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八十五章 炼制失败了?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弹指间,三个月又过去了。

    这一天,那个冷艳仙子柳飞霜如期而至,来到鱼乾斋的店门前。

    在她的身旁,除了黑袍少年翰良,俊美金衣男子,还有一个腰粗膀圆的光头白袍老者。

    这白袍老者是一个大罗金仙,浑身萦绕着一丝淡淡的,很复杂,类似硫磺的气味。

    “这就是那个神秘炼器大师的店铺?”

    白袍老者仰头一看,瞥了一眼金玉门匾上‘鱼乾斋’三个字,眉头一皱:“这字怎么这么丑,歪歪扭扭,跟蚯蚓似的,是小孩写的吧?”

    “何师伯果然目光如炬,这鱼乾斋的招牌,就是那个陆斋主的儿子随手写的,所以不怎么好看,不过,这陆斋主炼器确实有一手!”

    一旁的翰良讨好笑道。

    “飞霜能找他炼制那件仙兵,老夫倒也信你的话,不过,老夫倒也想看看他实力怎么样。去叫门吧。”

    白袍老者眸中闪过一抹精光。

    “是。”

    翰良连忙点头,一步窜到门前,抬手拍门喊道:“陆斋主,鱼斋主,你们在里边吗?”

    然而,没人应答。

    砰砰砰砰。

    翰良喊了几声,又用力拍了几下,直接将店铺的防御仙阵禁制给拍了出来,淡淡金光一闪,就把他震了回去。

    咻。

    天空之上,一道金光飞瞬息间飞射而至,巡逻了一圈,看到没有什么异样情况,又直接飞走了。

    “陆斋主,鱼斋主,我是翰良,你们在吗?两个小不点,我给你们带好吃的来了,你们开门呀!”

    翰良又喊了几声。

    然而,还是没有人应答。

    “哼,我早就说过他们不靠谱了吧,这下估计他们是卷钱跑路了。”

    那个俊美男子冷笑道。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的!我上次赊的账还没还呢,以那个陆斋主抠门吝啬的性格,怎么可能不要钱就跑路了?”

    翰良摇头皱眉道。

    “飞霜,是今天来取仙兵么?”白袍老者转头问冷艳仙子柳飞霜。

    “是今天。”

    柳飞霜淡淡点头,目光一转,望向旁边的店铺。

    翰良立刻会意,身形一下窜射过去,开始询问起来。

    旁边的店卖的东西很奇怪,是各种难看丑陋的虫子,一进店里,翰良也不禁浑身一抖。

    因为,在店里摆满了一个个透明虫箱,里边放养了五花八门的虫子。

    其中一些还有剧毒的!

    店主是一个红发老妪,翰良也认识。

    “杨前辈,我想问一下,隔壁的陆斋主多久没开门了?”翰良颇为恭敬地拱手一拜。

    “去去去去,不买东西别进来。”

    然而,老妪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继续专心清理虫箱里的杂物。

    这老妪性格如此,整天黑着脸,很是孤僻,看谁都像是看着杀父仇人,整个坊市都知道,不买东西都会赶人走。

    奇怪的是,她对过来串门的小女娲,小胜儿居然会露出笑脸,就算娲儿吃了她的宝贝虫子也不见怪。

    顶多是后边让陆乾或者鱼知秋来赔钱。

    “咳咳,杨前辈,你有多久没有见到隔壁鱼乾斋的可爱小女娃了?”

    翰良换了一个询问方式。

    “那个小女娃?约莫两个月没来了,唉。还有那个肉嘟嘟,珠圆玉润的小胖子,也有两个月没来了。”

    红发老妪轻叹一声,了无生趣的样子。

    听到这话,翰良脸色一沉,拱拱手,转身出了店门,看向柳飞霜。

    “哼!果然跑路了!”

    俊美金衣男子脸上露出早知如此的神情。

    “飞霜,你怎么看,在这等么?”

    白袍老者问道。

    “等。”

    柳飞霜神色不变,依旧冷艳高贵,淡淡吐出一个字。

    脸上居然没有浮现出一丝惊慌,恼怒之色。

    这让白袍老者暗暗惊奇。

    这家鱼乾斋的主人身份只有他的这个师侄女知道,难道,来历很不简单,所以断定不会卷钱跑路?

