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去天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章 把传说变成真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的胆子足够大,即使坠入罗浮岛下深渊,面对天人之下的第一打手龟虽寿,也不曾惊慌。

    可唐赛儿不同,那是万年前的一个熟悉名字,吓得他差点以为从神魔大战的“天堂星”归来,传染这里的时空错乱了。

    约一定神,信天游望向中年汉子,问道:

    “这个名字,有什么来历?”

    汉子见恩公脸色大变,心里忐忑。闻言赶紧回答,唯恐不详细。

    “咱是唐家河唐家村人,小时候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叫唐大,一个叫唐二。咱排行第三,就叫唐三。村里人全姓唐,外边喊咱们那儿唐家村……

    “赛儿小时候可顽劣了,上树掏鸟窝,下河捉泥鳅,半大小子都服她。乡下连男孩也没有正经名字,女孩只得一个小名。见到村上‘赛男、赛男’地喊,读过书的三叔公说,不如叫‘赛儿’吧……“

    信天游耐心听完,哑然失笑。

    切,想多了。

    此“唐赛儿“,跟历史中的”唐赛儿“没有一点关系,甚至连白莲教也不知道。而混血妖人的白莲教,又和历史上的”白莲教“不存在渊源。

    他仔细端详少女,越看越喜欢。

    面容清丽,眉毛细长却不弯曲,如利剑出鞘,眉宇间流露出勃勃英气。身材偏瘦,头发枯黄,明显营养不良,微量元素缺乏。

    唐赛儿羞得垂下头,紧紧攥住镜子的手柄。她本来是要还回去的,一紧张就忘记了。

    良久,一声悠长的叹息响起。

    “唉,赛儿,唐赛儿……你还真是我的因缘呀!“

    啥意思?

    听到这句话,唐三喜出望外,道:

    “承蒙恩公搭救,咱们一家当牛做马也难以报答,从此就让她侍奉恩公吧。赛儿,还不快点道谢。“

    唐三的婆娘也大喜,忙去推女儿。

    能够被仙家看中,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对方年轻英俊,吐露“姻缘“。说不定赛儿跟了他之后,不用做婢女,有希望成为姬妾。

    唐赛儿被母亲推着,磨磨蹭蹭到了书生身前,不道谢,也不说“不行”。头垂得更低了,忸怩地用脚尖画着圈儿。

    信天游愕然。

    我勒个去,唐三夫妇两个送女儿当女奴,还兴高采烈?

    其实他说的“因缘”,是“因果机缘”。当下的境况,与雷震子在白沙城的凶地,巧遇邴虎一模一样。

    邴虎受了重伤,十有八九会死。却无人敢断言他一定死,万一碰到了啥机缘呢?

    雷震子的手艺不行,把病人治得奄奄一息。一旦撒手,邴虎又必亡。他好心办了坏事,救人变成了杀人,愁得不行。好不容易盼来了背锅侠信天游,便急吼吼地转移因果,以免影响道心。

    如同眼下信天游救下唐赛儿,把事态升级了。如果不管到底,她的结局肯定悲惨。至少,俞镇的捕快是不会放过他们一家的。

    可如果管呢,真有点棘手,总不能把一家三口带在身边吧。让他们寻找科学党或者前往白沙城,路途遥远,困难重重。况且,“去天外”计划属于绝密,关系到人类未来与千百万人的性命,怎么可以留下蛛丝马迹?

    “来自北俱芦洲的邪修”,必然成为道门的重点追杀目标,与之接触过的人都要被调查。而光明使者一旦循迹找住了他们,有的是办法撬开口。

    唐三见公子爷迟迟不表态,以为他嫌弃。竟“扑通”跪下了,哀求道:

    “……赛儿聪明伶俐,手脚勤快。除了浆洗缝补,还会做饭菜,认识几个字……恩公,咱们得罪了捕快,需要赶紧逃命。外面的土匪多如牛毛,比这里更危险。唉,女子生得好看就是一个祸害,难免不被歹徒抢走呀……”

    听到丈夫这样讲,唐三的婆娘默默抹眼泪。少女怯怯地抱住了母亲,始终沉默无言,却不哭。

    信天游弯腰,目光与唐赛儿平齐,郑重道:

    “你记住,众生平等,没有人有资格让你做他的奴隶。”

    这句话出自佛祖,也是白莲教的教义。唐赛儿似有所悟,目光渐渐明亮起来。

    信天游欣赏地微笑了,觉得少女性子刚烈,很像董淑敏、绿萼。但董大小姐大大咧咧,绿萼天真烂漫,而她虽然出身卑微,却骨子里带着傲气。即使一万年前的白莲佛母,也不过如此吧!

