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回到明朝做昏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四四章 锦衣卫查案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徐光启看了一眼张维贤,轻轻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他与张维贤的立场本来就不一样,但他相信张维贤说的是真的。

    勋贵、勋戚与文官本来就不一样,他们与陛下绑定的更深,世代深受皇恩,不太敢做对不起陛下的事情。毕竟如果真的那么做了,处置他们也就是皇帝一句话的事情。

    何况现在张维贤深受陛下的信任、深受陛下的重用,不会自断前程。

    “如此,那就这样吧!”徐光启说道:“至于事情究竟如何处置,还是要看陛下的意思,我们就不要参与的太多了。”

    张维贤两人也明白徐光启的意思,各自点了点头。

    徐光启三人知道,当今的陛下虽然年少气盛,但为人手段并不青涩,而且为人很强势,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如果是为了家国的事情,抗争还是有必要的。

    只是,为了这一次的事情,根本就是不值得。孔家做的也的确是太过分了,不但收了那么多土地、盘剥了那么多百姓,居然敢把手伸到赈灾粮里面,的确应该好好琢磨一下了。

    至于陛下怎么处置,那是陛下的权力,自己这些人就不要发表意见了。

    看着空旷的房间,朱由校站起身子松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筋骨,看了一眼陈洪,面无表情的说道:“把许显纯叫来吧。对了,好好照顾一下衍圣公,别出什么问题。”

    听了朱由校的话,陈洪一愣,不过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连忙点了点头说道:“皇爷放心,奴婢知道怎么做。”

    事实上,陈洪已经在计划了。

    他在计划怎么让衍圣公认罪,然后怎么让衍圣公去死。现在看来陛下留着衍圣公的一条命,还有其他的用处。

    陈洪也松了一口气,毕竟杀这么一个人不是什么太小的事情,现在不用动手也挺好。

    陈洪不明白,并不是朱由校不想杀,只是有了其他的主意了,时间还没到。

    “去吧。”朱由校挥了挥手。

    陈洪躬身退了出去,去找许显纯了。

    朱由校缓步走回到卧榻前,慵懒的斜靠着卧榻,对着不远处的宫女招了招手,说:“给朕按一下。”

    宫女自然不敢怠慢,连忙上手。

    朱由校头枕在一个宫女的大腿上,双腿被两个宫女抱着,轻轻地按压揉捏着。

    被朱由校枕着大腿的宫女则是轻轻地按着朱由校的头。

    很快,许显纯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到朱由校之后,许显纯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随后说道:“臣许显纯,参见陛下。”

    朱由校也没起身,反而是语气有些慵懒的说道:“行了,起来吧。”

    许显纯站起身子,低着头,不敢抬头。

    陛下在享受,他是不敢看过去的。只要看过去了就是僭越,这个事情不能做。

    “做了锦衣卫的指挥使也有些日子了吧?”朱由校缓缓的问道:“可有什么感悟?”

    听到这几个问题,许显纯的心神就是一震,不由得看向一边的陈洪。

    虽然这个问题很简单,但是回答可没那么简单。这要是说错话了,那估计好日子就到头了。

    不过许显纯很快就失望了。

    因为陈洪在那里低着头,一副“不想看你”的样子,根本就没有给许显纯什么提示。

    许显纯心中一沉,自然不会怀疑陈洪不想帮自己。自己和陈洪的利益是捆绑在一起的,或者说锦衣卫的利益和陈洪是捆绑在一起的,这件事情陈洪的心里也很清楚。

    东厂的魏公公可是很强势的,陈洪稍有不慎就会被压下去。现在锦衣卫能够维持这样的状态,就是因为宫里面有了陈洪陈公公,或者说是陛下想要平衡东厂和锦衣卫。

    如果自己干得不好,这种平衡也就没了。锦衣卫一旦没了宠信,那陈公公也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现在陈洪居然没给自己提示,甚至都不敢看自己,那就只能说明这是陛下授意的。陛下要考察自己,陈洪若是开口,或者给示意,情况只能会变得更糟。

    许显纯定了定神,向前走了一步,躬身说道:“回陛下,臣的确是深有感触。”