    想到这,白袍老者倒也不着急,陪着柳飞霜等了起来。

    翰良对此自然没有意见。

    俊美男子也没办法,只能跟着等人。

    这一等,就是足足三个时辰,永恒仙城之上,已经星河漫天,当中悬挂起三轮硕大碧月。

    “师叔,师姐,我们走吧。再等下去,估计都要等到明天了。”

    这时,俊美男子皱眉道。

    “飞霜,师伯手头还有几件仙兵要炼制,那就先回去了。”白袍老者看了一眼天上的碧月,准备离去。

    “好,师伯慢走,我在这里再等等。”

    柳飞霜也不挽留。

    “那我陪师姐在这里等。”翰良立刻献殷勤道。

    “哼哼,你怎么不去追那个笙师妹了?是不是笙师妹看不上你,你才回来继续给柳师姐献殷勤?”

    一旁的俊美男子冷冷嘲讽了一句。

    “放屁!你这专门告状的阴险家伙,你还是回去玩你的兔子吧!”翰良一听,脸一红,立刻回击道。

    眼看着二人吵起来,白袍老者无奈摇摇头,就要飞天离去。

    “嗯?”

    就在这时,柳飞霜猛地转头,望向白玉长街尽头,一眼就看到陆乾背着一个白衣女子,拉着一个白胖婴儿,还有一个四五岁的彩衣小女孩,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走近一看,果然是陆乾!

    他背上喝得醉醺醺的,满面娇艳红光的自然是玄女。

    “柳道友,不好意思,在路上陪这小娘子去尝了尝神仙楼的仙酒,结果她不胜酒力直接醉倒了,没办法,只能背着她过来,所以耽误了一些功夫。”

    陆乾缩地成寸,一步闪烁到鱼乾斋门前。

    “没事。我在这也不过是等了一会儿而已。”

    柳飞霜点了点头。

    这一句话,让白袍老者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目光,不禁深深地打量了陆乾几眼。

    能让他这位柳师侄如此另眼相看的,果然不是一般人。

    “看,我就说陆斋主不会卷钱跑路!”

    这时,翰良挑衅的望向俊美男子。

    俊美男子冷哼一声:“哼,没跑就没跑,就怕他等下拿出一堆灰烬,说这是炼制失败的仙兵,那就好玩了。”

    听到这话,陆乾笑了笑,没有在意,随手一拂。

    嗡。

    店铺的木门上浮现出淡淡金光,无数金银仙篆一闪而逝。

    然后,木门自动开了。

    “诸位请在这稍等。”陆乾推开木门,走进木屋,道了一句话,便背着玄女进了里屋。

    柳飞霜四人分左右坐下。

    刚一坐下,娲儿,胜儿就飘飞起来,从柜台后拿出杯盏酒壶,开始给四人煮茶。

    很快,缕缕仙茶茗香飘散开来。

    “喝茶。”

    小胜儿捧着茶杯,飞到四人身旁,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句,然后放下了茶杯,又飞回柜台后。

    “这两个小家伙境界不低。”

    白袍老者看了一眼,眸中闪过一抹异色。

    起码是金仙境界!

    修炼到金仙境界,居然还保持着婴儿稚童一般的样貌,看来这两个小家伙天赋惊人。

    而且,凭借他毒辣的眼光,一眼就看出小胜儿身上的日月红绫,还有手上戴着的龙形金环都不是普通的仙兵。

    似乎是伴生仙兵!

    看来这个陆斋主来头不小啊!

    白袍老者更加好奇了。

    “诸位,这茶不错吧,这位是?”这时候,通向里屋的浅蓝帷幔被掀开,陆乾走了出来,目光落在白袍老者身上。

    这白袍老者是大罗金仙,坐在左上首,显然地位比柳飞霜,翰良,俊美男子都高。

    “老夫何穹,师承茸茸仙皇,是飞霜,翰良的师伯。”

    白袍老者拱拱手,自我介绍道。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何大师,失敬失敬!何大师的那本《炼制仙兵从入门到入土》在下看了好几遍,简直是字字珠玑,让人获益匪浅。”

    陆乾拱手恭维道。

    “不敢当,不敢当。”

    这瞬间让白袍老者闹了一个脸红。

    那本书是他年轻气盛之时写出来的,算是黑历史,没想到在仙城中居然还在卖,简直羞耻。

    “哈哈,何师伯,这书还是我卖给陆斋主的。”坐在柳飞霜下手的翰良得意笑道。

    白袍老者脸一黑。

    瞬间,他对翰良好感度减十。

    “陆斋主,那仙兵?”

    这时候,柳飞霜终于忍不住了,开口冷声问道。

    “哦,仙兵!”

    陆乾一听,立刻回过神来,凭空一抓,抓出一个羊脂玉瓶,递了出去:“你要的仙兵在这里。”

    柳飞霜一看,双眸一亮,连忙起身抓过羊脂玉瓶,仙力一催动。

    嗡的一声。

    羊脂玉瓶莹光一闪,里边飞出了一堆的……灰烬。

    顿时,柳飞霜四人脸色齐齐一变。

    仙兵炼制失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