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胡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27、要求只有一个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要是情况真像你说的那样,我们会调查清楚,你继续交代,想到什么都可以说出来。”

    说完,华容起身走出审讯室。

    “呦,处长,您回来了!”

    回科室的时候,华容碰到了楚牧峰。

    “嗯,老华,听说你把昨晚新婚夜杀人案的凶手抓回来了?有什么进展没有?”楚牧峰边走向自己的办公室边问道。

    他在过来的路上也听到了新郎官被杀割头的这个案子,因为手段极度凶残,大街小巷都在议论纷纷。

    “有点进展,根据那个青松道长的交代,凶手应该是另有其人。”

    “谁?”

    “是个叫做罗兵强的家伙!”

    华容说到这里补充道:“他的父亲就是咱们金陵城的知名主编罗列风。”

    “谁?”

    楚牧峰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稍稍顿了顿,然后转身问道:“你刚才说罗兵强的父亲叫什么?”

    “叫罗列风!”

    华容很肯定地说道:“就是咱们金陵城华信报的主编罗列风。”

    还真是他。

    楚牧峰在确定这个名字后,扬手道:“走,去见见这个青松道长。”

    “好!”

    审讯室中。

    楚牧峰让所有人都离开,只剩下他们两个后,盯视着青松道长沉声道。

    “青松道长,我现在要知道所有情况,从半月前在无量观碰到罗列风说起,然后再说说这中间你们有没有来往,最后则是昨晚婚宴的所见所闻。”

    “听清楚,不要有任何遗漏的地方,任何细节都要说出来。”

    “听到了吗,这是我们刑侦处的处长,想好好出去,就赶紧说!”华容跟着在一旁附和道。

    “是是是!”

    知道这位是刑侦处的长官,青松道长自然而然不敢有所隐瞒,是事无巨细的说了起来。

    听到一半,楚牧峰问道:“那个罗兵强说他什么样的女人都玩过,而且还有岛国女人!”

    “对,他是这么说的。”

    “那天跟着罗列风他们去的有没有女人?”

    “有!”

    “她们是咱们华夏人还是岛国人?”

    “这个……”

    青松道长略作沉吟后,眼前突然一亮,“您要是不这么问的话,我还是想不到,不错,跟着去的两个女人好像都有些不对劲。”

    “她们不管是走路的方式,还是说话的口音,都和咱们不太一样,没准她们就是岛国女人!”

    楚牧峰朗声说道:“行了,你的问题暂时就这样,你不用担心,等到我们将罗兵强抓回来审问后,要是能证明你跟这个凶杀案无关,会放你走。”

    “是是,谢谢楚处长。”青松道长连连点头。

    楚牧峰的名声他是听说过的,绝对不是个糊涂蛋。

    出了审讯室,楚牧峰立刻招手将华容喊过来吩咐道:“你现在就去将罗兵强给带回来,免得夜长梦多。”

    “是,处长。”

    等到华容带人离开后,楚牧峰回到办公室中,来回慢慢走动,脑海中不断的梳理着罗列风的资料。

    他真正关注的重点是罗列风,至于说到罗兵强对他来说不算事儿。

    “希望不会如自己猜测那样,不然会变得麻烦起来。”楚牧峰喃喃自语。

    ……

    罗家。

    罗兵强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处于紧张和不安之中,是寝食不宁,坐立不安。

    一想到自己做出来的那件蠢事,他就感到烦躁不已。

    他娘的,你喝多了睡觉就睡觉了,要醒过来做什么?

    要一直都睡死的话,自然不会看到老子干了啥,也不会引发后面的争斗了!

    罗兵强是杀人凶手吗?

    没错,就是他。

    他想到这个事就坐立难安,想要给父亲说下,可他老子并没有在金陵城中,而是出去办差了。

    我是赶紧逃走呢?还是说装作没事,留下来呢?

    不行,不能走,只要我还留在这里,就没有谁会怀疑到我的头上来。

    毕竟昨天参加婚宴的人那么多,谁敢说我就是凶手?

    “叮铃铃!”

    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来,吓了罗兵强一大跳。

    他赶紧跑过去接通,那边传来的是父亲的声音,“小强,你现在听我说,什么都不要带,立刻去火车站,买一张去华亭的车票,咱们到华亭后再联系。”

    “去华亭?”

    刚想要给父亲说下自己杀了人的罗兵强,一下被罗列风的这种严肃话语搞得有些惊慌失措,下意识地问道:“父亲,去华亭干嘛?出什么事了吗?”

    “你不要多问,按照我说的去做,到了华亭后,你就立即去闸口飞霞路的瑞祥五金铺,在那里等我,就这样,赶紧走,一刻也不要耽误!”

    电话里,罗列风语气十分急促。

    “我知道了!”

