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国之远东巨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即将到来的30年代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韩怀义接着又道:“不要把军队的风气带入生活,要知道,生活是妥协,你们迟早会发现彼此的缺点,包容和退让乃至引导将很重要,直至双方妥协或者分裂。毕竟新时代的女性不是她母亲那样,有那么多传统思维在里面,以夫为天。”

    “是。”

    “教你一招吧,处理事情的时候把她当哥们那样的尊重和协商,而不是先入为主的定义她是弱者,是男人的依附再去保护,那是恩赐,那本身就是不尊重。”

    “是。”

    “托尼快结婚了,让克瑞斯带你来帮忙,我要看看你处理事情的本事,但是不要刻意,你现在更多是在学习。”

    “是。”

    “带进来。”韩怀义忽然道。

    陈落河茫然回头,吃惊的发现自己的父亲被谢苗推了进来。

    老陈狼狈的看着儿子,也敬畏的看着查理。

    然后他对儿子道:“对不起,落河,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你的母亲其实还深爱他,但是他的毛病改不掉的话,实在无法过下去了。所以她在你的坚持下和丈夫离的婚,可是这其中你的主观左右了母亲,并忽略她真正的感受。”

    韩怀义拍拍陈落河的肩膀;“男儿积极向上是对的,但不要过于偏激和主观,学会包容身边的一切。你甚至都没见过将丈夫打的鼻青脸肿的妻子能为丈夫去死。人生什么可能都有。当然,我非常支持你给他一个教训。”

    然后他对陈落河的父亲道:“多年前你在追随我开发巴拿马运河时,积极而努力,但来到瓦坎达后,你娶了没落白俄贵族的千金小姐,又有了钱,结果就变了。但是我问你,你的儿子结婚了吗?你的妻子幸福了吗?你特么的这样稀里糊涂自以为是,什么时候才能像你曾经那样,担当起来呢!”

    老陈羞愧无语。

    “你还是洪门的人,江湖儿郎抛妻弃子为国家大义可以,你却为赌,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老陈扑通一跪:“坐堂在上,弟子再也不敢了,如果弟子再犯,无需您说,弟子自己三刀六洞了结自己。”

    陈落河……我的岳父是大佬。

    “记住,如果两个孩子能走下去,你从现在就该为他准备娶亲的彩礼了,我查理的女儿需要你用正经做事赚来的金山银海来下聘,这是你作为男方家长的压力。”

    “是。”

    “如果他们分开,你也不要埋怨你的儿子!不要将单纯的感情,变成一种幸进之途,然后让你的儿子被外人耻笑!这则是你作为父亲对儿子最好的照顾。”

    说到这里,韩怀义对陈落河道:“我不会这么认为你,希望你也不必刻意去撇清,男儿功名请自取,只要问心无愧,你就算娶了玉皇大帝的女儿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是,长官。”陈落河双目含泪的敬礼道。

    他一直其实都有些担心这些,直到此刻,他折服于查理的胸怀。

    结果那厮又冒出一句:“我是为我女儿身边有个心理健康的朋友,所以你不必感动,我现在对你可没感情。”

    陈落河……

    “甚至有点恨你,她才多大,你怎么好意思的。”二狗子哔哔完,揪起老陈:“回去给你老婆好好赔罪,复婚那天让你儿子告诉我,还有,这件事不是你炫耀的资本和底气,你不要害了你的孩子!也不可以动用任何的关系。”

    “是,小人不敢。”

    韩怀义又问陈落河:“下次约会什么时候啊?”

    “今天,七点吃饭。”

    “叫上你母亲,老陈你去叫冯才厚。我叫上托尼,然后大家一起,还有谢苗,还有伊娃,谢特,还有罗杰斯。”

    “是。我……我没钱。”陈落河很紧张。

    谢苗噗嗤一笑,这孩子!韩怀义也无语了,说:“放心,我请你,我的情敌。知道为什么这么说吧,每个女儿都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知道吗?”

    陈落河忍俊不禁,查理太好玩了。

    等他们父子和好走后,韩怀义和谢苗道:“为了我的女儿,因为她喜欢他,所以我又得多操一份心。”

    谢苗管他呢,只问:“这么说叶妮娜下辈子要叫你爸爸?”

    “……”

    开过玩笑,谢苗真心的道:“查理,你的态度和讲述的道理直入人心,这对于他对你的女儿的内心态度,会有很大的好的影响。”

    “这是我该做的。”

    “托尼的婚礼之后,你准备干什么呢?”

    “1929年,我该和罗斯福谈谈了。因为克拉克是个愚蠢的家伙,我听说他要为保护农民提高关税,他不知道他将打开地狱之门。”

    他记得1929年开始的世界经济大萧条。

    这件事的起因有一部分原因还就在美国。

    时任总统的克拉克胡佛,为实现竞选时的口号。

    他力主提高农产品的进口关税以帮助受困农民,一意孤行,最终签署了《斯姆特·霍利法案》,将2000多种的进口商品关税提升到历史最高水平。法案通过之后,许多国家对美国采取报复性关税措施,使美国的进口额和出口额都骤降50%以上,引发全球经济大萧条。

    目前他还在努力。

    而如今的韩怀义看完消息就分析出了许多东西,但他无法阻止。

    因为这会影响太多的事情,并得罪一个阶层。

    但他必须要为天下大乱的30年代开始做打算了。

    罗斯福得花些时间去收拾克拉克留下的烂摊子,这也导致德国的崛起完全无人阻挡。

    而美国在起始阶段的沉默,也因为自身的内功不足导致的孤立主义盛行。

    按着老美吃饱了撑的就要惹事的性格,他们当时能憋住就是因为穷而已。

    韩怀义的想法很简单,大事不可改变,早点提升内功也是好的。

    作为美洲经济共同体,他必须要保证战友回血的速度足够快。

    还有就是他得在这一切噩梦来到之前,借富兰克林统治的纽约州捞一笔,这样核能研发的资金就回来了。

    除此之外,美国失业的庞大工人人数,也将是瓦坎达的次级工业体系的新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