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人都是孩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六章 男人成熟的过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男人成熟的过程就是从如何学会接近女人到如何学会懂得女人的过程。”方山木自豪地仰起了下巴,“老人说,活到老,学到老,我还没老,当然还是一个孩子。只不过已经从大男孩变成老男孩了。”

    门铃响了。

    蒙威和江边进来了。

    方山木热情地请二人坐下喝茶,盛晨开始炒菜,江边也去帮忙。

    “盛晨是不是说我和江边差不多要成了?”蒙威斜着眼睛看了江边一眼,笑了笑,“我得考考你的眼光,你觉得我和她进展到哪一步了?”

    “你们两个现在连手都没有拉过,根本就没有进展。”方山木目光如炬,“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进展,至少在事业上有合作的迹象。”

    “厉害,有眼光。”蒙威摇了摇头,“我和江边都太强势,谁也不服谁,在一起早晚也是一个离,还不如不在一起。她也说过,愿意为了我而改变,愿意迁就我。我经过深思熟虑后,还是信心不足,这个年纪了,谁会为了谁而改变自己?就算想改变,也积重难返,改变不了了。”

    “你觉得呢?”蒙威微有犹豫之色。

    “半路夫妻,谈得合适就结,谈得不合适就算,你能为她改变自己多少?你自己其实已经想得很明白了。”方山木实话实说,“以你们现在的年龄,都承受不起再一次伤筋动骨的婚姻了。”

    蒙威沉默着点了点头。

    吃饭时,蒙威当着方山木和盛晨的面说了心里话,希望只和江边合作事业,感情上的事情,随缘好了。江边没说什么,低着头拨拉了半天米饭,最后举杯祝大家幸福。

    一瞬间,方山木注意到有泪光在江边的眼中闪动。他心中喟叹一声,江边也成长了,虽然缓慢,但至少不是原地踏步。希望从蒙威身上让她领悟到一些什么道理。

    生活中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我们成长的阶梯。

    饭后,方山木请二人喝茶,刚烧开水,林三岁的电话打了进来。

    “方叔,最新独家消息,江赋雨进去了。”

    “进哪里了?”方山木愣了一愣。

    “局里子呀。”林三岁的声音有几分迫切,“不知道是谁举报,最后警方根据周逍胃里的残留物得出结论,周逍是食用了一种毒蘑菇产生了幻觉才跳水身亡。让江赋雨再次协助调查时,江赋雨说出了真相。她认出了毒蘑菇,故意骗周逍去吃,从主观意识上有害死周逍的出发点,被定性为过失杀人罪。”

    几天后,方山木和林三岁、成芃芃在看守所见到了江赋雨。

    穿了特制衣服的江赋雨憔悴了不少,不过精神状态倒是不差,见到方山木等人时,依然保持了淡然的笑容。

    “其实你们应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周逍现在还活着的话,他既是我的阻碍也是你们的绊脚石。”江赋雨的目光在林三岁身上停留了许久,“如果我说其中有为了你的原因,你会相信吗?”

    林三岁是对江赋雨没什么感情,但不喜欢她不等于不同情她,他点了点头:“我相信你希望我相信的部分。”

    江赋雨微微摇头,叹息一声:“其实当时我并没有要害死周逍的想法,只是想让他吃毒蘑菇后可以睡上一觉,他故意带我在树林里面转圈,其实出去不难。我是想等他昏迷了,一个人出去后报警。谁知道他吃多了,产生了幻觉,一出树林就跳湖了。从主观意图上,我没有杀人的想法,不能定性为过失杀人罪。我已经请了律师……”

    方山木心中五味杂陈,他不是不相信江赋雨的话,但也知道人心复杂,当时一瞬间的念头到底是什么,谁能说得清?恐怕就是江赋雨自己在事后也会为自己开脱,认为自己并没有主观上要害死周逍的出发点。只不过周逍说到底还是因她而死,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责任的大小,就由警察来定好了,他不去判断。江赋雨一世聪明,向来争强好胜,却总是遇人不淑,如果说只是别人的错,也不公平。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就会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

    同样的一个世界,在方山木眼里,是家庭美满社会安定人人努力的世界。在周逍眼中,是尔虞我诈、唯利是图的世界。在林三岁眼中,是远离父母才能自强不息才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的世界。