    原本还有点犹豫,不知道何去何从的罗兵强,这下知道该怎么做了,不用多想那些有的没的,赶紧按照老头子说的做,走就是了。

    “砰!”

    就在罗兵强还是忍不住收拾了点家当,拎着皮箱要走时,房门从外面轰然间被踢开,华容带着人鱼贯冲进来。

    看到罗兵强这副行色匆匆的模样,华容冷笑一声。

    “想走,晚了,抓起来!带回去!”

    罗兵强立刻如丧考妣,跟被抽了筋的野狗般瘫软下来,嘴里嘀咕着。

    “完了完了,这下完蛋了!”

    ……

    警备厅,审讯室。

    这次是楚牧峰亲自来审问,在得知罗兵强已经收拾行李,差点就要逃走的时候,他更加坚定了心中的猜测。

    “罗兵强,你可知罪?”

    “长官,你说什么?我犯了什么罪,我不知道啊。”罗兵强神情慌张的四下盼顾着说道,根本不敢去看楚牧峰的眼睛。

    “哼,你不知道?”

    楚牧峰嘴角扬起一抹弧度,讥诮道:“行了,罗兵强,别装了,这里只有咱们两个,所以你给我老实交代吧。”

    “只要你愿意说出来,我是不会对你用刑,可你要是还不交代,那我可以保证,你身上每块骨头都会被一下一下碎掉。”

    锵锵!

    一边说着,楚牧峰一边拿起旁边的铁锤在铁桌上狠狠敲了几下。

    听到那个铿锵声,看到四溅的火花,罗兵强脸色顿时一片苍白,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厉害。

    从小娇生惯养的他可不是什么狠人,而是个彻头彻尾的怂货。

    让他狐假虎威欺负弱小还成,让他肆意花丛玩玩女人也没问题,可要是硬扛这种剥皮见血的审讯……

    别开玩笑,他哪受得住啊!

    “长官,你……你要我说什么?”罗兵强胆怯地问道。

    “你应该知道你父亲的真实身份吧?”楚牧峰冷冷地问道。

    “啊!”

    这下轮到罗兵强惊愕了。

    他原本以为楚牧峰是为了所谓的昨晚婚宴杀人案来的,没想到问的竟然是父亲的事。

    难道是我想错了?

    不过父亲的事我虽然说知道点,但你到底想让我说什么呢?

    “我父亲就是华信社的主编,这就是他的身份啊!”罗兵强眼神有些慌乱地说道。

    “是吗?只有这么一个身份?你确定?”

    楚牧峰扬起唇角,上前两步问道。

    “是……是的,我就知道……啊!”

    没得他话说完,楚牧峰就拿起旁边烧红的烙铁,直接印在他胸口,疼得这家伙顿时跟杀猪般凄厉嚎叫。

    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身体跟打摆子般不断挣扎颤抖,不过因为被捆着,所以越挣扎是越疼痛。

    “我的耐心有限,所以说你最好老实交代,否则有人来给你剥皮抽筋敲骨头!”

    “我说我说,长官,我全说,别再上刑了!”

    罗兵强疼得两眼泪汪汪,裤裆湿哒哒,赶紧开口求饶,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全都说出来。

    “我父亲好像还做点挺神秘的事,虽然他没有明确的说过,但我能感觉出来,他应该就是外面说的特务,应该是为国家效力的吧?”

    “那最近和他接触的那个岛国女人是谁?”楚牧峰直接问道。

    “你连这个都知道?”罗兵强有些愕然。

    “说!”楚牧峰表情漠然。

    “我说我说,那个岛国女人叫玲子,她之前是做什么的我不清楚,我知道她的时候,她已经和我父亲住在一起。”

    “因为我母亲去世的早,所以说在男女关系这方面,我是历来不会去管我父亲的,我也没有去管的资格不是。”

    随着这话说出来,楚牧峰立刻眼神凛然。

    真是如此吗?

    那个叫做铃子的女人绝对很危险!罗列风也有很大问题!

    “你父亲现在在哪里?”楚牧峰问道。

    “这个……”

    “说!”

    察觉到罗兵强的迟疑,楚牧峰再次举起烙铁,红彤彤的烙铁距离罗兵强的脸只有一巴掌的距离。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恐怖高温和钻入鼻子的焦糊味,已经吃过苦头的他是没敢再迟疑,立即说道。

    “我在刚才接到了父亲的电话,他让我去华亭!”

    “去华亭?然后呢?”楚牧峰紧紧问道。

    “然后去闸口的霞飞路找瑞祥五金铺,他说会在那里安排好我。”

    罗兵强一口气说道。

    看来真是个老狐狸啊,居然已经先跑路了!

