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玉虚天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五章神幻如梦,天人示警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麟山,獬豸趴在自己的金麟洞呼呼大睡。

    忽然他一缕灵神被冥冥牵引,落入太虚幻梦之境。

    打量漆黑一片的梦境,他对此毫不在意,趴在黑暗中继续睡觉。

    就在此时,赤光划破黑暗,一列神舆仪仗晃晃悠悠出现在他的梦境。

    四位天女提着花篮出现在神舆四周,挥洒五色莲瓣。

    “麟山公,大祸将至,你还有闲情睡觉?”神舆传出爽朗的笑声。

    看到神舆,獬豸先是疑惑,然后从自己的神兽传承中回忆起这种出行方式。

    他不确定问:“神幻如梦,天人示警?”

    入梦示警,是玄门惯用手段。而在昆仑七十二路护法神中,便有一路玄梦军。这一路护法神,专司入梦事宜。

    任鸿找来十八位玄梦天兵,又让四个黄巾力士扛起“梦舆”,直接钻入獬豸梦境。

    “前番本座斩杀黑枭,你曾出力。今朝你劫难临头,本座特发慈悲,垂示脱劫之法。”

    神舆慢悠悠传出任鸿的声音。但一人一尺此刻正在谈论另一件事。

    仙灵话里话外全是嫌弃:“好废的玉清符箓。玄梦部在七十二路护法仅排在第六十六位。其首领玄梦太虚使者是紫极神图五品道神。可就是这咱们都弄不来。”

    那十八位玄梦天兵擅破梦之术。任鸿以他们打头,又让四尊黄巾力士扛着神舆过来。但旁边那些散花的天女,是钧天仙灵施法操纵的幻术。

    至于他们俩待着的这座神舆,也不是玄梦部的太虚浮梦辇,而是用天兵们的离幻飞车改造拟化。

    只是獬豸见识浅,认不出来罢了。

    任鸿面带苦笑,仙灵在旁絮絮叨叨:“这些也就罢了,好歹弄出来一个提灯引梦的使者啊。竟然连这个也没有。”

    “梦引使者是紫极八等的神兵,我权限不够。”

    说到这,任鸿也很无奈。

    虽然他能调动七十二路护法,但层次太低。也就是这各式各样的妙用,看上去有些门道。让他多了通幽、入梦等手段。

    “太废了,不说老爷本人,就是你那些师兄师姐们用入梦之术,也比你看起来大气。”

    说着,仙灵将一副玄图打入任鸿识海:“这是灵寿子当年某次出入梦境的仪仗。”

    任鸿识海蓦然出现一列数百人的神舆队伍。

    最前方有一辆龙首金辇,上面有灵官持符书引路,周边占满天兵。这位灵官便是玄梦太虚使,执掌玄梦部天兵。

    辇驾后,四人一乘的离幻飞车两两相对,共百余辆,持幡开道。

    还有十八位提灯引路的金衣侍者划开云道,供后面的太虚浮梦辇行走。那龙首大辇四角挂着铜铃古钟,各站一对持扇童子,侍奉中间正坐的老者。

    老者鹤发童颜,手边摆着一根寿老桃木杖。

    “这就是灵寿子师兄?”

    这时,任鸿看到仪仗队上空散落的花瓣,耳畔也隐约传来悠扬仙乐。

    仔细一瞧,天空中飞舞的离幻天女们正不断击鼓奏乐,散花弄香。

    散花天女、灵乐天女、持扇童子、驭车御使、引幡天兵、梦引使者、玄梦天兵、太虚灵官使。单单玄梦部就有八类道相兵种,礼仪繁琐至极。

    而入梦向来被视作小术,不被玄门重视。由此可见,连这等小小出行的章程都繁琐至此,更何况其他出行?

    看完后,任鸿不禁感叹:“难怪人家都说‘天下礼教归神州,玄门礼仪出昆仑’。咱们昆仑弄这些仪仗,似乎有点太麻烦了。”

    “不过跟师兄的派头比起来,咱们这次出来的确有点寒酸。”

    獬豸晃晃脑袋,此刻有些清醒,仔细打量这列出现在自己梦境中的仪仗队。

    神舆由四位黄巾力士扛起,四位黄巾力士脚下腾着红霞赤光。而周边八位玄梦天兵围住神舆,还有八位天兵分在神舆前后。最后两位天兵则持长枪在最前方引路,四位天女在空中散花。

    在獬豸眼中,已经足以展现威仪。可看了灵寿子出行梦境的仪仗队,任鸿顿觉心酸。到底是道行不够,法力不够,道箓品级太低,连召唤道兵灵官都弄不来。

    獬豸匍在地上,恭恭敬敬问:“您是莲花山上仙?”

    “正是。本座在莲花山修行,忽然心血来潮,算出你命中大劫将至。”

    任鸿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上仙派头,将不久之前贾昱等人的话告知。

    “有人要来抓我当坐骑?”獬豸先是一惊,然后一脸疑惑:“为什么?”

    “仙人抓妖兽为坐骑,需要理由?”

    “可这里是恒山派地界……”

    “北岳恒山?”任鸿心中一动,是啊,这獬豸在此多年,为什么恒山派没有自己动手?

    獬豸挠了挠头,又道:“上仙神通广大,不知可否算一算,恒山派是不是出事了?”

