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家都要宰了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3跟我来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两人一前一后地回到包厢里,又激起一群同学的哄闹,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韩奕萱低垂着脑袋,泛红的眼眶里还颇有些委屈。而王衡脸色平静,平静得甚至有些阴沉。见状,起哄的人渐渐安静了下来。

    “怎么样,她是给你表白的吗?”

    萧仁健拉着王衡坐下,低声却急切地问道。

    王衡点点头,瞥了一眼韩奕萱那边。只见两个女生围在她身边,似乎也在问东问西……

    萧仁健又问:“那到底什么情况?看样子你们俩好像不太对劲啊。”

    “嗯,因为我拒绝了。”

    王衡的语气很淡然,可萧仁健就不一样了。他差点叫出声来。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王衡也不禁有些不耐烦了,“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对这种事情没兴趣,就这么简单。”

    萧仁健耸了一下眉毛,低头吃菜了。而其他的同学,也早就转移开了注意力。

    少男少女们的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王衡与韩奕萱的事情,没多久便被他们抛在脑后,大家三三两两地谈起各自的话题。

    将近一个小时之后,谢师宴结束了。

    最活跃的几个同学嚷嚷着要去KTV,而王衡打算直接回家。然而他没想到,自己在饭店门口被拦住了。

    拦路的是三个女生,韩奕萱和她的两个闺蜜。

    从这三个女孩的表情中可以看出,韩奕萱并不想多事,但那两个闺蜜很有见义勇为的冲动。她俩一左一右,把失落的少女夹在中间,还牢牢挡住了王衡面前的路。

    左边的那位质问道:“我们家小萱哪里不好,哪里配不上你了?”

    听到这样的问题,王衡不慌不忙地反问道:“她有没有告诉你们,我为什么拒绝?”

    右边的那位双手抱在胸前,冷笑道:“她说你在胡扯。”

    “胡扯么……先不说我那些,我想问问你们,所谓恋爱,应该是两个人的事情吧?当事人只有两个,对吧?”

    “是这样,但是”

    王衡摆了摆手,打断道:“感情中是没有谁对谁错的。不答应表白,有可能是因为认真,不想太过轻浮。而答应呢,很有可能并不是因为喜欢,只是想玩玩而已。选择只有两项,但背后的原因可能有很多种。所以你们不要想的太简单,我绝对不会觉得韩奕萱同学配不上我,相反,我倒是觉得自己有点配不上她。”

    “你……”

    “总而言之,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我能理解你们的好心,但好心不一定能带来好的结果。就比如说,假设我其实是个渣男,韩奕萱同学跟我开始一段关系之后,才发现我原来脚踩几条船,那你们推动我们俩在一起的这种行为,是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呢?”

    王衡不急不缓,无论咬字还是每一句话的条理都很是清晰。结果这样一番话,就让两个原本气势汹汹的女生不知道怎么应付了。

    韩奕萱却盯着他,低声问道:“你是那种人吗?脚踩几条船的渣男?”

    “实话实说,我不知道。王莽年轻的时候就一心要篡位吗?希元首上学的时候也不见得有多邪恶吧?事情没发生之前谁都说不好。你觉得我在胡扯也行,但我只是想告诉你,不是因为你的魅力不够或者怎样,只是我单纯的不想脱单,仅此而已。”

    毕竟跟这妹子做恋人的记忆还在脑子里,王衡实在难以狠下心,说些更伤人的话。

    或者应该说,如果他真的能狠下心,上一世就不会陷入那种修罗场了……

    韩奕萱咬了咬下唇,凝视着他,问道:“那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迎着少女的目光,王衡不由得有些头疼了。以前,对他来说最麻烦的就是这样,女孩子含着泪水的双眸凝视过来的眼神,带着哀怨,带着不甘,实在是再糟糕不过了。

    王衡叹道:“这样吧,你可以跟我过来一下吗?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

    然后韩奕萱就跟着王衡走了。

    那两个闺蜜不好再跟过去,就站在原地望着两人的背影。

    忽然,其中一个吐槽道:“我怎么觉得,王衡这家伙好像段位很高的感觉啊?”

    “什么段位?恋爱段位吗?”

    “对啊,你不觉得吗?他说话的那个感觉,就跟情感导师一样……这家伙真的没谈过吗?我怎么感觉他好像已经谈过很多个了?”

    “你想太多了啦,怎么可能?”另一个嘲笑道,“高中三年还看不出来吗,他就是个纯种的宅男啊!也就是长得还不错,除了颜值,跟萧仁健那样的死宅哪有什么区别?”

    “是吗……”

    “肯定的,别看他刚才那样,跟小萱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哼,嘴皮子肯定就利索不起来了!”

    默默地走了好一段路之后,韩奕萱终于忍不住问:“你要去哪儿啊?”

    王衡脚步没停,头都没回,答道:“带你去我家。”

    “什么?”

    “不开玩笑,真的。不过用不着到家里去,在家门口就可以了。”

    少女一头雾水地跟着,又走了十几分钟,到了王衡家所在的地方。

    那是一片相当陈旧的居民小区,绿化带里看不到绿色,脚下的地砖几乎个个开裂,墙皮早已脱落,露出了砖块的原色。

    王衡带着她,在一张长椅上坐下。还好,这长椅虽然掉了几根钉子,但至少还能坐人。

    “诚实地说,这高中三年里我最关注的同学,就是你。你问我有没有喜欢过你……应该说不只是喜欢,应该算是暗恋了。”

    如此说着的同时,王衡回忆了一下关于高中的记忆。印象最深刻的当然是韩奕萱。他记得,自己有许多次故作淡定地偷瞧她,然后撞上了她的目光,两人微笑着对视两秒,点点头,再几乎同时移开视线。

    课间、上课前、放学后,这样的场景重复过多少次,根本数不清。也正是因此,韩奕萱才会信心满满地表白。

    少女颤声道:“那你为什么……”

    “但最糟糕的就是,在错误的年纪碰到对的人,”王衡指了指面前的陈旧居民楼,“看到了吧,四楼那个没防盗栏的,就是我家。我们家没必要安防盗栏,反正小偷也找不到啥值钱的。我爸只是个普通的职员,工资一般般,而且跟我妈早就离婚了。这房子是几年前买的,二手房,不算贵,但我爸一个人的工资又要养活我又要还房贷,很吃力的。”

    韩奕萱眨了眨眼,似乎有些明白了。

    王衡:“所以你明白了吧?无论我想不想,我都不能谈恋爱,也没那个心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