    楚牧峰冷冷一笑,又继续追问了几个问题,反复确定后才起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罗兵强忍不住喊道:“长官,我什么时候能离开?”

    离开?你做梦呢!

    出门后,楚牧峰冲着华容甩了甩头道:“行了,你进去审问吧。”

    “只要确认昨晚婚宴杀人案是不是他做的,至于其余事,不要多问,他说你当没听到。”

    “明白!”

    华容知道这里面应该是有别的说法,楚牧峰这个吩咐是为他着想,所以很利索地答应下来。

    离开警备厅的楚牧峰直接去的就是力行社总部,他会这么关心罗列风这个名字,也是因为之前在这里听唐敬宗说起过一嘴。

    说的是罗列风是近期刚刚从津门站调回来的副站长,属于有资历的老人,说戴老板准备对他重点栽培。

    那么问题就来了。

    楚牧峰现在严重怀疑这个家伙已经叛变。

    理由就是他的身边有岛国女人,而这个岛国女人很显然不对劲。

    即便是没有叛变,他过来提醒下也是应该的。

    有备无患。

    情报处。

    当楚牧峰见到唐敬宗后,就直截了当地说道:“处长,您之前说过的罗列风,他接到去华亭的任务了吗?”

    “去华亭?”

    被问得有些懵神的唐敬宗诧异地挑了挑眉:“什么华亭?他人不是应该就在咱们金陵城的吗?刚刚回来没两天,去什么华亭!”

    “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难道说?”

    唐敬宗很快就反应过来,难以置信地望着楚牧峰,声音变得有些急促,“牧峰,你不会无缘无故问出这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处长,是这样的……”

    随着楚牧峰将罗兵强的事简单叙述了一遍后,跟着严肃地说道:“我现在也只是怀疑罗列风有问题,但只要他没有离开金陵城,这事怎么都能解释。”

    “可现在我最担心的是,他已经像是罗兵强所说的那样,已经逃走了!”

    “走,你现在就和我去见局座!”

    唐敬宗立即起身道,这事如此处理还得戴隐来定夺。

    等见到戴隐,将刚才的事简单叙述后,唐敬宗跟着说道:“局座,我建议让罗列风现在就来这里,只要他能过来,就说明牧峰收到的情报有误。”

    “不错!”

    戴隐也不想要接受这个事实。

    一旦这事是真的,情况就会变得很糟糕。

    他刚要抓起电话打,谁想房门就从外面敲响。

    “进来!”

    走进来的是龚正,他冲着唐敬宗微微颔首后,然后急忙走上前来,带着几分急色道:“局座,出事了!”

    “什么事?”戴隐眉头一拧道。

    “这个……”龚正似乎有些犹豫。

    “说!”心情不爽的戴隐,厉声喝道。

    “刚刚收到的消息,从津门站调回来的副站长罗列风跑了,他人现在就在华亭的日租界,这是报告!”龚正有些惶恐地将手中的一份资料地上来说道。

    这话说出,唐敬宗脸色顿时一变。

    楚牧峰心底暗暗一声叹息。

    没想到这事果然成真了!

    戴隐抓起资料,越看脸色越难堪,如同密布的阴云,随即使劲将资料摔在桌子上面,怒声喝道:“败类!耻辱!罗列风这个混蛋,该杀!”

    楚牧峰自然能理解戴隐的这种愤怒。

    罗列风原本调回来是要重用的,可是想在没有被重用前,他就选择了出逃,而且还是以这种叛逃者的身份离开。

    可问题是,罗列风毕竟是津门站的副站长,这些年知道的事情和机密何其多?要是说被他泄露出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可罗列风为什么要突然出逃呢,莫非是误会了什么?

    他以为总部把他调回来不是重用的,而是想要调查?

    嗯,应该就是这样想的,所以说心虚之下才会潜逃。

    但你要逃倒是把罗兵强也带走啊,还留他在这里祸害别人。

    “局座,这个罗列风不能留啊。”

    唐敬宗眼瞅着事已经很明朗,便不再迟疑地果断说道:“罗列风是津门站的副站长,这个位置很重要。”

    “他掌握了很多机密情报,尤其是那些隐藏特工的身份,再有就是津门那边毕竟距离东北三省要近得多,要是说这个家伙早就开始出卖咱们的情报……”

    话留三分,点到为止。

    戴隐听得是咬牙切齿,杀气腾腾。

    “不过局座,我觉得他应该只是刚跟岛国那边有所勾结,否则完全可以直接逃走,根本不会回金陵。”

    “当然,不管罗列风到底有没有完全投靠岛国?当务之急,一是要尽快将其除去,消除影响;二是要立即调整津门站那边的布局,以免造成损失;三是……”

    唐敬宗跟着一条条分析道。

    戴隐沉声说道:“这事必须尽快解决掉,你说派谁过去清理门户!”