    他早年修行时,跟恒山派某位真人有点因缘。按理说,不会有人找自己麻烦才是。

    “这还用问?肯定是恒山派管不了啊。”仙灵不以为然:“恒山派虽然是玄门大派,可那是跟散修比。碰到其他同等级的道派,哪怕是五岳的其他几家,他们都抓瞎。”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北岳派那位道君上真修行出了岔子?目前自身难保?

    “贾昱不出意外,就是五雷派的人。五雷派虽然只有一位道君,且近些年证道,底蕴不厚。但五雷派人才济济,天雷子更是交游广阔。区区一头金丹神兽,虽是血统高贵,可恒山派如何肯为了他跟五雷派对上?”

    任鸿一听,也是这个理,便告诫獬豸早早脱身离开。

    可是离开麟山,獬豸一脸不情愿。

    麟山内暗藏玄机,对他修行极有帮助。离开这里,他又要去哪?

    “你不离开,纵然这一次击退修士,日后他们还会找人来捉你。”任鸿:“你是公理之兽,但不入世修行,如何觉醒血脉天赋?”

    獬豸被尊为公理神兽,是因为几千年前的一头獬豸曾下山辅佐人王,修成正果。那头獬豸将自身参悟的神通炼入血脉,但凡獬豸后裔都可觉醒。

    可要觉醒神通,就少不了下山历劫。

    让獬豸精入世的点子,是钧天仙灵想出来的。

    獬豸满脸为难:“上仙,入世历劫,以人道功德洗礼血脉,的确是我獬豸一脉的成年修行法门。可我道行低微,恐难化形。这要是去人间,恐怕……恐怕……”

    神兽化形艰难,远胜一般精怪。

    獬豸要修成人身,没有元神道行决计不可能。

    这时,神舆内又响起笑声:“本座既让你入世,自有妙计。不过你要入世历练,需答应本座三件事。”

    “什么事?”獬豸顿时打起精神。

    入世历劫,是每一头獬豸修行的必须功课。若能早一日入世历练,麟山中的那桩机缘可以暂时放下。

    “第一,你离开麟山后,需确保麟山雀崖百妖安稳,不可随意下山扰民。”

    獬豸乃公理之兽,常年约束属下在山中潜修。听任鸿的话,连连点头,当即应诺。

    “小兽稍后传位九尾狐,让她执掌麟山事宜。至于雀崖那边,几头妖鸟相互争斗,尚未有妖王诞生。我去震慑一番,可保附近山民十年清净。”

    十年时间,任鸿盘算下,默默点头。

    他之所以掺和这件事,主要是麟山、雀崖地位特殊。这两处地界虽然处于太常山脉的偏僻角落,但百妖聚集,自成一脉。

    若失去獬豸掌控,不但附近山民遭殃,他那莲花山也难得清静。

    在这一点,任鸿比仙灵想法要周全。

    收服一头坐骑容易,可失控后的麟山雀崖,却是一件麻烦事。贾昱等人不在太常山脉修行,抓了两头妖兽拍拍屁股就走。可莲花山就在麟山边上。届时莲花山的花妖们少不得被骚扰。

    与其逼得事到临头,让任鸿下手火烧群妖,剿灭麟山雀崖的所有妖兽,倒不如从一开始就安排妥帖,设法震慑两地妖精。

    任鸿暗道:十年差不多够了,等我修成金丹大道,便可亲自出手震慑麟山雀崖,无须再仰仗獬豸余威。而且那时候,或许能把两地妖兽全部收服,做我五莲别府的护法灵兽。

    接着,任鸿又道:“第二,你入世历练,以全自身功果。但切记不可祸害人间,不得逆天而行。”

    獬豸闻言,赶紧发了一个毒誓。

    见此,神舆飞出一道虹光,落在獬豸身边化作纯阳灵符:“此灵符可为你遮掩异气,胎易化形。”

    这是钧天仙灵所书,他是异类得道,虽然道行法术不如同阶昆仑真人,但在化形之术上堪称昆仑真人第一。

    “至于第三件事,有劳麟山公随本座演一场戏……”

    此时,獬豸蓦然惊醒。

    在山洞中醒来,正看到自己爪子下正好有一道赤色灵符。

    “竟然是真的?”

    想到劫数来临,他兽毛炸起,赶紧爬起来找九尾狐商量。 今天在南京,总算吃上一顿自己做的饭了。(虽然仅仅是煮饺子)。各种厨房用具都安排妥当,只是拆封刀具的时候,不小心把手划伤。少了一个手指头,码字着实不方便。什么时候,科技才能进一步发展,摆脱手指码字,仅仅通过大脑进行码字传输呢?我觉得,到了那个时候,我可以每天十更的!今天更新这一章,本来打出“金母元君”这个词,总觉得有点眼熟。好像哪里看到过,正巧蛤蟆大的一剑更新,我恍然大悟。这不是人家大妇邀月的老师吗?果然,开新书的时候不能看同类型的小说,不知不觉就被带进去了。不过在这里推荐一下一剑。虽然我对后宫文不感冒,但蛤蟆大的仙侠还是值得一看的。(前提是完本)。我重新回来写仙侠,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看了一剑,打算写一本融合蜀山风和封神演义的小说。更确切说,也是仙葫流?至于西昆仑娘娘,我试着把“金母元君”改成“瑶池神母”。当然,其实大家都明白,金母就是西王母,指的就是西昆仑瑶池那位。至于祝道人,原型也很明显。还有大家第一章就看出来的,昆仑十二峰等于十二金仙。玉虚宫等三位宫主,就是那三位大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