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玉虚天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六章定北司南,如意辨方(第一更)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四月二十日,任鸿驾驭五火焰光车再度赶来北天云墟。

    贾昱和几位同伴已经等候多时。

    看到任鸿座下法车,贾昱眼睛一亮:“道兄,你这法车是?”

    五火焰光车是昆仑七十二护法神军中的火鸦部飞车。通体赤红,由五头点燃烈焰的火鸦牵缰拉车。行于天空时,赤霞滚滚、红云漫天,八尊护法天兵宛如神人。

    不过在火鸦部的七种飞车神辇中,五火焰光车算是最弱一等,仅是天兵征战所用。

    但这已是任鸿降灵召唤的极限。遥想昆仑七十二部,三百六十五种飞辇神舆,五火焰光车是他目前能用的最好座驾。

    而且为遮掩名目,防备昆仑弟子察觉。他刻意用三头朱雀假扮火鸦,然后用南明离火将五火焰光车弄得面目全非。

    原本赤红色的飞车涂上一层金光,仿佛纯金打造一般。敞开无顶的飞车,生生被他按上一支火云华盖。两侧插上八根神火幡和烈焰枪,车架前后还有四面风火轮。

    当然,这些东西也是以黄符之术召唤其他飞辇,然后拆下来拼凑组装。

    经过这一番改造,便是昆仑嫡传看到,也认不出这飞车是自家护法神将所用。

    贾昱询问后,任鸿自得说:“这是三阳鸦神车。”

    仙灵的本体藏在任鸿袖子里,听任鸿洋洋得意的解释,暗暗腹议。

    “就这车也值得你炫耀?我让你去仿照日曜太曦车你不干,非要自己瞎鼓捣。”

    日曜太曦车又名日御金车,是火鸦部第一飞辇,由九只金乌拉车,出行时如九轮皓日当空,排场之大不逊玉虚上人的万仙相随。

    这是南昆仑祝道人的惯用座驾。

    昆仑七十二路护法,可不仅仅是玉虚宫的护法,也是西昆仑瑶池一脉,以及南昆仑光明宫的护法。

    火鸦部神将在昆仑七十二护法中实力并不算高,但架不住南昆仑祝道人喜欢。因此火鸦部在七十二路护法中,位列第八位。

    而同样受瑶池神母娘娘喜爱的青鸾部,也被排入前十。

    任鸿驾驭法车而来,略跟贾昱寒暄后率先乘法车离去。

    和贾昱来的其他几位修士见状,神情颇为不满:“这道人好生狂妄,也不过就是金丹境,竟视我等如无物。”

    贾昱出自五雷派,虽不能和七大派媲美,但也是赤县神州近来风头极盛的门派。跟他交好的几位友人,也多出自玄门仙宗。

    说话之人乃玉剑宗弟子,名叫秋飞鹤。这一派乃真武阁别传,祖师玉真人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元神真人,距道君只有半步。

    贾昱闻言,赶紧帮“陆压道人”解释:“陆压道兄一向寡言少语。但他是热心肠,这次用法车而行,而不是化虹之术,便是照顾我们这些人。”

    陆压道人化虹之术之快,在金丹修士中都属佼佼。贾昱猜测,对方之所以不用化虹之术,主要是照顾自己这些飞行慢的。

    旁边另一位冷脸男子凌度宗章华说:“事不宜迟,我们快些赶路。”

    几人纷纷拿出法器,御使道术乘云飞天。

    路上,贾昱安心一笑:“陆压道兄仅仅顺路帮手。瞧他座下法车,想来不会跟我们争夺灵兽。咱们几个不如赌一把,瞧瞧谁人捕捉的灵兽品级更高?”

    章华哂然道:“麟山之地,也就那头獬豸堪堪入眼。贾老兄的对赌,不就是让我们去抢那头獬豸?”

    贾昱面带微笑,又去看旁边两位一直不说话的道友。这一男一女出自遁甲宗,是一对师兄妹。男的风流倜傥,女的艳丽妩媚,站在八道金索交织的祥云上,宛如一对璧人。

    汤岚和顾晓雯对视,女仙笑吟吟说:“贾昱道友有意,我和师兄也参与了。既然对赌,不妨再弄一个彩头。我手头有一对鸱吻钩,全添作我二人的赌资。”

    贾昱:“我就拿三枚雷精珠吧。”五雷派擅长雷法,这三枚雷珠收取穹空雷精而成,专克邪祟。

    章华沉吟一番,衡量鸱吻钩和雷精珠的价值后,手中翻出一面白色锦云旗幡:“我用这面飞云旗。”

    秋飞鹤则掏出一面剑令:“这是我亲手灌注的剑令,叠加十年法力,能发挥接近金丹的一击。”

    五人商议妥帖,加速赶上前面放缓速度的任鸿,请他做仲裁。

    任鸿正跟仙灵合计自己二人的计划,听几人要抓獬豸,还要自己当裁判,脸上露出几分古怪。

    仙灵暗中嘲笑:“任鸿,你该问问他们,等会都抓不到獬豸,该如何判?”

    獬豸在二人计划中,肯定是要逃走,哪能让这些人抓到未来的莲花山护法神兽?

