘村的人,这才大着胆子带着仅存的三只小狐走近。

    苏云站在那里,让花狐和三只小狐心里顿觉安定,这个少年像是他们的主心骨,给他们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

    这种感觉并非是没来由的,而是六七年的相处,苏云那种从容不迫的气质气度带来的影响。

    “……早上来了些城里人,说是在鬼市里没有讨到好,便来降妖除魔。先生和他们理论,人家不理,只说我们会害人……”

    苏云静静听着,问道:“二哥还记得他们的面容吗?”

    花狐摇头,羞愧道:“我带着弟弟妹妹逃跑,没有来得及看清他们的脸。我只记得其中一个人很是清秀,年纪不大,一身红火衣裳,身后突然就真的冒出火来,火里面有神鸟飞出来……”

    苏云记下这个特征,转过身来拜道:“水镜先生的话,还作数吗?”

    裘水镜看着匍匐在地的少年,过了片刻,方才道:“我说话自然作数。不过,你有钱吗?”

    苏云站起身来,摊开手掌,手心里是几枚染血的五铢钱,应该是他刚才收尸时,在废墟里寻到的。

    裘水镜从他手心里捏起一枚五铢钱,却在此时,苏云把其他五铢钱都塞给了他。

    裘水镜怔了怔,疑惑的看着他。

    苏云仰头:“野狐先生教我六年,不以我是人而驱逐我。恳请先生不因他们是狐而驱逐他们。”

    裘水镜思索,道:“野狐先生教你,收你的钱了吗?”

    苏云摇头。

    裘水镜将那几枚染血的五铢钱还给他,道:“他教人不收钱,我教几个狐妖倘若要收钱,那就是不如他了。这枚五铢钱是你的学费,他们不用。”

    苏云收下那几枚五铢钱。

    裘水镜看着他和花狐一起安葬野狐先生,安葬胡丘村的狐妖们。

    这里面有不少是他们的同学,花狐和那几只小狐狸免不了又大哭一番。

    他们回到庠序里,裘水镜瞥了苏云和四只狐狸一眼,道:“野狐先生教你们的,是夫子养气篇吧?你们学了几年了?”

    苏云点头:“我学了六年。”

    花狐道:“我学了七年。”

    其他三只小狐狸也各自学了两三年。

    裘水镜淡淡道:“夫子养气篇虽然是正统的养气功法,但世间岂有五千年不变的教材?而今时代,十年不变便算是落伍了。我来到乡下,发现城乡之间竟似隔着千年的差距一般!”

    他摇了摇头,道:“我要教你们的,是京城官学中最新的最基础的筑基功法,洪炉嬗变养气篇。”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

    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这句话是洪炉嬗变养气篇的总纲。

    夫子养气篇原本只是用最简单的方式温养元气,虽然简单容易上手,但想要修炼精深很难。

    而洪炉嬗变养气篇,却是把自己的身体当成天地,内蕴洪炉,激发造化潜能,以体内的阴阳之气为炭,五脏六腑筋骨血液为铜,炼就强大的元气。

    这种养气功法尽管复杂,但是却极为有效,修炼速度要胜过夫子养气篇不知凡几。

    裘水镜由浅入深,先从夺日月精华,以自身为天地,天地为洪炉讲起,再讲如何造化为工,再讲如何以阴阳为炭,万物为铜。

    苏云等人本来根基便浅,再加上洪炉嬗变养气篇着实深奥,即便是裘水镜这样的大家,也花费了五六日时间,才让他们堪堪入门,学会养气篇的上篇。

    这其中花狐学得最快,他有夫子养气篇的根基,因此上手容易。

    其他三只小狐狸次之,只有苏云学得最慢,他目不能视,裘水镜只得一遍又一遍的手把手教导他,极为吃力。

    好在苏云虽然学习速度慢,但脑瓜灵活,举一反三,对洪炉嬗变的理解反而最深。

    这几日,苏云邀请花狐和其他三只小狐狸来天门镇居住,然而花狐他们却对天门镇畏惧万分,宁愿住在庠序里。

    苏云又邀请裘水镜住在天门镇,裘水镜也婉言拒绝,少年只得作罢。

    这日清晨,裘水镜带着一人四狐迎着朝日呼吸吐纳,忽然裘水镜只觉身边似乎多出了一轮小太阳,不由张开眼睛看去,却是花狐的方位。

    “花狐虽然是妖,但资质悟性都很不错,已经修成了第一重。”