    “局座,华亭那边毕竟不是咱们金陵,那里的情况太复杂了,三教九流堆积不说,还有很多外国租界。”

    “罗列风现在肯定是躲进了日租界,咱们贸然动手的话,我怕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国际纠纷,所以一定要好好谋划,才能动手。”唐敬宗缓缓说道。

    “嗯,你说的不错。”

    戴隐对这事也是很顾虑,他现在虽然说掌握着力行社,是为领袖服务,可这事要是牵扯到租界问题,他也得慎之又慎,谁让领袖对外国人特别有好感呢。

    “局座,处座,卑职愿意前去清理门户!”楚牧峰在这时候站出来说道。

    “牧峰,你要去?这个任务可不轻松啊!”戴隐挑起眉角。

    “是!”

    楚牧峰点头应道:“局座,我也清楚华亭的形势很复杂,毕竟那里各方势力盘踞,牵一发而动全身。”

    “要是让华亭的兄弟动手,他们没准都被各方势力盯着那,一经发现就是掀起战火的理由。”

    “我在华亭没人认识,我带过去的人也都是生面孔,只要咱们华亭站的兄弟提供情报支援,就能解决这事,所以让我去吧。”楚牧峰表态道

    “局座,要不就让牧峰去吧,他做事您应该放心。”唐敬宗也跟着说道。

    楚牧峰做事我当然放心。

    不管是在广陵还是姑苏的任务,楚牧峰都完成得非常好,让他去做,应该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想到这里,戴隐便不再犹豫,拍板说道。

    “行,这个事儿是你先发现的,那么就交给你去办,你现在就动身,要求只有一个:送罗列风去见阎王!”

    “是,保证完成任务。”楚牧峰敬礼道。

    “有什么需要你尽管和敬宗说,他会帮你解决。”

    “是!”

    楚牧峰敬礼离开,龚正也出去,当这里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戴隐狠狠一拳砸向桌面,愤怒地说道。

    “敬宗,你说罗列风那个混蛋到底怎么想的?怎么竟然敢背叛党国,背叛我?难道我们亏待他了吗?”

    “局座!”

    唐敬宗是戴隐的心腹,他清楚这刻的戴隐态度是绝对真实。

    要是说罗列风在眼前的话,他绝对会生吞活剥了对方。

    “这个罗列风掩饰得太好了,咱们以前都没有发现他的伪装。谁能想到他这样的人,竟然会当叛徒?”

    “我觉得这事和他好色贪财的性格离不开的,他应该是中了那个叫做铃子的女人圈套,所以说才会做出这个选择。”

    唐敬宗说到这里,悄悄看了一眼戴隐脸色。

    “但不管如何说,背叛就是背叛,咱们这次是绝对要清理门户。我建议,咱们应该对每个站都加强监管。”

    “毕竟岛国也是想要渗透进来,他们肯定会无孔不入的钻咱们的漏洞,有些立场不坚定的人于是就成为他们攻克的目标!”

    “没错,是该好好整顿整顿,加强对各个站点的管控力度,你下去拿个章程出来。”戴隐狠声道。

    “是!”唐敬宗恭敬领命。

    “希望楚牧峰能顺利完成这个任务。”戴隐眺望窗外,缓缓说道。

    ……

    特殊情报科。

    楚牧峰既然要前去华亭,自然是不能够带着华容他们,其实对华容等人,他的态度也是有些矛盾的。

    一方面想要直接拉进来力行社,一方面又担心他们未必喜欢干特工,而是更愿意干警员的本行。

    真要勉强拉进来,反而是不美。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暂时先这么着吧!

    “东方,西门,还有月柔,你们三个收拾下,准备跟我出去一趟差,还有月柔,你去订去华亭的车票,五张!”楚牧峰吩咐道。

    “是,科长!”

    尽管有所疑惑,但三个人并没有开口询问什么,他们要做的就是无条件的服从命令。

    在追随楚牧峰做事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对“服从命令”这个四个字已经是深入骨髓。

    “叮铃铃!”

    随着三个人出去,楚牧峰刚想要整理下手头资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来。

    “喂,我是楚牧峰!”

    “牧峰,是我,老赵,没打扰你忙吧?”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烟缸的!

    “嗨,赵哥,瞧您说的,怎么会打扰呢,您有事?”楚牧峰笑着回道。

    “嗯,你现在方便出来吗,有个东西想给你!”烟缸神秘兮兮地说道。

    “行,去哪儿您说?”

    “中原茶馆知道吧?”

    “知道,鼓楼那边的吧?”

    “对对,我茶馆的秋月雅室等你。”

    “行,我这就过去。”

    今天会爆发,下午还有一张,希望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支持,给点票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