    这个时候自然不能说没有感触。陛下要听的就是你的感触,你要敢说没有感触,那你也就不用干了。金沙中文

    “是吗?那说来听听。”朱由校似乎有了兴趣,笑着说道。

    “锦衣卫为陛下监察天下,心中不必有其他的事情,只要有陛下就行了。锦衣卫做事,不用顾及任何人任何事情,只要遵照陛下的吩咐就可以了。”许显纯置地有声的说道:“在臣看来,锦衣卫就是陛下的刀,陛下指向哪里,锦衣卫就冲向那里。哪怕为此刀山血海,哪怕为此丢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说得不错,你这段时间的差事也办得挺好,朕觉得你的确是个合适的人选。好好干,朕从来不会亏待为朕办事的人。”

    “是,陛下。臣一定不让陛下失望。”许显纯连忙说道。

    “有个事情要交给你去办,牵扯的比较多,可能也会得罪一些人,怎么样?敢不敢去做?”朱由校再一次说道。

    “只要是陛下的吩咐,臣没什么不敢做的。”许显纯严肃的说道。

    “赈灾粮食倒卖的事情,你知道吧?上一次牵扯到了鲁王,事情也已经查清楚了,是鲁王的长史和太监在搞鬼。人也已经抓了,现在人就在你们锦衣卫。另外还有人参与了这件事情,你也知道吧?”

    “回陛下,臣知道。”许显纯点了点头说道。

    “那就去查吧,把这件事情给朕查清楚,从下到上的查。无论牵扯到了谁,全都抓起来。这一次要让他们知道,动了不该动的东西,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朱由校语气舒缓的说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因为被按得太舒服了,朱由校还哼唧了两声。

    但是许显纯却从中听到了杀意,不过他却没有害怕,反而更兴奋了。

    “陛下放心,无论牵扯到谁,臣一定严查到底。”许显纯连忙说道。

    “那就去吧。”朱由校摆了摆手说道:“对了,参谋处的参谋大臣还空一个位子,如果这一次的事情你办好了,这个位置就留给你了。到时候给你一个大都督的头衔,算是给你的奖赏。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如果差事办砸了,你知道后果。”

    “陛下放心,臣一定把事情办好。”许显纯连忙说道。

    此时他的心里更激动了,参谋处的参谋大臣,这可是最顶级的位置之一。现在坐在里面的都是什么人?

    那可都是大人物。如果自己能够进入参谋处的话,那肯定就会更加提升自己的地位。到了那个时候,就没有人敢小看自己了。

    想到这里,许显纯的眼睛都快红了。

    要想马儿跑,就要给吃点好草,这一点朱由校很清楚。让人去做事还不给好处,那是不可能的。

    于是朱由校许下了重赏,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像许显纯这种人更是会拼命。

    “陈洪,你送送他。”朱由校摆了摆手说道。

    “是,皇爷。”陈洪恭敬地答应了一声,笑着走到许显纯的身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后说道:“许大人,这边请吧?”

    “臣告退。”许显纯躬身说道,随后便和陈洪走了出去。

    两人走出了驻地,许显纯松了一口气,直接转身对陈洪说道:“事情还要陈公公多多指教。”

    “这是你的机会。”陈洪笑着说道。

    “陛下许下这么重的奖赏,我的心里有点慌。”许显纯有些无奈的说道:“还请公公明示。”

    “好好查案子,把案子查清楚也就是了。”陈洪笑着说道:“你应该也知道这件案子牵扯到了谁,陛下让你去做什么,你就不用问咱家了。在咱家面前装傻,也就没必要了。”

    “衍圣公府?”许显纯略微迟疑的说道,随后抬起头看着陈洪。

    陈洪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许显纯便知道自己猜得没有错。

    “这件事情很大,如果真的做了,那就要坐实。而且你也知道,你恐怕会没有什么好的名声了。”陈洪看着许显纯说道:“办不好的话,现在就说出来吧。”

    “小事。”许显纯无所谓的说道:“想要获得,自然要有付出。再说了,咱们做臣子的对陛下尽忠,自然不可能考虑的太多,身后事顾不得了。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情丢了命,那也是我许显纯运气不好,怨不得别人。”

    赞赏的看了一眼许显纯,陈洪笑着说道:“你比骆思恭强多了。去吧,好好做,这件事情做好之后,保证你飞黄腾达。”

    “陈公公等着我的好消息。”许显纯笑着说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许显纯就向外面走了出去。

    他的步伐很坚定,事实上,他真没把衍圣公府放在心里面,也没把那些攻击放在心里面。

    只要陛下愿意保自己,这些都不叫事。

    作为自己这样的臣子,就要有做刀子的觉悟。没有这样的觉悟,就乖乖的在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