    裘水镜暗暗点头,采朝日精气,以自身为炉,淬炼肉身,栽培元气,这正是修成洪炉嬗变第一重的征兆。

    花狐能够在五六天的时间便修炼到这一步,放在士子之中都算是了不起了。

    裘水镜查看其他三狐,三只小狐狸虽然根基浅,但进境也是不慢,要不了多久便会修成第一重。

    他又查看苏云的进境,微微皱眉。

    苏云对洪炉嬗变的理解虽然很深,但是他毕竟是瞎子,可以学会理论,但身体想要掌握,须得付出比其他人多出数倍的努力才行。

    而且,苏云修行的进境之慢,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按照他的预测,苏云因为眼疾,学的速度最慢,但修炼速度应该最快。没想到苏云反倒是最慢的一个。

    裘水镜暗叹一声:“我对他的期望,还是太高了。连狐妖都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成第一重,他却无法办到,眼疾对他的影响太大了。”

    他却不知,苏云体内元气勃勃运行,但每次来到双眼时,便忽生异状。

    苏云的元气流入眼眸之中,原本一片漆黑的眼睛竟然突然“看到”了东西!

    在他“眼前”,天门凭空出现!

    除了天门之外,还有八面高大巍峨的朝天阙!

    天门和朝天阙的后方,便是一片浩瀚无垠的汪洋大海。

    天门镇的朝天阙早已不知所踪,这八面朝天阙自然不是天门镇的朝天阙,而是苏云眼中的烙印。

    只是古怪的是,八面朝天阙竟然在吸收苏云的元气!

    八面朝天阙,像是八个无底洞。

    朝天阙不断吞噬苏云的元气,导致他始终无法修成洪炉嬗变的第一重。

    裘水镜没有料到苏云的眼睛会出现这种变化,以为他只是悟性好,资质一般。

    而苏云以为这种情况是在治疗自己的眼疾,所以便没有把自己修炼时出现的异状告诉裘水镜,以至于裘水镜有这种误会。

    等到早课结束,裘水镜便动了离开的心思。

    他毕竟是私学先生,在朔方城还有许多门阀世家的士子需要他去授课,无法在天市垣耽搁太久。

    他把洪炉嬗变养气篇的下篇囫囵传授给众人,便动身离去。

    “云,当今天下,寒门难出贵子。为何?”

    苏云送行,裘水镜迟疑一下,还是谆谆教诲,道:“寒门之子,虽然有国家的官学,与士族之子同学,看似公平。然而士族之子有钱有权,士族之子在官学之外,还有私学。你在官学中学到了一,士族之子便可以在私学中学到二三四五,因此寒门之子与士族之子在学识上的差距不断拉大。”

    苏云亦步亦趋的跟着他,道:“我听说寒士苦读,可以出人头地……”

    “大错!有私学在,寒士绝不可能比士族之子更加刻苦!官学中教的东西都是大而化之的东西,但私学,他们可以请来我这样的老师!”

    裘水镜道:“士族之子比寒门之子更加用功!官学放学,乡野的孩子跑去玩耍,而士族之子在私学里求学!官学放假,寒门之子放假在家,士族之子则还在私学里求学!”

    “元帝推行官学,希望教育之下人人平等,没有寒门和士族之分。但从元帝到现在过去了百年,教育其实已经被垄断在士族手中。寒门的孩子没有钱去上私学,官学里又学不到最新的知识,阶层固化,日趋严重。寒门之子的升迁之路,鱼化龙的路,已经越来越窄。”

    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推心置腹道:“而乡村更为严重。云,你出身贫寒,资质不坏,悟性也是上佳,你留在乡村,便是被埋没了。你必须要进城求学!但即便你进城求学,仅仅进入官学,你也无法出人头地。你还需要一边读官学,一边读私学。”

    “不过,就算你与士子学的一样,你们的学问一样,你也未必能鲤鱼跃龙门。因为士族之子还有显赫的家世,广阔的人脉,而这一切,需要你用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去追赶。这公平吗?”

    “不公平,但是公正!因为这是他们祖辈拼搏留下的遗产,他们继承祖辈的遗产理所当然。一个寒门士子,没有根基,没有家世背景,也没有人脉,想要出人头地,那么你便只剩下一个他人不具备的优点。”

    裘水镜拍了拍自己这位学生的肩头,语重心长道:“那就是野性。乡野的野性!城里的士子所不具备的野性!”

    他大袖飘飘,向前走去,声音远远传来:“城里,就是一个天地洪炉,到处都是斗争与机遇。你只有保存野性,以野性为阴阳,以奋斗为炭火,点洪炉,夺造化,才能跳出固化的阶层,越界、飞升!”

    宅猪:临渊行第一期书评区活动马上开始了,还请大家关注起点,临渊行书评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