    任鸿扮演陆压道人的沉默寡言,扫了五人一眼,挥袖将他们的东西收起:“晓得了。稍后贫道仲裁,点评尔等抓捕的灵兽。”

    然后,他老神在在地在飞车内闭目养神。

    其他五人见了,也不好惊扰这位金丹修士,便驾驭法器在旁赶路。

    等几人离开,任鸿又慢悠悠睁开眼,气定神闲看着外头努力驾云的五人。

    见几人速度迟缓,任鸿只好一再降低车速。

    他悠悠一叹:“这些人的速度好慢啊。”

    任鸿的五火车虽然是火鸦部最次的飞车,但速度也胜过后面这五位修士。

    甚至,他跟仙灵开始吐槽后面这些人,点评几人的飞行方式。

    任鸿:“仙家飞行大抵逃不过道法、器物以及灵兽这三类。这几人瞧上去,也就凌度宗的章华法力稍雄浑些,敢用道术招来云雾飞行。”

    仙灵:“凌度宗我也曾耳闻,好像是玄都宫的某个别支,最擅长的功法就是凌空虚度。而且你可看到他手中的那一道黄符?这家伙用的是黄符之术,肯定是用凌度宗秘箓,请了自家道身法相帮忙。”

    章华脚踏白云,衣裳飘飘,一派浊世佳公子的模样。

    “但可惜,他速度太慢。这哪里是‘乘云’,分明是‘爬云’。”

    乘云驾雾是仙家必修功课。但除却自身法力外,也跟外界环境有关。

    真正的乘云驾雾,是摄取第四重元气潮汐中的灵云。这一层的灵云轻灵缥缈,已经能抵抗大地的重力牵引。所以金丹境界又被称作“飞天妙境”。

    至于金丹之前的源根、真火两重境界,哪怕任鸿从第三重元气潮汐扯来灵云,也无法完美避开大地的沉沉重力。

    任鸿没有附和仙灵的话。按仙灵这嘲讽打击的标准,他也属于“爬云”的层次。

    他默默打量其他三人。

    那遁甲宗两人以自家遁法道术,用八门金索化作祥云飞行,也算是一种道术的运用。且二人合力,虽然是筑基层次,但看起来比章华还要轻松几分。

    至于玉剑宗的秋飞鹤,是用剑遁之术。

    仙灵:“这小子的法剑品级太差。别说十二炼,怕是九道法禁都没祭炼完。这把剑只能在第一重元气潮汐飞行,跑去第二重元气大层,怕不是马上被元气轰碎。”

    “相比较而言,贾昱的这件法器更好些。”

    贾昱飞行,是把一张雷网兜开,在第一重元气潮汐引来雷霆,化作银色电兽踩在脚下,借雷电之力御空。

    “这张雷网恐怕是五雷派秘传……唔……似乎有应化宗九天雷君的几分气息。”

    雷祖道相一化为五,昆仑派的神霄府主,东华派的东极雷君、北斗派的北极雷神、应化宗的九天雷君外加雷泽古神。

    在仙灵感应中,这雷网内部蕴含层层叠叠的雷霆玉律,显然是应化宗一脉的路数。

    “五雷派融合五脉雷法,自成一路。这雷网祭炼方式,似乎是借鉴应化宗的应天施化感应法。”

    顿了顿,他解释说:“应化宗不似我等玄门大派,从天地灵宝解析玄禁,定本派玄禁灵宝法门。他们起至微末,以香火立教,以念力为咒,借‘道术叠加’的方式,将三百六十道雷霆密咒升华为一道法禁。如果没感应错,贾昱这面雷网浑然一体,形成雷霄气象,恐怕已经完成法器十二炼。”

    “哦?”任鸿眉头一挑:“这法器比我的如意怎样?”

    “不好说。这法器御使雷霆,自身便是一座雷池。但你那如意……看不懂,看不懂。”

    任鸿的如意完成法器阶段的演化,但到底有什么功能,仙灵尚琢磨不够。

    毕竟是道相垂贺的法器,他见识虽然广,可仍不能通晓天下事。

    “既然如此,就让你瞧瞧我的如意妙用。”

    任鸿从袖子里将白玉如意掏出,搁置在飞车中央的圆盘上。

    五火车本来需要御手专门驾驶,辨认方向路线。但当任鸿将白玉如意落在法车中央,那首端北斗七星蓦然生光,和天空中的北辰星光呼应,形成一缕微不可察的银线,牵着如意直指北方。

    然后任鸿放开五火车,不再操控方向。但五火车在如意镇压下,仍稳稳向麟山方向自动前行。

    “咦?”仙灵瞧见这一幕,不禁道:“剑指天斗,尾指南箕?”

    这是昆仑一招“两仪元磁剑法”的招式名,本意就是引北斗星光,颠倒南北两极元磁力场,从而困住敌人,防止敌人施展遁术离去。

    任鸿听出仙灵惊讶错愕,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兄,我这如意掌两极星相,你当只是一句虚言吗?”

    如意所在,定南北两极。如今任鸿修为不够,如意品级不够,仅仅是受星光牵引,自行驭车飞行。但如果如意演化至仙器灵宝层次,真正拥有颠倒两极三才之能。只需任鸿轻轻拨动如意,那漫天星斗都要跟着旋转。

    任鸿将如意指向东方,说这里是“北”,那天星北辰就要跟着挪移,老老实实从北天挪移到东天,继续定义“北极”。任鸿说南边是北,北边是南,那么南斗北斗就要跟着掉个个。

    “定北司南,是我这几天琢磨出来的一个功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