    他想着想着,脑海里突然泛起了一个荒唐念头,不如……

    唐三见仙师迟迟不肯收下女儿,有点着急了。福至心灵,脱口道:

    “恩公,赛儿不爱讲话,可是领悟极快。只瞧了一阵人家做窗花,马上就会剪了。不如收她为徒吧,学法术也一定很快……”

    信天游点点头,忙又摇摇头,道:

    “唐赛儿,我的法术稀松平常,没什么东西教你。为你引荐一位神通广大的师父,她叫龙丘水南,是白莲教的圣女……你可愿意?“

    少女终于抬起头,道:

    “我愿意。“

    信天游不愿意唐三知晓详情,传音入密。

    “我先为你改善体质,授予飞剑,剪纸为兵。然后,你带着父母向南方走,到山阴堡找一位叫宋长镜的道长。他是道门的光明使者,精通法术。你暂且跟着他学习一段时间,打下基础,以后我再过来找你。“

    少女身子一颤,感觉到了传音入密与平常说话的不同。诧异地看了看书生的嘴巴,慌忙又低垂眼帘,低声问:

    “恩公,我该怎么对宋道长解释呢?“

    信天游道:

    “不用过多解释,走到近前,他就能感应出你是我的人。我叫信天游,是华国的护国金刚。这些话得保密,不要对任何人讲。

    “以后千万别恩公、恩公地叫了,叫得人一身鸡皮疙瘩。要不,叫信哥哥吧……不行,这个名字有人从小叫到大,听见你也这么喊肯定生气。叫天哥,好像也不行……嘿嘿嘿,算了,随便你乱叫。“

    “信哥哥“是阿莎的专称,”天哥哥“是柳丫头的发明,只剩下”游哥哥“还没有人认领,可怎么听怎么别扭。

    少女“噗嗤“笑了,容光丽色,一刹那如春花绽放。

    唐三与婆娘对视一眼,感觉女儿和公子状态亲密,似乎讲悄悄话,欣慰地笑了。赶快挪出了七八步远,收拾摆摊的食材与工具。

    信天游让唐赛儿竖起右掌,一指弹在手心。

    啪,仿佛一道闪电打进了少女的劳宫穴,在经络里轰然炸开,如火线灼烧。她却只是微退了半步,抿紧嘴唇。

    信天游暗暗赞叹。

    当初镇南将军石坚被一指弹中后,全身巨震,瘫软在地。唐赛儿镇定若斯,资质是百万中挑一,比起南海小天才南星分毫不差。假如她师从道基被废的大天才龙丘水南,必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一语成谶,“白莲佛母”恐怕真的会横空出世。

    接着,命令少女服下了一滴“进化一号”,又渡入一缕神念。被种下了神魂烙印的宋长镜将感应到主人的气息,服服帖帖。

    这个法门,是信天游与千陌斗法之后才悟到。当时一缕神念进入了苏果儿的识海,再也无法退出,从此产生了若有若无的感应。

    其实关于感应,世间存在很多方法。如同门之间感觉气息相近,如青鸟天生对妖气敏感。最玄妙的是,被白莲圣母种下符咒的妖人,彼此一见面就晓得……

    想到这里,信天游的嘴角一咧。

    在芙蓉城,天机阁主陆平章感应出自己身上有圣符气息。没理由在越王城,比他更加强大的昆仑奴偏偏无所发现。哈哈哈,那货的没反应,恰恰就是最大的反应,替自己在聪明绝顶的吴王孙面前掩饰。说明他身在道门,心还是向着妖族滴……

    这可是一个宝贝疙瘩,得想办法弄上方舟才好。

    为唐赛儿渡入一缕神念,是助她操控飞剑,熟悉诀窍。

    仅仅过了三分钟,娥皇女英两柄飞剑围绕在少女的身前身后,时而似蝴蝶飞舞,时而似闪电盘旋。

    唐三夫妇瞧在眼里,转过背偷偷抹眼泪。

    学渣信天游傻眼了。

    我勒个去,小爷可是在紫府洞天内练了几天几夜!

    这有点像开车,有的人学了十年还经常撞树,有的人才握方向盘就开得飞跑。

    一不做,二不休。

    信天游掏出了吴王孙赠予的二十名纸兵。

    那是天字号纨绔童年时的玩具,与十八个铁兵傀儡一样,具备武道巅峰的实力。很方便,不需要费神操控。它们会按照指令自行列阵,战斗。

    最后,掏出一个五六立方米的空间戒指,传授唐赛儿开启之法。把飞剑、纸兵、胭脂香粉、灵石、三桌饭菜……统统塞了进去。

    铜锣响起,急促的马蹄声从镇内传来。隐隐约约听到吆喝,“抓强盗呀……”

    信天游笑了,道:

    “唐赛儿,你记住。‘众生平等’只是一种理想状态,现实里却是人吃人。当浩劫来临时,社会秩序崩坏,许多人会卸下伪善的面具,化身豺狼。只有战斗,才能保护自己,保护家人,保护你珍惜的一切。

    “瞧,捕快追出来了,有没有胆量打退他们?我就站在你身边,但不会插手,一切全靠自己。记住,父母就在身后,你不可以后退,不可以软弱,不可以有仁慈之心。务求一击必杀,别拖泥带水。“

    少女昂起小脸,坚定道:

    “我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