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体之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二五章 礼尚往来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陈明亮在丽江训练,他的团队也没闲着,具体来说,是他地产公司的公关团队没有闲着。

    人家来回出招,自己这边也不能一直认怂,适当的反击也是应该的。

    陈明亮都没有想到,小超人会死死的抓住他不放,当初不就是一块地没有谈拢嘛,过去就过去了,怎么还能这样睚眦必报的。

    当然,后面老金他们又抢了几块小超人势在必得的地,估计就是因为这样,这梁子才正式结下来了。

    陈明亮还是低估了小超人的报复心理,不知道是不是当初被张子强绑架的时候打坏了脑子,使得整个人变得不聪明了,只要不满足他的要求,他都全程记恨在心里。

    变着法的报复。

    甚至,就是陈明亮干点什么好事,他们第一时间也是想着抹黑,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世界这么大,一样米养百样人,陈明亮不想被这些自私又狭隘的人所伤害,只能酝酿着反击。

    但是面对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确实也不好下手。

    说实话,陈明亮心里也缺乏底气。

    人家毕竟是真正的首富,陈明亮虽然也小有资产,但是毕竟时间还短,没有构筑起稳定的关系。

    得亏现在不是刚回归的那时候,人家那时候还更牛逼一些,上层关系吃的透透的。

    也就是这些年,他们没那么好的待遇了,也不再是超国民了,因此老金伙同本土强人才能霸蛮抢走他们看好的几块地。

    夺人钱财,如同杀人父母。

    他们感觉陈明亮就杀了他们的父母。

    陈明亮股市赚钱了,他们万般抹黑,甚至讲陈明亮操纵股市这才导致股市崩盘,幸亏陈明亮自己并没有真的去操作;陈明亮的地产公司赚钱了,他们就专门报道地产商的不良行为,桩桩件件指向的都是陈明亮的地产公司,幸亏他们公司的施工质量还不错,不然罪过更大了;就是陈明亮单纯的做点慈善,在他们那里,也是沽名钓誉的典型。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你们给我等着!

    陈明亮训练结束,已经是4月初了。

    四月里,草长莺飞,万物复苏,正是讲故事的好时节。

    陈明亮的反击开始了,还是从网上发起的,薪浪是主阵地。

    开篇就是很敏感的房价问题,作者匿名,用的是反问:难道民众是真的嫌房价高吗?

    文章没有讲内地的房价,而是先讲的HK。

    HK的房价一步步飙升,究竟是谁造成的?

    难道是HK没地吗?

    怎么可能!

    HK用于住宅的土地仅占总面积的7%,而抛荒的耕地占全境总面积的5%,此外,各地还存在大量的荒郊野滩等,真的要想开发住房,土地多的是。

    但是资本家和已经购买了房子的人并不想让房价下降,他们反复严重阻挠,这才是造成房价高涨的原因。  

    自从回归之后,董老大的八万五计划其实已经把房价给打下来了,但是无良地产商怂恿民众闹事,刚好赶在庆祝回归的时候举行了50万人大游行,这严重打了中央和特首的颜面,此事就此搁置,特首黯然下台。

    究竟是那个地产商这么无良呢?当然是陈明亮的仇人了。

    这本身就是加了料的文章,揭露的就是李姓地产商人的无良和无耻。

    第二天,薪浪又换了一个角度。

    讲述的是一座还没有开始修建的桥,就是后世那个鼎鼎有名的港珠澳跨海大桥。

    杭州湾跨海大桥到现在已经修建完成了,即将通车。而著名的建筑师胡应湘先生早在1983年就提出了建造港珠澳跨海大桥想法,但是至今还没有通过提案。

    何也?因为这会影响某货运码头的利益,而码头的主人是谁呢?他姓李。

    第三天,终于把话题转到内地了,仍然回归的是地产项目。

    这次下的可是猛料。

    全国十几个城市几十个地块,全是李某人拿地之后放着不开发,然后囤积居奇,准备随手抛售。

    究竟是谁推高了房价?一目了然。

    一石果然激起了千层浪。

    这可真的是捅了马蜂窝,各种媒体立刻跟进,对这个无良地产商进行持续报道。

    陈明亮至少提前五年捅破了这层窗户纸,立刻打破了人们对李某人的好印象,没想到这个人还干了这么多坏事。

    再下一篇文章就是一个商人如何从爱国变成卖国。

    影射的全是李某人父子。

    再再下一篇,讲述的是哪里的人更有用。

    湾湾人虽然有很多地方让人诟病,但是他们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让我们成了世界工厂;而HK人带来了什么?花低价的钱买地,然后等高价的时候售出,其他,再无贡献。

    这么露骨的文章集中出现,自然是不寻常的,大家很快也就知道了这是某人的授意。

    于是,有人抢先告了御状。

    幸亏,当年大佬已经老了,现在已经不再是他们为所欲为的年代了。

    这天晚上,刚上床,还没开始温存,陈明亮就接到电话,要他第二天早上去某部门开会。

    看样子是查水表的终于来了。

    陈明来有这个心理准备,说不怯是假的,但是说很怕,那也未必。

    第二天,陈明亮先是跟各个公司都打电话交代了一下工作安排,然后才去某部门报道。

    他也是怕自己被扣留,影响了其他人。

    但是,在奥运将近的节骨眼上,谁敢?

    部委很快就到了。

    陈明亮坐在车里,看着车水马龙,马卡龙,马应龙,反正是人来人往,高楼大厦,他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怕的。更新最快 手机端::

    互相见过礼,对面这位大佬也姓陈,跟陈明亮是本家。

    “陈主任,这事可真不能赖我。”陈明亮耸耸肩,表示一脸的无辜。

    既然找上他了,他就不能表示完全不知情。

    不过尽量撇清关系还是应该的,反正有一点很清楚,他只是礼尚往来,而且没有说假话!

    现在报道的事情,每一件事都是有据可查的!

    “到会议室再说吧,今天是各部门联合作业。”陈主任也收敛了笑容。

    抬脚进屋,陈明亮往会议室里扫了一圈,发现在坐的有十几号人,还真的重视。

    虽然都不熟,但是想必都是各个部门的头头脑脑。

    看到陈明亮准时落座。

    这时候,一个中年地中海清了清嗓子,摊开自己面前的文件“陈明亮先生,我们得到举报,你涉嫌利用薪浪董事身份,故意操纵媒体,刻意抹黑爱国商人。”

    “停,我不同意您的观点。第一,媒体报道的都是客观事实,没有违背法律法规;第二,说话做事要有足够的证据和立场,请问你们今天叫我过来是干嘛的,如果我犯罪了,请把我扭送到公安机关。”

    会议室里的人顿时开始窃窃私语。

    “大家都是明白人,谁干了什么自己清楚。”

    “我不清楚!我哪条哪款违反了哪条法律?”

    “你不要冥顽不灵!”

    “我怎么就冥顽不灵了,请问您是谁?有什么指教?”

    见下马威不好使,地中海也开始变换口风:“我是XX司的XXX,受XX委托来协调你和长江公司的关系。”

    “我还没见过这么单方面协调的,不好意思,我还要训练,陈主任,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