    而在江赋雨眼中,是利益交换、相互利用的世界。

    “现在我不后悔把好花常开交到你们手里,相信在方总的带领下,好花常开会开放出一朵不败之花。”江赋雨努力挤出了一丝笑容,“我出去后,会去周游世界,好好享受一下人生,不再创业也不再工作了,太累了,而且我发现和男人相比,我还是不够狠心。”

    方山木严肃地笑了笑:“你这是逃避,不是看开放下。人生有些关卡,没有过去就得重新再来,绕道的话,看似过关了,其实不一定在什么时候还会再经历一次同样的事情。”

    “没有过关的经历,一定得重新再来一次打了通关才行?”江赋雨摇了摇头,“不对,人生不应该是这样设定的,要允许偷懒和弃权。要是什么事情都圆满解决,没有了遗憾,人生该得有多无趣。”

    林三岁半天没有说话,直到出来后,坐在了车上,他才长出了一口气:“虽然也有几分同情江赋雨,但总是一个念头在我脑中盘绕她就是咎由自取,我是不是对她太狠心了?”

    “你的意思是,你该学学周逍或是刘齐家?”成芃芃嗤之以鼻,“你们男人是不是对漂亮女人总会没有原则的同情和惋惜?那么刘齐家和周逍又有谁替他们鸣不平?”

    “我不是这个意思,刘齐家和周逍说实话都该死,江赋雨虽然也可恶,但总觉得她不应该落得现在的下场。她是做过许多错事,但似乎每一个错误的背后,都是因为男人的贪欲。”

    “男人贪欲,女人贪婪,谁也别说谁的不是,都一样是红尘中人,就得承受各自的义务和责任。”成芃芃振振有辞,“就像上次去相亲角,我也很气愤,作为自由个体的女人,为什么在相亲市场会被当成生育工具?后来想明白了,如果你没有作为生育资源的自觉性,还以为自己在婚恋市场上颇具竞争力,想要坚持独立意志,就纯属自欺欺人……”更新最快 手机端::

    “同样,你想要得太多,却又不想付出,最终的结果往往是你必须得付出你无法承受的代价。”成芃芃拍了拍林三岁的肩膀,“弟弟,你身为男人还没有我有自觉性,也不如我思想有深度,你该反思一下了。”

    方山木赞赏地冲成芃芃点了点头:“芃芃最近进步很快嘛。看清现实,不是让你们向现实妥协,也不是让你们觉得自己无力,恰恰相反,而是让你们可以更好地定位自己。”

    “不论我们是否情愿,每个人心里都为我们自己也为别人设置了倒计时器。倒计时器的时间轴中,包含了最佳生育时间、父母健康时间、初婚时间、事业成功时间等等因素的考量。而无论我们身在何处,秒针滴答转动的声音,总会适时响起。”方山木想起了他的创业经历和盛晨由冷战到和好的过程,很清楚一路走来,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偏差,就不会有现在的结果。

    回到公司,方山木召开了一次会议,宣布无限关爱从即日起进入了第二阶段扩张阶段,接下来会有一系列的重大措施落地,从融资到拓展产品线,再到进一步整合好花常开和新意科技,当然,大规模的招聘员工也势在必行,无限关爱即将迎来飞速发展期。

    4月的京城,万物复苏、花团锦簇,空气中都弥漫着春天到了鼎盛之时的气息,夏天的脚步已经悄然来临。

    在郑远东的强烈要求下,盛晨和周之之住进了同一家妇产医院,二人都是特护单间。郑远东不由分说安排好了一切,说他第一次当爹,就要当得彻底,要亲儿子和干女儿一起带。

    五一一早,二人剖腹产,盛晨生了一个女儿。方山木起名叫方向西,盛晨不同意,觉得太土了,但一时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名字,就只好同意是暂命名。郑远东的儿子由方山木起名叫郑道,取正道之意,郑远东十分开心。

    江边来医院看望盛晨和周之之,见二人幸福的样子,她也由衷地感到高兴。一回身,却流了眼泪。

    当日,古浩和汤每文结婚。方山木是证婚人。

    古浩是二婚,没请太多人。原本说是不会参加的江边,最终还是参加了婚礼,并且送上了祝福。方山木大感欣慰,江边终于勇敢地迈出了关键的第一步,她以后会更好地成长。

    但愿她早日走出自己为自己设置的束缚,放开心胸,不管是事业还是感情,都学会用付出的心情经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